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用民 / 文学连载 / 风云五世纪——南北朝前期的牛人们 NO.213

0 0

   

风云五世纪——南北朝前期的牛人们 NO.213

2019-08-14  了用民

NO.213

南梁朝廷为钟离大捷举行了隆重的庆功宴会。

酒酣耳热之际,文艺男中年萧衍忍不住诗兴大发,要求在场群臣赋诗助兴。

当时的文坛领袖尚书左仆射沈约分配韵脚。

在沈约的印象中,曹景宗性情粗豪,说话粗鲁,是个粗人,在他看来,要这样的武夫去写诗相当于要老虎去吃草——根本就是违背了其本性。

因此,为了不让曹景宗丢脸,沈约故意跳过了他,没给他分配韵脚。

没想到曹景宗却给脸不要脸,瞪着眼大声嚷嚷道:怎么了,看不起我?为什么我没有?我也要作诗!

萧衍连忙笑着打圆场:卿技能甚多,何必在意一首诗呢?——你要面子,皇帝亲自给你台阶下,总可以了吧。

不可以。

曹景宗还是不买帐:诗歌面前,人人平等。你可以不喜欢我的文字,但不能剥夺我作诗的权利!

无奈,沈约只好答应了他的请求。

但此时所有的韵脚已经分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了“竞”、“病”这两个难度系数高达9.999的冷僻字——不信,你翻翻《唐诗三百首》、《宋词五百句》甚至《云淡心远为讨好老婆而作的打油诗八百篇》,能找到一首以这两个字为韵脚的诗词吗?

在场所有人都认为,这样高难度的任务,对从来没有文名的大老粗曹景宗来说,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

明明是小泽玛利亚,偏要装圣母玛利亚,实在是太自不量力了!

大家都等着看他的笑话。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曹景宗竟然一气呵成就写好了:去时儿女悲,归来茄鼓竞。借问行路人,何如霍去病?

寥寥四句,豪气干云。

此诗一出,满座皆惊。

萧衍、沈约等人全都惊叹不已。

这是曹景宗一生唯一的一首诗,也是庆功宴上所有诗词中唯一流传下来的一首诗,更被后世著名史学家范文澜称为是“南朝唯一有气势的一首好诗”!

要知道,南朝盛行宫体诗,风格华丽绮靡,《后庭花》这样的淫词艳曲多如牛毛,但这样豪放的作品却是绝无仅有的!

插曲叙完,接下来继续讲正事。

庆功宴后,朝廷又论功行赏,曹景宗位列首功,进爵为公;其次为韦睿,晋升为侯爵;其余昌义之、冯道根、裴邃等人也都各有分赏。

之所以南梁官方把曹景宗列为钟离大捷的第一功臣,一方面是因为他当时的身份是主帅,另一方面也与韦睿的谦让有关——史载此役获胜后,曹景宗、昌义之等梁军将领全都争先恐后地向朝廷告捷,夸耀自己的功劳,但韦睿却没有,他信奉的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功成不说,人自有眼。”

事实也的确如此。

无论是在当时人还是在后人的眼中,韦睿都是钟离一战当仁不让的主角,他作战在前、论功在后的君子作风更是得到了史书极高的评价。

《梁书》中这么称赞他:邵阳之役(即钟离之战),其功甚盛,推而弗有,君子哉!

南边日出北边雨。

此时的南梁喜气洋洋,举国一片欢腾;而北魏却是哀鸿遍野,朝野一片哗然。

这是自北魏立国以来,对南朝作战从未有过的耻辱!

有关部门奏请将主要责任人元英、萧宝寅等人处以极刑,但元恪还是赦免了他们,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元英、萧宝寅都被免官为民,杨大眼则被发配到营州当兵。

然而仅仅一年后,元英就再次被重新起用,恢复了王爵。

因为他毕竟是个将才,元恪需要用他来平叛。

元恪在位期间,内政一直很不稳定。

这与元恪的用人是分不开的。

他最倚重的人,是他的亲舅舅高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