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香月暖 / 董氏等姓氏宗... / 江西海口董乂公演变为董申公的探讨

0 0

   

江西海口董乂公演变为董申公的探讨

原创
2019-07-28  荷香月暖

 广西  贺州钟山  董全吉

1、新旧唐书记载董晋有关的“申”

       首先是唐德宗时期,贞元五年(789),董晋为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即宰相)。因另一宰相窦参正得宠于唐德宗,大权独揽,窦参专政。参讽晋奏其侄给事中窦申为吏部侍郎。唐德宗的猜忌,向董晋询问窦参的过失,“参欲以其侄申为吏部侍郎”,董晋如实作了回答,唐德宗于是罢免了窦参。董晋心感到惶恐,上疏辞职,贞元九年(793),董晋被起用为礼部尚书。兼兵部尚书、东都留守。正赶上汴州(开封)节度使李万荣病重,他的儿子兴风作乱。贞元十二年(796)七月初六日,德宗又任命董晋同平章事、兼宣武(今河南开封)军副节度使,初七日,宣武节度使李万荣死,唐德宗以董晋为检校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兼宣武节度副大使、汴宋亳颍等州观察使。

       该故事见于旧唐书《董晋传》:“窦参骄满既甚,帝渐恶之。八年,参讽晋奏其侄给事中窦申为吏部侍郎,帝正色曰:“岂不是窦参遣卿奏也?”晋不敢隐。因问参过失,晋具奏之。旬日,参贬官,晋忧惧,累上表辞位。九年夏,改礼部尚书、兵部尚书、东都留守、东都畿汝州都防御使。”与新唐书《董晋传》:“贞元五年,以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方窦参得君,裁可大事不关咨晋,晋循谨无所驳异。参欲以其侄申为吏部侍郎,讽晋以闻。帝怒曰:“无乃参迫卿为之邪?”晋谢,具道所以然。帝即问参过失,晋无敢隐,由是参罢宰相。晋惶恐,上疏固辞位。九年,罢为礼部尚书,以兵部尚书为东都留守。”

       本来,“参欲以其侄申为吏部侍郎”,这是窦申当时官职为事中,是窦参的侄子。就让董晋上奏,提拔窦申为吏部侍郎。德宗大怒:“岂不是窦参遣卿奏也?”(那不是窦参遣派你请奏的吗?)。

旧唐书“参讽晋奏其侄给事中窦申为吏部侍郎”在省略前后连贯的语义之下,可以变成:“参讽晋奏其侄给事中窦,申为吏部侍郎”就成为:窦参讥讽董晋,奏与作事中的的侄子给窦,让其提拔侄子申为吏部侍郎。结合新唐书“参欲以其侄申为吏部侍郎”,我们把参变成参奏。变成:“参变成参董晋一本,说董晋想提拔董晋的侄子申为吏部侍郎”。

如此推断,是不是董德元名义的《董氏历代源流考》:“次子申,字络成,吏部侍郎。”的来源呢?或者就变成与董氏宗谱有关联呢?或者,董氏其他派系本来有一个董申,但舍弃。海口就用以“与董晋关联”的且基本在一个时期的“申”确定为时间对接点接近的董乂?这仅仅是无法证实推测,属于无法考究。

2、宋董冲撰《威烈祠》;《德兴县志》有董申

       再考究的海口的董氏,以董申为第一代,把董申作为端公的父亲。德兴海口董姓尊奉始祖董申季子董全祯:唐天佑二年(905进士 ,授官殿中御史,死后封端公。他是唐末名将,任殿中御史兼八砦将首,胯下一匹白战马,人称白马将军。乡里父老于藕池上立庙,以端公为神,春秋祭祀,绵绵不绝。北宋文学家苏东坡因送子到德兴任县令职,便特意前来海口拜访好友董钺。会友期间,拜祭了海口董氏前贤。时逢乡人为端公修造祠庙,因仰端公英名,东坡祭拜之余,欣然提笔挥毫题名威烈祠,并作《董端公庙》诗祀之。全祯的哥哥全福,与蛟大战,在银港河边山岗上立庙祭祀,帝下旨谥曰:银港威烈神。

     《德兴县志》民国八年版《选举志》中记载是“太和元年:董申”。依据《中国铜都德兴网》2010810日官方网发布的《殿中御使董全祯》:董申唐会昌三年(843)吏部侍郎。《德兴县志。艺文志》录有宋代董冲撰《威烈祠》刻文,记朱温篡唐时牺牲的唐将董全桢将军,在公元905年后战死。

      至于,董冲,一时查不出具体记载。仅仅在新注《资治通鉴》序即《资治通鉴的序原文》:“……宋朝英宗皇帝命司马光论次历代君臣事迹为编年一书,神宗皇帝以监于往事,有资於治道,赐名曰《资治通鉴》,且为序其造端立意之由。温公之意,专取关国家盛衰,繁生民休戚,善可为法,恶可为戒者以为是书。……先君笃史学,淳祐癸卯始患鼻衄,读史不暂置,灑血渍书,遗跡故在。每谓三省曰:“史、汉自服虔、应劭至三刘,註解多矣。章怀註范史.裴松之註陈寿史.虽间有音释,其实广異闻,补未备,以示博洽。晋书之杨正衡,唐书之窦苹、董冲(老体字:衝),吾无取焉。徐无党註五代史,粗言欧公书法义例,他未之及也。通鉴先有刘安世音义十卷,而世不传。释文本出於蜀史炤,冯時行为之序,今海陵板本又有温公之子康释文,与炤本大同而小異。公休於书局为检阅官,是其得温公辟咡之教诏,刘、范诸公羣居之讲明,不应乖剌乃尔,意海陵释文非公休为之。若能刊正乎?”三省捧手对曰:“一愿学焉乙巳,先君卒,尽瘁家蠱,又从事科举业,史学不改废也。宝祐丙辰,出身进士科,始得……” 

      3《董氏历代源流考》的神话来源于乂公的两个儿子的汇集

《董氏历代源流考》世系记载“初生三子:长曰晋,字混成,世居河东虞乡万岁里,少以明经上第,唐德宗贞元年间拜相,爵升陇西开国郡公;次子申,字络成,吏部侍郎,谥恭惠;幼曰三,从许旌阳斩蛟有功,追封白马将军,至宋万里崇祀(庙享)”,那谱序就以董申“谥恭惠”

宋徽宗时期开始,每年进行考试,根据成绩,分别授以元士、高士、大士、上士、良士、方士、居士、隐士、逸士、老士等名号。要说南宋之后把清然列为居士,或后人改万一为居士,尚说得过去。但是,这个董申“谥恭惠”就是移花接木了。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五。列传第九十五》“晋十五年二月卒,年七十六,废朝三日,赠太傅”,《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一.列传第七十六》记载董晋“晋在军凡五年。卒年七十六,赠太傅,谥曰恭惠。”,《董氏历代源流考》,有意去掉董晋的谥号不写,却写董申的谥号与董晋的一样?李代桃僵,有意混淆?

    《董氏历代源流考》世系记载“幼曰三,从许旌阳斩蛟有功,追封白马将军,至宋万里崇祀(庙享)。”这样一个汇集“许旌阳”、“白马将军”、“ 崇祀(庙享)”的人物是谁呢?

       海口族谱记载“德兴之族分乡而居,分祖而族,侠之居曰海口,尊乂公为始祖,分三子,长全福、次全讬、季则全桢也。唐广明时盗起,全祯献策,行在受命,讨贼有功,累爵殿中侍御史兼此将首,后因朱温篡唐,保守鄱阳,兴于唐室,设于王事。邑人念保疆奠民之功,立庙祀之,谥曰“端公”。全福转漕助弟,讨贼斩蛟一害而毙死。邑人念勤王致死,庙祀里之银港。 ,我引用该谱序与下面的典故,不是对时间的记载认可,只是用来说明《董氏历代源流考》的神话来源:

     海口镇董氏典故三“义马忠主”:董全祯,唐末名将,德兴海口董姓人,任殿中御史兼八砦将首,胯下一匹白战马,人称白马将军这匹白战马跟随董全祯征战南北,屡立战功。全祯爱马如子,马亦通人性,对主人忠诚不二。在鄱阳大战中,因寡不敌众,祯战死,马负主人尸首回归故里海口,嘶号长鸣,跪于主人尸旁不起。祯葬后,马昼夜不离墓左右,终日泪眼盈盈,村人见其渐枯渐瘦,心哀怜之,欲慰抚受良食,近牵之,马大号,用脚蹬踢不从,村人不可触。马守墓三年,凄绝而亡。村人敬之,举奠礼,葬于主人全祯墓旁,铭曰“义马坟”,与人共祀 

海口镇董氏典故九“银港斩蛟”:唐末广明年间,国局紊乱,战争频发。海口董氏二世祖董全福,因其弟董全祯率军在前线作战,他便在后方筹运军粮进行支援,帮其弟赢得了一场又一场的胜利。一日,从海口黄渡河押送军粮由上游而下,当船行至海口银港一深水处,有一个长期在此为害的蛟兽,忽然跃出水面,咬住一船工拖入河中,全福见此,立即拔出剑来,跃入水中,救出船工后,与蛟大战。因蛟龙硕大凶猛,全福受伤甚重,但依然持剑在水中与之搏杀,人与兽血流无数,河水殷红一片,最后蛟死人亡,双双毙命。邑人念全福勤王死,在银港河边山岗上立庙祭祀,全福墓在庙后。帝下旨谥曰:银港威烈神。敕斩蛟处曰:浴龙池。宋朝有一学士在银港游瞻全福庙时,特题云异人古剑昔时分,漕运充兵为弟昆蛟害已除公亦殒,至今银港水犹浑。 

可见,董乂的三个儿子:长全福、次全讬、季则全桢。那董全福银港威烈神,斩蛟有功,庙祀里之银港,万里崇祀;全桢人称白马将军,立庙祀之,谥曰“端公”。

         因此可以判断:《董氏历代源流考》把“斩蛟有功”的董乂长子董全福,与董乂的三子“白马将军”、谥曰“端公”董全桢,而端公才与道教“许旌阳”挂钩。就在《董氏历代源流考》变成一个人:董三。变成把乂公为董申,把董申的弟弟董三,实际是把乂公儿子集于一身的化身。

                       201972814:54荷香月暖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