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木沐 / 典言封史故19 / 奇闻:一个被老婆撩成精神疾病的南宋皇帝...

分享

   

奇闻:一个被老婆撩成精神疾病的南宋皇帝,究竟是谁?

2019-08-09  泊木沐

宋光宗赵惇,宋朝第十二位皇帝,宋孝宗赵昚第三子,也是史上唯一被老婆撩拨成精神有疾病的皇帝。高宗绍兴十七年(公元1147年)九月,赵惇生于孝宗藩邸。绍兴二十年(公元1150年),赐名赵惇。宋孝宗即位后,封赵惇为镇洮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又封为恭王。庄文太子逝世后,孝宗认为赵惇的英武才能像自己,想立为太子,但因按长次轮不到他,故迟迟没有决定。这时,虞允文为相,请求趁早确立皇太子。乾道七年(公元1171年),赵惇被立为皇太子。

孝宗淳熙十四年(公元1187年)十月,太上皇宋高宗去世。宋孝宗悲痛欲绝,欲为高宗守孝三年。再加上孝宗此时,已对政事心生倦怠,打算禅位给皇太子赵惇。淳熙十六年(公元1189年)二月,赵惇受宋孝宗禅位登基,是为宋光宗,以次年为绍熙元年。

光宗即位,李氏成为皇后,李氏便是李凤娘。皇后李凤娘,是庆远军节度使李道的次女,由术士皇甫坦推荐给高宗,聘为恭王妃。她生性嫉妒,经常向高宗、孝宗诉说太子身边人的不是,遭到两宫的训斥。成为皇后以后,李凤娘越发肆无忌惮,面对强悍的妻子,懦弱的光宗既惧怕又无可奈何。

宋光宗此时已患有精神疾病。据载,此病也是因李皇后而起:一次,光宗洗手时见端着盥盆的宫女双手细白,禁不住喜形于色,不料这一情景被李皇后看在眼里。几天后,李后派人送来一具食盒,光宗打开一看,里面装的竟是上次那个端盆宫女的双手。一个宫女因为手白而得到光宗的好感,李氏尚且不能容忍,对于光宗宠爱的妃嫔,她更是必欲除之而后快。

光宗还在东宫时,高宗曾赐给他一名侍姬黄氏,光宗即位后,晋其为贵妃,倍受宠爱,这让悍忌成性的李皇后妒火中烧。由是,趁光宗出宫祭祀之机,虐杀了黄贵妃。然后,派人告诉光宗说黄贵妃“暴死”。光宗明知是皇后下的毒手,但除了惊骇、伤心、哭泣,连质问皇后的勇气都没有。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与第二天祭祀时发生的一连串怪事,直接导致了宋光宗精神的彻底崩溃。

光宗的病情时好时坏,无法正常处理朝政,这正中李氏下怀。从绍熙三年开始,“政事多决于后”,皇权旁落于李氏之手。然而,她既无兴趣,也无能力,参决朝廷大政。权力对她而言,就是可以为娘家大捞好处。她封娘家三代为王,侄子孝友、孝纯,官拜节度使。一次归谒家庙就推恩亲属二十六人,一百七十二人授为使臣,下至李家门客都奏补得官。李氏外戚恩荫之滥,是南宋建立以来所没有的。李氏家庙也明目张胆地僭越规制,守护的卫兵居然比太庙还多。李后一门获得的显赫权势、巨额财富,无疑都拜患病的丈夫所赐。

李皇后只生有嘉王赵扩一人,立为太子,本是顺理成章之事,但却受到父皇孝宗的阻挠。可能是因为嘉王天性懦弱,孝宗认为其不适宜继承皇位,相比之下,魏王赵恺的儿子嘉国公赵抦,生性聪慧,深得孝宗喜爱。

当初,光宗取代了二哥赵恺,成为太子,如今孝宗却宠爱赵恺之子,不同意将嘉王立为储君,无形中加深了光宗对孝宗本就存在的猜疑,让光宗时时感到恐惧和不安。在他看来,父亲似乎不仅对嘉王的太子地位,甚至对自己的皇位,都是潜在的巨大威胁。在别有用心的李皇后和宦官们不断离间挑拨下,这种恐惧感逐渐成为光宗挥之不去的阴影,其心理和精神压力越来越大,终于导致了无端猜疑和极度偏执的症状。他视父皇住的重华宫为畏途,不再定期前去问安,尽可能躲避着孝宗。

天子孝行有亏,臣子劝谏责无旁贷,而臣僚们的这些言行更激起光宗的固执与疑惧,终于引发历时数年的过宫请安风波。

在过宫请安的问题上,有些大臣对光宗的进谏,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光宗有时也似乎被打动,当时答应了过宫。但一入后宫,就会在李氏操控下改变主意,最终也未能成行。一次,光宗在谢深甫等大臣的苦谏下,传旨过宫,即将出发之时,李氏从屏风后走出来,挽他回去,中书舍人陈傅良出班,拉住光宗衣襟,一直跟随至屏后。不料却遭到李氏的呵斥,陈傅良只得大哭而出。宗室赵汝愚是光宗较为信任的大臣,对于他的劝说,光宗也是反复无常。

光宗病情不断加重,李氏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生性妒悍,又有着强烈的权力欲。一方面,她独霸后宫,不允许宫中任何女人与她争宠,光宗对此只有忍气吞声,抑郁不乐;另一方面,她视孝宗夫妇为她皇后地位的最大威胁,想方设法离间孝宗、光宗父子,从很大程度上加剧了光宗的病态心理。

随着光宗病情的恶化,政局也开始动荡不安,群臣再也无法容忍这个疯子皇帝。绍熙五年(公元1194年)七月,赵汝愚、韩侂胄等人,在太皇太后吴氏的支持下,拥立嘉王赵扩登基,是为宋宁宗。宋宁宗登基后,尊光宗为太上皇,皇后为寿仁太上皇后,移驾泰安宫。

宋光宗此时对政权交接尚蒙在鼓里。当他知道后,长期拒绝接受儿子宁宗的朝见,依然住在皇宫之中,不肯搬到为太上皇预备的寝宫里,他对于失去皇位的担心终于应验,病情因此又加重了。

与他一同失势的李氏,一反常态,对光宗不再像以前一样,咄咄相逼,反而有同病相怜之心。她惟恐触动光宗脆弱的神经,常以杯中之物,来宽解光宗心中的郁结,还反复叮嘱内侍、宫女,不要在光宗面前提起“太上皇”和“内禅”等敏感字眼。

庆元六年(公元1200年)八月庚寅日(9月16日),宋光宗又患病了,八月辛卯日(9月17日),宋光宗在寿康宫去世,享年五十四岁,随后葬于永崇陵。十一月丙寅日,上谥号宪仁圣哲慈孝皇帝,庙号光宗。

明末思想家王夫之评论:“夫光宗之视晋惠,差辨菽麦耳,其于唐高,犹在层累之下也。”“光宗虽闇,亦何至灭绝天彝,贻宗社以阽危之势哉?教之无方也,辅之无人也,俟之不待其时也,昏懦之习不察也,悍妻之煽无闻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