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人类起源论的破灭与DNA逻辑的荒谬

2019-07-21  5乐也

非洲人类起源论的破灭与DNA逻辑的荒谬

非洲人类起源论的破灭与DNA逻辑的荒谬

人类文明文化史学者、人类学与民族学学者流波(实名刘博,湖南新化人)疑惑:黄河中心论是什么呢?就是几千年来的没有道理的中原中心论,把中华文明有意无意的局限在黄河地带,即不符合考古历史,又为近代以来的民族分裂势力可乘之机,反过来又为“西方中心论”张目,所以也是搞乱中华并人类文明的极大的理论谬误和障碍!

由于起初的考古工作者多为西欧人,在欧洲也发现了早期人类化石,于是自然地提出了人类起源于欧洲的观点;后来在埃及开罗不远的地方发现了距今3500万年前的灵长类法尤姆猿,开启了非洲起源论;而亚洲爪哇人、北京人的发现,震撼世界,进入人类起源亚洲阶段;又随着非洲南猿的系列发现,人类起源的观点又倾向于非洲,这是以灵长类、化石的观念探讨人类起源的历史概况。在灵长类起源方面,非洲起源论是绝对处于下风了。但西方学者有办法,又提出了现代人类的概念,又搞出了DNA研究支持现代人来源于非洲的假说,说在十几万年或几万年前,非洲大陆的人类走来替代了其它大陆的古人类。“较早提出现代人非洲起源说的是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的专家将分子人类学的方法引入考古学,他们在1987年分别带领两个实验室通过检测细胞线粒体内的遗传物质脱氧核糖核酸研究,并得出结论:现代人的共同祖先是东非的“夏娃”,亚洲大陆的原始人被冰川严寒全部自然消灭,她的后裔在五六万年前来到中国,并且生息繁衍。这一学说在欧洲被广泛接受。

西方人基于现代科学的DNA研究技术,通过对现代人胎盘线粒体DNA的研究分析各大洲人,发现黑人变异最多,于是一些科学家就提出假说:人类于20万年前起源于非洲,于13万年前走出非洲,并完全取代了原先各地的人类。西方还认定苏美尔文明就是世界最早的文明,通过DNA研究得出结论的谬误在于首先就肯定了“人类起源于非洲”的前提假设,再来证明中国人、其他地方的人与非洲人的基因相似,这就犯了严重的逻辑错误。一个人类种群的DNA的复杂,只能说明这个种群有过复杂的人群杂交,却跟这个种群古不古老无必然趋势。西方人将中华文明拉入中东文明这个系统,动不动拿几千年甚至是百万年甚至于几十万年证明古人DNA的问题本来就是荒谬的。此前,欧洲、非洲、南亚沿海都曾发现过这一类的化石,但有些因为年代过于久远而未能完整保存,要反驳“走出非洲”说,在时间、 地域的广度、连续性和化石本身形态、体质特征等方面存在证据的缺环。曾经有提出“尼安德特人”是人类祖先之一,后来通过DNA分析,发现它是人类祖先进化史上的一个旁支,不是直系。

但人类真的就起源于非洲吗?学者流波认为,人类起源一般从两个方面讲,一是讲灵长类,二是讲DNA,诸多的证据能直接推翻现行的“人类起源于非洲”的观点,尤其是最近几十年的中国考古发现。在长江流域的云贵高原到长江三峡一带,则形成从上千万年前到几百万年前的古猿,到180万年前的元谋人及以后的各种人类化石,这组成完整的人类进化链,是当之无愧的人类起源之所在。

1,人类文明的发祥地在长江流域

流波论及:西方的骗局,欲否定中华人类文明。但事实终归是事实,历史终归是历史,历史的霪霾总会云开日出,中华有人类共同的史料、越来越多的考古证表明,这个人类的文明发祥之地只能是中华,是中华的长江流域。“长江流域古糯语(人类最早文明发祥者——种植古糯稻的糯民说的语言暨古汉语的前身)为上中古全球通用语”。

“从上个世纪以来中华大地上一系列考古的新发现,如灵长类,有在湖南衡东发现的距今5500万年的亚洲德氏猴、有在江苏上黄水母山发现的距今4500万年的'中华曙猿’、有在山西垣曲发现的距今4000万年的'世纪曙猿’,都比3500万年前的埃及法尤姆猿要早,从目前所发现的人类进化的材料分析,灵长类在中华大地上的相继发现,在时间上远远超出了非洲起源论相应的灵长类方面的考古化石证据。又正面推翻了人类起源于非洲的灵长类假设。一幅人类祖猿进化始图已眉清目晰。接下的人类进化链就是:从腊玛古猿——南方古猿——早期智人——晚期智人——现代人。“要将DNA研究和考古等其它综合起来研究,才能得出相对正确的结论。”流波强调,“无论从灵长类还是DNA再结合考古等综合研究,都表明了人类起源在中华”,说人类起源于欧洲、非洲,其实都割裂了历史上的地质运动的客观事实,喜马拉雅'隆起’才是真正的'上帝’造人的那只'手’,是猿进化为人的第一推动力”。灵长类问题好说,看谁发现的年代古老,这个有骨头作证,把东北非的所谓的南猿与 人类中华进化龙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考古发展到今天,整个中华大地,一条连续完整系统的人类进化链——“中华龙”呈现眼前:人类进化链就是:从亚洲德氏猴——中华曙猿——腊玛古猿——南方古猿——早期智人——晚期智人——现代人。(猿人阶段)5500万年湖南衡东的亚洲德氏猴——4500万年江苏上黄水母山的‘中华曙猿’——4000万年山西垣曲的‘世纪曙猿’——1500万年前的开远腊玛古猿——800万年前的禄丰腊玛古猿——400万年前的保山古猿(另有:蝴蝶古猿)——300万年前的安徽淮南市八公山古猿(另有:300万年前湖北建始县南方猿人 )——(直立人阶段)270万年的东方人(另有:250万年建始人)——200万年的早期直立人巫山人——180万年前山西西候度西侯猿人——175万年(有记载180万年)的元谋人——133万年的蓝田人⑾——100万年的郧县人——60万年的陈家窝人——50万年的北京人——35万年的南京汤山人——30万年前安徽和县人——(早期智人)28万年的辽宁金牛山人——25万年的和县人——24万年的桐梓人——20万年的大荔人——15万年的长阳人——14万年的奉节人——13万年的广西曲江县马坝人—12万年的丁村人——10万年崇左木榄山智人(另有柳江人、许家窑人、丽江人、周口店附近的新洞人)——距今8万年前的三峡巫山县官渡人(晚期智人)——距今7万年柳江人——距今5万年柳州白莲洞人(另有:河套人、云南西畴人)——距今4万年的周口店附近的田园洞人——距今3.6万年前广西来宾麒麟山人(另有:广西隆安遗址有:1万年前的石磨、石杵等稻谷脱壳工具)——距今已有35000年四川资阳人——距今3万年的左镇人(另有昆明人)——距今3万年以前湖南玉蟾岩遗址——距今 28000 年山西峙峪遗址——1.8万年的山顶洞人——1.5万年三峡河梁人(另有:贵州打儿窝崖厦人)——距今14500 隆林—蒙自人——距今1.4万年前的万年仙人洞和吊桶环遗址——距今1.2万年的桂林大岩遗址等桂林遗址群72处(另有:广东牛栏洞遗址、贵州兴义人)——距今1.1万年南宁贝丘遗址——距今1.05万年的河北南庄头遗址——1.03万年河北磁山遗址——距今1万年的东胡林人(另有:贵阳金阳新区遗址)——距今约9000-8000年常德临澧杉龙岗遗址——距今约9000—8300年彭山头遗址——距今年代距今8300年前江苏顺山集遗址——距今7800-4800年渭河流域大地湾文化遗存——距今约7000年左右的新石器时代遗存贵州天柱清水江流域古遗址群——7000多年前贵州亮江遗址——7000年前河姆渡文化(另有:浙江马家浜文化)——7000年至5000年江苏龙虬文化、山东北辛文化——距今约6800─6300年陕西半坡文化——距今约6000年广西柳州兰家村遗址——距今6000年左右广西隆安贝丘遗址(另有:洛阳王湾文化遗址、湖北关庙山遗址)——前5000年至3000年河南省仰韶文化。

中国主流人类学者其重要依据是发现发现了上述的人类演变,并且发现10万-20万年前的早期智人辽宁金牛山人、陕西大荔人、安徽含银山人、山西许家窑人、丁村人、广东马坝人、湖北长阳人,1万-4万年前的现化智人如广西柳江人、内蒙古河套人、北京山顶洞人、云南丽江人、四川资阳人、贵州穿洞人、陕西黄洞人等等。以后又在河南许昌灵井旧时器时代遗址第四纪晚更新世早期地层中发现距今8万~10万年间的较完整的古人类许昌人头盖骨化石。

2001年4月,广西乐业天坑中外科考队 对大石围附近的大槽天坑进行了科学考察,在这个天坑底部的洞底发现了一堆足有几米见方、已经石化了的灰烬,未燃尽的树枝也已钙化,在灰烬的周围又发现了已经钙化了的人的脚印,这显然是原始人群长年累月生火生活的结果。根据灰烬钙化的程度计算,在这里生活的人类距今至少有600多万年了。这一发现是对分子人类学研究认为人类从猿分离出来的时间是大约500—700万年前的有力证明。这些中华大地上的人类祖先既比“东非大裂谷的洞穴中发现的距今300多万年的最早人类”早出了300万年,又将人类用火的历史推进到了600万年前。这是对人类进化史的突破性发现。

流波推理:这种连续、有序的人猿进化链的形成在此独一无二,在世界上其他地区包括非洲难望项背,无法迄及,充分显示了人类起源地的独有特征。这些“地下史料”不得不让什么“十几万年或几万年前非洲人突然来到替代了原有人类或住民”的论调和“非洲起源论”暗然失色。相反,结合分子遗传说论证的各大洲人种基因的相同性正好证明非洲人、欧洲人并其它地方的人的来源都有一个共同的根和血脉,那就是中华人种中华血脉。如此说来,“喜马拉雅造山运动”的意义对人类来说才真正是上帝那只造人的“手”——猿进化成为人的第一推动力。

2,从广西乐业天坑发现人类用火,验证人类文明源于南方

我此前研究,人类聚居部落,从董部落,到有巢氏时期,再进入到燧人氏时期,祝融代替董部落的称呼,之后分化重、黎部落联盟,其后成为伏羲女娲时期部落大联盟的主要力量,结果漫长的过程。有巢氏之后,《遁甲开山图》记载:“石楼山在琅玡,昔有巢氏治此山南。”传说中的上古时期的有巢氏,出生在苍梧(今湖南九嶷山以南);项峻《始学编》说:“上古皆穴处,有圣人出,教之巢居,今南方巢居,北方穴处,古之遗迹也。”;《太平御览》卷七八引《项峻始学篇》:“上古穴处,有圣人教之巢居,号大巢氏。”认为巢居开始于南方。《林邑记》也说:“苍梧已南,有文郎野人,居无屋宅,依树上住宿,食生肉,采香以为业,与人交易,若上皇之人。”(《太平御览》卷一七二引)周去非说;“深广之民,结栅以居,上设茅屋,下豢牛豕。其所以然者,盖地多虎狼,不如是,人畜皆不得安,乃上古巢居之意欤!”《岭外代答》卷四)这都说明巢居起源于南方。

《水经注·河水》说“东海方丈,亦有昆仑之称”。《山海经。海内北经》:“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昆仑东北。……昆仑虚南所,有泛林方三百里。从极之渊深三百仞”, 在昆仑山的东北面。昆仑山南面的地方,有一片方圆三百里的泛林。从极渊有三百仞深,与苍梧山一样极为相似。再看《山海经。海外南经》:“昆仑虚在其东,虚四方。一曰在歧舌东,为虚四方。羿与凿齿战于寿华之野,羿射杀之。在昆仑虚东。羿持弓矢,凿齿持盾。一曰戈。……狄山,帝尧葬于阳,帝喾葬于阴。……其范林方三百里。南祝融,兽身人面,乘两龙”。 说明了昆仑山在它的东面,山基呈四方形。另一种说法认为昆仑山在反舌国的东面,山基向四方延伸。羿与凿齿在寿华的荒野交战厮杀,羿射死了凿齿。地方就在昆仑山的东面。郭璞云:“虚,山下基也。”毕沅云:“此东海方丈山也。”尔雅(释地)云:“三成为昆仑丘。”是“昆仑”者,高山皆得名之。此在东南方,当即方丈山也。水经注(河水)云:“东海方丈,亦有昆仑之称。”又案旧本虚作墟,非。珂案:昆仑旧本亦作昆仑,盖从俗书也。

长江水系纵横,湖泊星罗棋布,上万年的农耕文明相生相伴。湖南道县玉蟾岩遗址距今2.25万~1.85万年,是目前为止发现的人类最早的农耕文明遗址,发现了目前人类最早的栽培稻、最早的陶器和人工编织物等。广东英德牛栏洞遗址距今1.2万~0.8万年。洞中发现的水稻硅质体,是迄今为止岭南地区最早的水稻遗存,首次将岭南地区稻作遗存的年代前推至距今1.2万年前。江西仙人洞和吊桶环遗址,野生稻和栽培稻遗存,距今1.13万~0.9万年。两处遗址分别处在两个小山包上,直线距离只有800米,仙人洞是原始部落的主要居住场所,吊桶环则成为临时性的屠宰场所和稻谷收割后的打谷场。烧制出的陶器已带条纹和绳纹。浙江上山遗址位于浙中盆地,四周平坦开阔。遗址发现了上万年的陶器和栽培稻,与长江中游发现的上万年的农耕水稻遗址多为洞穴和山地类型有所不同,体现了农耕文明从长江中游向下游周边扩散的趋势。

上万年前的印度、两河流域、埃及都还基本处于蛮荒阶段。既然我们说另三大文明比起中华文明的发端时间相差如此之远,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类史前、上古文明有一个总根总源,这些文明的人种、天文地理知识、图腾崇拜、象形文字等都与中华史前、上古文明相似关联。而且一些看似难以解释的如一些海洋孤岛中发现的史前文明、上中古文明,以及巨石阵、巨石人像头像、神庙建筑、象形文字、高超的天文地理数学知识等等,只要联系到了中华史前、上古文明的全球传播就迎刃而解。人类起源于中华云贵高原、文明发端于中华长江流域,人类的语言文字最后成熟于长江流域并随着中华先祖开拓全球把最初的象形文字带往世界各地。

流波论及:西方、日本人研究出的上中古时代的人类有一种共同的语言叫“埃斯诺特语言”,这正是糯民的语言,上古世界是以中华糯民的农耕语言为主体的全球性扩散。今天的汉语特别是古汉语、方言和众多的民族语种如黔台语、侗台语、壮侗语、侗傣语、藏缅语、日本语、南业语、印欧语等等都是其继承保留语种。放言之,世界各民族的语言语音几乎都与中华糯语有着千丝万缕的亲缘关系。一些国家的古名族名就由糯语变相而来。如孟加拉(糯)、老挝(糯)、尼(糯)泊尔、伊朗(糯),扶罗(柬埔寨)民族是“高绵”(缸民,“缸”是古“粳”的读音,即由“糯”发展而来的稻种)族,印度尼西亚爪哇岛古为诃罗(糯)国,马来半岛南古为罗(糯)越国,泰国南部古称罗(糯)迦戌国,泰国的另一部分古为罗(糯)钵底国,缅甸西部的阿拉干古为诃利难罗(糯)国,巴基斯坦的部分古为犍陀罗(糯)国,阿富汗的一部分为缚葛罗(糯)国等等。古梵语是印度婆罗门使用的语言,婆罗门语言继承了古印度最早居民尼格利陀人(Negrito)、达荼毗罗人的语言,这些印度半岛早期居民都是从中华南方去印度半岛的糯民。以中华南方水稻农耕文明为源头,产生了湖南彭头山和高庙、河南贾湖等较早出现象形文字的文明。这个文字文明在向中南半岛、西亚、东北非的扩散过程中创造了古印度、埃及、巴比伦等文明,演化出了古巴比伦楔形文字和古埃及圣书字,同时,由于中华先祖的一部分南下东移,也把象形文字带到了美洲和海洋洲岛之中。

3,中华文明从长江流域发展开来

从发现距今8万年前的三峡巫山县官渡人出现晚期智人——距今7万年的柳江人(另有:河套人)——距今5万年的云南西畴人(另有:昆明人)等考古发现,这些晚期智人,大部分集中在南方。

《山海经·大荒东经》记载:“有白民之国。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黍食,使四鸟:豹、虎、熊、罴”;《山海经·大荒西经》:“西北海之外,赤水西,有(先)(天)民之国,食谷,使四鸟。有北狄之国。黄帝之孙曰始均,始均生北狄。” 狄,又叫“氐、翟”,有白狄、赤狄、墨狄等。就记载了不同的肤色。流波论证:“从历史根源看,无论神糯(农)、炎帝、蚩尤、轩辕都是伏羲家族的重要家族,都是从长江流域发展开来;从早期继承权来看,炎帝族系是主体,末代炎帝后才来让予轩辕造车一族入主中央帝系——是为黄帝,也是人类历史发展到男性掌权的开始,改变了近万年来中华(当时代也即世界)道统族姆(娭毑)——女性传承祖制,所以蚩尤部族坚决反对,才有了炎、黄、蚩大战的历史。”至于说家族,我是以大部落联盟进行定义的。

然而,从人类发现火,进行管理,形成董部落,经历漫长时间,有巢氏为首领,继而董部落为祝融雅称,形成重、黎部落联盟,才进入伏羲时期。

而从语言角度,广西堪称语言资源的宝库,自治区境内不仅有多种少数民族语言,还有丰富的汉语方言。根据《广西通志·少数民族语言志》(以下简称《民族语言志》)和《广西通志·汉语方言志》(以下简称《汉语方言志》)的记录,广西境内少数民族语言就有壮语、苗语、瑶语、

侗语、仫佬语、毛南语、彝语、仡佬语、水语、京语等10种,汉语方言有官话、白话(粤语)、平话、 客家话、湘语、闽语等6种。

贺州市地处湘、粤、桂三省(区)交汇处,有“三省通衢”之称,是一个全国罕见的多方言地区,客家话、桂柳话、白话、本地话……各种方言萦绕耳畔。全国汉语方言按七大分区,贺州方言中就有其中五种,还有一些系属未定的土话。贺州语言生态呈现多样性、复杂性特点,素有“语言博物馆”美誉,随着近年贺州本土方言学者学术成果的大量涌现,昔日“养在深闺”的贺州方言渐渐走向前台,声名鹊起,引起外地方言研究专家学者们的极大关注。不少外地知名学者纷纷前来贺州调查研究方言,贺州方言研究不断升温,成为近年国内方言学界研究的热点之一。2007年3月,由全国汉语方言学会主办、贺州学院承办的第四届土话平话学术研讨会特意选址贺州。来自国内20多所高校的多名方言学者聚会贺州,共同探讨平话奥秘。

我早前论述贺州钟山土话,是在秦始皇之前,留存于南越的远古语言。粤语是这些南越语言与雅言的混合融合而成。至于在何时就产生的语言,则有待继续研究,只是,钟山土话的不再是最早居住的居民的后裔,语言也是传承而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