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田野 / 语言文学 / 文学名家名篇描写精华:景物描写之云篇

分享

   

文学名家名篇描写精华:景物描写之云篇

2019-07-24  自然田野
语文梦工场 2019-07-23 19:04:50

薄纱似的轻云 白腾腾的云雾 白色的云霭 变幻莫测的云雾 苍茫的云气 此生彼消、活跃非常的谷中云雾 层层叠叠的灰云 垂挂于天际的沉重铅云 沉甸甸的蓝灰色云 团璀璨的云 层淡黑色的云 镀金边的狭长明亮的云带 飞渡的流云 翻腾、飞行、变化多端的云 翻卷的白云 满天翻卷的乱云 翻滚的乌云 翻卷升腾的乌云 仿佛羊毛一般散布天空的云层 滚滚轻柔的白云 黑魅魅的乌云 厚厚的、低低的、灰黄色的浊云 灰突突的雨云 黑色的云峰 环绕着青苍山峰的白色云带 洁白的云朵 疾速飘去的行云 缕缕云丝缭绕的云 雾令人神往的蓝天飞云 沐浴在金光里的云朵 茫茫云雾迷漫的云雾 棉絮般的白云 弥漫在天空的轻薄的白云 漫天低沉的阴云 密布的乌云 满天的黑云 毛茸茸的蓝灰色云层 茫茫的云海 迷离恍惚的云 海凝滞不动的白云 浓重的乌云 浓重的黑云 浓黑翻滚的云层 飘逝的云彩 飘悠的云朵 飘浮的云朵 飘带似的云 丝飘忽不定的云 飘荡不定的游云 千姿百态的云 雾奇景轻盈柔美的浮云 千变万化的云海 乳白色的云朵 如棉的轻云 轻柔的云朵 如烟如雾的薄云 染着黄红紫颜色的鳞云 如烟如雾的浮云 冉冉飘浮的白云 瞬息变化着的云彩 神奇缥缈的云雾 丝丝飘游的浮云 随风缓缓浮游的白云 瞬息变幻、神奇莫测的浮云 色彩凝重的云层 团团的云雾 停滞在蓝天的白云 变幻莫测的云彩 浪涛翻滚的云雾 细小的云朵 小朵小朵的绵云 小巧的云朵 纤巧的云朵 镶上金边的云朵 像棉花一样蓬松而轻柔的白云 像海潮般奔涌着的浮云 汹涌滚卷的云层 虚无缥缈的云海 鱼鳞似的白云 一溜淡云 一缕烟云 一抹柔丝一样的浮云 悠然漫游的云彩 有如旧棉絮的云块 一团团如棉花的白云 悠然飘动的白云 一抹沉重的灰色浓云 忧郁的阴云 又高又薄的云层 织锦似的彩云 在天空作霓裳雅舞的云彩 在峰峦间浮动的蓬蓬松松的云彩 在空中徐徐舒卷的淡云 转瞬即逝的浮云

云彩

当飞机越过一万多公尺的高空以后,一幅真正瑰丽的彩云图出现了。谁能想到,几个小时以前,在地上仰望苍天看到的是那样一幅画;几个小时以后,在你的脚下,却看见了这样一副仙姿。连绵起伏的云宛如浮动在海上的冰山;又如由汉白玉雕砌而成的各式各样的宫阙亭榭,高高低低连成望不到头的长街新城。金色的阳光把这些银色的山峦和楼台勾出了鲜明的轮廓。用“银装素裹,分外妖绕”几个字来描绘,真是十分妥帖。还有那用白色的绢绸和松软的棉絮制成的散漫的巨象,大度的白猿,从容的骆驼,安详的睡狮,肥硕的绵羊,伫立雄视的银鸡,或卧,或坐,或行,或止,都在默默地体味这空濛的仙境中片刻的静美。我也有点像驾着祥云遨游九天的神仙了。

孙荪《云赋》

云层

他登上飞机的时候,机场上空布满了乌云,天气显得阴沉沉的,并向人们头上肆意地甩着灰色的大雨点,而现在,阳光已在飞机的金属躯体内耀眼地照射着。云层低低地停留在机舱的下方,好像无数石灰小丘组成了一片白茫茫的荒原。高空则是另一番景象——它是那样的明净而清澈,仿佛使人觉得蓝色苍穹之上只有无边无际的空虚。

(保加利亚)帕·维任诺夫《夜驰白马》

云絮

许多云絮低低地降落,把几个最高的山巅笼罩起来,似乎给它们披上了几片白色的轻纱。

顾工《金君玛梅——康藏工地散记》

云朵

在明澄的天空中,微微地飘浮着高高的稀疏的云朵,像春天的最后的雪那么发乳白色,像卸下的风帆那么扁平而细长。它们像棉花一般蓬松而轻柔的花边,慢慢地、但又显著地在每一瞬间发生变化;这些云正在融化,它们没有落下阴影来。

(俄国)屠格涅夫《猎人笔记》

云海

其实松石之奇,在别的名山上也并不罕见。最为瑰奇伟丽的还是黄山中的云海。我登山的季节正值九月初秋,宿雨初晴,碧空如洗,巨壑深谷,烟云弥漫,浩瀚无涯,宛如波涛起伏的大海。远近峰峦,像岛屿一样隐现在虚无缥缈的云海之中。白云来去,时起时伏,赛似波涛汹涌澎湃山风起处,松涛轰鸣,又有点像拍岸的潮汐声。我很佩服创造出“云海”这个名称的人,他的想象力真是十分丰富,我们很难想出什么词汇比“云海”这个名称更能形象地描绘出黄山云景的实况了。

黄秋耘《黄山秋行》

彩云

云是常有的,然而是轻松的,片段的,流动的彩云在空中时时作翩翩的摆舞,似乎是微笑,又似乎是微醉的神态。绝少有板起青铅色的面孔要向任何人示威的样儿。

王统照《青岛素描》

雨云

凶神恶煞似的翻腾的云,在我们左边右边降落得很低。给风扯碎的水汽,像是灰色的、伸出的手指,连续的移动,跑过田野。这许多低垂的云形成一道横跨我们前面道路上空大拱门的桥台。空中几百英尺高地方都是暴风雨的水汽。天空好像升高了让我们经过。真是变戏法一样,我们在暴风雨的拱门下,一里又一里地前进。

(美国)艾温·威·蒂尔《夏游记趣》

黄云

许多淡黄色的,像舢板一样的挺胸凸肚的云片,从诺沃柴尔喀司克的上空静静地飘过。在淡黄云片以外的蓝色高空上,正对闪闪发光的教堂的圆顶,一动不动地高悬着一片灰色的、像乱蓬蓬的卷毛羊皮一般的乌云。乌云的长尾巴像波浪一样低低地垂下来,在克里原斯克镇的上空放射着粉红色的光亮。

(俄国)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残云

现在还有几片残云在天空飘浮,非常漂亮,而且形状和颜色都是极其怪诞的——有的是软软的,像一缕一缕的烟,有暗蓝色的,也有青灰色的;有的是凹凸不平的,像断崖绝壁,有暗黑色的,也有棕色的。一片一片的深蓝色天空从这些云中间和善地露出脸来窥探。

(苏联)高尔基《伊则吉尔老婆子》

黄山云

黄山的风光是绮丽的,黄山的云雾是迷人的。登上黄山山峦,到处是浩如烟海的云雾,给人一种“天低云近”的感觉。云雾就在我们身旁和脚下。像半透明的轻纱,随风轻轻飘浮,不拘形迹地同游客们齐头并进;像一位风度潇洒的朋友,不卑不亢地从人们身旁擦肩而过;如一缕轻烟似的从深谷里冉冉升起,像一匹白练在丛林中悠悠飘荡。

孙乃昌《黄山云》

瀑布云

流云奔涌,群山浮动。滚滚的云流翻山而过,直泻深谷,似流水瀑布气势磅礴,宏伟壮观。这就是庐山有名的瀑布云。

有时,它涓涓细流,翻过小天池山,形成一线,入幽谷。有时,它银丝缕缕,经过小天池山的每个山口,形若玉帘抖落而下。有时,它又似奔腾的江河,翻过大目山顶,汹涌澎湃,飞流直下,一泻千尺。

苏茂《庐山瀑布云》

火烧云

天空的云从西边一直烧到东边,红堂堂的,好像是天空着了火。这地方的火烧云变化极多,一会儿金彤彤的,一会儿半紫半黄,一会儿半灰半百合色。葡萄灰,梨黄,茄子紫,这些颜色天空都有。还有些说也说不出见也没见过的颜色。天空里出现一匹马,马头向南,马尾向西。马是跪着的,像是在等着人骑到它背上,它才站起来似的。过了一秒钟,没有什么变化,再过两三秒钟,那匹马大起来了,马腿伸开了,马脖子也长了,一条马尾巴可不见了。看的人正在寻找马尾巴,那匹马就变模糊了。

肖红《火烧云》

滇池云

昆明的云是很有特色的。有时候,连绵不断的镶着金边或银边的云层在翻动;有时候,长空万里,只浮现一朵一尘不染的白莲;有时候,像一座巨大建筑物的圆顶,上面全是精雕细刻,飞禽走兽,应有尽有。有时云轻如棉,有时又重如水晶巨石。由于云状变幻的奇特,色彩的丰富,五百里滇池的湖光山色,也随着变幻无穷。

洛汀《五百里滇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