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氏春秋 / 华夏 / 汤显祖:紫钗记4

0 0

   

汤显祖:紫钗记4

2019-07-30  廿氏春秋

第三十七出 ,移参孟门

【番卜算】(卢上)秋草塞门烟,河上西风偃。洛阳才子赴招贤,鼓吹军中宴。

一家何止十朱轮,兄弟双飞秉大钧。独向河阳征战净,今朝开阁引词人。自家卢太尉,镇守孟门关外。奏准李君虞参我军事,报说今日走马到任。左右营门伺候。(生众上)

【神仗儿】河西路转,(又)。赴河阳幕选,(又)。(王哨叩头)参军爷到来。前日万金家报,是小军送上夫人。(生)劳你。夫人安否?(哨)平安。只是望爷过家。

(生)取一锭花银赏他。哨儿,你是咱故人,以后太尉爷差你长安带书往来,也不慢你。(哨)当得当得。(生)报平安阵前飞雁,便玉人无恙,怎生排遣?只怕这磨旗门,盼不到吹笙院。

(见介。卢)闻君西域奏词锋,(生)天柱山高大华东。(卢)鸳鹭好归仙仗里,(生)熊罴还在禁庭中。(卢)参军,洛下一见,至今怀仰。何幸得参吾军!看酒!(堂候上)幕府求才子,将军作主人。酒到。

【琐寒窗】(卢)倚风尘万里中原,大将登坛尺五天。孟门关外,少华峰前。绕旌旗万点,河流一线,还倚仗词锋八面。(合)难言。人生遇合总情缘,且须高宴留连。

【前腔】(生)笔花梢惯扫狼烟,谁待吹嘘送上天。改河阳赞佐,塞上回旋。便相如喻檄,终军乘传,也不似恁般蓬转。(合前)

(卢)闻参军有诗:不上望京楼。然否?(生)醉后余谈,何劳远听。(净笑介)

【前腔】你佩恩华意气成篇,不把望长安心事悬。君虞休嫌文官武职,看参军楚楚,书记翩翩。有赋河清鲍照,登楼王粲,总不碍禁庭清选。(合前)

(卢)参军,可有夫人在家?(生)秀才时已赘霍王府中。(卢)原来如此。古人贵易妻,参军如此人才,何不再结豪门,可为进身之路。(生)已有盟言,不忍相负。

【前腔】泪花弹袍袖香殷,数遍秋花人少年。(卢)可有平安信?(生)下官进辕门时,老太尉麾下一人,三年才传得一信。(卢)受命在君,何恋恋儿女乎?(生)晚风砧杵,夜月刀环。正寻常归燕,几行征雁,怎隔断关河别怨。(合前)

(生)请罢酒。(卢)军中一日一宴也。

【尾声】为怜才子声光远,(生)自是将军礼数宽。(合)指日呵,文武朝班归汉苑。(生下)

(卢吊场)众将官,查那一个传李参军家信?(哨)是小的。(卢)拿去绑下。(哨乞饶介。卢)且记着,许你将功赎罪,差你京师庆贺刘节镇还朝,便到参军家,说他咱府招赘,好歹气死他前妻,是你功也。(哨)理会得。

八柱擎天起画楼,一般才子要低头。

非关鬼蜮含沙影,自要蛟龙上钓钩。

第三十八出 ,计哨讹传

【薄幸】(鲍上)翠馆云闲,阳台雨过。正夕阳闪淡,秋光无那。镜中略约,年华多大。君知么?梦不断梧桐金井,雨偏打闲愁独坐。

[西江月]旧日长裙广袖,如今窄袜弓鞋。朝花冷落暮花开,不唱卖花谁买。时学养娘催绣,闲陪幼妇题词。春丝尽也络秋丝,心绪啼痕似此。俺鲍四娘,数日伴小玉姐消遣。闻道朝廷将取李郎回家,竟无消息,终日翠减香消。俺因自想青楼时节,伴着五陵年少;今日独自,好恓惶也呵!

【罗江怨】无奈这秋光老去何,香消翠讹,听秋蛩度枕没謄那。数秋萤、团扇暗消磨,也怎生个芭蕉夜雨闲吟聒。灯儿和咱么?影儿和咱么?好一个恓惶的我。

(王哨儿上)去为捞酒客,来作拗花人。小军王哨儿便是,主公卢太尉差往长安霍府行事。只是俺老爷招赘李参军,要喑死那前位夫人。太尉不将心比心,小子待将计就计。前日与李爷寄书,那夫人待我不轻。正要说知,未可造次。打听得这曲头有个鲍四娘,走动他家,且向他一问。(见介)老娘,有浆水吃一碗与行路人。

(鲍)客官何来?(哨)李参军帐下。(鲍惊介)参军在那里?(哨)正待朝廷取归,被当朝卢太尉奏点孟门关外参军去了。(鲍)可就回来?(哨)早哩。敢要就了卢太尉小姐也。(鲍)怎么说?(哨)敢招赘在卢家了。(鲍)十郎好薄幸也!

【香遍满】秀才无赖,死去也不着骸。越样风流赛、真个难猜,不道将人害。是佳人命薄,惯了些呆打孩。咱横枝儿听着,也不分把阑干拍。你同俺去他家说个端详,定不慢你。(哨)使得。

【前腔】(鲍)几分消息,轻可的泄漏些。带的个愁来也,怎一个愁字儿了得?今番夜倩你,教吃敲才。好歹将意儿团弄。他归来时待扭碎花枝打。

【尾声】这段情词真也假?(哨)不假。你为咱顺西风传与小窗纱。(合)只怕断肠人听不起这伤情话。

秋风远信雁鸿低,春色天边莺燕疑。

雪隐鹭鹚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

第三十九出 ,泪烛裁诗

【望远行】(旦上)寒鬓宝钗犹挂,倚秋窗数点黄花。扶头酒醒炉香灺,堕泪妆残柳晕斜,西风凉似夜来些。

[好事近]帘外雨丝丝,浅恨轻愁碎滴。玉骨西风添瘦,趁相思无力。小虫机杼隐秋窗,黯淡烟纱碧。落尽红衣池面,苦在莲心菂。自从十郎屏风寄后,转忽经秋,欲寄回文,曾无便使。好不伤感人也!浣纱,这几日鲍四娘都不见来,却为何的?正是秋风满院无人见,怕到黄昏独倚门。

【眼儿媚】(鲍上)匆匆消息报君家,绣鞋儿陡的未宽些。想他暮云楼畔,闷拈箫管,憔悴烟花。

(见介,旦)几日不来随喜,却是因何?(鲍)偶为贫忙,有乖清候。敢问十郎去几年了?(旦)将次三秋。(鲍)如今早则喜也。(旦惊介)知他甚喜?(鲍)你猜来。

【红衲袄】(旦)莫不是扫南蛮把谪仙才御笔拿?莫不是定西番把洛阳侯金印挂?莫不是虎头牌先写着秦关驿驻皇华?莫不是凤尾旗紧跟上他渭河桥敲骏马?得他个俊参军功级多,少不得把咱小县君封号加。可知是喜早些儿传下也,这些时挑灯衠弄花。

【前腔】(鲍)则道他显威风拄倒了昆仑北海涯,则道他凯歌声喧动了长安西日下,则道他觅封侯时运底有甚巧争差,受皇宣道途中有些闲蹭答。怎知他做官儿不着家,比似你做县君乔坐衙。其间就里有话难提,也,则怕你猜得来愁闷煞。

(旦)你怎生又道是喜也?

【前腔】莫不是玉门关拘的俊班超青鬓华?莫不是望乡台站的个老苏卿红泪洒?莫不是他战酣了落日摧寒甲?莫不是客犯了灾星坠汉槎?十郎,夫,若是你走阴山命不佳,俺了坏长城哭向他。不然你死丢下了玉镜台,也,恁孤鸾偏照咱。

【前腔】(鲍)你怕他胭脂山血泪花,你怕他拂云堆魂坠马。他原来断肠流别赚了个香罗帕,磨旗峰转添上些红臂纱。他则待要艳湖阳窥宋家,你了个锦回文学窦娥。待不信呵有个人儿传示也,慢消详寻问咱。

(哨儿上)好作事因寻浪子,怕将消息恼山儿。夫人叩头。(旦)是去岁寄屏风的王哨儿。(哨)夫人眼里出水。(鲍)胡说。(哨)是,是,是秋波,秋波。

(旦)太尉爷几个女儿?招了参军爷做女婿。(哨)只是这个小姐,十分才貌。参军爷相随太尉爷移镇孟门,郎才女貌,四眼相顾。因此上商量这门亲事。(旦)就了么?(哨)敢待就也。(旦泣)李郎薄幸呵!

【泣颜回】提起泪无涯,忆相逢淡月梅花。天应错与,风萍露柳荣华。等闲招嫁,劣身奇、赚上了他虚脾话。便今朝死待何如?分薄书生奚落奴家。

(老旦上)无事护窗纱,娇看萼绿华。沉香熏小像,杨柳伴啼鸦。原来鲍四娘在此。这个军儿何处来?为甚小姐悲啼不止?(鲍)这是前度寄屏的王哨儿,报说李郎议亲卢府,因此伤心。(老)那个卢府?李郎好不小觑了人家哩。

【前腔】如花,俺几年培养出牡丹芽。春风一度,有甚年华几曾消乏,恁般时节,满堂如画、做门楣不成低亚。待余生分付青鸾,你玉镜台又过送了谁家?

(哨)天晚告行。(旦)浣纱,张上灯来,俺寄一诗去也。(浣持灯上,旦写介)

【榴花泣】惊魂蘸影,飞恨绕螓蛾。咱也曾记旧约,点新霜、被冷余灯卧除梦和他。知他们和梦呵,也有时不作,这答儿心情,你不着些儿个。是新人容貌争多,旧时人嫁你因何?

(老)诗可写就了?(作看诗介)蓝叶郁重重,蓝花石榴色。少妇归少年,光华自相得。爱如寒炉火,弃若秋风扇。山岳起面前,相看不相见。春至草亦生,谁能无别情。殷勤展心素,见新莫忘故。遥望孟门山,殷勤报君子。既为随阳雁,勿学西流水。

【么篇】你可非烟染笔,是那画眉螺。蘸的秋痕泪点层波,佩香囊、翦烛亲封过。(鲍)你端详待他,望夫台诗句,也则斟量和。(老)便分明说与如何?雨云场几大风波。

【渔家犯】(旦)俺为甚懒腰肢似杨柳线欹斜?晕眉窝似红蕉心窄狭?有家法拘当得才子天涯,没朝纲对付的宰相人家。比似你插金花招小姐,做官人自古有偏房正榻。也索是从大小那些商度,做姊妹大家欢恰。

【么篇】(老)你则待锦回文烟冷了窗纱,泪封书烘破了银蜡,是他弄箫台把云影重遮。(指鲍介)你个定昏店把月痕偷掐。(鲍)只怪得定双飞钗燕插,便和那引同梦的花灯恰。知他厌了家鸡挑凤,背了鸳鸯打鸭。

【扑灯蛾】(旦)书生直恁邪,见色心儿那。把他看不上,早则吞他不下,也。是风流儒雅,没禁持做出些些,也则索轻怜轻骂。说他知咱小胆儿,见了士女争夫怕。

【前腔】(老)天教有日逢,不道无言罢。(鲍)他当初相见咱,直恁眉梢眼抹,也。等闲回话,费了几饼香茶,又不是路墙花朵。则问他怎生奚落,好人家的女娇娃。

(哨叩头作去介,旦)哨儿!

【意不尽】你说与他把乌丝阑诗句冷吟哦,从今后闷增多。长则是鬼胡由摸不上心头可。

虽言千骑上头居,一世生离恨有余。

叶下绮窗银烛冷,含啼自草锦中书。

第四十出,开笺泣玉

(生上)几树好花闲白昼,满庭芳草易黄昏。心随岳色留秦地,梦逐河声出禹门。自家一从玉关移镇,参军孟门,听的卢太尉有招亲之意,俺这里只作不知。呀,怎忘的我小玉妻也!

【刮鼓令】闲想意中人,好腰身似兰蕙薰。长则是香衾睡懒,斜粉面玉纤红衬。和娇莺枕上闻,乍起向镜台新。似无言桃李,相看片云。春有韵,月无痕,难画取容态尽天真。

【前腔】无事爱娇嗔,没伊边少个人。当初拟画屏深宠,又谁知生暗尘?他独自个易黄昏,将咱身心想伊情分。则他远山楼上费精神,旧模样直恁翠眉颦。

(王哨上)愁眠客舍衣香满,走渡河桥马汗新。俺王哨儿,奉太尉命,去传播招亲之事与李参军前妻,到替他梢一首诗来。此是参军别馆,不免进见。(生)是王哨儿,从何而来?(哨)俺前日为带夫人平安信,太尉恼了。近遣俺京中庆贺,间到霍府中看看,悄的带有夫人家信也。

(叩头送诗上介。生)原来是小玉姐诗也。(作念诗介)蓝叶郁重重,蓝花石榴色。少妇归少年,光华自相得。爱如寒炉火,弃若秋风扇。山岳起面前,相看不相见。春至草亦生,谁能无别情。殷勤展心素,见亲莫忘故。遥望孟门山,殷勤报君子。既为随阳雁,勿学西流水。

【三换头】莺猜燕忖,叠就彩鸾清韵。称吴笺腻粉,啼红娇暮云,雁来成阵。这其间诉不尽,有片影横秋双未稳。一种心头闷,书中说几分。(合)且报平安,怎只把闲愁来殢人。

哨儿你敢在夫人前讲甚话来?(哨)没有。(生)诗意跷蹊。(哨)是是是。那日递家报与参军爷,太尉要拷打小的,说俺府里待招赘参军,你敢再传他家信!小的见夫人,依实说了。(生)好不胡说也。

【前腔】太尉呵,他杯中笑言,花边闲论。寻常风影,你怎生偏认真,无端要人生分。夫人呵,这其间也索问,个详因难凭口信。一折诗儿也,九回肠怕损。(合前)

河阳不似旧关西,夜夜城南梦故妻。

坐想寒灯挑锦字,红绵粉絮裛妆啼。

第四十一出 ,延媒劝赘

【字字双】(堂候官上)升官图上没行头,堂候。胡须上挂鼻脓头,怪臭。老爷说话耳根头,最厚。精铜响钞寻事头,尽勾。

自家太尉府中堂候官便是。官虽无一品二品,钱到有九分十分。俺太尉爷在京管七十二卫,在外管六十四营。每日各卫府营讨些分例,私衙买办刻些等头。说事过钱,偷功摸赏。从早到夜,烂铁精铜,约有一纱帽回去。

(内)可不发迹了你?(堂)你不知纱帽破了,漏去了些。远远听得传呼,太尉爷升帐。(卢上)

【一疋布】倚君王,为将相,势压朝纲。三台印信都权掌,谁敢居吾上?

身居太尉势倾朝,有女卢家字莫愁。选得凤凰飞不偶,可堪鸳鹭意难投。卢太尉,从孟门召取还都,仍管太尉府事。又赐俺势刀铜铩一副,凡都城内外着俺巡缉,有不如意的,都许先斩后奏。

单生一女,未逢佳婿。我一心看上了李参军,可恨此人性资奇怪,一味撇清。在孟门关外年余,都未通说。昨日还朝,恐他回去,安置他招贤馆内。分付把门官校,不许通其出入。要他惯见俺家威势,自然从允。虽然如此,还须请他朋友韦夏卿劝他。可知来也。

【宝鼎儿】(韦上)太尉势倾朝堂,何事书生相访?(见介,韦)寒儒久别威岩,复睹台颜,拜揖!(卢)秀才暂须免礼,近前有事端详。(韦)老太尉有何分付?(卢)

【琐窗儿】李参军盖世文章,俺家中有淑女正红妆。夏卿呵,你和他好友,借重你商量。要他坦腹,不须强项。夏卿知俺家威势否?俺捞龙打凤由他撞,怎脱得、这罗网?

(韦背介)原来太尉要招赘李君虞,怕不孤了那小玉姐一段心事,俺且告禀他知。

【前腔】论攀高贵婿非常,有一言须代禀试参详。他有了头妻小玉,盟誓无双。怕做不得,负心乔样。(卢笑嗔介)说甚么小玉?便大玉要粉碎他不难!(韦背介)李郎,这太山只好作冰山傍,怕难做、这冰相。

(堂候低云)韦先生,俺太尉爷小姐招人,托先生赞相,谁敢不从!

【前腔】他领鸳班势压朝廊,招女婿要才郎。威笼翡翠,势锁鸳鸯。你把丝鞭领取,美言加上。(韦)也不须领丝鞭作官媒,只用朋情劝他便好。(回身合)婚姻簿上看停当,但劝取、由他想。

金屋藏娇锦绣丛,定须才子作乘龙。

饶他别插鸳鸯翅,难出天罗地网中。

第四十二出 ,婉拒强婚

【小蓬莱】(生上)憔悴寻常风月,甚拘留咫尺关山。花无人问,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南乡子]一去几惊秋,泪老西风只暗流。梦里也知归去好,迟留,咫尺秦箫不自由。准上望京楼,望得伊家见始休。还怕那人知道了,悠悠。自锁重门一段愁。自家李十郎,从孟门关外还朝,即拟还家,与小玉姐欢聚。不料太尉倚着威权,馆俺别宅,不放闲游,知他主甚意儿?早晚堂候官来,探知分晓也。

【喜相逢】(韦同堂候上)风流谁绊?知他相府池莲。怕无端引起绿窗红怨。

(见介,生)别馆惊逢韦夏卿,(韦)参军此日见交情。(生)归心紫塞三千里,(韦)君虞,你薄幸青楼第一名。(生)夏卿,怎说俺青楼薄幸也?(韦)且住,有堂候在此。(堂候见介,生)夏卿,说俺薄幸何事?(韦)君虞,今日全不想着贺新郎席上情词。(生)怎生忘了!

【雁鱼锦】俺想风前月下人倚阑,这些时秋色芙蓉绽。恨造次春残香梦远,家在秦楼,人上雕鞍。(韦)有书报平安否?(生)俺写云屏好寄平安,他也回文泪锦斑。(韦)今日早已雁来也。(生)早难道俺独馆孤眠惯,雁儿呵,恰正恁时寻伴好愁烦。

(韦)今日送个伴来。(生惊问)送谁?

【前腔】(韦)朱颜。有分孤单,怎把云雨腾那再匀香汗。(生)谁家有此?(韦)太尉有一小姐,央小弟为媒。你可把东床再坦,做娇宾贵婿也无轻慢。(生叹介)罢了。这恩爱前悭后悭,这姻缘左难右难,我就里好胡颜。(韦低问)你就此亲受用也?

(生低语)夏卿,李君虞何处不讨得受用?岂须于此。只此人兄弟将相,文武皆拜其下风,既有此情,不可骤然触忤。承顾眷,只说俺多愁绪成病看看,堂候官,看俺出塞星霜鬓影残。卢小姐呵,他正是画梁晓日朝云盼,肯向咱客舍秋风暮雨阑。

【前腔】(堂)丘山。他势压朝班,只为怜才肯把仙郎盼。你怎推辞?只怕就里一段风波,到为云雨摧残。(低语云)参军爷,岂不知太尉威福齐天,你且从权机变,暂时应诺,再取次支吾脱绽。(韦)堂候此言有理也。你不是倦游司马朝参懒,俺只怕丞相嗔来炙手难。

【前腔】(生)无端。宦兴归期晚,没缘故挣着双眼。自投羁绊。(悲介)误婵娟几年,俺万千相思,重门阻人离恨关。堂候,你为我多多拜上老太尉呵,中情一点愁无限,全仗你、这其间作方便,看天上人间。(堂)俺小人自能回话,参军不可固辞。(生)怎忘得他探灯醉玉钗头暖,誓枕余香袖口寒。

【前腔】(堂)愁烦。待把佳期缓,也须咱言语转旋。(韦)此事堂候回报,不须小生再行。(对堂候低介)天赐好姻缘,看仙郎有意,和俺对腹难言。(生)拨不断的红丝怎缠,这红鸾且求他宽限。(堂辞介。生)堂候且住呵,逢好事望周全。夏卿兄,俺在此花阴月色难驱遣,你去呵,柳影风声莫浪传。

(韦)可知道。请了。(生)故人相见话匆匆,(韦)自有新人富贵丛。(堂)有缘千里能相会,(生)无缘对面不相逢。(下。韦吊场)嫦娥不见影沉沉,尽把闲愁占伏吟。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俺夏卿怎生道这几句?

当初李十郎花灯之下,看上郑家小玉姐,拾钗定盟,拈香发誓。拟待双眠双起,必须同死同生。一旦征骖,三年断雁。现留西府,还推无可奈何。听说东床,全不见有些决断。言来语去,尽属模糊。移高就低,总成缱绻。看来世间痴心女子,反面男儿也。我且在此评跋他一番:

【金井梧桐】才子忒多才,才子多人爱。插上了短金钗,又襂上个同心带。看他呵,心儿里则弄乖,口儿里则道白。李生一句分明罢了,却又嘱付我柳影风声莫浪传。呀,这段风声,也不索燕猜莺怪。待说与崔允明去。小玉姐呵,送红颜这一段腌臜害。

半吞半吐话周章,定是青楼薄幸郎。

大鹏飞上梧桐树,自有傍人说短长。

第四十三出 ,缓婚收翠

【望江南】(卢太尉上)倚天家,甲第拟云台。有女如花新粉黛,向朝班玉笋选多才。红叶上秋阶。

剑佩秋风拥汉宫,芙蓉吹绽锦雕阑。生成女子为蛇虺,配得才人似凤鸾。俺卢太尉,富贵已足,只少个佳婿。已央韦夏卿同堂候官去,招转李参军为婿。衙门多远,还不见到来?

(堂候上)听罢紫鸾人缥缈,语传青鸟事从容。禀老爷,小的与韦秀才同去招贤馆说亲,李参军不敢推辞,只说从容再论。韦秀才着小的禀复:

【刬锹儿】说他有恩山义海朝花在,盟山誓海曾把夜香排。(卢笑介)他知俺爱他么?(堂)感得相公爱,红莲命乖。(合)佳期要谐,合婚有待。到里团栾,从头插戴。

【前腔】(卢)少甚么相门出相男文采,他敢道俺将门出将女粗材。(堂)他怎敢?(卢)怎不低眉拜?辱没他镜台。(合前)

【前腔】(堂)惊风鸟去辞林快,慢水鱼终自上钩来。好事须宽耐,嗔他秀才。(合前)

(卢)俺看中了他,少不得在俺门下。小姐将次上头,五色玉钗齐备方好。

【前腔】那小姐呵,如花早晚要头花盖,上头时几对凤头钗。好玉多收买,凭他价裁。(合前)

(堂)禀老爷,有个老玉工侯景先铺,常有人将珠翠现成寄买。(卢)有精巧的着他进来。

美玉钗头珠翠浓,红丝系足好从容。

羁縻鸾凤青丝网,牢落鸳鸯碧玉笼。

第四十四出 ,冻卖珠钗

【薄幸】(旦上)虚阁笼烟,小帘通月。倚香篝清绝,弄梅花寒玉。称黄沙雁影,寄来横幅。愁凝睩,秦云黯待成飞絮,谁说与玉肌生粟?

[诉衷情]卷帘呵手拂烟霜,病起怯残妆。一段梅花幽意,云和雪,费商量。催短影,念余香,病成伤。寒鸦色敛,冻雁声凄,一寸柔肠。奴家府中,一自李郎去后,家事飘零。望他回来,从新整理,谁知他议婚卢府,一去不还。我展转寻思,怀疑未信。

知他还归京邸?还在孟门?已曾博求师巫,遍询卜筮,果有灵验,何惜布施!一向赂遗亲知,使求消息。寻求既切,资用屡空。前着浣纱将箧中服玩之物,向鲍四娘家寄卖,还未到来。天呵,苦自愁烦,有何音耗?(尼持签筒上)

【水底鱼】一点凡胎,到了九莲台。相思打乖,救苦的那些来?

自家水月院中小尼姑便是。久闻郑小玉姐为夫远离,祈求施舍,不免奉此灵签,哄他几贯钞使。又一道姑来也。(道姑拿画轴小龟上)

【前腔】冠儿正歪,人道小仙才。这龟儿俊哉,前去打光来。

(尼恼介)光头尽你打?(道)不是。吾乃王母观道姑,闻得郑小玉姐寻夫施舍,要去光他一光。(尼)要龟儿画轴何用?(道)画上有悲欢离合故事,看龟儿所到,定其吉凶。(尼)这等同进去。(旦见介)姑姑何来?(尼)水月观音院小尼便是。

(道)小尼住持西王母观。两人听得夫人为官儿远去,寻访祈求,各请神香,来凭信愿。(旦)既蒙神香下降,奴家敬求签卦,少效虔诚。(尼)请先拜了观世音。(道恼介)我西王母娘娘有丈夫,绝会保得夫妻相见。你观世音一个赤脚老寡妇,有甚神通!

(尼恼介)呸!你西王母有了东王公,又搭上个周穆王老头儿,这等做神道不识羞,拜他怎的?(旦)一样西方美人,还让观音居长。(拈香拜观音介)

【江儿水】十指纤纤拜,白莲花根里来。离恨天看不见人儿在,相思海摸不着针儿怪,救苦的慈悲活在。(尼请抽签介)好好,得夫妻会和上签。讨缘簿来。(旦写介)水月道场助三十万贯。信女郑小玉为求见夫主拜施。(合)说甚凡财,早偿了尊神愿债。

(道)也到俺王母娘娘显灵显圣了。

【前腔】(旦拈香拜王母介)青鸟衔书去,他何曾八骏来?怎得似东王公相守到头花白,怕李夫人看不见蟠桃核,误了俺少年颜色。

(道)没签。看这画轴上龟儿卦。(捉龟儿错走诨介)好好,龟儿走在破镜重圆故事上。不久团圆,请写施簿。(旦写介)瑶池会香钱三十万贯。信女郑小玉拜题。(合前)

(尼)俺们谢了。(旦)有劳了。但得儿夫意回,还有报心在后。正是题缘簿证烟花簿,顶礼香催盟誓香。(尼道下)

(旦吊场)好也!两位娘娘都许我夫妻团圆。待浣纱卖钱来也。(浣上)白玉郎君连岁去,珍珠小娘何处来?郡主,卖钱得七十余万在此。(旦)好了,就将六十万贯了其香愿,留余以度岁寒,春来李郎回也。金界暂酬香火祝,门楣还望藁砧归。(崔允明上)

【亭前柳】半壁旧楼台,风里画屏开。冻云飞不去,长自黯青苔。俺传消递息须担带,把从头诉与那人来。

(敲门相见介,浣)崔秀才,这几时可听得十郎消息?(崔)正来传与郡主知道。

【一封书】曾经打听来,他离孟门好一回。(浣)可径到这里来?(崔)他何曾径归?到卢家居外宅。(浣惊介)回在太尉府了。同在都城中,怎不回步?是谁见来?(崔)是韦夏卿见来。报道青娥有意相留待,则怕乌鹊传言也浪猜。(浣)当真了。(合)怪从来,心性乖,饱病难医是这穷秀才。

(浣说与旦,惊介)王哨儿传言,尤恐未的,听崔君之谈,他真个有了人家也!(崔)夫人且休恼,卢太尉高拱侯门,十郎深居别宅,夏卿传言,仍恐未的。为感夫人看礼,故此报知。(旦)更烦到卢府求一真信。(崔)寒酸如何去得?

(旦)适才浣纱卖典,余有青蚨三百,少佐君酒,日后诸费,更容卖钗相补。(崔)惟怜十二金钗客,剩有三百青铜钱。(下。旦)浣纱,薄幸郎到了太尉府,容易打听,只是少赀财央及人也。看妆台摘下玉燕钗去,卖百万钱,尽用为寻访之费。(浣)这是聘钗,如何顿卖?(旦)他既忘怀,俺何用此?

【罗江怨】提起玉花钗,羞临镜台。内家好手费雕排,上头时候送将来也。落在天街,那拾的人何在?今朝钗股开,何年燕尾回?镇双飞闪出,这妆奁外。

【前腔】知他受分该,纤纤送来。旧人头上价难裁,新人手里价难抬也。落在谁边,他笑向齐眉戴。将他去下财,将他去插钗。知他后来人,不似俺前人卖。

(浣)俺去也。(旦哭介)

【香柳娘】看钗头玉燕,(又)嘴翅儿活在,衔珠点翠堪人爱。双飞玉镜台,(又)当初为此谐,一旦将他卖。(合)好擎奇此钗,(又)裹定红丝,还把香奁试盖。(浣)俺去也。(旦)俺再嘱付你,燕钗呵!

【前腔】燕钗梁乍飞,(又)旧人看待你,休似古钗落井差池坏。倘那人到来,(又)百万与差排,赎取你归来戴(合前)

【尾声】少钱财使费恨多才,玉钗无分有分戴荆钗。俺只怕没头兴的东西,遇不着个人儿买。

从此卖花钗,蛛丝罥镜台。

凭谁招薄幸,还与拾钗来。

第四十五出 ,玉工伤感

【缕缕金】(浣纱捧盒盛钗上)螺髻点,画眉纤。衣衫气脂粉麝,醋茶盐。玉钗金盒子,绒丝衬坫。向谁家妆阁燕穿帘?做不出牙婆脸。

揎薪斜皓腕,吹火弄朱唇。可怜罗袜步,更作卖钗人。且看前面来的,像是玉工侯景先老儿,咱且在胜业坊里隐着,待他商量。俺女丫头怎去卖钗也!(侯上)

【番卜算】切玉小刀铦,刻尽昆山琰。年来袖手粲霜髯,眼看繁华厌。

眼复几时暗,耳从前月聋。平章金落索,编检玉玲珑。(浣)老侯那里来?(侯)小娘子有几分面善,到忘了,可是谁家?(浣)我且把一件东西来你认。(出钗介,侯)这是紫玉钗一双,俺曾那里见来?(细看介)

【太师引】把水色、觇双钩儿,玲珑煞珠嵌翠粘。呀!是俺老侯做就的。曾记取玉鸡冠艳,倍工夫碾琢操箝。(浣)老侯,你那讨这手段?(侯)是老手擅场非僭,你看穿花鸟分明堪验。

(浣)你做的钗,可记得为谁?(侯)这到忘了。敢问小娘子谁家出来的?(浣)霍府出来的。(侯)是了。昔岁霍王小姐将欲上鬟,令我做此,酬我万钱,可得忘怀?长留念、春寒玉纤,钗头上那般喜、惬红晕翠眉尖。

(浣)着了,俺小姐即霍王女也。(侯)此玉钗价值万镒,怎生把出街来?(浣)要卖。(侯)帝种王孙,芳年艳质,何至卖此?(浣)家事破散,迥不同前了。(侯)小玉姐敢配人了?

【前腔】(浣)招的个秀才、欣将风月占,(侯)好了,嫁得个秀才。(浣)谁知他形飘影潜。(侯)呀,丢他去了。(浣)孤另的青楼冷冷,(侯)门户大。(浣)折倒尽朱户炎炎。(侯)守么?

(浣)他心字香誓盟无玷,(侯)还奢华么?(浣)怎奢华十分寒俭。(侯)还待怎生?(浣)还在卖珠典衣,赂遗于人,使求音信。赀妆欠、珠钗卖添,(侯)小姐访得到那人时罢了,若访不得时,可知道红颜薄命,都则是病恹恹。

(作泣介)贵人男女,失机落节,一至于此!我残年向尽,见此盛衰,不胜感伤也!

【铧锹儿】你王家贵严,生长在花浓酒。少甚朝云画栋,暮雨珠帘。因何自掘断烟花堑,把长筹短签。小娘子,俺老侯看尽许多豪门,似小玉姐这般零落呵,(合)穷不赡,病怎兼?提起卖钗情事泪痕淹,想的他啼红万点。

小娘子请行,小老儿去哩。(浣叹)少不得女儿家沿街撞户,送此轻华之物也。

【前腔】把金钗盒掩,捧起意慵心歉。怎走的街尘闹杂,有甚观瞻?怯生生抱玉向重门险,高低远嫌。(住介)老侯,赔你个小心也。(拜介)非笑谄,有事沾。提起卖钗情事泪痕淹,好看承俺双尖半点。

(侯)老人家看你鞋尖儿中甚用?(浣)脚小,走不得也那。

【前腔】(侯)看你眉低意甜,会打价弹牙笑掂。(浣)非掂。说小玉姐卖钗,也辱没了王家体面。(侯)动说到王家体面,教俺好会沉潜。(背介)到好一个丫头。小妮子非抛闪,知羞识廉。也罢,领了去把妆盒检,绣线挦。提起卖钗情事泪痕淹,略效躯劳半点。

(浣)老侯,休贬了价也。

【前腔】你看珠钗点染,燕双双栖香镜奁。好飞入阿娇金屋,头上窥觇。老侯,便要交钱过手也。怕煞干风欠,要青蚨白拈。老侯着紧些。离宝店,向画檐。提起卖钗情事泪痕淹,望断他愁眉一点。

俺去也,卖价回来相谢。(侯)且住,说与俺那薄幸是谁?俺一面卖钗,一面寻访,可不两便?

(浣)你这老儿,俺教你出个招子,帖在长安街上:某年某月某日,有霍王府小玉姐,走出汉子一名。李益派行十郎,陇西人也,官拜参军,年可二十多岁,头戴乌纱冠帽,身穿紫罗袍,腰系鞓金宝带,脚踏倒提云一线粉朝靴,身中材,面团白微须。有人收得者,谢银一钱;报信者银二钱。

(侯)忒轻薄了。(浣)俺浣纱昔年跟人走失了一次,也是这般招帖,酬谢也只是一钱二钱。(侯)骨头轻重不同。(浣)尽这钗儿赎了他罢。凭在玉人雕说去,但求金子倒回来。

(下。侯吊场)献玉要逢知玉主,卖金须遇买金人。小玉姐托身非人,家门零落,不惜分钗之费,求全合璧之欢。只是一件,紫玉钗工费价须百万,急节难遇其人。寻思起来,谁家最好?有了,数日前卢太尉堂候哥来说,卢小姐成婚,要对紫玉钗。举头一望,朱门画棨,便是他府。堂候哥有么?

(堂候上)不畏金吾杖,谁敲铜兽环。原来是老侯,紫玉钗有么?(侯)恰好一对,小姐早则喜也。(堂)谁家之物?(侯)不好说。(堂)来处不明,别衙去。(侯)实不相瞒,霍王府中之物。

(堂)是他家小姐出卖?(侯)怪事怪事,你怎得知?(堂)老侯,你一向梦里。他先招了俺府里参军李爷,新近李爷招在俺府,正是俺家太尉小姐新婚,要紫玉钗用。你今日来得正好得价也。

(侯)敢别是一人?(堂)是陇西人,叫做李十郎。(侯)是了是了,他家到处找寻,怎知在这里做女婿?央你引我见那乔才一面。(堂)府门深远,怎生见的?他也发誓不归了。

(侯)听得他和前妻也发了誓。(堂)你休要闲管。在此待俺取钱还他。(侯)一对钗儿百万钱。(堂)牙钱要分取十三千。(侯叹介)这般一个薄情人,也唱个曲儿骂他。

【清江引】笼花撇柳不透风儿飐,知他火死要绝了焰。逐庙里讨灵签,卦上早阴人占。李十郎,李十郎,怕你一处无情处处情儿欠。

(堂捧钱上)这百万钗价,这十万牙钱。快去,太尉爷升帐了。(侯)这也罢了。俺且闲问,李参军怎生发付那前妻?(堂)有甚发付?教他生寡不成。

秦楼咫尺似天涯,双双钗燕落谁家。

寄语红颜多薄命,莫怨东风当自嗟。

第四十六出,哭收钗燕

【风马儿】(卢上)兵符势剑玉排衙,春色照袍花。千官日拥旗门下,当朝第一人家。

欲作江河惟画地,能回日月试排天。人生得意虽如此,却笑书生强项前。我卢太尉嫁女,岂无他士?只为李参军作挺,偏要降伏其心。早晚收买玉钗,与我女儿上头之用,还未整齐,堂候官好没用也。

(堂候上)屏画彩鸾金帖尾,镜描红燕玉搔头。禀老爷,买得侯景先紫玉钗一对在此。(卢)好精工也!景先从何得此?(堂)说来可怜,便是参军爷先位夫人霍王府中之物,家贫零落,卖此为生。(卢作沉吟介)俺正思一计,牢笼李君虞,此事谐矣。问堂候官,霍家有甚女流往来?

(堂)听得王哨儿说,有个鲍四娘往来。(卢)你可去请参军到此叙事,中间教你妻子扮作鲍四娘之姊鲍三娘来献此钗,说他前妻有了别人,将此弃卖。待李郎见恼,自然弃旧从新;你就请李参军去。正是暗施刻燕钗头计,明要乘龙锦腹猜。(堂候下。生上)

【霜天晓角】春明翠瓦,户戟门如画。徘徊青盖拂乌纱,宝镫雕床下马。

(堂候通报见介,卢)客馆提春兴,(生)军麾拜下风。(卢)江山养豪杰,(生)礼数困英雄。(卢笑介)好一个礼数困英雄!且请坐谈。下官有一小女及笄,昨请韦先生为媒,愿配君子,说有前夫人在此,乃不忘旧也。不知当初何以招赘王门?(生)容诉来:

【东瓯令】人儿那,花灯姹,淡月梅横钗玉挂。拾钗相见回廊下,一面许招嫁。恩深发得誓盟大,的的去时话。

(卢)容易成婚,不为美重也。

【前腔】相逢乍,忒沾惹,灯影里挑心非正大。坠钗儿纳采真低亚,就里有些怕。易相交必定意情杂,容易撇人下。

(丑鲍三娘持钗盒上)注嘴凸来红一寸,粉腮凹去白三分。假作鲍四娘姊妹都相像,则怕踹不的红靴脚太尊。(见介)太尉爷,老妇人叩头。(卢)你是谁家?(丑)鲍家。(卢)因何而来?

(丑)闻公相家小姐要紫玉钗,有见成的献上。(卢)正好,取来看。(堂候取钗上介,卢同生细看介。卢)好精细,小燕穿花。谁家的?把红丝系了。好一个细金丝盒儿。(生作惊背云)这钗似曾见来,他说姓鲍,敢认得鲍四娘?就问霍家消息。(回身问介)卖钗的婆子姓鲍,敢有姊妹么?

(丑)有七姊妹,老婆子第三。(生)可有鲍四娘?(丑)是俺妹子,他诙谐会作媒。老婆子性直,做些小交易。(生)这钗何来?(丑)是婆子的。(生)看你衣妆,不似有此钗。(丑)实不相瞒,是妹子鲍四娘央我卖的。(生)何从得此?(丑)赏元宵拾来的。(生)

【狮子序】来何处,是谁家?猛然间提起赏元宵岁华。叹坠钗人远,还记些些。甚来由向灵心儿撇打,多则是云髻懒,月梳斜。镜台边、那年留下。(丑)李老爷好俊俏眼哩。(生惊介)终不然霍府来的?(看钗介)觑了他两行飞燕,一样衔花。

(悲介)此钗缘何到此?

【太平歌】别他三载,长是泣年华,眼见得去后人亡将物化。(丑)活在。(生)终不然旧家门户恁消乏,沿门送上金钗价。(丑)那里讨旧家门户哩。(生)终不然到嫁了人,那里有彩凤去随鸦,老鹳戏弹牙。

(丑)李老爷这般伤感,敢认的他家?老婆子若说起,一发可怜:这府里有个郡主,招了个丈夫,一去不来。有个甚么韦秀才,报说他丈夫谁家招赘了,不信。

访得明白,整了一个月日。又是我妹子为媒,招了个后生相伴,因此卖了这钗。(生哭介)我的妻呵!(丑惊介)原来就是参军爷夫人,老婆子万死万死!(生闷倒扶起介)妻呵,是俺负了你也!

【赏宫花】是真是假,似钗头玉笋芽。便做道钗无价,做不得玉无瑕。(丑)参军爷,夫人忘了你去哩。(生)妻呵,你去即无妨谁伴咱?他纵然忘俺依旧俺怜他。

(丑)好个参军爷念旧。(生再提钗看介)

【绛黄龙】冤家,真个无差。好些时肉跳心惊,这场兜答。妻呵,常言道配了千个,不如先个。你听后夫说,卖了钗。有日想李十郎来,要你悔也。妻,那人怎么,记当年曾爱西家。

(卢)参军,妇人水性。大丈夫何愁无女子乎!昨遣韦夏卿相劝,今霍家既去,此天缘也。(生)休喳。俺见鞍思马,难道他是野草闲花?小玉姐,痛杀我也!气咽喉嗄,恨不得把、玉钗吞下。

(卢)不消如此,嗄死了人身难得。参军不如且收此钗,百万价府中自还。(生谢尉收钗介)

【大圣乐】怀袖里细捧轻拿,似当初梅月下。还记他齐眉举案斜飞插,枕云横惜着香肩压。(卢)便倩鲍三娘为媒,将此玉钗行聘小女如何?(生)早难道钗分意绝由他罢,少不得钿合心坚要再见他。

(卢)待咱敲断了这钗。(生)伊闲刮,您玉钗敲断,镇泪珠盈把。(卢)堂候,送参军馆中去。(堂候送生介)

【哭相思】(生)早则枉了咱,五百年遇钗人也!

(下。卢吊场)叫堂候的妻子上来,分付你不许漏泄,事成,赏你丈夫一个中军官。(丑叩头谢介)

秋风红叶不成媒,分付春庭燕子知。

好去将心托明月,管勾明月上花枝。(未完待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