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xuefeng360 / 待分类1 / 人工智能会梦见《开心辞典》吗?

0 0

   

人工智能会梦见《开心辞典》吗?

2019-08-17  wenxuefen...

文丨圳论评论员 王森

人工智能会梦见《开心辞典》吗?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不好说。

但人工智能的确会梦见《开心辞典》。

如果你没看过《开心辞典》,恭喜你,你还很年轻。不过你也会听过下面这个“梗”:“你确定吗?”“你真的确定吗?”“你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吗?”

如果看过这个节目,现在应该已经回忆起被王小丫支配的童年时光了。不好意思,你老了。

《开心辞典》早在6年前就停播了。作为最早“致敬”西方电视节目模式的国产真人秀,巅峰时期的《开心辞典》一度制造了3.8%的收视率。也许你不太了解这是什么水平,这有个参照:今年上半年最有话题的电视剧《都挺好》宣传时用的是“收视率破2%”。《开心辞典》影响了一代中国观众,使得国人对百科知识竞答的热情至今不曾衰退,从“一站到底”到“学习强国”,限时答题总能激发我们的多巴胺。

《开心辞典》的成功,绝不因为简单的模仿外国的有奖答题竞猜模式,很大程度上在于,节目契合了当时的社会心理需求。在《开心辞典》风靡的年代,社会上掀起过一阵《辞海》热,商务印书馆的《新华字典》也在世纪初完成了一次大修。人们喜欢购买辞典和百科,从辞书中看到更广阔的的世界。

人工智能会梦见《开心辞典》吗?

2009年9月,第六版《辞海》出版发行,沿用了1999版《辞海》的书名题字。

8月14日,上海书展举行了“新中国70周年辞书成就展”,人们开始讨论:网络时代,大家还会查字典吗?辞书编纂该往何处去?

《开心辞典》落幕了,纸质辞典似乎也在搜索引擎和网络百科的冲击下而越发受人冷落。但其实,辞典的黄金时代还远未到来,你也许想不到的是,手边二十块钱一本的《新华字典》,很可能就是你叩开人工智能大门的敲门砖。

01 辞典:一部历史

人工智能会梦见《开心辞典》吗?

《新华字典》1998年修订本,第673页。

看到这里,也许你会心一笑。

词典,一作“辞典”,汇集语言里的词语,按一定顺序编排,逐一解释,供人检索查阅的工具书。实际上,词典也会成为一部历史书,收录不同时期的语言,反映不同时代的风貌。

作为一种“权威”,词典曾经代表了诠释意义的权力。不论是《永乐大典》还是《康熙字典》,都是在皇权极盛之时的产物。民间修字典,是一种大逆不道。江西新昌县举人王锡侯曾经深入研究《康熙字典》,并发现了其中的一些问题,私下编纂了修订版的民间字典《字贯》。乾隆四十二年,有人举报了他的行为,透过官僚体系,《字贯》发行的信息传递给了乾隆。乾隆大怒,《字贯》案的结果是:王锡侯满门抄斩,家产充公;查案有所犹豫的江西巡抚海成虽有旗人身份,但也被判处“斩监候”。

人工智能会梦见《开心辞典》吗?

历史上的乾隆当然不会在像《延禧攻略》里选秀的时候那么刻薄,但的确够腹黑。

语言是一种社会符号,某种意义上,建构了人们对世界的认知。

在中国近代史上,辞典也是爱国者反抗入侵者的武器。1928年,中华书局决定由舒新城作为主编,编纂《辞海》。1934年,《辞海》定稿,但此时,日本全民侵华的野心已经显露。有人主张,为了避免日本干涉,可以将《辞海》化整为零出版,取消其中有关地名、人名和政治事件相关的条目,尤其是“一·二八”、“九·一八”、“上海事变”、“塘沽协定”等条目应当删除。

人工智能会梦见《开心辞典》吗?

但舒新城坚决认为,即使中国灭亡了,也应该将历史留下这些名词的解释。《辞海》最终按照原计划开印,1936年上半年推出上册,1937年出版了下册。

灭亡一个国家最彻底的方式,就是灭亡它的记忆——《冰与火之歌》里的夜王,都知道这一点。字典,不仅是一部工具书,也是民族语言的博物馆,时代记忆的图书馆。

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因为我们的字典里的这句范文,互联网时代了,还有不少人坚信这一点。

辞典不是被冷落了,正如《开心辞典》只是不再出现在电视银幕,介质的升级,让辞典只是离我们更近了,而不是更远了。如今新华词典已经完全“上网”,电子词典功能更加丰富。

在英国,牛津英语词典的网络化堪称典范,专家和用户一道,让这部百年辞书焕发出连苹果公司都无法阻挡的魅力,在苹果的手机和电脑中,都内置了这本老字号的原版词典。

抱着辞典去咖啡店?这种沙雕行为,其实很多人已经在干了。

03 走上云端的辞典将借助AI生成知识图谱

编纂辞典不一定非要“掉书袋”。尤其是互联网时代,几乎无时无刻,迷因(meme)都在催生新的“意义”。

就像鲁迅笔下的孔乙己:“茴香豆的茴字,怎样写的?”记录历史,考据训诂,固然重要,但走向食古不化,就会让大家充满“快活”的空气。

人工智能会梦见《开心辞典》吗?

鲁迅大概也会被现代网友的行为迷惑,孔乙己竟然也登上了“网络词典”萌娘百科。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辞书修订赶不上时代节奏,如今是个世界性难题。如何改变辞书编纂中学者唱独角戏的格局,让更多人甚至人工智能参与到辞书编辑工作中来?中国的科技工作者已经有所行动。

2015年,中国政府推出《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要求推动“教育文化大数据”建设。包括中科院在内的科研院所,正在积极搭建文化云平台建设。将汉字数字化,传上云端,不止是做电子词典的“小打小闹”,云平台的背后,将是文化创作模式的创新与辞书结构的革命。

人工智能会梦见《开心辞典》吗?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来做文化大数据,看似“跨界”,其实正中“要害”。

未来,网民的“网络语言”将会被实时上传、实时分析,辅以专家的人工处理,辞书编纂的速度将大大加快。辞典不再需要等待十年、五年才得一修,词语意义的诠释将动态化,并且留下电子档案,当我们查找一个词语,我们能看到它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含义,为什么有了这个含义,又为何意义发生了变动。

辞典,变成了一场流动的知识盛宴。

辞书的结构也会发生变化。传统的纸质的辞典,我们大量看到这样的表述:“见某条目。”读者要在辞书内部进行词条间的“穿梭互查”,很麻烦。

事实上,传统辞典条目之间的连接度也不够高,知识仿佛是散落在沙滩的珍珠。而成为云端数据的词条,将在AI和专家的帮助下产生链接,知识通过联想,串成“金缕玉衣”。

云端的辞典正在AI的帮助下生成“知识图谱”。作为机器学习的一项重要技术,它能将辞典的语言知识与人们的日常生产生活结合起来,实现智能化应用:语义搜索、个性化推荐、智能问答、协同研究、决策支持……传统辞典升级,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便利。

人工智能会梦见《开心辞典》吗?

就算化妆成了胖子,谷歌的人工智能都能发现你是谁。

03 人工智能会梦见《开心辞典》

人工智能真的会梦见《开心辞典》,因为它已经参加过了。

2011年2月14日,IBM的明星“沃森”参加了《危险边缘!》的录制。《开心辞典》可以说是这档1964年创建的节目的中国版。

在连续三期节目后,沃森打败了节目最高奖金得主布拉德·鲁特尔和连胜纪录保持者肯·詹宁斯,获得了百万美金的奖金。沃森不是人,它是一个每秒可以处理500GB的数据,相当于1秒阅读100万本书的“人工智能”系统。

或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沃森,就是一部“活字典”。

人工智能会梦见《开心辞典》吗?

和“愚蠢的人类”比起来,沃森才是“最强大脑”。

人们开发“沃森”当然不止是让它上《开心辞典》答题的。如今,IBM的沃森已经登上了亚马逊、微软、谷歌等平台。尽管最近IBM医疗机器人项目被爆出“失准”丑闻,相关技术仍待完善,但仍然给我们指出了一个可见的未来。

编好辞典,并不是一件小事,它已经不止是文化的基础工程,更成为了科技发展的奠基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