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华11111 / 待分类 / 复盘雷军(一)

0 0

   

复盘雷军(一)

2019-08-14  德华11111
雷军是中国互联网企业中的大腕儿,他大学期间就是学霸,年纪轻轻就名扬天下。然而,跟同时代的张朝阳、丁磊、张小龙、马云比,他又算大器晚成之人。

人生际遇,没有巧合。或许这一切在冥冥中都有伏笔。

比如,雷军在大学时代跟王全国一起开发加密软件Bitlok0.99,后来他凭此结识了用友软件的联合创始人苏启强。后者在1995年建议雷军收购翻译软件“译林”,虽然雷军当时没有采纳,但1997年,这个想法又重新生根发芽导致了“金山词霸”的出现,金山则凭借“金山词霸”走出困境。

雷军和同学冯志宏一起开发杀毒软件“免疫90”,后来由于华星病毒卡的上市,该软件停止更新。但若干年后,杀毒软件“金山毒霸”则带领金山重获辉煌。

雷军差点用15万元的价格收购张小龙的Foxmail,最终没能如愿。谁知日后,雷军所推出的米聊面临的第一个竞争对手就是张小龙的微信……

本篇文章根据网上内容,复盘雷军的职业生涯。

  学霸出身

雷军出生于湖北省仙桃市,仙桃市乃体操名镇。但雷军天生对体操不感兴趣。他从小爱读书,最喜欢读《小说月报》,他对古诗词也颇有研究,尤其喜欢词人李煜。雷军还喜欢下围棋,曾荣获学校围棋冠军。
1987年,雷军考入武汉大学计算机系。与很多大学生不同,走入大学的第一个晚上雷军就去上自习。激励雷军的人是闻一多。

“在我的印象中,像闻一多等很多名人都是在大学成名的,我当时也想利用大学的机会证明我的优秀。”为了达到目标,雷军每天早上7点就去教室“抢”座位,总要坐在最好的位置听课;礼拜六雷军喜欢看电影,但经常是自习到九十点钟看第二场。

雷军本来有午睡的习惯,但当他看到有同学不睡午觉看书的时候,他怎么也睡不着了,他害怕同学又多学了很多新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他都不会。于是,他戒掉了午睡。的确是个狠人。

“我特别害怕落后,怕一旦落后,我就追不上,我不是一个善于在逆境中生存的人。我会先把一件事情想得非常透彻,目的是不让自己陷入逆境,我是首先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再出发的人。”

雷军在大学期间成绩优秀,是典型的学霸。在校期间,他先后获得了“挑战者”大学生科研成果三等奖、武汉大学三好生标兵、光华一等奖学金以及两次湖北大学生科研成果一等奖等荣誉。

除了学习好,雷军还是一个出色的写手,得来的稿费是他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雷军是一个有心人,每次投稿前,他都会仔细分析每一份杂志和报纸的定位,分析每一个编辑的喜好,对症下药,很快有很多文章见报。仅在大二一年,他便在报刊上发表了30余篇文章。换到现在,妥妥地是一个公众号大 V 。

武汉大学是全国率先实行学分制的大学之一,只要修完一定的学分就可以毕业。雷军仅仅用两年的时间就修完了大学四年的课程,还完成了大学的毕业设计。他还是系里 20 年来拿过“汇编语言程序设计”课程满分成绩的仅有的两个学生之一。

  硅谷之火

1988年,雷军19岁,这一年他经常武汉电子一条街上晃悠。雷军最初“闯荡”武汉电子一条街的动力来自于“蹭电脑”的需求。

“那时电脑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大学里设备很简陋,电脑数量严重不足,我一个星期下来大概只能在电脑上学习两个小时,自然感觉营养不足,就开始‘蹭机房’。明明是别人来学习电脑的时间,我早早溜进机房,抽空上机学习,别人来后,我就被撵走了。这很痛苦。

后来有机会认识了当时武汉电子一条街的一些工程师,他们公司里都有样机和展示机,我就去蹭,其实是为了提高技能。当时是打着帮忙和兼职的幌子,要不要钱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最初公司里只是管饭,后来活儿越来越多,就有些报酬了。”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雷军广泛涉猎。他写过加密软件、杀毒软件、财务软件、CAD软件、中文系统以及各种实用小工具,做过电路板设计、焊过电路板,甚至还干过一段时间的“黑客”,解密各种各样的软件。

一天,雷军在校图书馆读到了《硅谷之火》一书,该书第讲述了苹果、微软、太阳微系统、网景、莲花以及Oracle(甲骨文)等公司的创业者们在实现梦想的过程中创业的艰辛、守业的艰难、失败的痛苦、在激烈竞争的环境中奋斗的精神,以及在技术上不断前进的历程。

《硅谷之火》中那些跌宕起伏的岁月,扣人心弦的创业故事彻底点燃了雷军的激情。

“那是20世纪80年代的一本书,印得很粗糙,翻译也跟今天不太一样,但看得我激动得不行。我深深地被乔布斯的故事所吸引。一本书、一个人改变了我一辈子……在武汉电子一条街打拼一段时间后,自我感觉良好,就开始做梦:梦想写一套软件运行在全世界的每台电脑上,梦想创办一家全世界最牛的软件公司。”


“《硅谷之火》给了我这样一个启迪:你要是有梦想不妨一试,那样你也许真能办成一家世界级公司。”


雷军被乔布斯的故事深深吸引。十几年后,雷军创立小米手机,开始了和乔布斯的竞争。
  第一次创业

1989年,雷军在武汉电子一条街上遇到了一个对他的人生至关重要的人——王全国。王全国比雷军年长四岁,也毕业于武汉大学,是武汉电子一条街上的“大哥大”,当时正在一家校办的公司做一个加密软件的界面。
在1989年前后,国内还没有软件流通的正规体系,没有互联网,所以大家就常聚在一起交流各自手里有的软件。那时候王全国是各种软件的集散地,手里的软件最多。雷军也喜欢软件,就经常和他交换,所以自然而然就认识了并且特别熟。
他们相识于1989年的三月。1989年7月,王全国接了一个写加密软件的工作,听说雷军之前曾经写过一个加密软件的内核,就决定找雷军合作。
当时,软件盗版盛行。一个软件上市没几天,只要销量好、有市场,过不了几天市场上就会涌现出大量的盗版软件。所以,软件想要卖钱,就必须有防止被拷贝的技术,要通过磁盘加密。
1989年8月,雷军与王全国两人正式联手合作开发加密软件Bitl-ok0.99。他们白天忙着工作,晚上累了,就躺在破旧的沙发上天南地北地神侃。
Bitlok0.99 是雷军的成名作。开发成功之后,卖得非常不错,很多知名的软件公司纷纷购买,他们赚了上百万。
1989年,计算机病毒在中国遍地开花,计算机病毒引起了雷军极大的兴趣。为了解决学校机房感染病毒的问题,雷军和同学冯志宏决定合作开发杀毒软件“免疫90”。
“免疫90”是用PASCAL写的,最终的版本可以查、解当时发现的所有病毒。用雷军的话说,“这个杀毒软件具备病毒免疫功能,如果染上病毒,该程序可以像抖落身上的灰尘一样把病毒清除;还做到了样本库升级和在英文环境下英文显示,在中文环境下中文显示;用户甚至可以用文本方式手工增加病毒库。这些功能今天看来没有什么,但大家想想这是1989年底我们的作品。”

雷军和冯志宏经过商议,决定将软件按照260元一套的价格发售。上市后在武汉就卖出了几十套,两人赚了几千元。

最令雷军感到高兴的是,武汉大学的辅导员刘绍钢老师发现了这两个在校外编写软件的学生。在他的推荐下,这套软件获得了湖北省大学生科技成果一等奖。
当雷军和冯志宏准备做一个硬件防病毒卡的时候,“华星防病毒卡”很快就上市了。雷军经过权衡考虑,决定停止“免疫90”的升级服务。

因为当时我们没有市场能力,所以很快就放弃了。我当时认为不是第一个做出来的就没有市场,时隔这么多年,我才知道别人做出来了,并不意味着自己不能做。我错过了这次机会。”


雷军后来提起这件事时,追悔之情溢于言表。虽然如此,这件事也是一颗种子,在之后的时间里重新生根发芽。

1990年,雷军读大四。这一年暑假,王全国的两个朋友想办家公司,便拉雷军和王全国入伙。王全国的两个朋友在公司里负责市场营销,雷军和王全国负责技术,四人平分股份。雷军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同意了。后来,他们将公司取名为“三色”。

三色公司创立之后,虽然创业团队都是业内的精英,大家都有无限的激情和对未来的美好愿景,白天跑市场销售,晚上拼命做开发,每天忙得马不停蹄,可大家对做什么赚钱却毫无概念。

一开始,看别人做什么赚钱,他们就做什么,没有什么套路。后来,盲目干活的他们终于看到了一个方向——仿制汉卡。

汉卡的利润很高,一套就能卖到好几千,成本往往不到一半。所谓仿制汉卡,就是找来市面上的汉卡,对其进行比对研究,再山寨出全新的汉卡,当然程序编码等全部要他们自己研发设计。
很快,三色公司的仿制汉卡就上市了。三色公司的汉卡售价500元,比联想推出的1000元左右的汉卡要便宜很多,他们渐渐地接到了越来越多的订单。
好久不长,三色公司仿制汉卡的技术也别人仿制了。虽然他们的汉卡一开始就采用了雷军设计的 Bitlok0.99 加密,但是汉卡上市不久还是被破解了。破解者在他们的基础上做同样的事情,但量比他们大,一次做500块汉卡,一块卖200元。因此,三色公司并没有挣到什么钱,难以为继。
雷军说:“看起来我们的团队很强大,最多的时候有14个人,业务范畴也挺宽的,卖过电脑,做过仿制汉卡,甚至接过打字印刷的活。”但实际上三色公司度日维艰,不要说公司运营,他们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让雷军觉得烦心的,是四位股东的“争权夺利”。雷军当年只有20出头,原本不想掺和这些不利于团结的事情,但其他几位股东隔三差五就把雷军从武汉大学的教室里叫出来开会,一开就是一个通宵,花很长时间讨论:谁当总经理,谁当董事长。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董事长改选了两次。
劳动成果被人窃取了,市场没有建立起来,内部管理还一团糟。高涨的创业热情被现实一点点地磨掉了。雷军开始反思:作为一个大四的学生,自己是否具备了创业所需要的能力与阅历?琢磨了好几个晚上,雷军提出了散伙。

三色公司的失败也算是雷军一生中的幸事。它彻底改变了雷军对创业的看法。“创业就像跳悬崖,只有5%的人会活下来。”

雷军意识到,当不具备社会资源,没有资金,不知道如何运营一个企业需要做哪些工作,只靠满腔热血恶化冲动去创业,结果只会被撞得头破血流。
雷军此时已经显示出善于复盘的能力。
  在研究所的日子
1991年7月,雷军毕业,跟很多“北漂”一样,来到北京这个“全世界年轻人的梦想家园”。这一年,雷军22岁,被分配到北京近郊的一家研究所。但雷军的兴趣并不在研究所,一下班,他就跑到中关村,和那里的大腕谈天说地。

不久之后,雷军因为解密“自然码”结识了周志农。当时周志农正在创办“超想”公司,主打方向是输入法。雷军会给周志农帮忙,他给周志农干的第一个活儿是把汉字的小字库放到 RAM 里。雷军很快就完成了工作。周志农觉得雷军很出色,就邀请雷军入伙。
雷军认真考虑了下,觉得“超想”虽然输入法做的很好,但和他“做中国最好的软件公司”的想法相距甚远,便婉言谢绝了。

不久后,雷军又结识了用友软件的联合创始人苏启强。用友软件有加密要求,雷军就决定将自己的旧作Bitlok0.99升级到1.0版本,为用友软件提供加密支持。

  投奔求伯君

求伯君,浙江人,1984年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他毕业后进入河北一家仪器厂工作。23岁那年,求伯君去了一趟深圳,在见识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深圳之后,回来当即向单位提出了离职。

离职后,他在河北做了短暂停留。期间为了帮朋友解决计算机打印的问题,他用九个晚上编写了一个通用的、支持多种打印机的打印驱动软件。这个软件后来被四通公司以2000元的价格买下。求伯君也被四通揽入麾下。

不久,求伯君被派去深圳四通公司,负责一个营业部的经营。但因为做生意并非求伯君的强项,他负责的营业部业绩平平。

恰在此时,香港金山公司的老板张旋龙找到了求伯君。张旋龙提出可以提供条件让求伯君专心致志开发软件。求伯君当即答应。

一年半之后,十几万行代码写就的 WPS 走向市场。WPS 在不做任何广告,仅凭借着口碑的情况下,就火遍了大江南北。一年后,WPS 几乎垄断了国内的桌面轻印刷领域,求伯君名扬天下。
1990年,雷军第一次见到 WPS 的时候,就被它强大的功能和华丽的外表所折服。他不相信这个产品是国内的人开发出来的,雷军他们还把WPS 评为了1990年度国产最佳软件。

“1990年初,我在一个朋友那用了 WPS 汉卡,当时就被震住了。界面易用美观,更强的是打印结果可以先模拟显示出来。署名是香港金山公司求伯君,觉得这个‘香港’软件写得真好。由于当时的电脑存储和运算能力不足,WPS 软件需要一块价值不菲的汉卡支持。


我特别想买一套来用用,但买一套需要2000多元,这在当时是一个天文数字。没有办法,我决定把 WPS 解密,并移植到普通电脑上直接使用。”

“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几乎有两周没怎么睡觉,终于完成了。在使用过程中,我又在原来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增强和完善,不少朋友觉得很好用。于是,我解密的WPS版本成了国内最流行的WPS版本了。因为这个渊源,我后来认识了求伯君。”


1991年11月4日,在一个计算机展览会上,雷军见到了“WPS之父”求伯君本人。 “我看到的是一个很英俊的小伙子,全身名牌。我当时真是有些被震撼了,觉得那就是成功的象征。雷军将一张只印了自己的名字和寻呼机号码的名片递给了求伯君,而求伯君递给雷军的名片上赫然印着“香港金山副总裁”的title。
没过几天,求伯君就在北京大学南门的长征饭店宴请了雷军。席间,求伯君表达了希望雷军加盟金山的想法:“你不用急着答复我,回去想一想,明天中午到燕山酒店来找我。”
那天晚上,雷军一夜没睡,他一直在思考何去何从。

“求伯君因为写程序,在金山成功了,而且是打工成功的。金山如果能够造就一个求伯君,就会造出第二个、第三个。目前我不想创业,创业我还缺太多的东西,创业需要很多条件的组合。此外,做技术的人才在金山是比较受尊重和重视的……”


最终,雷军决定加入金山,做了“金山王国的第六名员工”。

  金山的灭顶之灾

1992年1月,雷军正式加盟金山公司,跟随求伯君去了珠海。后来雷军又找来了老朋友李儒雄和王全国加盟金山。但雷军在珠海待了仅仅半年,就觉得珠海的环境过于安逸,想重回北京。

1992年8月,雷军借组建金山北京开发部的时机重返北京。返京不久,雷军便意识到 DOS 系统操作下的 WPS 已经不能够适应时代,金山需要研发适应 Windows 操作系统的 WPS ,否则将落后于人。于是,他开始了雄心勃勃的“盘古计划”。

“盘古计划”耗时三年、耗资2000万,但却销售惨淡,只卖出去了区区2000套。此时,金山已经快要弹尽粮绝。为解决生存危机,求伯君只好卖掉了张旋龙送给他的别墅来补充公司运营资金。

雷军把“盘古计划”的失败称为金山遇到了灭顶之灾,他为此向求伯君辞职,求伯君则建议雷军先休息半年。

1995年冬天,雷军受苏启强邀请去家中做客。苏启强建议雷军把“译林”买下来,雷军听后放出豪言:“花30万就能做的比‘译林’好”。

这个不起眼的细节,成为1997年金山发展的大契机。

  曲折的1996

1996年是香港回归前一年。这一年,张朝阳回国创立了搜狐,丁磊离开宁波电信开始创立网易,马云也离开三尺讲台,开始进军互联网。

雷军在经历近半年的痛苦思索之后,得出来一个结论:

第一,在未来10年里,中国软件业会获得25倍的增长速度,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丧失对中国软件业的信心,要坚守在软件业里。
第二,风险资金将会像洪水一样向我们涌来。金山立志要第一个拿到涌向中国软件业的风险资金。金山要做好准备,不能只是把“金山”上的荒草烧掉,然后种上几棵树。金山是中国的知名品牌,要看到自身的优势,重新擦亮金山品牌,确立以品牌为核心的新的运作模式。
第三,重新确定新的目标,要让中国的每一台电脑都运行金山软件。产品是根本,一定要让中国所有的电脑都用金山的软件,这是金山的目标。
第四,消费类软件未来的价格定位,48元合理价,符合市场规律,有生存空间和发展可能。当时一般的软件都是几百甚至上千。
雷军对大势的判断极为精准。这四大结论后来成为支撑雷军和他的团队继续前行的动力。而就在此时,求伯君找他谈话:“你也想够了,回来吧,咱们再一起干吧!”

雷军在1996年11月,带着新的想法回到金山。作为软件公司,金山一直备受盗版之苦,一直未找到应对良策。

1996年,微软携带着 Word 4.0 杀入中国市场,一到内地便主动找到金山,希望金山能够将 WPS 的格式与 Word 共享,这样双方都可以打开对方的软件。
面对微软的这一请求,包括雷军在内的诸多金山高层都持赞成的态度。雷军甚至认为这是一次难得的向微软学习的机会。很快,双方就签署了一份协议,双方都通过自己软件的中间层RTF格式来互相读取对方的文件。

但此举为微软在国内攻城略地奠定了基础。1997年,微软发布 Windows 97,此后盗版Windows 97风行,但盗版却帮助微软迅速占领了中国市场,而 WPS 几乎销声匿迹
微软对待盗版的策略棋高一着,比尔·盖茨毕竟老谋深算,金山则再次濒临破产。

雷军决定转变战略,脚踏实地做一些别人看不起的“小软件”。在这一战略指导下,金山相继推出了“金山影霸”、“电脑入门”、“中关村启示录”、“剑侠情缘”、“中国民航”、“单词通”等小东西。

很多人吐槽金山不务正业。

“能理解用户对我们的苛责,在很多用户看来 WPS 承载了民族软件的希望,我们是会持之以恒地做下去。但金山作为一家企业也必须考虑生存,是‘金山影霸’这些看似‘小东西’的产品让我们找到了生存的感觉。然而,我们的目的不仅限于生存,而是要从小的游击战中积累战斗经验。”


雷军成熟了,不再为外界评价所扰。

购买保险产品之前要根据自己的情况仔细甄选,一旦买错产品,不但起不到保障作用,还白花钱。
卓铭保险推出了一个超划算的保险方案规划服务,价格只有299元。购买这个服务之后,您将享受1v1的顾问咨询服务,卓铭保险将根据您的个性化需要,从两百多家保险公司的上千款产品中为您挑出最适合您的保障方案。帮您节省时间、脑力和金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