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泰斗张锡纯,常把鸡内金与这味中药一起用,没想到大有妙处

2019-08-14  李灏

在中医治病过程中,凡是用药都会有所讲究,用方也常常会讲究配伍。而在很多配方之中,往往会存在一些有意思的配合,比如某药与某药组合在一起,往往会发挥一些奇特的疗效。这种协同作用在中医界被称之为“药对”。所谓药对,就是指两味药成对相配,多有协同增效或减毒作用,是中药配伍中最小的固定单位,是介于中药与方剂之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在近代,中医泰斗张锡纯也是一个极其善用药对的人。张锡纯所用药对极多,每一个药对的应用都极其奇妙,比如这个鸡内金的药对。一般来讲,张锡纯鸡内金常用的药对是与白芍、生麦芽、白茅根、硼砂等中药。然而,有一个十分奇妙的组合,却被很多人遗忘了。那就是鸡内金与白术的药对。

张锡纯曾指出,“用鸡内金为脏器疗法,若再与白术等分并用,为消化瘀积之要药,更为健补脾胃之妙品,脾胃健壮,益能运化药力以消积也”。这种用法的重点在于消化瘀积、健补脾胃。张锡纯进一步指出,“鸡内金与白术并用,原能健脾胃以消饮食也”。所以一般对于消化不良,体内有瘀积的病症,可以使用鸡内金与白术组合。

其实,张锡纯对白术的运用也是甚是奇妙,可以说已经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张锡纯认为,白术“与凉润药同用,又善补肺;与升散药同用,又善调肝;与镇安药同用,又善养心;与滋阴药同用,又善补肾”,这种用法堪称“万能药”,同时也指出,白术乃“后天资生之要药”,对于脾胃方面的问题,白术可以大有妙用。如此,白术对于五脏无论哪一个脏腑都是有着重大作用的。而张锡纯把鸡内金与白术同用,不仅仅能够对脾胃起到补益的作用,而且能将鸡内金的化瘀作用发挥到极致,真正起到化瘀不伤正气,消积不伤脾胃。

当然,张锡纯用鸡内金与白术的奇妙之处不仅仅在于化瘀消积、健补脾胃。还有一个奇妙的作用,估计知道的人并不多。张锡纯曾这样描述到,“愚向为妇女治病,其廉于饮食者,恒白术与鸡内金并用”,当然,在使用的时候,鸡内金的用量不能过大,张锡纯也曾有记载,“乃有两次遇有此药者,一月间月信来三次,恍悟此过用鸡内金之弊也”。从这点来看,这个搭配其实可以用于通月经,但是要记住的是,鸡内金和白术的用量不宜过大。

鸡内金与白术组合在调理女子疾病的时候,不仅仅可以通月经,还可以调理月经过多。张锡纯在解读白术的时候,曾记载过一个案例,就是一个妇女因为月经来潮下血不止,服用很多药物没有效果,张锡纯给她诊断,发现“脉象浮缓,按之即无”,然后还有“饮食不消,大便滑泻”的症状,张锡纯认为这种情况是脾胃过于虚弱导致的,于是在下血药中加上“白术一两,生鸡内金一两”,效果却挺好,“服一剂血即止,又服数剂以善其后”。

张锡纯用鸡内金与白术的配伍来调理月经不调,无论是月经过少或不来,还是月经过多或崩漏,都可以在相关的方药中加入鸡内金与白术这个药对。其实这一点,正是说明了部分中药的双向作用。比如鸡内金与白术配伍,一边消瘀化积,一边健补脾胃,这就是一种双向作用;鸡内金在调理月经方面,一边通月经,一边止经血,这也是一种双向作用。

综合来讲,张锡纯的用药经验的确异于常人,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别出心裁,当然,他的这种匠心精神不仅仅是理论上的开创,更重要是在实践中也的确经得起检验,所以人们常常会说,读古代医书,非张仲景的书不读;读近代医书,非张锡纯的书不读,其实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