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太尉 / 往事回忆 / 老上海记忆

0 0

   

老上海记忆

2019-08-18  赵太尉

读懂社会的一个方面是考察工资和物价。很有趣!


老底子,低工资,物价稳定。农产品贱,工业品贵,国家高度垄断。


百元以上是很高的工资,人数极少。

文革时上海的青年工人,学徒三年

第一年:17.84元/月
第二年:19.84元/月
第三年:21.84元/月

满师后:36元/月,奖金5元。因一直不加工资,民间有“36元万岁”一说

上海里弄生产组计时工资

0.70;0.80;0.90元/天。星期天没工资。

下面一组物价除特别注明的,为上海市文革时期及1970年代、1980年代早期
购买米面制品和豆浆均要粮票

芝麻大饼(咸) 3分/只
大饼(甜) 4分/只
老虎脚爪  4分/只
油条 4分/根(半两)
淡豆浆 3分,咸豆浆 4分,甜豆浆 5分。
阳春面 8分/二两一碗(除面条,外加葱花而已)
菜汤面 15分(加现炒的菠菜、油豆腐等)
火柴  2分/盒
 0.15元/斤
白砂糖 0.78元/斤(凭糖票供应)
食油 0.88元/斤(1987.1)(凭油票供应)
 14.30元--17.10元/百斤。新米、好米要排队买。凭粮票和购粮证供应

赤豆棒冰 4分,奶油雪糕 8分,奶油大雪糕 12分


简装冰砖 19分,中冰砖 40分,大冰砖 76分
掼奶油 30分/杯
涮羊肉 30分/份,饭店
大闸蟹 5元/斤(1985.9)
脆麻花 4分-5分/根
水果蛋糕 4分/只
什锦糖 1.20元/斤
水果糖 1分/颗
盐金枣 3分/一小包
橄榄、桃板等蜜饯一般5分一包
寄放自行车 3分/次
寄放自行车 2元/月(1986)

书籍 1元钱约400页
玻璃围棋(中号) 2.40元/副
公园门票 5分
避孕套 免费
万金油 5分/盒
扇牌肥皂 0.36元/块(1982.12)
黄啤 0.33元/瓶
黑啤 0.36元/瓶
飞马烟 0.28元/包。凭香烟票供应,下同

大前门烟 0.35元/包

勇士烟 0.13元/包


生产烟 0.08元/包
红双喜烟 7元/包(1996.11)
阿尔巴尼亚香烟 0.20元/包。免烟票
零拷墨水 8分/墨水瓶
露天游泳池 8分/场
电影 0.15--0.30元
电影 1元(1985.1)意大利影展

公车最低票价:
汽车 5分
无轨电车 4分
有轨电车 3分
一般最高不超过15分

公交月票 6元(供固定的一个人无限次坐所有市内公车)

寄信 本埠4分,外地8分
寄印刷品 本埠1.5分,外地3分。稿件可当印刷品寄。
公用电话 4分/次,不限时。传呼费5分/次
电费 0.24元/度
公费医疗:生孩子住院费里自己付出部分 101.64元(1986.8)
住家保姆工资 55元/月(1987.3)
小学学费 6元/学期
中学学费 12元/学期
我母亲家的房租 2.54元,约25平方米
房租 8.56元(1987)两室户厨卫独用的单元房,约50平方米

1971年的安徽农村

鸡蛋 6-7分一只
老母鸡 1.30一斤
大闸蟹 0.70一斤

南京到上海火车
慢车 5.40元
直快 6.50元
南京到芜湖慢车2.40元
买连票便宜:芜湖到上海慢车 7.10元
京沪特快硬卧下铺 44.10元(1982.11)

四管半导体收音机 32元(面板上有“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字样)


上海牌全钢手表 120元(凭手表票购买)
凤凰牌18型自行车168.50元(1982.5)凭自行车票购买
蝴蝶牌缝纫机 175.40元(1986.12)凭缝纫机票购买
双缸洗衣机 357元(1986.6)
香雪海单门冰箱 125升685元(1984.10)凭票供应
双鹿牌双门冰箱 1260元(1986.12)凭票供应。
台扇 85元
电视机(12吋黑白) 440元(1982)凭票供应
金星牌电视机(14吋彩色) 998元(1984.8)凭票供应
海鸥牌DF相机 453元(1982)
闪光灯 46.70元
摄影暗袋 15元
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10巨册) 156元(1986.9)

三洋牌四喇叭收录机 530元(1982.7)另需侨汇券若干张


先锋牌音响 2112.84元(1986)凭出国人员指标
聂耳牌钢琴 2292.50元(1987.5)凭票供应
琴凳 57元
286台式电脑 12吋彩显 1M内存 6200元(1992.5)
东芝牌二手24针打印机 1600元
方正三型汉卡 1200元(即WPS)(1993)
结婚证书 1元(1982)
电话初装费 150元(1986.9,上海浦东优惠价)
正版CD 歌剧全剧 360元(三片)

下面这些照片记载了改革开放前,阿拉上海人生活的点点滴滴,方方面面,满载着老上海人儿时的回忆。相信你看了这些照片后,和我有一样的感慨,时代的变迁,抹不去的记忆。

上海人的住房

“老底子”上海人开门几件事

生炉子

男人生炉子一般都这样,放在风头里让依吹。

一早起来生煤球炉

一早有生炉子的,弄堂里烟雾腾腾。

倒马桶拎痰盂

一般家里人不多,二三个人、或新婚二个人都用痰盂比较多,倒起来方便。男人倒也不像拎马桶那么尴尬。

牛奶摊

最早买牛奶要凭卡还不是天天有,隔天有。还要排队。后来有了牛奶供应点,方便多了。但奶瓶是千篇一律全市统一的。

大饼油条摊

大饼油条是老上海小百姓最实惠和廉价的早餐。 咸大饼三分,甜大饼四分,油酥大饼,油条四分,淡浆三分,咸浆四分,甜浆五分。

油墩子

电话间

那时家里没电话,更没手机,联系亲朋好友都靠公用电话传呼。你要联系的人不但要有电话号,还要有详细的门牌号。

那时公用电话费用:专门传呼3分,接听免费,主拨话费每三分钟/4分。

烟纸店

弄堂口额烟纸店还记得伐

那时的糖果店

老弄堂里故事多

弄堂里一排洗衣机,天好家家洗东西。

弄堂里:上面挂着五颜六色晾晒的衣裤床单,风吹过时哗哗作响,当时大家调侃称其为“万国旗”。

拧床单

没衣裳机,要想快点干,就要拧的干。

弹格路

那时老弄堂弹格路很多的

剃头摊

这样的理发摊上海很多,很受老年人青睐,嘎嘎三胡顺便剃个头。

发大水

上海时常发大水,一落雨水漫金山。

许多老弄堂的家庭里没有水龙头,所以洗刷的水斗一字排列在弄堂居室的一侧,也形成了老弄堂特有风景。

  老弄堂的居民空余时间喜欢或坐或站在家门口,来访者都会被大家留在了记忆之中,那时候流动人口寥寥,所以治安出奇的好。

搬场

筑漏

弄堂里的井

露天小便池

这样的小便池在上海是老多额,现在来看不可思议。

电线木头

老上海风景线

弄堂里吃饭

夏天乘风凉

上海个旧城区格老城厢呒没改造之前,大多数个上海人轧勒一道——一条十几只门牌号头个弄堂里可以住进几十甚至上百家人家。住个面积小、住个人头多,碰上三伏天,大家热煞。于是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个人家一到吃夜饭前后就侪情愿到大弄堂里、到小马路上去乘乘风凉。

晚饭后,男女老少竹榻藤椅齐上阵,占据好的位子。拿把扇子带壶凉茶,开始吹牛嘎三胡。所谓好位子:一是有穿堂风,二是有路灯。

闸北区中兴里

汏浴

老虎灶

泡开水到老虎灶,一分钱一热水瓶,二分钱一铜吊。

爆米花

爆米花,爆一壶8分钱,加粒糖精片2分钱。

一般爆的都是珍珠米(玉米),年糕片,山芋干,“赤屁豆(蚕豆)”。

钉碗

补...坏碗呃,砂锅(锔钉或叫锔瓷),俗语叫钉碗,如今这手艺已后继无人了。

麦芽糖&棉花糖

麦芽糖又叫“劲糖“、“搞搞糖”

阉鸡

阉鸡又叫“顿鸡”

铅皮匠

搪锅底,火烙铁焊补搪瓷脸盆漏洞等,当时的搪瓷颜料现在市场上已经绝迹,是一种装在长条塑料小口袋里的,颜色有多样。

磨剪刀

吆喝:削...刀磨剪刀

铜匠

修笔匠&秤匠

篾匠&桶匠

1)吆喝:编掏萝,鱼篓……修竹篮,竹塌……

2)吆喝:箍...桶噢

1)吆喝:啊有坏呃棕绑修啊...藤绑修啊...

2)弹旧棉花

吊罐

“吊罐”,以前酒,酱油,醋等散装货都是从甏里吊出来的,吊罐有大小计量——二两、半斤、一斤。

修鞋&伞摊

1)吆喝:坏套鞋修...啊

2)吆喝:修...阳伞呃

3)修油布伞

棒冰四分一根,断棒三分。

吆喝:“赤豆...棒冰,奶油...雪糕”

文化生活

图书馆里

那时业余学习的人很多,都为一张文凭而努力。

阅报栏

9吋电视机

晚饭后,一家人围着9吋黑白电视机看。

卖电视机的商店,人头攒动。

最早女人做头发个个都这样。

这时的服装式样已经多起来了。

票证时代

那时物质匮乏,吃、穿商品都要凭票配结供应。那时有购粮证,煤球卡,有粮票、布票、油票、肉票、香烟票、鸡蛋票,还有脚踏车缝纫机购买券等。

一切都要凭票供应

那个年代凭票商品的价格:

籼米14.3元/100斤,普通粳米16.4元/100斤

特等粳米17.1元/100斤

(粳米每人每月定量8斤)

标准粉0.17元/斤,精白粉0.22元/斤

标准切面0.21元/斤,精白切面0.27元/斤

煤球2.40一担,煤饼2.60一担(100斤)

菜场

买点鱼真不容易

那时精肉0.98元;后腿0.90元;夹心0.78元;

小排0.56元;板油0.35元;

骨头0.15元一斤是要凭医院骨科医生证明购买的,与猪肝属营养菜。

肉票吃光,只能看看。

排队买盆菜

鸡蛋塑料盆换粮票

那时在马路边弄堂口,新村里都能看到。

十六铺、大达码头是集散地。

当时黑市上海粮票可换到0.12元/斤,黑市全国粮票可换到0.35元/斤。

葱姜摊与贩外烟是一个模式——箩筐反扣。

儿童时代的课余生话

那时的小孩都是散养,上学放学都是自己走,那怕是一年级。放学回来就是和小朋友们玩。

放学了一起走吧!

散养的小孩就这样皮

上海很多乒乓世界冠军,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滚钢圈(脚踏车,黄鱼车钢圈),竹,藤,铁制(马桶、脚桶换下来的旧箍为多)。

“斗鸡”

跳橡皮筋

造房子

打陀螺---“抽贱骨头”

刮“四角片”

拾麻将牌

人民广场,那时的人民广场成了培养足球运动员的摇篮。

着棋(军棋,还要另外一人做裁判)

康乐球

观“斗鸡”,在那时是经常看到的事。

小人书摊

那时只有儿童用品商店门口有专门供儿童玩的

小小班

那时学校规定了“小小班”。就是住在家附近的同班同学一起做作业。

为了小孩能出人头地

“老底子”马路上街景

那时上下班这样的情况很多的。

铁路道口


自行车

当时最热门交通工具是自行车,阿拉上海人出行靠它。当时上海自行车有永久和凤凰两种牌子,但它需要凭票供应。

   黑市自行车券:花式150一张,平式100一张。

1)那时第一百货公司门口,是可以骑自行车的。

2)上下班靠它

3)一家三口在车上其乐融融

三轮车

有轨电车&公交车

在浙江路桥上行驶的5路有轨电车

(驾驶员是站着开车的)

那时的电车

那时公交车相当挤。有时车门都关不上,需要后面有人推。

一般终点站都有退休工人维护次序。

轮渡船

轮渡船,那时黄浦江上的唯一们交道工具。

轮渡牌子,来回过江6分,浦西投筹,浦东不投。

公交月票,汽车票,电车票

乌具壳

三卡,“乌具壳”一一那时常见的机功车

上海火车站

老北站

警察岗亭

那时的红绿灯转换都是手动人工操作的。

那时的外滩

那时的外滩防浪堤。

老上海的生活,您还记得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