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娘走了,老家不再是家,再也没有人把我送到路口……

 jingxin95 2019-07-22

文:李德响

图:来自网络

苦日子过完了,娘却老了。好日子开始了,娘却走了。这就是我苦命的娘!我知道,年老是条不归路,每个人都会走上它,一去不回头。有人说,落下的叶子不一定在秋季,对人来讲也是如此吧。

娘的身体一直是我的骄傲,虽年近七十,依然将那四五亩庄稼伺弄的杆壮叶肥,依然把那辆三轮车蹬的急行如飞,但那次挑完水后,娘说累了,躺下就再没醒来,弥留之际,只有姐陪在旁边,娘在等待中离去,留下无穷的牵挂。

娘走了,老家不再是家,再也没有人把我送到路口……

记得小时候,娘常问我长大后怎么孝敬娘。小小的我像啄米的鸡儿,在娘耳边许下一个又一个诺言:一定赚很多钱给娘花,一定给娘买好多奶糖,一定带娘到天安门去逛。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却日渐厌烦娘的叮咛,日渐不耐家的束缚,巴不得山高水远。

为人父母后,明白了娘的苦衷,也想抽空多陪陪娘,可忙工作,忙房子,忙孩子的学习,一次又一次取消了回家的计划,娘的等待也一次又一次变成叹息。娘没有埋怨,娘总说孩子没空,娘总说家里都好,用不着惦记。

娘的宽容助长了我的懈怠,回家的打算更是一少再少。记忆中为数不多的几次回家是娘最开心的日子,而每次的离去又是娘最难过的时刻,娘的泪水总是先于我的脚步潸然而下,娘将她的不舍与牵挂和着绿豆与芝麻塞满背包的每个角落。

娘走了,老家不再是家,再也没有人把我送到路口……

车已经驶出好远了,还能看见娘微举的手臂,飘动的白发。那车后踉跄的脚步,那满含期待的眼神,那隐隐“再来啊”的呼喊,永远定格在记忆的深处,多年以后,拭去岁月的尘埃,村前老树下的这幅剪影却愈显清晰,

我总有一千个理由原谅自己的不孝,我总以为娘有足够的时间去等。其实娘从没要求过什么。她只想让我陪她说说话,她只想看着小孙子快乐的身影。我大了,娘老了,我壮了,娘衰了,我成了她世上最大的安慰。

娘常说,隔山隔海还能见,隔层黄土两重天,直到娘闭上眼睛再也唤她不醒时,我才理解娘说这话时的凄然。我才体会到“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无奈。但一切都晚了,任我买再多的奶糖,任我流再多的眼泪。

有人说,娘是夏天的那把蒲扇,冬天的那杯热茶。有人说,人活百岁有娘好,娘才把你当作宝。是啊,在这个世上,娘是你永远的等待,娘是你永远的关怀。

娘走了,再也看不见娘的满头白发,再也听不到娘亲切的呼唤,再也看不到村口那个等待的身影。脑海中,娘的脸庞还是笑容满面,慈祥和蔼,亲切依然。娘的目光还如明媚的春天,安静祥和,充满眷恋。

娘走了,老家不再是家,再也没有人把我送到路口……

娘的坟头是故乡啊,娘走了,老家再也不是家,没有人追着喊我回家吃饭,没有人把我送到路口,我成了清明时节扫墓的旅人。推开那老宅的院门,枣树泣血,桃树无语,多想看见娘高高兴兴的迎出来,多想听见娘再说一声:俺儿回来了。

娘在世,家乡是我的老家。娘没了,家乡就只能叫做故乡了。梦见的次数会越来越多,回去的次数会越来越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