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师傅有遗憾?

原创
2019-08-12  良见

      昨天是星期天,到了中午,我突然意识到头发长了,下午要出去,明天要上班,得赶紧剪了。于是,我拨通了上门理发的侯师傅的电话,他正在吃饭,他说,吃完饭后没别的事情,能赶过来。他的家与我们离得很近,走路只需几分钟时间。


       近几个月来,我的头发一直是侯师傅上门来理的。他是一个个子不高,瘦瘦的老头,对人很客气。几年前,他在河北唐山某厂退休,退休前在厂工会工作。他爱写作,也喜欢动手,理发的手艺就是他自个学会的。


      我与侯师傅认识是同事李师傅牵的线。七八年前,我的头发是在当时打工的地方草桥一家小店理的,当时的价格很便宜,最初一次3元,只理不洗;到2016年时,涨到6元。后来,小店染发、烫发生意好起来了,就不大愿意理发了,理发价格涨到一次8元,还要等。于是,离开草桥的我,又找了一个新的地方,离上班单位不远的一个公园旁边,有一个便民理发点,露天的,跟先前那个小店差不多,一次6元,后涨到7元,也是只理不洗。


       李师傅当时对我说,〞我们小区有一个侯师傅,在旁边市场摆摊给人理发。你要理,他可以过来上门服务,价格也不高,6元。〞这可是太方便了,不用去公园旁边了。


       侯师傅第一次过来给我理发,简直把我当成了贵宾,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他戴一顶白帽子,背着理发的工具箱,里面是一些普通的理发工具。我端了把椅子在单位院坝里就开始理发了。在理之前,他又问了我的要求,是留长发还是短发?我说,尽可能地短,但又不是光头,跟光头差不了多少吧!应该是说得比较清楚直白了。可是,理了一会儿,大概差不多了,他似乎还有点拿不准,又停下来,在前面左瞧瞧,右瞧瞧,问我怎么样?头发留得长不长?我从他递过来的镜子里看去,还是长了点,特别是两边的鬓角。他跟我说出他的看法,认为鬓角头发长点才好看。我对自己的发型有比较固定的看法。我的头发软,又黄,长了,就耷拉在头上,特别难看,无精打釆,像倒伏的庄稼。因此,我对自己理发的唯一要求,就是要短,短才显得有精神。我让他大胆地理。于是他又继续。


       侯师傅一边理发,还一边与我聊天,这更让我觉得他付出得多。不仅是上门服务,还陪聊,谈心。这让我觉得他定的一次理发收费6元,太低了!他的细心的服务,使我想起了别的理发服务。有一次,我在那公园旁去理发,当时头发并不长,只是鬓角的长了一点,结果,理发师就只简单理了下鬓角,在头上做做样子就算理完了,而我当时并没在意,前后不过大概2分钟。她们理发一般的也不过三四分钟。而那次,候师傅给我理发,有三四十分钟。我当时就在想,侯师傅这样给人理发做生意,一天肯定挣不了什么钱。一个人来理发,一次收费6、7块钱,一个理发师,一天至少要理20个左右的头,才能挣上100元。要讲究速度,干脆利落,客人来了才抓得住,慢了,客人等久了,就会到别人那里去理,生意就被别人抢走了!


       侯师傅在他儿子这里。他儿子在北京买了房,因此,家庭没太大的经济压力,他给人理发,真正的意义,还不是做生意,不是要多挣钱,是他有这兴趣,他喜欢慢悠悠地理,与人交流,交朋友,他有慢的理由。边理边聊天,头发理完了,彼此也就熟了。


      侯师傅吃了中午饭,在12点半如约而至。天上下起了雨,他撑起一把小白伞,有一丝丝的仙味儿。今天,我把凳子搬出来在大门口理。他说,〞李师傅也该理了吧?你理了,他来正合适!〞他知道,下午一点半之前,李师傅要过来上班。


       这次他给我理完,刚好半个钟头!他说,下一次,要一个月之后!一个月多!似乎这个时间有点长!隔得长了些!有的人是半个月理一次,一次20元,一月40元。而我一个月多一点,才6元。我隐隐觉得他是不是有些遗憾、失望?虽然,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做生意的,但一旦做了生意,哪怕是个样子,就有了生意的衡量尺度、标准,就要用钱来衡量,收入多,生意好,就会让人高兴,有成就感!别人会这样看,自己也会这样看。人啊!有谁能免俗呢?我该不该主动给他涨价,或者给他小费?让他理一次有8元的收入。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侯师傅变成了一个医生,而我则是他的病人。他还是不急,而我则只有痛。。。。。。


        今天中午,李师傅从家里过来了,谈到是不是给侯师傅涨点价,或给点小费?李师傅说,他在意的并不是钱。这个6元/人次的价格,是他自己定的。他不仅到我们这里来,还到小区上门、上楼服务,有的老人上了年纪,腿脚不方便。。。。。。


   王良炬  2019年8月12日   北京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