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牛988 / 无癌 / 李可治疗疑难危重病医案分享:肺癌--扶正...

分享

   

李可治疗疑难危重病医案分享:肺癌--扶正为主,保胃气乃第一要务

2019-08-02  醉牛988

简介:李可,1930年生,2013年2月7日在山西病逝,享年83岁。山西省灵石县。毕业于西北艺专文学部。逆境学医,经全省统考取得中医本科学历。曾任灵石县中医院院长,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山西分会会员,《中医药研究》特邀编委,香港《中华医药报》医事顾问,世界华人交流协会特邀研究员。1946年投身革命,在西北野战军军校文学部学习,边行军打仗边学习,同时兼任军报记者。西北解放后转入地方工作。1953年23岁蒙冤,1980年50岁平反昭雪。在逆境中自学中医,并矢志不悔。1978年经全省统考录为中医师,在灵石县人民医院工作。1983年奉命创办灵石县中医院,1992年离休,任院长近九年。李可晚年多次到广东带徒传艺,分别在南方医院、广东省中医院开辟传承基地和经典病房,轰动全国。他还支持医院在2010年开设经典科,用中医方法治疗危急重症,被称为“中医ICU”。李老从医五十多年,大部分时间奔波于穷乡僻壤、缺医少药的山村。农民生活困苦,一旦患病,只能望医院而兴叹。李老为解救病人痛苦,苦练针灸,搜集简便廉验的中医治法。又因求医者病种繁多,贫病交困,遂白天诊病,晚上挑灯苦读,从未在凌晨两点以前睡过觉。故其一生所学,涉猎内、外、妇、儿、五官、皮肤等各科。正是这个特殊的年代、特殊的环境,造就了李老攻克多种疑难病的特殊能力。半个世纪以来,致力于中医临床与研究,尤擅长以重剂救治重、危、急症,医术精湛,并有自拟处方三十多副。著成《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集》,又通过四十多年的搜集、整理,校注了清末民初著名医家彭子益的《圆运动的古中医学》。

癌病是多种恶性肿瘤的总称,以脏腑组织发生异常增生为其基本特征。临床表现主要为肿块逐渐增大,表面高低不平,质地坚硬,时有疼痛,发热,并常伴见纳差,乏力,日渐消瘦等全身症状。殷墟甲骨文就有“瘤”的记载。《圣济总录》说:“瘤之为意,留滞不去也。”而“癌”字首见于《卫济宝书》,该书将“癌”作为痈疽五发之一。中医古籍对于癌病的临床表现、病因病机、治疗、预后等均有所记载,至今仍有重要参考价值。《素问·玉机真脏轮》有云:“大骨枯槁,大肉下陷,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身热,脱肉破月困 真脏见,十月之内死。”所述症状类似肺癌晚期临床表现,并明确指出预后不良。清·祁坤《外科大成》中:“锁肛痔,肛门内外如竹节锁紧,形如海蜇,里急后重,便粪细而带扁,时流臭水,此无治法。”上述症状与直肠癌基本相符。对癌病的病因病机多认为由于阴阳失调,七情郁结脏腑受损等原因,导致气滞血瘀,久则成为“症瘕、积聚”。《诸病源候论》说:“诸脏受邪,初未能成积聚,留滞不去,乃成积聚。”《景岳全书》中“凡积聚之治,如经之云者,亦既尽矣。然欲总其要,不过四法,曰攻,曰消,曰散,曰补,四者而已。”对积聚的治法做了高度的概括。唐代《晋书》中说:“初帝目有瘤疾,使医割之”,是我国手术治疗癌病的最早记录。其基本病理变化为正气内虚,气滞、血瘀、痰结、湿聚、热毒等相互纠结,日久积滞而成有形之肿块。治疗的基本原则是扶正祛邪,攻补兼施,做到“治实当顾虚,补虚勿忘实”。

姚xx,男,50岁,2007年8月10日初诊。 初诊:

本人病重,其女来灵石咨询述病情:患者二期硒肺多年,2007年7月13日,于浙江大学附一院诊为“左上肺CA首先考虑,伴肺门、纵膈淋巴结肿大,两肺弥漫粟粒灶及胸膜小结节,转移不能排除。左侧胸腔积液。”目前患者正在接受化疗。食纳可,动则喘,余况不明。嘱其停止化疗,治疗以扶正为主。

高丽参15克(冲服),生半夏45克,生南星30克,两头尖45克,漂海藻45克,全蝎3克(研冲服),蜈蚣3条(研冲服),干姜30克,辽细辛45克,白芥子10克(炒研),鹿角霜45克,油桂10克,姜炭10克,熟地30克,麻黄5克,炙甘草30克,制附片45克,生山萸肉60克,生姜90克,加水5斤文火煮,取6两3次分服,10剂 。

二诊(2007年8月27日):问诊由家属得知,服药后精神体力持续好转,嘱守方同上,再服10剂。

三诊(2007年9月22日):又自服上药10剂,共已服上药30剂,病情平稳,制附片加倍,仍侧重扶元。处方:

1、固本散加全蝎、蜈蚣、川尖贝各100克,制粉每次5克,每日3次。

2、生晒参30克,五灵脂30克,生半夏45克,生南星30克,麻黄10克,制附片90克,辽细辛45克,干姜90克,白术90克,白芥子10克(炒研),鹿角霜45克,油桂10克,两头尖45克,大浙贝120克,熟地30克,漂海澡50克,甘草50克,生姜45克。30剂,煎服法同前。

四诊(2007年10月20日夜11点):病人从浙江来灵石,并发心衰,重度胸腔积液,疑路途颠簸致肿物破裂出血。见喘憋几不能呼吸,诊脉微细,三五不调。处方:

炙甘草120克,干姜90克,高丽参30克,生山萸肉90克,生龙骨30克,生牡蛎30克,活磁石30克,制附片100克,茯苓45克,栝蒌30克,薤白30克,生半夏50克,白酒3两。加水5斤武火急煮取1斤,小量多次服。1剂。

苏合香丸3丸3小时1丸

五诊(2007年10月21日早):服后未能控制胸腔积液,憋喘严重。守方一剂,并嘱其马上去医院抽水。急则治标,运用现代微创技术为中医治疗服务,灵活整合利用资源,在中医理论指导下,实应不拘何种技术。

六诊(2007年10月29日):于山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用胸腔镜微创抽出许多血性胸水、黑血块后好转。诊为包裹性胸腔积液,自觉胸中紧滞,证属阳虚水停,气滞血瘀,嘱回家服下方:

制附片100克,干姜75克,高丽参15克(冲服),五灵脂30克,芦根45克,丹参120克,檀香10克,降香10克,砂仁10克,桂枝45克,桃仁30克,红花30克,云茯苓45克,泽泻30克,炙甘草60克,葶苈子10克,车前子10克,紫油桂10克,生姜45克,大枣30枚。30剂,煎服法同前。

此方温阳祛瘀利水,方中丹参饮活血祛瘀,行气止痛,瘀血重则重用丹参,葶苈子主积聚结气,饮食寒热,破坚逐邪,通利水道。芦根桃仁取千金苇茎汤意。桂枝振心阳,油桂温命门之火以助气化。云苓泽泻车前子利水。炙草高丽参补中气元气,所有降肺利水药必依中气运旋起作用。

11月27日电:坚持服中药,查无无胸水,情况稳定病灶未查。

七诊(2008年1月4日):胸腔无胸水积液,服药120剂,已无病容。处方: 1、生附子30克,干姜30克,炙甘草60克,漂海藻45克,生晒参30克,生半夏45克,大浙贝120克,两头尖45克,木鳖子30克,辽细辛45克,白芥子10克炒研。 2、固本散加守宫50克、蜂房50克,川尖贝100克,二杠鹿茸100克,研粉冲服。

八诊(2008年3月8日):病情很稳定,服药共165剂,已无病容病象,固本消积为治。处方:

1、炙甘草90克,生山萸肉60克,乌梅30克,生附子45克,干姜45克,漂海藻50克,生晒参30克,生半夏45克,大浙贝120克,两头尖45克,白芥子10克(炒研),油桂10克(后下),45剂。 2、固本散加全蝎、蜈蚣、守宫、蜂房各50克,川尖贝100克,制粉冲服,每次5克,每日3次。

九诊(2008年5月25日):稳步好转,腋下淋巴、肺门淋巴肿大结节已消近半,无病容。处方阳和汤合攻癌夺命汤加减。

大熟地30克,麻典5克,白芥子10克,鹿角胶15克化入,油桂10克后下,姜炭10克,炙甘草60克,漂海藻60克,生附子45克,大浙贝120克,两头尖45克,生晒参30克另煎,五灵脂30克,全蝎6克研冲,大蜈蚣3条研冲,生半夏45克,生姜45克,加水3000ml,文火煮取300ml,3次分服。45剂。

十诊(2008年7月20日):肿大淋巴结尚未消尽,守上方。 十一诊(2008年9月27日):守方继续服用。

按:此症已属晚期,所幸食纳尚可,胃气尚在。动则喘,此元气已伤损,故以扶正为主。处方以阳和汤合麻附细辛汤、攻癌夺命汤为主方,肺癌患者,多属寒痰之毒凝结太阴肺脏,邪之来路即是邪之出路,故用麻附细托透伏邪。阳和汤治疗阴疽,温化寒凝。大病重症的治疗,都有一个正邪之势逆转之机,此案出现胸水既是症状加重,也是元阳渐复的表现,是阴邪被逐,结于肺脏之痰核破败,此邪正之势逆转之机,借现代科技手段抽取肺内积液,助正气的恢复,继以中药温通阳气,益气行血,化痰散结。

【提示】:李可老中医一生救治危急重疑难病患者无数,更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