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9413 / 阴谋论 / 美国学者:西方古典文献都是近代的制造品

0 0

   

美国学者:西方古典文献都是近代的制造品

2019-08-15  king9413

美国学者:西方古典文献都是近代的制造品

美国学者:西方古典文献都是近代的制造品

译者:诸玄识

美国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大学教授科罗夫斯基威茨(Wieslaw Z.Krawcewicz)近期发表文章指出:

美国学者:西方古典文献都是近代的制造品

“16—17世纪的历史学家(神职学者)所遇到的基本问题,是如何重建人类的全球历史;(他们)按时间顺序整理所有的手稿、编年史和其他历史文献,旨在使所有这些历史事件变得连贯有序和情节一致。这在当时是极困难的一些工作。

其主要障碍是大多数的手稿没有注明时间,或是使用一个未知的远古编年。〔例如在维泰博的安尼乌斯伪造的手稿中,古埃及和巴比伦的历史分别持续了1.2万年和32万年——译者〕

实际上,我们今天所拥有的有关“古代”和“中世纪”的手稿都不是原始的,而是在不久之前被复制的(没有原件)。

重建全球历史这一想法出现在文艺复兴后期。

现在通行的(西方)官方的历史编年缘起于法国神学家斯卡利杰(Scaliger,1540—1609年),他设定了最重要的历史事件的确切时间,像特洛伊战争、伯罗奔尼撒战争和古罗马的建立等等,但他并没有客观的证据证明这些日期。

斯卡利杰的追随者继续这项工作。一般来说,(西方)官方的编年史最终是由佩塔维斯(D.Petavius,1583—1652年)完成的。〔译者按:和他的宗师斯卡利杰一样,佩塔维斯是按照中国历史的资料、时间和方法,进一步设定西方的普世编年史〕。奇怪的是,尽管后来的历史学家们具有科学手段的优势,却几乎没有修正由斯卡利杰—佩塔维斯所确定的基本历史事件的年代。

总而言之,根据斯卡利杰、佩塔维斯和他们的追随者,世界古代历史的跨度从公元前3500年至公元第四世纪。鉴于这个结论从未经过任何(西方或非西方)独立学术机构的证实,所以其可信度是个突出的问题。

即使在学术界,并非其同时代人都认同斯卡利杰和佩塔维斯的编年史。例如,16世纪西班牙萨拉曼卡大学教授安西拉(D.Arcilla)断言:所有的古代历史都是中世纪编造的。(all ancient history was a fabrication made in the middle ages.)

法国国家图书馆馆长让·哈尔端(Jean Hardouin,1646—1729年)宣布:所有的“古代”文物和文献都是在12世纪以后被创造或伪造的。(all the antiquities and ancient texts were created or falsified after 12t h century.)〔译者按:从中古末期到19世纪末,层累伪造,不断改进。〕。

那个时期最著名的科学家牛顿(Sir Isaac Newton,1642—1727年)也是反对斯卡利杰—佩塔维斯编年史的。牛顿晚年的大型专著《古代王国编年史修正》,重新估定历史事件的时间,把它们向后挪动了许多世纪。

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科学家、语言学家、历史学家和法学家们都质疑斯卡利杰—佩塔维斯编年史。现代阶段的历史批评家也不乏其人,仅就德国而言,如卡梅尔(W.Kammeier)、伊利格(H.Illig)、尼米兹(U.Topper,H-U.Niemitz)、海因松(G.Heinsohn)和布尔斯(C.Blss)。”

西方古代历史是基于“后世事件”编造的,它们的实际时间为何?俄罗斯数学家所做的历史统计和计算:莫罗佐夫(N.A.Morozov)说是3世纪以后;福缅科(Anatoly T.Fomenko)认为,不会早于9世纪,但主要是1300年以后的事件。

这里还需要提到一个西方编年史的重要支柱,那就是所谓的2世纪问世的希腊托勒密的《天文学大成》,实际上是近代早期的伪造文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