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会不会佩服宋仁宗?做梦吧

2019-07-20  alayavijn...

不少网文都煞有介事地说:“自称十全老人的清乾隆皇帝弘历,自视甚高,很少有人能入其法眼。但他承认,有三个帝王,却为他所佩服,一是他的祖父康熙玄烨,二是唐太宗李世民,三是宋仁宗赵祯。”在这个版本中,乾隆最佩服的三个帝王是唐太宗、宋仁宗、康熙。

还有另一个版本的说法:“乾隆心中合格的皇上有三位:汉文帝、唐太宗和宋仁宗;汉文帝虽贤,却不善于挑选人才来辅佐自己;宋仁宗虽仁,能力却有所不足。令他真正钦服的,只有唐太宗一人而已。”这个版本中,入了乾隆法眼的三个帝王是:汉文帝、唐太宗和宋仁宗。两个版本中都有宋仁宗。

但,凭着一名历史研究者的直觉,我根本不相信乾隆会佩服宋仁宗——因为他们完全是两类人。那些关于宋仁宗受乾隆佩服的传言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网文不会注明典故的出处,写网文的作者自己肯定也不知道出处。我检索了《乾隆朝实录》,找不到称佩服宋仁宗的任何记录。不知道网文的说法到底本于什么文献。

恰恰相反,有证据显示,宋仁宗其实是乾隆所瞧不起眼的那一类君主。乾隆曾说:“宋仁宗储位既定,郁郁不乐;宋英宗立太子后,泫然泣下,皆朕所嗤鄙,曾于批阅通鉴辑览时,评斥其非。”乾隆认为宋仁宗恋权,他表示鄙视(写至这里,忍不住大笑)。

乾隆还写过一篇批驳宋代程颐观点的雄文说:

“昔程子云‘天下之治乱系宰相’,此只可就彼时朝政冗者而言。若以国家治乱专倚宰相,则为之君者,不几如木偶旒缀乎?”“夫用宰相者,非人君其谁乎?使为人君者,但深居高处,自修其德,惟以天下之治乱付之宰相,己不过问,幸而所用若韩(韩琦)、范(范仲淹),犹不免有上殿之相争;设不幸而所用若王(王安石)、吕(吕惠卿),天下岂有不乱者?此不可也。且使为宰相者,居然以天下之治乱为己任,而目无其君,此尤大不可也。”

乾隆认为,宋朝的皇帝就如“木偶旒缀”,哪有我家大清皇帝的英明神武?

乾隆还说过一句话:“设不断以乾纲,如宋明庸主,遇事辄令廷臣聚议,众论纷纷,迄无定见,徵调纷烦,缓不济急。”直接说出了他对宋朝(与明朝)君主的真实观感:都是一群“遇事辄令廷臣聚议,众论纷纷,迄无定见”的庸主

恰好宋仁宗曾有自白:“屡有人言朕少断。非不欲处分,盖缘国家动有祖宗故事,苟或出令,未合宪度,便成过失。以此须经大臣论议而行。台谏官见有未便,但言来,不惮追改也。”显然,按乾隆的标准,宋仁宗堪称是”庸主中的庸主“了。一个自视雄才大略的皇帝,会佩服一个庸主吗?不可能。

乾隆其实对宋仁宗有过负面评价——他一日读到《宋史》的《宋仁宗本纪赞》,作了一段御笔点评:“《宋史》赞仁宗曰:‘吏治若媮惰,而任事蔑残刻之人,刑法似纵弛,而决狱多平允之士。’斯言也,人皆以为韪,而余独以为非。其亦有说乎?夫吏治媮惰,则胥役生心,而小民阴受其害;刑法纵弛,则奸猾肆志,而良善弗得安居,盖不如吏治弗媮惰,而任事蔑残刻之人,刑法不纵弛,而决狱多平允之士,是为宽严得中,上下均受其福,虽然致此岂易得哉,此吾所以业业兢兢而不遑宁处者也。”

这段话,表明了乾隆对宋仁宗之治的不以为然,并自夸他的统治比宋仁宗更加高明。

要说乾隆最佩服的帝王,我看只有一位,那就是明朝的朱元璋。

我不知道乾隆有没有公开表达过最佩服明太祖之类的意见,但我们可以确认一件事:将朱元璋列为最伟大的帝王,那可是清王朝的祖训,是清朝开国之初就立下的标准:

顺治年间,皇帝问大学士范文程、额色黑、甯完我、陈名夏等人:“上古帝王,圣如尧舜,固难与比伦,其自汉高以下,明代以前,何帝为优?”众学士对曰:“汉高、文帝、光武、唐太宗、宋太祖、明洪武,俱属贤君。”顺治曰:“此数君者,又孰优?”陈名夏曰:“唐太宗似过之。”顺治曰:“岂独唐太宗。朕以为历代贤君,莫如洪武。何也?数君德政有善者,有未尽善者,至洪武所定条例章程,规画周详,朕所以谓历代之君,不及洪武也。“范文程等奏曰:“诚如圣谕。”

总而言之,朱元璋才是清朝皇帝心里的那杯茶,才是他们的真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