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北方同事说菱角是水里的土豆,我把他骂了

2019-08-14  八面楚风

北京最近多雨,仿佛回到了南方,每年差不多到这个时候,家里就会吃菱角汤配苋菜煎饼。带了菱角做的便当去公司,给北方同事尝了一口,她说,你这个土豆口感好特别啊,哪里买的?

土……豆?

对于江南人来说稀松平常的菱角,到了北方,普及度竟然如此之低?

©  Ins:richroom0803

“菱角吃起来好像土豆啊!”

“我们菱角是长在水里的。”

“哦,那就是长水里的土豆。”
“……”

“那琼瑶奶奶的紫菱,是你们吃的那个菱吗?”

以前没注意,现在想来确实就是我们吃的那个菱。

一直觉得,菱就像江南女人。那些熟悉的影视剧里,但凡带了“菱”字的角色,也差不多都是纤细温柔,标致但不耀眼的女人。

比方《红楼梦》里悲剧的香菱。虽是生得粉妆玉琢,乖觉可爱,但刚一出场就被预言“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名字从“莲”变成了“菱”,一下子就跌进了土里,又因着“菱花不香”,被夏金桂改成了秋菱,彻底失了韵味。应着命运的波折让人惋惜,却也越来越像菱本身了。

北方朋友对菱角不了解,也像他们对江南女人的刻板映像一样。他们只看到漂在水面上的小花,却看不见水下的菱角。

©  Ins:dear0988

不同于那种外放的美艳,江南女人乍一看弱不禁风,接触后却能感受到一种内敛的硬,如果再多了解一点,就会发现本身是柔嫩至极的。

菱花长得有些像莲却不如莲起眼,三角叶瓣配小白花,容易被当成闲花野草,根茎很长,菱角长在菱盘上。

菱似莲,同样扎根在淤泥里,但菱却是不见天日的。

所谓“水里落花生”,说的就是菱角。对不常吃菱的人来说,那就是从水里捞出来的,长得像牛角巨难剥的零食。

菱是江南“水八仙”之一,常见的菱是二角菱,就是北方朋友口中像牛角的那种,还有三角四角的,贺知章《采莲》里“莫有春度芳菲尽,别有中流采芰荷”里的芰,便是三角四角菱。

每到这个季节,湖里总是有野菱的,对于江南的人,从小吃菱吃到大,大概从没把它当作多么难得的东西。想起了,就去河里采点儿,边采边吃,新鲜得很,从来不稀罕去菜市场买。

如今吃菱的人多了,也有家养菱,发黑的菱角熟过头,没人吃却能当菱种,水红菱、大青菱、小白菱、馄饨菱……从五月的早菱到七八月的晚熟菱都有,品种很多,扒了菱的菱盘扔回水里还能继续生长,菱真是很好养活的植物。

以前河湖多,还没挖了建工路,很多人家也不是特意去采菱的。大多数时间是去捞泛滥的浮萍拿去喂猪,顺便摘几个菱角回家。

江南人的很多吃食,可都是从河湖里捞上来的,连吃个几周也不重样。如果水质很好,那么捞到的菱又肥又大又嫩,随便几个菱角就能做盘菜。

©  Ins:kamchiya

跟着北方同事的“水土豆”言论想了想,感觉菱角更像水里的栗子——都有坚硬的壳,难剥的皮,也都有细腻香甜的内在。

只不过江南人心中,菱角还是要比栗子格调高的。

©  Ins:omememelly

新鲜菱角吃起来,口感确实有有点像栗子,嫩嫩的,粉粉的,不面不干,因为水分比栗子足,所以不会像吃栗子一样噎着。

内心是偏爱四角菱的,四角菱比较起二角菱来,皮要更薄一点,口感也更脆,喜欢鲜甜口感的人自然要多宠爱一点。而且从颜值上来说,四角菱无论是颜色还是体态,都更好看一点,尤其红菱,可以说是艳冠群菱了。

采菱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先生吃两颗,青绿泛白的是嫩菱角,生吃起来脆生生的,带着一股清甜。

采菱也是门学问,要想采到菱角,必须先征服大澡盆。小时候觉得新奇,为什么单单采菱这件事,是划盆而不是划船。

这种盆在江南被叫作“脚盆”,但并不是拿来洗脚的,那会儿姑娘嫁人大多是要打个盆当嫁妆的,木料要好,平时不捉鱼不采菱,还得用黄铜油擦一擦,算是保养,这样才能用一辈子。

那为什么采菱不用船而用盆呢?关键原因是,湖面枝繁叶茂,小船难以前行,加上家家户户大多是妇女或者孩童采菱,也不会撑船,反而用盆更方便。

踩当中,扶两边,再稳稳蹲下,必须窝在盆的中心位置才不至于会翻。采菱挑个儿大的,眼神要好,手速要快,挑划过去可就摘不到了。

每到菱角成熟,采菱的妇女结伴划着盆,穿过芦苇荡,在布满菱角叶的水面前进,哼唱的采菱曲能传很远——

“相携及嘉月,采菱度北渚。微风吹棹歌,日暮相容与。采采不能归,望望方延伫。倘逢遗佩人,预以心相许。”

©  Ins:abeltseng

不过菱角好吃壳难剥,想吃到顶新鲜的菱角又不会剥菱壳,真是生生急刹了人。

有人比较粗暴,从中间咬断菱角,然后双手从两头把菱角肉往中间挤,把菱角肉挤出来。这样也能吃到菱角,但是肯定不能剥出完整的菱了。

而且因为菱角本来就嫩,从中间断开后,会因为外力挤压而挤碎,吃不干净,有的时候还得用嘴嗦食。

©  Ins:smilemtw

这样吃,可太浪费了点。

其实剥菱不难,菱角外壳坚硬,但是中间凸起的那块是比较柔软的。

以前菱角去壳确确实实也只能靠手工剥,成熟一点的菱比嫩菱好剥一点,但都费时间,并且费指甲。要费多少时间精力,才能成就江南人饭桌上的一碗菱角。

现在还好,有些人剥菱角会用菱角去壳器,或者剪刀,先把两边角剪掉,再从软的地方剪开壳。用在吃上的智慧果然很到位。

剥完壳,就该拿来下锅了。

其实清水煮菱就很好吃,要是说到江南人常吃的菱角菜,菱角烧肉首当其冲。烧好的菱米表面金黄,像元宝一样,和烧得油亮的五花肉一起盛在碗里,卖相很是漂亮。

菱角是爽脆的植物,并不会吸油,所以咬起来很粉嫩,并不会让人觉得油腻,一口下去,菱角的清甜混着肉汁在嘴里化开,不知不觉吃完了,嘴里还充盈着肉香。

若是要格调更高点,得拿菱角做汤。江南有些地方喜欢用菱角做头汤,头汤的意思是游子外出归来吃的第一口汤,常见的头汤便是菱角虾球汤。

把新鲜的湖虾去壳去虾线剁成茸,放到锅中加料翻炒,放凉后搓成丸子,随后起锅油炸,一定得炸两遍,这样的虾球才外酥里嫩。

湖虾煮汤,下新摘的菱角,再加入木耳笋片和鹌鹑蛋,还有炸好的虾球一起炖煮。出门在外的游子心心念念的家乡味,还没走到家门口,便已经闻到香味。

菱角除了一点清甜的气息,本身没什么多余的味道,所以能更好地和别的食材融合。

入秋后吃菱角,自然要让它与螃蟹共舞。一盘菱角蟹黄豆腐,可以说是鲜味的集大成者,碰到嫩得一碰就散的蟹黄和豆腐,菱角的存在反而让这盆菜更有嚼头。

若是怕蟹黄豆腐多吃两口就会腻,那菱角的清香反而中和得恰恰好,让人根本就停不下勺子。

当然,菱角也不是做不得甜点的。菱角的淀粉含量很高,很多中式点心都会用到菱角。

当年读《红楼梦》,一度想把里头的点心一一复制,宝玉他们吃蟹作诗的时候,凤姐曾经端来过一盘菱粉糕,便是菱角做的。

偏老一点的菱角蒸熟捣成泥,去了残渣之后,拌上糖和米粉,再上锅蒸,出锅后就是剔透的菱粉糕了。

这么看,菱和江南女人一样,有千百张面孔,高贵精致可以,朴实无华可以,娇嫩柔美也可以,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能来一出好戏。

©  Ins:cuminbrownie

要是问江南人最爱哪种吃法,江南人会告诉你,我们有千千万万种吃法,菱怎么吃都好吃,我们绝不会辜负菱角。

在江南,菱角像是入秋的标志,吃菱角算是夏末秋初的狂欢,江南人时常用菱角配着螃蟹和月饼一起吃,倒是有一种承夏接秋的仪式感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菱角是个冷门陌生的吃食,可对于江南人,尤其是远离家乡的江南人来说,那是独一份的家乡味道。

©  Ins:tingstestkitchen

菱角成熟后,外壳上的刺尖又硬,江南的妇人温柔地摘下一盆盆菱角,在家里支起锅,煮上一大锅,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菱角聊着天,倒也是一幅温馨的画了。

说起江南柔柔浅浅,菱身上那种江南女人的气质,软甜白嫩,柔和秀气,不艳丽也不软弱,更多的还是那种像清泉一样不着颜色,却能沁人心脾的温柔。看着宁静,宁静里又有一股子坚韧和温婉。

而且江南女人,还有种随遇而安的味道。

菱角生长时不争艳,成熟时又总能带来惊喜,若是没被摘下,便从菱盘脱落成种,随着水漂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发芽。

就算是外壳坚硬,内里大多也是细腻温和的。不张扬但也不事事顺从,能出彩也能低调,绝不仅仅是停留在某一个形象上。

很多人从未读懂过江南女人,不过无妨,要懂江南女人,先懂菱角吧。

温馨提示:摘菱角有趣,但一定要注意安全哦~

本文图片部分来自:大众点评、ins

你觉得菱角怎么做最好吃?

来评论里聊一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