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佛光 / 古代兵书 / 《乾坤大略》第三卷 初起之兵遇敌以决战为...

0 0

   

《乾坤大略》第三卷 初起之兵遇敌以决战为上

2019-08-17  峨眉佛光

《乾坤大略》第三卷 初起之兵遇敌以决战为上

上一篇,我们说到要讨论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在官渡之战中,把曹操和袁绍两人的位置互换,结果会怎么样?或者,我们把郭嘉、荀彧和田丰、许攸互换又会怎么样?

其实答案想必朋友们都已经知道:如果把曹操和袁绍的位置互换,让曹操去帅领袁绍的十万人马;袁绍来帅领曹操的三万人马,两军对垒,曹操和袁绍谁会胜出?我个人觉得还是曹操胜出,曹操带着三万人马能以弱胜强,带着十万人马以强还不能胜弱吗?如果当时曹操在征伐刘备时,袁绍能听许攸建议,出兵攻打白马,曹操腹背受敌,安能不败。可惜的是袁绍错过了战机。如果是曹操,我相信他会听取许攸的建议迅速出击。

至于第二个问题,其实也很简单,曹操知人善任,能听取他人的意见且多谋善断,军事素养极高。无论是郭嘉、荀彧、荀攸;还是田丰、许攸、审配等,只要是在他的手下,都可以大展宏图。但袁绍却多谋少决,是非不明,不知兵要,在他手下,天纵英才恐怕也无能为力,所有,依然是曹操胜出,所以一个集体或组织兴亡成败,领袖的格局、能力、智慧始终是最为重要的因素。

《乾坤大略》第三卷 初起之兵遇敌以决战为上

下面谈《乾坤大略》第三卷

第三卷、初起之兵遇敌以决战为上

兵之进也,固有所过城邑不及下者矣。必以战乎?曰:非我乐战也,不得已而与敌遇,非战无以却之。盖兵既深入,则敌必并力倾国以图蹂荡我,恐我声势之成;此而不猛战疾斗,一为所乘,鱼散鸟惊,无可救矣!诚能出其不意,一战以挫其锐,则敌众丧胆,我军气倍,志定威立,而后可攻取以图敌。

古所谓一战而定天下,其在斯乎!①汉光武之于昆阳,②唐太宗之于霍邑,可以观也。③昔沈田子以千余人遇姚泓数万之众于青泥,其言曰:'兵贵用奇,不必在众。今众寡不敌,势不两立,若彼围既固,则我无所逃,不如击之。'遂败泓兵。此深合机要,百虑不易之道也。

①昆阳之战是王莽建立的新政权末年(公元8年~公元23年),新汉两军在中原地

区进行的一场战略决战,这场大战的主战场在昆阳一线(今河南省叶县),故史称昆阳之战。昆阳之战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例之一,它决定了新汉两军的命运和未来中原王朝数百年的国运,是中国历史上一次有深远影响的战略决战。昆阳之战中,身为偏将军的刘秀一战成名,昆阳之战不但是刘秀击败王莽的关键一战,同时也为刘秀日后夺取天下奠定了基础。

公元9年,王莽篡汉自立,国号为“新”,王莽建国后按《周礼》体制,对社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由于政策多迂通不合实情,百姓未蒙其利,先受其害,政令朝出夕废,百姓官吏不知所从。天凤四年(公元17年)全国发生蝗、旱灾,饥荒四起,各地农民纷起,形成南赤眉军、北绿林军大规模的反抗。一时间全国各地烽烟四起。

公元23年(新莽地皇四年)五月初,王莽令王邑、王寻统帅的大军由颍川向昆阳进发,纳言将军严尤建议不把兵力用于昆阳这个既坚固又无碍大局的小城,应当直取宛城,宛城如破,则昆阳自败。王邑不听严尤的建议,傲气十足地说:“屠此城,蹀血而进,前歌后舞,顾不快邪”。

于是王邑命十万大军围攻昆阳。汉军统帅王凤、王常等见新莽大军逐渐云集昆阳,形势十分严峻,偏将刘秀所率三千骑兵在颍川西北遇见新军后,也引兵退回昆阳,加上汉军其他退入昆阳的一些零星部队,昆阳守军共约一万人.王凤等鉴于双方力量十分悬殊,对坚守昆阳信心不足,一些退入昆阳城中的官兵也惊惶失措。

新莽42万大军兵临昆阳后,统帅王邑、王寻命令,将昆阳层层包围,营帐百座、军旗遍野,锣鼓声闻数十里。新军挖地道,使用冲车和棚车攻城,集中了所有的机弩向城内狂射,箭矢像雨水倾泄。守将王凤等人见势动摇,向王邑乞降,但王邑、王寻不许。这使守军认识到只有坚守待援才能有生路,于是更加顽强地坚守昆阳。

严尤见昆阳难以在短期内攻下,又建议王邑:“兵法讲围城必阙,我们应当将包围圈留出一道缺口,让昆阳之敌逃跑一些,使他们传播失败的消息以震撼宛城之敌。”但王邑依仗自己兵多粮足,占据绝对优势地位,又一次拒绝了严尤的建议,继续加紧强攻昆阳,使自己42万大军,屯于坚城之下。

昆阳被围前,出城调集兵将的李轶、刘秀等人,在定陵、郾城等地调集各地兵马时,一些将领贪惜自己的财物,想就地分兵留守,不愿赴昆阳增援。刘秀对他们说:“今天如果能破敌,财物要比现在多万倍,我们的大事也可成功;如果我们兵败,脑袋都保不住,还谈什么金银财物呢?”于是各营将士遂跟着刘秀、李轶等一齐向昆阳地区开进。

六月初一,李轶、刘秀率定陵、郾城等地的汉军到达昆阳地区。刘秀为鼓舞大家的斗志,自率一千多人为前锋,李轶率主力跟进,刘秀军在逼近新军四五里地时,即摆开阵势,准备出击。王邑、王寻也派兵数千前来迎战。刘秀亲自率领人马冲杀,新军被打得大败,刘秀军斩杀新军近千人。刘秀率兵连着打了几次胜仗,大大地鼓舞了汉军的斗志,杀减了王邑、王寻的锐气。

后刘秀精选了三千人的敢死队,自城西冲击新军的中坚。王邑、王寻轻视刘秀,因而他们只率领万余人巡视阵地。为防止各营出现混乱,王邑下令各营严格管束自己的部队,没有命令,不准擅自出兵。王邑、王寻迎战刘秀,但他们不是刘秀敢死队的对手,新军的阵势很快被刘秀军击破,士卒混乱溃逃。这时新军其余的部队,因主帅严令而不敢轻举妄动,故无人主动支援王邑、王寻。刘秀率领汉军,奋勇冲击,并一鼓作气打垮了王邑、王寻的部队,斩杀了王寻。王寻被斩后,新军各部队失去了指挥中枢,立即混乱。这时昆阳城内守军看到刘秀等人取得胜利,也冲出城门,内外夹攻新军,杀声震天动地,新莽的四十二万大军迅速土崩瓦解。新莽军本是强迫征来的贫苦百姓,早已对王莽政权痛恨之极,经起义军内外夹攻,自然弃阵而逃。溃逃的莽兵相互推挤,“走者相腾践,伏尸百余里”。碰巧又遇上大风和大雷雨,山洪暴涨,新军士卒掉入水中淹死的有万余人,滍(zhì)川(今沙河,颍川支流)被尸体堵塞得几乎断流。王邑、严尤、陈茂等人仅带数十骑渡河逃回长安。

昆阳大捷后,不久绿林军攻入长安,王莽被杀,新朝灭亡。

②太宗霍邑之战。隋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李渊晋阳起兵,以长子李建成为

左领军都督,李世民为右领军都督,李元吉留守太原,自称大将军,帅三万大军沿汾水南下至贾胡堡(即霍邑今霍县西北),隋虎牙郎将宋老生两万兵马屯霍邑以拒“义师”。适逢秋雨粮尽,流言传突厥和刘武周将攻太原,李渊等决定班师回太原,但世民坚决反对。他夜哭于帐外,进言道“今兵以义动,进战则必克,退还则必散。众散于前,敌乘于后,死亡须臾而至”。后终令李渊收回成命,待雨停粮到,一举歼灭宋老生部。并沿汾水南下,军围河东(今山西永济)屈突通,世民仍谏道“宜乘机早渡,以骇其心。我若迟留,彼则生计”,再次认为兵贵神速,应乘胜直追,赴奔长安。后屈突通降,李渊帅军渡河,一举拿下长安,建立唐王朝。

③沈田子姚泓青泥之战:东晋义熙十三年(416年)八月,东晋太尉刘裕北伐后秦,命沈田子(敬光,吴兴武康(今浙江德清县武康镇)人))与傅弘之同率别军进军武关。

义熙十四年(417年)七月,刘裕率军至陕县(今河南陕县),沈田子等即过武关进关中,因后秦各城守将都弃城出走,于是顺利进屯青泥(今陕西蓝田县南)。当时后秦守将姚和都屯驻于峣柳(今陜西商洛市商州区西北)抵抗,后秦皇帝姚泓亲自率军抵抗刘裕,因担心沈田子从后袭击,于是决定先行领兵消灭沈田子,然后再全力与刘裕决战。当时沈田子只有一千多兵,面临姚泓数万大军,沈田子却意图乘姚泓新至进袭,于是自领士兵先进,傅弘之作后继。后秦军以兵力优势建数重包围圈,围困沈田子。沈田子则激励士卒说:' '兵贵用奇,不必在众。今众寡不敌,势不两立,若彼围既固,则我无所逃,不如击之。'于是率士兵奋勇杀敌,大败后秦军,斩杀后秦军万余人,姚泓败归灞上(今陕西西安市东南)。沈田子随后与刘裕派来支援自己的沈林子一同追击。不久长安(今陕西西安市)城陷,姚泓出降,后秦灭亡,沈田子获授咸阳、始平二郡太守。

编者按:第三卷通过三个以少胜多的案例表明:在军事上,当自己与强敌突然遭遇,尤其是数倍甚至是数十倍于我的强敌,应当在强敌立足未稳或者软肋处第一时间拼死出击,才有败敌自存的机会,如果等到强敌布阵完成再和强敌正面相抗或者稍有迟疑怯懦,自己则决无可能逃出生天。用在现在的生活、工作、创业、商战中应该秉承一个原则: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要想在强手环立的竞争中胜出,必须要看准目标、找准方向、知彼知己,找准事件的关键矛盾,避敌正面、在第一时间以奇道快速精准出击。容不得丝毫的迟疑和怯懦,须知“狭路相逢勇者胜!”。

《乾坤大略》第三卷 初起之兵遇敌以决战为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