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后,中国再无美人。”

2019-08-03  小酌千年

文/晴点

上周,在网上看到一组邱淑贞女儿沈月的照片,虽然她的脸庞尚未褪去稚嫩的婴儿肥,却依稀看出与邱淑贞九成相似的美貌,清丽之中透着俏皮可爱,让人不禁回想起美女如云的80、90年代。

那个时代,谁人不爱邱淑贞。她简单一个回眸,顾盼含情,灵动至极,见者浑忘了角色,只记住绝色。

△邱淑贞《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

然而这一回眸,却不及张敏在白马上的回眸一笑,转眼电影完结20年,依然是许多影迷心中不能忘却的经典。

△张敏《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

与之同列为香港电影三大经典镜头的片段,是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饮酒。她邪魅而不失英气,霸气又不失细腻,纵然辜负天下人,也能因为绝世容颜被观众原谅。

△林青霞《笑傲江湖Ⅱ:东方不败》

那时候的美女,美得各有千秋,天生丽质,没有千篇一律的妆容,五官虽然各不相似,却各有各的绝代芳华。

紫霞仙子一眨眼,丽顽,自成一段风流,多少人今生只想做至尊宝。

△朱茵《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

聂小倩换上一袭红装,妩媚缠绵,妖娆中那一眼幽怨,摄魂夺魄。

△王祖贤《倩女幽魂》

祸国红颜西施,俏丽若三春之桃,抿嘴一笑能挽住君王之心

△蒋勤勤《西施》

貂蝉揭开面纱,端庄难掩多情,一眼万年,天下震动。

△陈红《三国演义》

即便去掉古装扮相,简简单单一滴泪,便是痴人梦里星。

△周迅 《风月》

不施粉黛,也清纯可怜,美貌天成,无需雕饰。

△张柏芝《星语心愿》

80、90年代的美人,总能惊艳时光,成为多少人心口的朱砂痣。

然而,此时此刻,想起中国的美女,心头浮现的已经不是一张张别具特色、极有个性的脸,而是:大眼睛、双眼皮、白皮肤、尖下巴、高鼻梁……

李敖就曾经说过自己对女孩子的标准是:瘦高白秀幼,几乎概括了中国男人的共同喜好,也恰巧符合了网红脸的特色。

真正追溯起来,“网红脸”的兴盛,反而是迎合男性口味的一碗冷饭。

“女为悦己者容”,考虑男性喜好而改变自己,无可厚非。但是如果心中对美缺乏标准,就会以迎合男性为追求,反复质疑自己、折磨自己,失去审美的能力,变成追求美的傀儡。

01
审美第一病:瘦
对瘦的追求,已经成为中国女性存活世间的一大目标。反手摸肚脐,A4腰,锁骨放硬币,iPhone6腿……每一个和“瘦”相关的热搜都是一次免费的减肥营销,提示每一个女性:你已经太胖了,不美了。

若说为健康减肥,倒也不算什么畸形的审美。但是现在的减肥,已经将正常人的体重线一再拉低,不论身高多少,体重都不能超过100斤。

知乎上有一个浏览过亿的问题,问的是:

同一个人,体重120斤和100斤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吗?

无数女性现身说法,提起120斤的自己(哪怕身高在170cm以上)就是“抹不去的黑历史”,自称自己120斤的时候是虎背熊腰没脸见人。

这种畸形一度影响到镜头前的明星,为了保持在镜头前的柔弱和瘦削,她们数次以纸片人、筷子腿登上热搜,不仅折磨自己的健康,还让过度的瘦成为更多人心目中的标准。

为了瘦,最常见的方式不是运动而是节食。

仿照超模吃饭、7天只吃苹果西红柿、0碳水饮食甚至各种真假难辨的减肥药,都成为无数减肥女人的挚爱。

就算自制力不行,吃了太多美食也没关系,催吐减肥也成了很多贪嘴女人的选择,在她们心目中,肠胃健康什么的,都不如身材重要。

网红减肥届有这样一种说法:“三分练,七分吃,如果不是节食瘦下来,练出来一身肌肉丑死了。

可见体重数字降低也不代表“瘦”,网红式审美要求中的瘦,务必是柔弱无骨的,盈盈一握,让人见之生怜,绝不能是肌肉饱满充满力量。

不能激起保护欲的减肥,绝不能得到男人的喜欢,更不能在网红式审美中获胜。

02
 审美第二病:离不开滤镜
和瘦这个可操作条件对比,高和白两个要素被先天条件限制,很难获得突破。纵然踩上恨天高,涂上厚脂粉,依然会被人一眼看出矮和黑,无处遁形。

不过滤镜改变万物。只要有高度美颜的滤镜,哪怕原本是古铜色肌肤的C罗,也可以变成樱桃小口尖下巴的“白罗”。就算没有爹娘给的一双好腿,有了滤镜加持也能变超长筷子腿。

几年以前,我还常常看到朋友圈发表不经修饰的旅行图和自拍照,到今天,朋友圈几乎只有滤镜之下精修的照片,宁可P图太过,绝不能发布原图。

有一种绝交,叫合照只P自己,有一种惊吓,叫打开前置镜头。

在美颜和滤镜盛行的年代,许多人已经接受不了自己本来的长相,沉迷在各种虚拟平台的点赞中,互相吹捧着盛世美颜。

土豆在磨皮滤镜之后,是光滑的鸡蛋;萝卜在纤细滤镜之后,是细长人参;再难看的面孔,开了美颜滤镜就能修饰成绝色。

自己是谁,已经并不重要,只要晒出去的照片是美的,心里就是甜的。不管对方的点赞多么敷衍 ,只要面子过得去,生活就是美的。

从前矮有娇小玲珑的美感,黑有阳光直爽的坦然,如今我们都跻身于各色滤镜,肤白胜雪,腿长逆天,没人想看你真正的脸。

03
 审美第三病:流水线整容
层层滤镜模糊了千姿百态的灵魂,也催生了流水线一般的整容业。

滤镜能修饰的,可以暂且忍耐,滤镜难以改变的,就要“大刀阔斧”地改动。

有人说:“现在的人都很忙,再有才华的人,没有一张好看的脸,都没人感兴趣。”

天生丽质难得,积累才华又太辛苦,相比之下,整容就成为很多女人实现梦想的敲门砖。

多少人抱着“出名要趁早”“青春可贵”之类的想法,被整容医院雕刻出一张美得毫无个性的脸。

随便走进一家医美中心,销售人员会立刻对你的脸做出评估,先推荐玻尿酸、瘦脸针,再推荐眼综合、鼻综合,实在不行再介绍削骨等大手术。

毫无灵魂的手术刀,只能雕刻出相似的容貌。明明有一张相对古典的脸,却要配上夸张的欧式双眼皮,颧骨平平却要配一个高到离谱的山根。

放眼看去,是毫无特色的馒头脸,单拎出来算是美人,放在一起却宛如多胞胎姐妹。

填充之后饱满的肌肤,能让人联想到元气满满的少女,懵懂的大眼睛和无辜的婴儿唇,都在尽力降低整体的成熟度。

《断头皇后》中曾写:她那时候太年轻,不知道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整容的不可逆,已经让无数为美迷惑的女人付出代价,用余生慢慢承受一时冲动造出来的“时尚脸”。

似乎只要曾有短短一瞬间维护住年轻貌美,之后几十年需要承受的骨骼变化、肌肉走形、皮肤松弛,青春还长无人去想。

04
 审美第四病:死磕少女感
有人整容是为了年轻时美一点,有人整容是为了美一点显得年轻。美与幼,密不可分。

清人所写的《香艳全书》中曾收录《美人谱》,其中写到:“美人艳处,自十三四岁以至二十三,只有十年颜色”。大清亡了许多年,还有很多男人女人在原地踏步,追捧着“少女感”。

男人对于美的追求是出于改良基因的本能,对于幼的贪恋则是出于对繁育能力的依赖。根植于基因优化与延续的欲望,转换为普罗大众的择偶观念。

而为了迎合这种观念,女人便对年龄的增长充满畏惧,一切美的前提都成了保持年轻。

在中国,已经很难在影视剧中找到一个平凡女人中年的痕迹。曾经有人将影视剧中缺少中年女性的现象,称为中年女性的断代。

不再年轻的女明星们如今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打针吃药保持“少女感”继续在言情剧谈恋爱,要么自甘堕落降为婆婆妈妈在剧中洒狗血。

连影后周迅都在节目中哭诉过,无法面对自己衰老的事实,却必须和自己的年龄和解。

生活中更没人关心中年女性的真实面貌,尽管她们中有事业型强人,有家庭型主妇,还有兼顾两者的多面手,没有年轻的容颜做名片,只能做默默无闻的背景板。

一个女人的容貌败给时间,本就是自然规律,大众却哭闹着不接受“美人迟暮”,仿佛是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遭受诅咒变老变丑。

审美变味了,我们不敢胖,不敢老,不敢不一样,躲在滤镜背后和他人交往,把气质和个性都过滤掉,留下15秒展示出来“美”的标准答案。

美吗?美。

有什么特色吗?没有。

当我们在尽力修饰好自己的缺陷,发出美美哒九宫格照片时,一位摄影师走遍了全球,拍摄了2000多张面孔,绘出一幅“美之地图”。

这份地图是多样化的,有的女人肤色黝黑,却面带阳光,有的女人肤质粗糙,却气定神闲,许多我们自己都不曾入眼的美,就这样暴露在我们眼前,成为网红面孔之外一股股独具个性的清流。

美,从不是标准的、排外的、固定形制的,而是多元的、包容的、千变万化的。

我们无需畏惧年龄带来容貌的更改,一岁有一岁的风姿,自当坦然接受,一笑而过。

我们无需从众追求网红滤镜和整容,眼中的自信,心中的从容,比标准化美人更抢眼。

我们无需苛待自己追求胖或瘦,健康的姿态,和优雅的气质,胜过与体重秤较劲。

如果在追求美的道路陷入歧途,迎合大众的潮流迷失自我,既是对自己的放逐,亦是对光阴的辜负。

美应是独立,应是专注,应是一个有趣的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是纵情奋斗和享受生活的每一个瞬间。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每个人都有爱美的权利,而每个人心中的审美标准都不同。

我们不必去追捧高度化统一的网红脸审美趋势,也不必为了完美的身材苛刻地去伤害自己的身体,真正的美永远都来源于你自己。

当关上美颜的那一刻,才是开始认识自己的时候。

参考资料:

南方人物周刊《女性审美标准变迁:从瓜子型到锥子脸》;

郭海文《20世纪中国女性美演变的文化阐释》

一条 《她拍了2000位美女,打破网红脸审美:这样的美人,流水线生产不出》

有意思报告《为什么中国式审美“以白为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