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2019-08-03  白石秋水

来源 | 清清书苑 · 编辑 | 唯美心情美文

作者 | 风清云淡

花开花谢,时节有序。人世间所有的悲欢离合,都是当下上演的一出戏。待到流年的风吹起,我们也如那明清故事,消隐在逝去的光阴里,终究成为旧时的风景。——引言

或许人生总是无奈,而岁月的一半是用来熬的,以忙碌,暂忘孤独;以虚无,遗失心事。烟尘细碎,诗和远方都是渐行渐远的路途。

纵繁花织锦又如何,也空把光阴辜负。那些散落于烟尘的碎屑,终究不过一堆不愿提及的过往,甚至包括流年里失却年华的你和我。

忆那年初相遇,你我之间只不过隔了一个呼吸的距离,如一条长长的街,像一弯窄窄的巷,你和我就那样猝不及防的抵面相逢。

惊慌失措里,来不及躲让,顾不上回避,一些心里斟酌了千遍又千遍的话语,甚至忘记了应该怎样说出口。你点点头,忽略了所有惊鸿一瞥的欢喜;我微微笑,省却了一切风起云涌的心事。

刘同说:“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不是不在,而是不在意。所以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不是不想,而是不想理。” 人与人之间,除却骨肉亲情,一般的相处也不过是要如此,遵循一个守恒的原则。

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善恶因果,只是轮回。所以,我清清楚楚记得你对我的好,我也会认认真真记得我对你的好。

然而,终究你不是我的云烟过往,而我也不是你的望眼欲穿。红尘紫陌,恰好偶一场相逢,我们或许也曾在唐时明月宋时风的迷醉下,谈起风花,议及雪月。

只是时光之内,伸手挽住的不过痴妄虚空,陌生的是渐行渐远的路途。也许欢乐只是一个遇见的过程,再回首一切都已经结束,到头来也只是寂寞在歌唱。

许,能够失去的,本就是不该拥有的,只是阴差阳错,有了一段或悲或喜的纠缠。无论离去还是被离去,想来都不是一个太坏的结局,阳关已远,独木孑孓,各有归程。

怕只怕,万紫芳菲失尽了好颜色,依旧守着心中一寸灰,回眸不见初程。

每个人的左手边,只留一个恰好的人,来执子之手,放你于心,与你偕老。除此之外的过客亦或擦肩,且让他们远离,无论何时,乌云无法阻挡太阳的到来。

爱有来生》里说,“来生你若不认得我,我就说,你的茶凉了,我再去给你续上,你便知,那人是我。

只是,还会有来生吗?还会有那个温柔的默契吗?若是来生我在,而你却终究没有来,那份等候,又会负了多少人的心? 今生安在,已是最好。

能遇见的时候遇见,能相爱的时候相爱,岁月若得静好,便是不留遗憾。等于被等,是束缚,也是煎熬,一个等字,或许就是一生一世无奈的坚守。

没有欢喜心的爱,我不要;没有期待值的爱,我不要。爱是清清楚楚,爱是明明白白,爱是不负此生。

或许,终究是决绝的人,一段情感一旦落幕,是抱着死生不复见的心离开的。既然做不了朋友,而又不愿以仇人的身份留给彼此记忆,最好的归宿,莫过于重回陌生,再无打扰。

无论友情还是爱情,失去了最初的美好和纯净,末路穷途时的决断,是恩典也是救赎,或许不该在一起的人,本就要去遇见更好的人。转身之后,不纠结,不怀念,是真正的放下,也是彼此的解脱,正所谓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经过之后才明白,好的感情,是庭中望月,是水中看花,是清风拂过琴弦的韵,是花枝漫过篱栅的香。近在咫尺又若即若离,满目有美好,心底盈欢喜,却无需牵挂,不需动情,素素淡淡,最是长久。

作者:风清云淡(微信:fqyd556699),山东临沂人,与字有缘,闲来拈一些散养的小字,纸上种花,只为开出心底想要的一份美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