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雅轩345 / 叶嘉莹饶宗颐... / 叶嘉莹丨我想把真正的吟诵留下

0 0

   

叶嘉莹丨我想把真正的吟诵留下

2019-08-17  静雅轩345

我想在我离开世界以前,

把即将失传的吟诵留给世界,
留给那些真正的诗歌爱好者。


叶嘉莹,号迦陵,中国古典诗词大家。她生于民国,施教七十余年,著作等身,蜚声海内外,一生致力于古典诗词的教研和阐发。席慕蓉说她是“诗教的发光体”,顾随称她“凡所有法,足下已尽得之”。
听叶先生吟起古调,回味《诗经》里“苍苍蒹葭”的幽微缠绵,聆听《楚辞》中浪漫奇绝的滔滔“天问”,与李白、陶渊明、苏东坡把盏言欢,同杜甫、李清照、辛弃疾心魂相依,在悠扬的古乐和热切的吟诵声中感受诗歌的灵魂真味。

本文作者:叶嘉莹

-

最近有读者提了问题,说:“汉语之所以伟大,主要在于书写方式的统一,而不在于读音如何,一味强调读音的重要性是否舍本求末?
“汉语之所以伟大,主要在于书写的方式的统一”,就是我们现在看古人的书法,还可以认识。

所以,大部分人虽然赞同我对古诗吟诵读念的推广,但是一些读者就觉得,为什么我们要读出那么奇怪的、跟我们讲话不一样的声音,把一些字不按照普通话的声音来读呢?
这其实是一个很基本也很重要的问题。我实在要说,中国的诗词从南北朝以来,我们形成了一个格律,比如说绝句或者律诗: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它有一个声调之美,而这个声调里边的有一些字,在中国古代是入声字。

入声字广东现在还保留了一些,比如说我姓“叶”,广东人念yip,加了一个短促的闭口音,是一个入声的字。那我们中国的古人是有这个入声的音。
他们以为我读的是古音,其实我读的不是古音。

我只是作为一个北京人,在没有入声声调的情况下,当我读有平仄入声的格律诗的时候,我要尽量把它读得合乎格律。


  减去声调,等于抽空了诗歌一半的生命

我们简单地举两个例子来看:
杜甫有一首诗叫《春夜喜雨》。春天的夜晚我们很欢喜,因为下了雨了。我们说“春雨贵如油”,所以春雨是很贵重的。
《春夜喜雨》杜 甫
好雨知时节 (jie四声),当春乃发 (fa四声) 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 (he四声),江船火独 (du四声) 明。
晓看红湿 (shi四声) 处,花重锦官城。

(叶嘉莹《春夜喜雨》赏析)

我们再举一个例证,有一首小词,传说是李白写的,这个词的牌调叫《忆秦娥》。

你要知道,诗是有题目的,比如刚才的诗叫《春夜喜雨》,但是词的“忆秦娥”并不是题目,词是牌调,它是一个曲调的名字。

所谓词,是歌词,是给一个音乐的曲调填上歌词,是fit in a musical tone,把一个音乐的曲调填上歌词,这些都是最基本的知识,但是基本的知识在大礼堂上不能讲,别人说你浪费时间,但是这是基本功,我们要知道。李白这首《忆秦娥》非常有名:

《忆秦娥》李 白

箫声咽(yè),秦娥梦断秦楼月。

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bie四声)。

乐游原上清秋节 (jie四声),咸阳古道音尘绝 (jue四声)。

音尘绝 (jue四声),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que四声)。

“箫声咽(yè)”,这个“咽”不能念成“咽喉”的“咽”,得念ye (四声),是个入声字。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有一个秦地的女子,她在一个小楼上,因为她怀念一个人,她晚上梦醒了就怀念这个人。“咽”就是呜咽的声音,吹箫的声音。

“秦楼月”,这个在格律上是要重复的。“年年柳色,灞陵伤别”,每一年杨柳绿的时候,我就想到我在灞陵送走的那个我所爱的人,我们在灞桥上送别。

乐游原是唐朝长安城南的一个高原,很多人说登上乐游原可以看见整个长安城。杜牧和李商隐都写过《登乐游原》。

“乐游原上清秋节(jie四声)”,乐游原上那个凄清的秋天的节气又到了,“咸阳古道音尘绝(jue四声)”,可是我送走的那个人,从咸阳古道上走的那个人,消息断绝了。

“音”没有音信,“尘”没有踪迹。“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这是牌调规定要重复,也表现你的感情的悲哀更深一层。

现在只剩下什么呢?走的人没有回来,我思念的那个人不见了,“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只剩下在秋风之中,落日的斜阳照在长安城的城楼上。我们说汉唐都建都在长安,所以“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这一首词,无论如何是一首绝妙好词,而且这首词所写的,不止是男女之间的相思怀念,从这首词整个的内容情感来看,它写的很可能是“安史之乱”以后,整个国家破亡的悲哀,唐玄宗出奔到四川,新皇帝登基在灵武,长安城沦陷了。

如果只是男女的悲哀,它不会写“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我们曾经的古都现在沦陷在胡人的手中了,我们逃到四川的皇帝,远在灵武的皇帝,什么信息都没有。

这绝对是唐代的一首绝妙好词,但是这首词押的是入声韵,你一定要读出入声来,才能传达它的悲哀,才能够传达词调的美感。

一首完整的诗,它有字形、字音、字意三方面的美,你不能把它(任)一种美感的特质去除。

大家要知道,为什么我在读词读诗的时候,要把它读成合乎诗词格律的声调?因为你把它的声调减去了,就等于把这首诗一半的生命给它抽空了,所以我一定要提倡读诗词要合乎平仄。

辅仁大学学士学位照

叶嘉莹先生辅仁大学毕业证

中国古典诗歌绝对不会灭亡

中国古典诗歌之所以如此精妙,是因为中国古典诗歌重视心、物之间的兴发感动,由一生二、由二生三、由三生无穷;以内心的感发为主,“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杜甫说,“摇落深知宋玉悲”,杜甫读了宋玉的作品,就感受到了宋玉的悲戚。

辛稼轩说:“老来曾识渊明,梦中一见参差是。”

我在梦里遇见了陶渊明,读了他的诗受到感动,而这种感动可以一直延续不断。所以,“兴发感动”是中国诗歌的生命,且这个生命生生不已。
   
对于现代人来说,吟诵诗歌就是要将古人诗歌原有的韵律与自己读诗时的感情融合在一起,使自己的生命和诗人的生命结合起来,令诗歌的生命延续。这便是中国诗歌的吟诵之妙。
   
关于中国古典诗歌,曾有人问我:现在没有人喜欢古诗,大多数人也不赞成吟诵,那么,中国诗歌会灭亡吗?

我以为不会。中国古人作诗,是带着感情而写的,他们把自己内心的感动写出来,千百年后再读其诗作,依然能够受到同样的感动,这就是中国诗歌的生命。所以说,中国诗歌绝对不会灭亡。

因为,只要是有感觉、有感情、有修养的人,就一定能够读出诗歌中所蕴含的充足的、真诚的生命。

要培养诗人,而不是只会考试的学生

读者还说,在现在的中小学教育考试体系中,用普通话讲授诵念古诗词是绝对的主流,那就是说现在的中小学的教育考试里边是有考古诗词的,如果推行叶先生的吟诵体系,会引起评判标准的混乱。
就是说,都说“清秋节(jie二声)”,你说“清秋节(jie四声)”,这个就引起了一个标准的混乱了,如果考试让你注音,你注第几声?所以这个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你要学真正的诗歌的吟诵,还是为了一个考试的标准?
其实这个只要你从小孩子,跟他说明白了,如果你从小就这么读,他自然就会了。而且不但他会读了,他读诵久了,你再教给他吟唱,他们将来就会出现很多诗人。
我说的是旧诗的诗人,我可以顺便讲一讲新诗。

本来胡适之先生倡导白话诗,可是你要知道有的时候你用大白话说起来,它就没有诗歌的意思,你完全说一个白话,比如说今天天气很好,这朵荷花很美丽,它就没有很多诗的感觉了。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新诗也并不是大白话来说,他们用很朦胧、很模糊、很颠倒的句法来说,因为你说成大白话,就没有了诗的感觉。

所以台湾写新诗的诗人像痖弦先生、洛夫先生,他们的诗可以去看一看,都不是大白话,因为你完全变成大白话,就没有诗歌的感觉。
还有我说我到南开来,是李霁野先生请我来的,李霁野先生是外文系的主任,他以前在辅仁大学教书我认识他,还有他的好朋友台静农先生,是我在台大教书的时候中文系的系主任,他们俩都是鲁迅的学生。台先生跟李先生亲自告诉我说,他们当年反对旧诗,都写白话诗,但是老年以后,李先生、台先生没有一首诗是白话诗,他们留下来很多诗都是古典诗歌。台先生留下的古典诗歌,我给他写的序言,有几首非常好的诗,那种意境,不是大白话能够写出来的,而是只有古诗才能够表现的。
我是希望我们如果真能保持一个诗歌吟诵的传统,那我们将来就能培养出来很多的诗人,而不是一些只会考试的学生。

(叶嘉莹古典诗歌吟诵讲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