照亮生命的月光 ■散文■魏霞

2019-07-20  长白山6666

《四平日报》(2019年7月19日) 07版


月光如瀑,一抹清辉从无限想象的空间倾泻下来,洒落在弥散幽芳的一枚枚花瓣上,风动处,暗香盈盈,这样的良夜,是用来回忆的,我想起了20年前的那个夏夜,月光也是如此皎洁。

绘画、音乐、体育,绘静物、画动物,识谱唱曲,跑步跳远……当师范入学面试逐项进行完,天已擦黑。华灯初上时,我和父亲挤上了回家的大巴车,腹内饥肠辘辘。

午夜,摇摇晃晃的大巴车在家乡的小镇停了下来,饭店已打烊,街角一个卖西瓜的正准备收摊,父亲快步上前,买下了最后一块西瓜给了我。我并不承父亲的情,我一心想考高中,上大学,可父亲不考虑我的心愿,非让我报考师范。为此,我对父亲很是不满。我认为父亲太自私,看中了上师范免学费、食宿费,为了省几千块钱,活生生地斩断了我的大学梦。

出了镇区,距离家还有12里路,大堤的河坡上有白瀑流泻,那是月辉在葳蕤的青草上汇聚摇曳,似乎有声有色,斜斜地涌动不已。这哪里是月辉,分明是纷纷扬扬的天上雪在我心中飘啊。我沉沉地走着,想到如果面试成功,就要做一辈子教师。

父亲察觉到了我的不快,主动询问我面试的内容,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

“妮儿,不是做爸的不想让你实现自己的梦想,一方面是为你三个哥哥连年盖房子娶媳妇,咱家已欠下不少的债,另一方面,你的身体从小就不好,千军万马去挤高考那个独木桥,爸担心你到时候吃不消。话说回来,做教师多好啊!工作不低,还有寒暑假。

没想到教了一辈子数理化,平时沉默寡言的父亲,竟说出了如此温情深刻的话。我环顾四周,月光在乡间小路上缓缓地流动,月朗星稀,田野一片澄澈,月光下的庄稼端庄妩媚,不知名的虫子欢快地唱着夜曲。我抬头望空中的那轮明月,她正含情脉脉地打量着我,洁白、细腻、温润。月光下,我慢慢地走,细细地想,月亮颇有耐心地跟着我,寸寸丈量着夜的长度,还有脚下的路……

多年来,我时刻牢记父亲在那个月夜对我说的话,它激励着我在教育教学中处处做一个有心人,才有了我今天的成就。我始终是一位最受学生欢迎的教师,同时,也赢得了家长一致的认可和尊敬。

和父亲一起步行走了十几里路的那个月夜,是我人生中最美的月夜,那夜的月光,照亮了我的一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