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treer / 影音观 / 首日票房占比63%!暑期档“黑马”真是最丑...

0 0

   

首日票房占比63%!暑期档“黑马”真是最丑版的哪吒

2019-07-27  wistreer


大卖的背后,标志着国产动画电影已开始逐步脱离低幼这一专属群体,面向更广阔的的受众发力。

读娱 | yiqiduyu

文 | 焦先森

一个双手插裤,满脸坏笑,顶着个烟熏妆到处吓人的小魔头;一个眼射金光,一身正气,踏着个风火轮拯救陈塘关的小英雄;他是被怀胎三年且预言只能活3年的哪吒,虽然老被大圣和江流儿调侃不是爷们儿,但却是这个夏天内地票房的希望。

上映首日,《哪吒之魔童降世》即登顶了国产动画电影的新高度,当日票房破1.38亿,日票房占比63%,点映票房破6000万,累计票房逾2亿元,将同日上映的《跳舞吧!大象》和原本预设的爆款《银河补习班》都抛出逾1亿元的落差,谁也没想到,这个踩着风火轮姗姗来迟的黑眼圈小街娃儿竟然真就成了暑期档的救世主。

爆燃的画面,产笑又催泪的剧情,无厘头的内核,青春期的叛逆和毫不做作的父子情,对神话宇宙的大尺度改变,共同构成了影片在口碑界的暴走——一度豆瓣8.7,猫眼9.7,淘票票9.6的三平台评分,无疑是国产动画电影的最高记录。 

吸金指数呢?

上映前一天晚上10点,各大平台齐齐给出了对这部国产动画电影20亿的票房预期,堪称国漫新高度。

1

无厘头得有些眼熟

撑起暑期档的“反派”来了  

《哪吒》里的搞笑担当之一是肥化且操着一口椒盐普通话的太乙真人,而他贡献了一个标准的镜头,教化哪吒时,躺着翻看一本奇书——《神仙的自我修养》。而哪吒在救被妖怪掳走的小女孩时,也下意识喊了一句:“放开那个女孩!

这提醒着已经笑了小半场我们,这或许是部拍给全年龄段看的动画电影,也是部典型周氏《功夫》。

《哪吒》的电影套路,大抵是一个百年难遇的魔丸转世灵童(练武奇才)本只想混沌一生,却因为被打通任督二脉(解除咒印)而开始暴走逆袭拯救猪笼城寨(陈塘关)的故事。

一部标准的颠覆戏,抛出了颠倒的命运赋予哪吒的是成为魔王而遭天诛的命运,而命运的另一面——灵珠转世则阴差阳错交给了龙王三太子敖丙。这个大胆的改变让剧情线变成了仙魔两道的交错,却也抛出了一组疑问:哪吒是否就真得颠覆成魔王?而敖丙被赋予了和哪吒相同的出身,是否就不会被抽筋扒皮?

令人感慨的是,导演仍将不认命的权利交给了哪吒自己,当这个魔王从期待被认同的小顽童转变成不认命的英雄时,那种“喜剧即悲剧”的悲怆感杂然而生。最后他告别父母拼尽全力迎击命运的击杀时,那一瞬间,眼中是否闪过至尊宝戴上紧箍咒的影子?

顶着“史上最丑哪吒”进行宣传的导演其实对哪吒偏爱有加,为哪吒加的私料包括父子情谊,朋友义气,以及魔丸带来的惊人实力,像混天绫乾坤圈火尖枪这些本就在传说中属于哪吒的兵器更是一个不差地给了,就连一开始被判定磕碜了点的长相,也在暴走后变成了国民偶像该有的样子。

剧透的事读娱君就不多做了,但请留意剧中留着胡子女生女气的大汉——像不像《功夫》中赵志凌师父饰演的大洪拳兔儿爷和如花的混合体?

但值得欣喜的是,在搞笑之余,《哪吒》构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主线,一个不认命的哪吒在生而为人、立身、出世等过程中打破命运安排,收获亲情、友谊、成长和认同,像极了曾在青春期的我们;一个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儿子生存的中国好父亲李靖(这略有点颠覆),可以做绝佳的家庭教育素材;一个对命运不服、拼命追求认同成仙的妖族申公豹,可以做人生路上努力需有方向的反证;一个浑浑噩噩好酒贪杯却因为身正心善得善果的太乙真人;一个身负家族命运但持身向善的准反派敖丙在最后关头的回归......

更值得玩味的是,尽管有悲有喜,有妖有魔,全剧都没死一个人(妖)。

2

神话宇宙在望

中国的漫威宇宙要组建了?

《哪吒之魔童降世》这一电影引人关注的,除了该剧本身,还有其前后联系的两大剧集。在电影上映前,推出了联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宣传片《大圣,哪吒是男的还是女的?》。江流儿和孙悟空跟哪吒在屎尿屁中的一通互动搅乱了观影者的眼球,也隐喻了其成功将国漫传承的大旗交付到了《哪吒》身上。

而恶搞彩蛋的《哪吒》则更尽剧透之能事,不仅在剧中透露参悟封神玄机的事由,更在最后一个彩蛋中将《封神:姜子牙》引了出来:姜子牙为救一个女子不惜对抗天命,天界的责问则是一句低沉的嗓音——“姜子牙,你可知罪?”

两部已上市高水准动画电影加一部待上映新片的组合,似乎在宣示一个信息,业界揣测已久的封神宇宙,或许已拉开帷幕了。

根据已有的信息分析,《哪吒》系列将推出三部曲,从2018年发布的海报来看,《哪吒之魔童降世》仅仅出现了其中打酱油的天尊和完全被包袱裹着的哪吒,其背后的弥勒、如来、玉帝、观音、王母等角色全未现身,而如来流着鼻涕佛珠散断的形象已有接过太乙真人的衣钵继续搞笑的嫌疑,弥勒则是撒娇卖腐的胡子男戏路,令人不免期待后续的大戏将如何开展。

更勾人的是,从首部的结局来看,四海龙王和哪吒未来必有一战,而敖丙夹在其中的角色也将有新的冲突。

而宇宙的另一端,《姜子牙》在彩蛋里的的画风则有些冰封王座的味道,其已公布的海报上画着一个吊钩,水中则是狐狸面具和一个狐耳女子。这带来的猜想,至少得有几分妲己的意味。彩蛋最后一句是“一战封神”,封神宇宙的大幕是否由此拉开,真令人遐想不断。

此前就有网友分析,就已有的封神演义框架中,雷震子、杨戬、姬发、申公豹等,都是可以单独列传的人物,如就此展开联想,可以串联、并联的题材将更多,形成类似漫威宇宙、DC宇宙之类的系列电影,也未尝不可能实现。

而这一悬念也终在《哪吒》北京首映式上被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所证实,他表示,其通过彩条屋影业构建的已不是“封神宇宙”这一具有局限性的题材,而是更为宽广的“中国神话宇宙”,仅在接下来的计划里,彩条屋神话题材的国产动画电影就有《姜子牙》《大圣闹天宫》《八仙过海》《大鱼海棠2》等等。

而这也不是王长田第一次表现出对动漫业务布局的信心,今年4月,在他将光线传媒与迪士尼作为目标定位时就曾提起过,彩条屋作为光线传媒动漫业务旗舰,已经投资了20多家公司,主要是国内优质的动画电影公司。随着彩条屋作品的不断推出,最终有可能形成一个集中大批动漫形象、类似于漫威宇宙并将产生巨大文化价值的“彩条屋宇宙”。

而随着《哪吒》的上映大火,光线传媒此前视2019年为动漫业务的大年的预言也具备了实现的基础,其在动漫电影领域的提前布局或将锁定上映国产动漫电影票房的大部分票房。

3

哪吒大火了

光线传媒或可缓解行业危机?

回看光线传媒布局国产动画电影之路,无疑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豪赌。

  • 2015年,光线传媒成立彩条屋影业,发力动画电影领域,在此之前,光线已投资《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的公司十月文化。

  • 2016年,《大鱼海棠》5.64亿元的票房让业界再次惊呼“国漫的春天来了!”

  • 可惜随后是国漫几年的沉寂,2017年,叫好不叫座的《大护法》票房8760.2万元。

  • 2018年,《昨日青空》8382.7万元,又不叫好又不叫座的《大世界》只拿回了262.5万元票房。

  • 2019年,除了日本引进片《夏目友人帐》,已经开始发力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彩条屋还推出了神话三部曲中的《姜子牙》、首部真人奇幻电影《墨多多谜境冒险》、根据《大护法》的导演不思凡的原作改编的动画电影《妙先生》等。

而2019年已是业内公认的影视行业下行年。从上半年已公布数据看,光线传媒发布2018年主营业务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7月15日,光线传媒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8500万-1.05亿元,同比下降95.02%~95.97%。报告期内,该公司电影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同时,光线传媒电视剧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小幅下降。

有人曾言,影视行业,投资回报的风险极高,一部剧甚至决定一家公司的生死。此时,距离彩条屋影业2015年公布22部片单仅4年,王长田冲击国产动画半壁江山的豪言犹言在耳。

不过至少在今夜,手捧着已坐收6.35亿元的《银河补习班》,又喜逢上映首日票房破1.1亿元,并已被视为准十亿元俱乐部成员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已足以让光线影业长喘一口气了。

4

哪吒大火了

国漫会就此崛起吗?

以哪吒的现象级传播,仅仅讨论光线传媒的未来,似乎有些模糊重点了,事实上,自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自来水席卷全国以后,每一部国产动画电影上映,都会被问一个触及灵魂的问题:“国漫崛起的时代已经来了吗?”

这一次,总希望是个答案,毕竟,开启国漫前一个盛世的也正是一部《哪吒闹海》,而那个时代远在40年前,这之间已是一个改革开放的时间间距。

从商业套路的运用来说,《哪吒之魔童降世》似乎已经深谙动画电影的制作脚步了,从足以撑起110分钟时长的故事、不拖沓的故事情节,到物以尽用的道具设计、层层推进的人物关系,都已在及格线上。而其将无厘头的喜剧元素大量运用,也冲淡了故事本身的戾气,让人更多聚焦在人物所呈现的正能量中。

横向对比国际动漫题材电影,《哪吒》至少比此前的影片进步在——懂得用一个看似复杂的故事去讲一个极其简单的道理,而在宣传的时候给人物树立了一系列的标签,也极具辨识度,相比国外动画电影的宣传,显然已抢占到了一种认识上的先机。

唯一遗憾的是,可能是为了续作及儿童市场,对邪恶力量的着墨太淡,让敖丙的人物设置显示出几分犹豫感,淡化了大结局应该有的冲击。

但我们仍应看出差距,这版《哪吒》提前上映且成为爆款,依赖的是暑期档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好作品,且同档期也没有更好的国际大片冲击,对比国外一些敢跟《复联》系列对比的动漫电影,我们的市场差距显而易见。

一是受众对同类题材的偏见依然存在,即在成年受众心中,动画电影是拍给小孩子看的这一固有意识仍在,《哪吒》提档抢占暑期档末期也有这部分的原因;

二是内地动画电影市场的培育仍不健全,人们对这类影片的接受度本身就不高,内地动画电影票房体量总体偏低,而这也是彩条屋在近几年布局于此的重要原因。

对于国内票房市场来说,《哪吒之魔童降世》成为暑期档的一大爆款 ,似乎已成定局。往长远看,甚至不少网友已将其视为神话宇宙系列的开篇之作,其大卖的背后,也标志着国产动画电影已开始逐步脱离低幼这一专属群体,面向更广阔的的受众发力。

至于这是不是国漫的翻身逆袭之始,得看每一位观众用脚投票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