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亭亭 / 婚姻 / 母亲“处心积虑”的一次次赶走女友,后来...

0 0

   

母亲“处心积虑”的一次次赶走女友,后来我成了渣男,她后悔了

原创
2019-08-17  魏亭亭

很多男孩子都是母亲心里的宝贝,因此多儿子的女友也是非常挑剔,稍有不顺自己心意的,就想方设法地赶她走,非要儿子找到合自己心意的才行。但是,等到她的目标达成之后,很可能结果却让自己后悔。

王宇之觉得自己是好惨一男的,从小到大的生活轨迹半分跟自己意志相同的都没有。就是现在,母亲还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逼着自己娶那个女人,捻灭了手里的烟,王宇之笑了一下,妈,这一套您用了快三十年了,您不腻我腻了。爱谁娶谁娶,反正我不娶。

母亲生他的时候大出血,坐月子的时候又没养好,所以落下了心疾。情绪一激动就有可能过去,所以从他记事起,就被灌输了不能惹妈妈生气,妈妈有病全是因为你的观念。不仅仅是王宇之,家里所有人都让着妈妈,久而久之母亲就变得有些强势不允许有人忤逆她。

小孩子还好,青春期有了自己的思想之后王宇之就跟不理解母亲的这种行径。还记得有一次她想出去玩儿,明明都已经写完作业了,但是母亲就是不允许,不知道原因的不允许,他顶了句嘴,母亲就座地上痛哭说自己没良心,父亲过来就直接训斥了自己。

打那儿起王宇之就没日没夜的学习,盼着能借高考上大学的机会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功夫不负苦心人,王宇之的成绩算不上顶好那类的,但也绝对够得上是可以随便选城市学校的分数,他选了一个离家特别远,坐火车需要二十个小时的地方,离家长大半个中国。

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他傻眼了,他没去成远方,还得在家苟且。一问才知道母亲篡改了他的志愿,让他上了本省的一所学校,专业相同学校也不错,就是离家太近了。大绿皮火车也就需要五小时。

看见通知书的王宇之挺愤怒的,但是母亲拿话先一步堵住了他的嘴,妈心脏不好,有点啥事儿你还能及时回来看看。王宇之耸耸肩表示无所谓,反正也反抗不了。后来一家人兴奋地传阅通知书收拾行李,欢欢喜喜地送人上学,唯独王宇之清冷的像是与自己无关。

再后来王宇之认识了一个同样喜欢旅游的女孩子,他是想散心,她是要写生,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的人相爱了,王宇之十分爱这个女孩子,她温柔体贴善良,所有的正面词语放在她身上似乎都能匹配的上。

那年他大三她大四,俩人热烈的相爱着直到他二十六岁的时候,他觉得应该跟她组成个家了,家里有温柔的她和一只安安静静的小猫,闲下来的时候她写生他给她做养生粥。

一切想象的都那么美好,但是他还是有些怕,怕家里的母亲不喜欢她干涉他,果然墨菲定律怕啥来啥。带着她进屋的一瞬间,他就看出来了母亲面色不对,但是只是一瞬间,接下来就是客客气气地对待自己女朋友,这让王宇之怀疑刚才可能是看错了。谈到结婚的时候母亲也都大多举双手赞成一副好相处的模样。

后来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女友平静地提出了分手,一问一下原来风平浪静只是母亲麻痹自己的手段,她暗地里找了女友,并且不下十次,女友觉得既然不被祝福这婚不结也罢。女友没说母亲说了什么他也没问,就算不问,凭着认识这么多年的经验他也能猜出来。

女友消失了谁也联系不上,王宇之也跟着疯了,以前的乖乖仔现在是三天两头往家带姑娘,过段时间就换人都不带重样的,反正人家有这条件。

反正五年间吧,王宇之三十已经出了头,还是整天没个定性,不结婚成了王老太太的一块心病,安排的相亲王宇之那是来者不拒还会撩,钱上礼物上都不差事儿然后一两个月就分手,整得老王太太朋友圈越来越小。

王宇之凄凉的看着手里拿着小鞋带威胁自己的母亲:当初我领着秦丹回家说结婚,你处心积虑的弄散我们,今天又处心积虑的逼着我娶陌生人,妈,你觉得我是您儿子还是您想握在手里的傀儡?

差不多的了,我累了,爱谁娶谁娶吧。说完转身离开,王老太太一听儿子好像是彻底跟自己离了心,心里五味杂陈,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上。或许她真的失去这个儿子了,她错了吗?或许吧。她现在说后悔了,还来得及吗?

母亲对孩子的交友、婚姻多把把关是应该的,毕竟父母见多识广。但是最好不要过多地干涉儿女的选择,毕竟此时的儿女已经是成年人了,有自己选择的权利。而且,父母的想法也不一定是正确的,把最终的选择权交到儿女的手中,才是正确的做法。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