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荷净 / 奇趣美图 / 他40岁被誉为改变国家的男人,每天只工作1...

0 0

   

他40岁被誉为改变国家的男人,每天只工作10分钟,不许员工杀生和邪淫

2019-08-11  喜荷净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43岁的越南建筑师武重义,

是东南亚的明星建筑师。

CNN曾称他为“改变了越南天际线的男人”,

“建筑界的下一个大人物”。


下龙湾度假酒店

竹制仪式圆顶 越南Son La


昆嵩印度支那咖啡厅

在经济高速发展、大规模兴建楼房的越南,

武重义独树一帜,以廉价、环保的竹子为材料,

设计、建造房子。

从小型的咖啡馆,

到给低收入人群做装配式住宅,

再到城市里建酒店、幼儿园、办公楼,

他和团队展开了一系列绿色环保建筑的探索。

然而整个武重义建筑事务所,

核心理念却是——

每个成员必须严格奉行佛教里的“五戒”。

武重义本人更是一个禅修者,

每天只花5-10分钟,来沟通处理工作,

其余时间都用来冥想和睡觉。

编辑   成卿

武重义在缅甸帕奥禅林的寮房前

2019年6月末夏日的傍晚,我们从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的机场驱车一小时,进入了著名的禅修圣地——帕奥禅林,在一座简易的寮房门口,见到了等候多时的武重义。

与曾经在媒体、讲座上意气风发介绍项目的模样截然不同,此时的武重义,已经剃光了头发,衣着简朴。

他招呼我们进入小小的寮房席地而坐,交谈中会因自己并非很流利的英文而露出羞涩的笑容,斟茶时为茶具上残破的小缺口不停地说不好意思。

武重义一家人在缅甸禅修

两年前,武重义带着太太、女儿,从胡志明市搬到了帕奥禅林,每日进行着极其简单的禅修生活。除去一天两餐,冥想、睡觉几乎是每天生活的全部,用来处理工作的时间少得令人惊讶:

“现在每天工作5-10分钟,最多不超过半小时,就足以解决工作上的事情。冥想让我学会了高度专注。”

“我现在不是建筑师了,我就是个冥想者。”他笑着说自己有了难得的好脾气,和每日可以多达十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武重义一家人在缅甸帕奥禅林

余下的时间里,武重义致力于在禅林里种树,除去将自己的这间寮房隐盖在绿植之中,武重义带着禅林中的工人、僧人在步道旁、大殿前规划绿植。

1976年,武重义出生在越南中部广平省的一个山村里,是家里七个孩子最小的一个,幼年的生活条件相当贫穷。居住的房子由家里人用随处可得的竹子搭建,村里不通电,解决暑热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种树,待树木长大后,用树荫抵挡骄阳。

也是从那时起,对竹子和植物的情愫扎在了武重义的心中。

寮房外的小道

在来到缅甸帕奥禅林清修的第一年,武重义种下了一万株树,今年年底他在这里的修行即将完成,他迫切地想完成自己定下的今年的目标——种植两万株树。

禅修中心的许多僧人们都曾听闻邻国的建筑大师就在这里清修,却从未想到这个常常在路边与工人们搬树、种树的年轻人,就是这个建筑大师。

武重义竹建筑中不同的竹子结构

 最会用竹子的建筑师 

成为一名建筑师是武重义年少时候立下的志向,问起志向的来源,武重义坦诚地笑道:“因为可以挣钱,小时候就觉得帮别人设计、造房子可以挣很多钱。”

1996年,在河内念建筑的武重义拿到了日本政府的一笔奖学金,先去了名古屋工业大学学习,之后进入东京大学攻读研究生,师从日本建筑师内藤广。

在日本,无论是直接从内藤广身上获得的教育,还是整个日本建筑的氛围,都让武重义开始思考:不破坏环境、能与环境相处的建筑到底是什么。

风与水咖啡馆

2006年是武重义在日本的第十年,他停止了自己的博士学业,选择回到越南,在胡志明市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

“日本已经有这么多明星建筑师站到世界的舞台上,再多一个不会改变什么。但越南真的需要我。”

此时的武重义已经被竹子便宜、易得、耐用、可快速再生的性能所吸引,开始了一系列竹造建筑的试验。但很快,他遇到了一个最现实的问题:没有任何委托项目找上门。在钢筋混凝土建造中飞速发展的越南建造市场,完全不懂这个年轻人要用竹子做什么。

风与水咖啡馆施工细节

不能受困于现状,武重义很快在越南南部平阳省土木龙市的一片热带雨林里,租下一块土地,自己召集、训练工匠,用7000根竹子搭建了一个咖啡馆,每根竹子成本约1美元。

因为咖啡馆架在水面而主体完全敞开,凉风略过水面进入室内,他给项目取了个诗意的名字“风与水咖啡馆”。

风与水咖啡馆

咖啡馆对越南人来说,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是喝咖啡、果汁和聊天的休闲空间。用竹子造咖啡馆,是当时的武重义最可控制成本、又可进行竹造建筑实践的自然选择,也最容易让他的潜在客户留意到。

风与水咖啡馆的主体还是采用了钢结构,竹材作为辅助支撑,虽然是现代建筑,却和周围的景观融为了一体。在这里,武重义看到了人们置身于开放空间里谈天说地的自在。

风与水酒吧

两年后,在风与水咖啡馆旁边的人工湖上,武重义建造起了全竹结构的“风与水酒吧”。

不同于咖啡馆的空间开放,酒吧从外部看起来就是一个竹子和茅草搭起来密实穹顶。

业内的学者对这样一件看似简单的作品给与了高度评价, “参考了西方的建筑形式,但同时毫不掩饰地赞颂越南乡村”,“既不摩登也不乡土,庙宇般的对称空间”。

风与水酒吧室内

风与水酒吧施工细节

虽然因为土地租赁年限的原因,“风与水咖啡馆” 在十年后已经被拆除。

但这两个项目构建出了武重义和他的事务所起步的平台,他开始接到委托,开启了一系列竹造建筑的实施:

竹之翼餐厅

2009年在越南永福省建造起“竹之翼”餐厅,一根支柱支撑起宽12m的建筑,造型宛如鸟儿张开翅膀; 

昆嵩印度支那咖啡厅

2013年完工昆嵩印度支那咖啡厅,15个倒锥形的全竹结构支撑起整个主楼,锥形柱的灵感来自于越南传统的竹鱼篓;

2010上海世博会越南馆

2015米兰世博会越南馆

2010年上海世博会和2015年米兰世博会的越南馆,武重义将越南竹工匠送往国外,用竹子打造展馆,在体现越南文化和生活场景的同时,更展现了越南的制造精神。在世博会结束之后,竹材又可以投入重复使用中。 

凭借这一系列的竹造建筑,武重义成为了“世界上最会使用竹子的建筑师”。

十多年的苦苦坚持,他已经不是那个期待以建筑师身份致富的少年,也没什么明星建筑师的架子,反而更像是个“顶着烈日在工地指导施工的匠人。”

下龙湾度假酒店

 竹造建筑新作 —海岛上的度假酒店 

2017年,在有“海上桂林”之称的世界自然文化遗产——越南广宁省下龙湾的一座小岛上,武重义完成了近年来的竹造建筑新作——一座度假村酒店。

与其说是度假村酒店,这里更像是一个背包客的旅社。这座不足3000㎡的迷人小岛上,旅社占地1100㎡,背倚山崖,面向海上的秀丽景致。

竹子结构细节

用竹子建造是武重义很自然的选择:

一来建造和未来使用过程中,竹建筑不会产生建造垃圾,对整个岛乃至海湾不造成任何污染的威胁;

二是用竹子造房子成本低,一平米的造价只需250美元(不到1750人民币);

最后小岛和外界的交通联系完全靠船只,竹作为建材,运输成本大大降低,而且工期只需三个月,工匠的人力成本也相对低廉。

下龙湾度假酒店竹屋客房

旅社主体分成两个部分,五间竹屋客房和一个竹屋餐厅。

每座两层高的客房,由固定的竹制框架单元组合而成,整个建造体现出严谨的结构逻辑。

竹屋餐厅,从外观看像是一个酷炫的大曲面,实际上由13个双曲抛物线的小结构连在一起组成。原本柔韧的竹子捆绑成竹柱,坚实地插入土地之中。

下龙湾度假酒店竹屋餐厅

客房内部是给背包客的通铺,总共能住上150人,每到周末都是床铺爆满,游客囊括了来自全世界的年轻人。

有趣的是,这些年轻的游客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旅社的设计出自这样一位建筑师之手,在他们眼里,这个没有过多雕饰细节的建筑,本身就长在自然里、风景中。

从竹屋餐厅向外看下龙湾景色

为抵抗竹子的虫害,武重义和他的团队研究了一套独特却不复杂的处理手段:将竹材浸泡在水中3-6个月,然后用烟熏的办法进行热处理,在竹子表面形成保护层,便不再会有生虫的可能。

单根竹子原本长度有限,但通过绳子捆绑和竹钉的钉入,加固了竹子和竹子之间的连接,从而增加竹子长度、实现大跨度弯曲的结构。

同时,在施工前期就测试好竹框架的性能,大大缩短在地施工的时间。

武重义不仅着眼于挖掘竹子本身的潜能,更在整个建造的过程中考虑对建造成本、人力成本的控制,以及未来材料受损后替换的可能。

在武重义之前,竹子在越南只是木材的一个替代品,使用范围仅限于小件的生活器物。而他把竹子变成了“21世纪的绿色钢材”。

“叠翠空间”住宅外立面和室内

 竹建筑之外的绿色探索 

武重义并不只用竹子造房子,“与其说我执着于竹子,不如说我执着于建造尽可能长久使用的建筑。”

1986年末,越南开始革新开放,房地产兴盛,带动城市的住房和土地成为可交易的商品,城市里的人们出现多样的住宅需求。

Ha住宅外立面和内院

逐渐被市场所接受的武重义,接到住宅项目的委托,他有意识地将竹造建筑里的“绿色策略”运用于更多的建筑形式中,其中包括住宅。

一系列的“树之家”,是武重义事务所私人住宅设计系列,特点是在每一个私人住宅中植入“屋顶花园”、“绿色立面”,以及活动门窗的设计,增强住宅本身的自然采光和空气流通。

“树之屋”住宅

2014年完工的这套位于胡志明市的私人住宅,屋主曾经患有抑郁症。

武重义将一座住宅拆分为五座混凝土屋,把日常生活分布进这五个屋子中。屋子和屋子之间又形成中央庭院和若干个小花园,屋顶种树,树木形成的树荫使得庭院成为天然的起居交流空间。

通过设计的手段,让屋主人尽可能多地走到户外,感知自然。

S住宅第一版本

S住宅第二版本

与此同时,居住问题也在困扰着越南社会的底层人群。2012年至2014年里,武重义带领团队创出了三种低成本住宅的试验模型S House(S住宅):房屋的主要结构能在三小时内搭建完成,耐久性可以超过三十年,而每个房屋的造价成本不超过3000美元(约两万人民币)。

取名为S住宅的原因也极为简单,S取自三个S开头的英文单词:strong(坚实), sustainable (耐久、可持续) and steel(钢)。

S住宅第三版本

更难得的是,住户们被武重义鼓励参与到房屋建设过程中,他们可以自主地根据自己家庭的需求选择不同材料的构件,进行不同房屋大小的组装。 

这些样板房在被《纽约时报》等国际媒体报道后,武重义和事务所的伙伴们接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咨询,这让这位品尝过贫穷生活滋味的建筑师得到了极大的鼓舞,也使得他更加坚信:

“贫穷者即使生活拮据,也希望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FPT大学行政楼

会安阿特拉斯酒店

Viettel学院教育中心

Viettel 厂外工作室

FPT大学 越南胡志明市(效果图)

 改变了一个国家天际线的男人 

武重义认为通过绿色建筑的建造理念,无论是一栋小住宅,或是一座大型的公共建筑,都可成为城市里的一个花园,从而构建出花园的城市。即使是今天充满施工场地的胡志明市、河内,也应该被引导成为像新加坡一样的花园城市。

2013年武重义建起了一座农耕幼儿园,幼儿园在一个大型的制鞋厂旁边,专门为鞋厂工人们的孩子而建。

农耕幼儿园

幼儿园的主体部分由三个互相交错的圆圈构成,中间形成三个庭院,为孩子们提供了操场的空间。圆圈的屋顶是绵延的菜园,为孩子们提供了“农业时间”的场所和一个安全无害的游乐场所。

武重义在建筑里种树、种植物,不仅简单构筑“空中巴比伦”的概念,也去了解使用者的实际生活习惯,确保他们会在未来的使用中料理好植物,真正让植物成为建筑的一部分。

在缅甸进行冥想修行的武重义一家人

这个被赞誉为“改变了越南天际线的男人”,在2012年曾遭遇巨大的压力:事务所因经营问题即将倒闭,与第一任妻子的婚姻产生了危机。

他接触并开始学习冥想,用冥想改变自己每日焦躁的心境,逐渐掌握极致的专注力和充分的控制权。

即使近两年他身在缅甸修行,却能完全把控事务所项目的进程,每两个月回到办公室几日,进行密集会议,解决掉所有问题。

“城市农业办公室”

武重义建筑事务所新办公室(效果图) 胡志明市

事务所内部

武重义建筑事务所工作人员在冥想中

在武重义的带领下,整个建筑事务所的核心理念不是什么高深的建筑学概念,而是每一个成员必须严格奉行佛教里的“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和每日两小时的冥想。

在持续的城市拆迁潮中发展起来的武重义工作室,以迅猛的速度和谦卑的姿态,改变着这个国家的面貌。

新加坡国立大学设计与环境学院的副院长基什南尼博士评价说,“虽然许多项目的复制性和影响力还在被讨论,可他们给予了许多同辈的新兴建筑师勇气,来大胆畅想越南的未来。”

而当我们问武重义完成缅甸修行后的人生规划时,他指着自己寮房前的绿树:

“我事务所的伙伴们已经完全掌握了我的理念,我自己要去找这样一片森林居住了,像小时候一样的森林。”

“以后你们要去森林里找我了。”

鸣谢:武重义建筑事务所(Vo Trong Nghia Architects)

部分图片由武重义建筑事务所(Vo Trong Nghia Architects)提供

来源:一条(ID:yitiaotv)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