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大家看看的 / 文件夹1 / 林黛玉: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

分享

   

林黛玉: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

2019-08-14  空间大家...

林黛玉和宝钗共有的判册画上有: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两株木就是林字,隐含的是黛玉的姓。许多树木组成林,林是植物的集合地,以林为黛玉的姓,强化了她作为草木之质的特性。

黛玉的父亲是探花林如海

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乃是前科的探花。升至兰台寺大夫。

“探花”一名在唐代的科举考试中已经出现。当时新进士在曲江杏园初会,称探花宴。以年少英俊者为探花使,游遍名园折取名花。北宋开始,进士经过皇帝殿试,立进士一甲只有三人。一甲第一名称状元,第二、三名俱称为榜眼,意思是第二、三名分立状元左右,如其两眼。到了南宋后期,第三名进士改称为探花,榜眼成为第二名的专名。74回尤氏和惜春争执,一向口拙脾气好的尤氏被惜春激的恼怒,就说道:“你是状元榜眼探花,古今第一个才子。我们是糊涂人,不如你明白,何如?”

探花这个称谓始终于人一种浪漫的遐想。给林黛玉的父亲以探花这一称谓,非常有诗情画意,是为了暗写黛玉。她的母亲单名“敏”,出身于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是贾家尊贵的三小姐,贾赦贾政的妹妹,她因避讳而念作“密”。秦少游有一句词: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林如海让人联想到“灌愁海”,敏(密)让人联想到“蜜(谐音密)青果”。那绛珠草化作人形后,“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仙界的绛珠仙子是由灌愁海水和蜜青果来维持生命的,凡间的林黛玉是由海和敏来共同养育的。因此黛玉的出身既有钟鼎之家的尊贵,也有书香之族的高雅。澳门新濠网站是多少

关于兰台寺大夫,兰台,原为汉代宫廷藏书之所。主管纠察、弹劾官吏的御史府为兰台寺。大夫,是古代高级文职官阶。脂批云:官制半遵古名亦好。余最喜此等半有半无,半古半今,事之所无,理之必有,极玄极幻,荒唐不经之处。不管是虚拟还是如何,这个官职名称与高雅的兰有关。和探花一样,是非常有意思的比喻和渲染,显示出世外仙姝寂寞林果然身世不凡,经历世代书香的文化气氛熏陶,是人间极品女儿啊。

林黛玉的前世今生

林黛玉的来历奇特,前世为一株绛珠草。前世的草木一株,自然对草木有着与生俱来的认同感。草胎卉质决定了她纯良的心地,超凡脱俗的气质。因为草木的特性,所以对自然界的春风春雨、秋风冷雨、霜冻飞雪是那么的敏感,可以深深体会到人世间无形的或有形的严相逼的风刀霜剑,心灵上极度敏感。草木的脆弱性也决定了她远离人间烟火,体弱多病的体质。

在黛玉的心中也是将自己比做草木之人的,28回她直接跟宝玉说:“我没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她自觉将自己划归草木一类,和薛宝钗的金玉之质区分。

她的《桃花行》:“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

《葬花辞》:“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柳絮词写道:“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等等非常自然的和草木融为一体,花我不分。

黛玉的生日是二月十二花朝节,百花之生日,算是红颜薄命的代表。

林黛玉的草木情缘

林黛玉的诗才不同凡响,她的气质、爱好、行动出凡超俗,她的日常生活片段,定格下来简直就是一幅幅的工笔美人图。

潇湘馆是林黛玉的住所,竹是潇湘馆的标志,院中最主要的植物就是竹子,地上阴暗处是苔藓,后院还有梨树和芭蕉,梨树春天开的是白花,所以整个色调是终年绿,春天则杂点白的冷色调,没有一丝温暖的色彩。这样的植物配置体现出林黛玉孤洁恬静、清高脱俗的性格特点。

潇湘馆小巧玲珑,幽静竹林掩映下的小小两三间房舍,床几椅案都是合着地步打就,紧凑严谨,配合了黛玉内心的压抑和内敛。漫漫时光中,黛玉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独自坐在月洞窗内,或读书写诗,或沉吟深思,或教鹦鹉读诗,窗外有竹影婆娑,蕉影摇曳,屋内则阴阴翠润,几簟生凉,药香袅袅。偶尔在绿意盎然的春天里春困发幽情,每日家情思睡昏昏,或者竹林里看看竹笋生长。在秋花惨淡秋草黄的秋季里听听秋风吹竹梢雨打芭蕉。竹林掩映下的生活是高雅的清幽的。

宝黛桃花树下共读西厢记、黛玉葬花均是《红楼梦》中精彩的片段,黛玉咏海棠诗、菊花诗、桃花行、柳絮词,将自己的多愁善感抒发的淋漓极致。

黛玉对于草木的品味也是与众不同,40回大家从荇叶渚上船,宝玉道:“这些破荷叶可恨,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

宝钗笑道:“今年这几日,何曾饶了这园子闲了,天天逛,那里还有叫人来收拾的工夫。”

林黛玉道:“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

宝玉道:“果然好句,以后咱们就别叫人拔去了。”残荷阻碍了船的行径,惹的宝玉不满。宝钗附和宝玉的想法。而黛玉可不管,我行我素,只一个理由: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而且将矛头直指向两人:“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而宝玉偏偏喜欢吃她这一套,黛玉越是恼他闹他,他越是低伏下去,所有的不是都是他的。爱情的魔力就在于此啊,没有理由,说不清道不明,那个倔强的处处作对的动不动就淌眼抹泪的偏偏就喜欢,那个处处迎合的淳淳教诲的偏偏就敬而远之。

52回宝玉去看望黛玉。因见暖阁之中有一玉石条盆,里面攒三聚五栽着一盆单瓣水仙,点着宣石,便极口赞:“好花!这屋子越发暖,这花香的越清香。昨日未见。”黛玉因说道:“这是你家的大总管赖大婶子送薛二姑娘的,两盆腊梅、两盆水仙。他送了我一盆水仙,他送了蕉丫头一盆腊梅。我原不要的,又恐辜负了他的心。你若要,我转送你如何?”黛玉的心中永远有宝玉,时刻以宝玉为先。

林黛玉也会配置蔷薇硝,用来搽春天易发的杏癍癣。

吃螃蟹聚会上,黛玉饮的合欢花浸的烧酒让人回味无穷。

50回联句,黛玉吟的:香粘壁上椒、煮芋成新赏、沁梅香可嚼句中有跟植物相关的典故......

第五回宝玉入梦,欣赏《红楼梦》曲之终身误:“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第三十六回,宝玉入梦,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既定的命运无法抗拒,纷纷扰扰的木石前萌也好金玉良姻也罢,终究是一场大梦,真也好,假也罢,今世之黛玉亦将成为未来回归太虚幻境的绛珠仙子的前世了。

蒋春林,笔名木青青,华南理工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爱好文学和植物摄影。

写作出版《人间芳菲——中的植物世界》、《华园植物记》、《花影流年——张爱玲笔下的花花草草》等图书。

图片:网络

文图版权归原作者

本平台致力于推广普及《红楼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