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入画 / 考 古 发 掘 / 【THE ONE】高清器物出土 | 襄阳清水沟南...

分享

   

【THE ONE】高清器物出土 | 襄阳清水沟南朝画像砖墓

2019-08-18  你我入画
《湖北襄阳麒麟清水沟南朝画像砖墓发掘简报》

清水沟画像砖墓位于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城南凤凰山的南麓, 其东南为尖山和市区最高峰扁山, 西北距305省道约700米。因遭破坏, 原地形已不可考。推测现区域原为一小冲, 墓葬位于小冲之上, 西面从围堰到下面的水田原应为清水沟河道 (图一) 。2006年10月, 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街道办事处麒麟村四组村民在平整土地过程中发现一座砖室墓。襄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随即对此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2007年3月, 墓葬清理结束。墓葬早年已被盗掘, 但仍出土了大量画像砖及较多遗物。现将墓葬清理结果简报如下:
(图1)墓葬位置示意图






一. 墓葬形制



墓葬平面呈“凸”字形, 为券顶单室砖墓, 由墓道、甬道和墓室三部分组成, 方向220°。墓道因遭破坏, 长度不详。砖室通长8.47、宽2.66、残高约2.2米。甬道内长2.58、内宽1.48米。甬道内设四个砖柱, 宽50、深20、间距24~28厘米。墓室内长4.22、内宽1.88米。墓室后设棺床, 残长2.62、高0.23米。东、西、南壁厚均为0.39、北壁厚0.78米。墓葬用砖皆模印有花纹或画像, 墓砖规格有长方形和楔形等。墓葬券顶已坍塌, 葬具不存, 人骨尽朽, 随葬器物散置于墓底南部及北部 (图二~四)


(图2)墓葬平、剖面图

1.陶镇墓兽2、3.陶无帽侍俑4、5.陶小冠俑6.陶举物俑

7.陶女侍俑8.陶侍俑9.陶持瓶俑10、11.陶双髻

12.陶头巾俑头13.陶单螺髻俑头14.陶提袋俑15~19、28.青瓷盏

20.陶盏21~23.陶碟24.陶磨25.陶兽首

26.陶器座27.青瓷盘口壶29.陶牛车

(图3)墓室 (由西向东摄) 

(图4)墓室局部 (由东向西摄) 

西壁墓室采用三顺一丁砌法, 残存5组。三层顺砖错缝平铺。丁砖砌法为:每8块竖砌砖之间错砌7块内收6厘米的砖, 画像砖贴在内收的7块砖外侧。甬道砌法与墓室相同, 只是砖柱突出, 砖柱间隔4砖或5砖, 砖柱两侧用厚5~6厘米莲花菱角砖夹7块内收6厘米的砖, 画像砖同样贴在内收的7块砖外侧。西壁共出土画像砖13块, 画像砖隔层呈“品”字形分布, 内容为供养人、万岁、蔡顺闻雷泣墓、弓箭手、侍饮、抬肩舆、吹笙凤鸣、双狮等。其余墓砖向墓室内的一面均饰图案或花纹 (图五)

(图5)墓室西壁

东壁现残存6组, 其上一组仅残存部分三层顺砖。砌法与西壁相同。出土画像砖13块, 内容为供养人、千秋、骑士出行、郭巨埋儿、侍饮、双狮、长发人、备马出行等 (图六)

(图6)墓室东壁

北壁三顺一丁起底, 第一组中部用楔形砖垒砌一拱门, 拱门两侧各竖置砖7块, 并错砌两砖, 呈两侧龛。侧龛上横压3层长砖, 拱门上竖压砖8块, 上述每组亦间错以形成龛。每两块一组的砖柱上饰供养人、飞仙、侍女等图案, 顺铺砖侧面饰忍冬纹。

南壁为封门。砌法与东、西壁相同, 均为三顺一丁, 但没有嵌入画像砖。砖的种类较复杂, 在清理过程中发现两块画像砖, 应为墓室修好后的剩余砖。

铺地及棺床 铺地平砖共有4层, 最上层为“人”字形, 下为横行间错直行再横行。墓室北部残存部分丁砖, 边上铺厚3.5厘米的莲花菱角砖, 中间铺小莲花砖, 应为棺床。


二. 画像砖与花纹砖


墓葬用砖皆单平面饰绳纹, 模印画像和花纹位于墓砖的端面、侧面、平面, 个别为两块砖拼砌组合成一个图案。为方便叙述, 以下将砖单平面印有莲花为主体图案的称为莲花砖, 单平面印有人物、动物、神兽、物品等其他图案的称为单平面画像砖, 端面印有人物、物品等图案的称为端面画像砖, 其他在端面、侧面印有以忍冬花纹为主的暂称为忍冬纹砖。

(一) 单平面画像砖

共出土35块, 其中东壁、西壁各存13块, 墓室及封门内采集9块。单平面画像砖四周皆饰连续波状忍冬纹边框, 内为主体图案。东、西壁画像砖从墓室至甬道方向分层依次编号, 其中第1~6块位于墓室内, 第7~10块位于甬道的砖柱之上。采集画像砖按清理时发现时间依次编号。画像砖共计17种, 以下分类介绍。

长发人画像砖 2块。其一位于东壁底层第四块, 长37.5、宽19、厚6厘米 (图七) 。其二为东壁底层第九块, 长36、宽19、厚5.8厘米。一人站立其中, 长发后飘及腰, 两边为高山、树木。可能表现了王子乔得道成仙时的情形。


(图7)长发人画像砖
备马出行画像砖 2块。其一为东壁底层第七块, 长37.5、宽19、厚6厘米 (图八) 。其二为采集一块, 残长15、宽18.5、厚5.5厘米。画面为准备出行的场面, 共有四人一马, 四人皆身着交领宽袖衫。两名武士在前, 头戴冠, 手上持剑。后一人骑于马上, 头戴高冠。马高大, 长尾, 前蹄跃起作行走状。马后为树木两棵, 后有一人头梳双髻, 持物向前。
(图8)备马出行画像砖
侍饮画像砖 4块。其一为东壁底层第二块, 长38、宽19、厚6厘米。其二为东壁底层第六块, 长37.5、宽18、厚6厘米。其三为西壁底层第八块, 长36、宽19、厚5.5厘米。其四为采集一块, 长37.5、宽19、厚5.5厘米(图九) 。画面中侍者居左, 作跪状, 双手前伸捧案, 饮者团坐于右, 双手做接物状。背景为山石、树木。
(图9)侍饮画像砖

骑士出行画像砖 1块。为东壁第三层第二块, 长38、宽18.5、厚5.2厘米。画像砖虽然磨损严重, 但仍可辨5位骑士骑马向前奔驰 (图一○)

(图10)骑士出行画像砖

郭巨埋儿画像砖 3块。其一为东壁底层第三块, 长38、宽19、厚5.8厘米。其二为东壁底层第五块, 长38、宽19、厚5.8厘米。其三为东壁底层第八块, 模印不正, 右边没有忍冬边框, 长35.5、宽19、厚5.7厘米 (图一一) 。画面左为郭巨持锹挖土, 右应为郭妻, 怀抱一小儿, 画面中郭巨和小儿的头皆伸入忍冬边框内, 背景有山石、树木。

(图11)郭巨埋儿画像砖

吹笙凤鸣画像砖 2块。其一为西壁第二层第二块, 长38、宽18、厚6厘米。其二为采集, 长38、宽18.5、厚6厘米 (图一二) 。画面正中应为王子乔, 左为一凤鸟, 右为一龙。文献记载王子乔乃周灵王太子, 喜好吹笙, 作凤凰鸣, 曾引来凤凰起舞。他游于伊水、洛水一带, 被一道士引至高山, 后驾鹤成仙而去[1]。

(图12)吹笙凤鸣画像砖

双狮画像砖 3块。其一为西壁第三层第十块, 长37.7、宽19、厚5.5厘米。其二为西壁第二层第十块, 长38、宽19、厚5.7厘米。其三为东壁第二层第十块, 长37.5、宽19、厚5.7厘米 (图一三) 。两狮相对而卧, 昂首翘尾, 中间饰忍冬纹。

(图13)双狮画像砖

蔡顺闻雷泣墓画像砖 1块。为西壁底层第九块, 长37.5、宽19、厚6厘米。画面左为外为环状物所包围一飞鸟, 中为一坟茔, 其右上用反文铭“蔡顺”二字, 铭文左侧有一长尾猛兽。右为一人跪于树木前。画面中飞鸟可能表示雷震, 跪者为蔡顺, 因亡母生前怕雷, 闻雷即在墓边跪守 (图一四)

(图14)蔡顺闻雷泣墓画像砖

弓箭手画像砖 2块。其一为西壁第三层第二块, 长38、宽18.5、厚5.5厘米。其二为西壁第四层第一块, 长37.5、宽18.5、厚5.5厘米 (图一五) 。图上共5人, 均呈行走状, 右手执一物放于肩上, 似为弓, 腰部有一箭箙, 内有箭数支。

(图15)弓箭手画像砖

抬肩舆画像砖 2块。其一为西壁第三层第三块, 长36.5、宽18.5、厚5厘米 (图一六) 。其二为西壁第四层第二块, 残。画面共有六人, 前四人共抬一平肩舆。后两人中, 前一人似手执华盖, 后一人手持团扇。华盖、团扇、肩舆、抬肩舆者的局部进入忍冬边框内[2]。

(图16)抬肩舆画像砖

供养人画像砖 3块。其一为东壁底层第一块, 长38、宽18.5、厚6厘米 (图一七) 。其二为东壁底层第十块, 长37.7、宽19、厚6厘米。其三为西壁底层第十块, 残长34、宽19、厚6厘米。左右各一供养人, 中间为一博山炉, 间饰忍冬纹。

(图17)供养人画像砖

千秋画像砖 1块。该砖为东壁第三层第三块, 长38、宽19、厚5.7厘米。人首鸟身, 鸟身作展翅状, 周围间饰忍冬纹 (图一八)

(图18)千秋画像砖

万岁画像砖 3块。其一西壁第二层第一块, 长38、宽19、厚5.5厘米 (图一九) 。其二为西壁第三层第一块, 残长35、宽19、厚5.5厘米。其三为西壁第二层第三块, 残。兽首鸟身, 兽首昂头张嘴, 鸟身作展翅状, 周围间饰忍冬纹。

(图19)万岁画像砖

虎画像砖 3块。均为采集品。采集1, 长38、宽19、厚5.5厘米。采集2, 长38、宽18.5、厚6厘米 (图二○) 。采集3, 残长17、宽19、厚5.5厘米, 仅存右半部分。虎昂首吐舌, 背和后足作羽化状, 周围间饰山石、树木。

(图20)虎画像砖

打望画像砖 1块。采集品, 残长17.5、宽19、厚5.5厘米。仅存左面一小部分, 可见一人跪坐于板床之上, 似在向外张望;床边起立柱五根, 上承幄帐成顶, 床前为网状围栏。图案与邓县学庄老莱子画像砖有相似之处。可能是刻版问题, 五根立柱与顶部、床面未完全对应 (图二一)

(图21)打望画像砖

残尾画像砖 1块。采集品, 残长14、宽19、厚5.5厘米。仅残存左面一小部分, 可辨为尾和足, 间饰忍冬纹。因与所出千秋、万岁、虎等图案不同, 疑画面主体为龙 (图二二)

(图22)残尾画像砖

(三) 莲花砖

莲花砖有莲花菱角砖、小莲花砖、组合莲花砖和楔形莲花砖共四种, 图案以莲花为主体。其中厚5~6厘米莲花菱角砖见于砖柱两侧, 小莲花砖和厚3.5厘米莲花菱角砖见于后室棺床铺地, 组合莲花砖从厚度看也应用于铺地, 楔形莲花砖位置不明。

莲花菱角砖 长36~37、宽17.5~19厘米。厚度有两种, 一种厚5~6厘米, 另一种厚3.5厘米。平面图案皆一边为八瓣莲花, 一边为菱角, 四角各饰一朵忍冬, 外为一周连续波状忍冬边框 (图二三) 。厚5~6厘米砖端面也有图案, 图案方向不一, 且皆靠近八瓣莲花一侧, 端面图案有双净瓶、博山炉、右侍女。

莲花菱角砖 长36~37、宽17.5~19厘米。厚度有两种, 一种厚5~6厘米, 另一种厚3.5厘米。平面图案皆一边为八瓣莲花, 一边为菱角, 四角各饰一朵忍冬, 外为一周连续波状忍冬边框 (图二三) 。厚5~6厘米砖端面也有图案, 图案方向不一, 且皆靠近八瓣莲花一侧, 端面图案有双净瓶、博山炉、右侍女。

(图23)莲花菱角画像砖

残角画像砖 1块。采集品, 残长13.5、残宽11.5、厚5.5厘米。仅残存右下角一小部分, 可见饰有山石、树木, 主体图案不明。

小莲花砖 长23、宽11.5、厚3.5厘米。主体图案为两边各一朵八瓣莲花, 莲花四角各饰一朵忍冬, 外为一周连续波状忍冬边框。砖四角各有四分之一朵莲花, 两长边中部各有二分之一朵莲花 (图二四)

(图24)小莲花砖

组合莲花砖 长23、宽11.5、厚3.5厘米, 尺寸与小莲花砖相同。每一砖之主体图案为半圆形八瓣莲花, 两角各饰忍冬一朵。两块砖拼合组成一朵大莲花 (图二五)

(图25)组合莲花砖

楔形莲花砖 长19、短宽边15.5、长宽边16.5、厚6厘米。平面主体图案为八瓣莲花, 莲花四角各饰一朵忍冬, 外为一周连续波状忍冬边框 (图二六)
(图26)楔形莲花砖

短端面图案中间为莲花, 两边各饰一团形忍冬 (图二七∶5) 

(二).端面画像砖

端面画像砖多数仅端面模印有图案, 均高约19、宽6厘米。另莲花菱角砖端面也模印有图案。

左侍女 可见一女子, 头向左, 头似梳双髻, 手似持物, 脚踏覆莲 (图二七∶1) 。

右侍女 与左侍女近同, 头向右 (图二七∶2) 。

左飞仙 可见一女子, 头向左, 右腿跪, 左腿蹲, 双手捧博山炉, 脚踏覆莲 (图二七∶3) 。

右飞仙 与左飞仙近同, 头向右 (图二七∶4) 。

供养人 正面, 头戴冠, 蓄长须, 着长袍, 双手置于胸前, 间饰忍冬纹 (图二七∶8) 。

博山炉 中间一博山炉立于覆莲之上, 间饰忍冬纹 (图二七∶6) 。

双净瓶 双净瓶立于覆莲之上, 间饰忍冬纹 (图二七∶7) 。

楔形砖1 长36.5、短宽边15、长宽边18、厚6厘米。短端面图案与楔形莲花砖相同, 但平面无图案。

楔形砖2 长37.5、短宽边16、长宽边18、厚5.5厘米。短端面图案中间为莲花, 两边各一对称忍冬纹 (图二七∶9) 。

楔形砖3 长19、短宽边10、长宽边13、厚6.5厘米。中间为两环形, 周围饰变形忍冬纹, 组成太阳纹样 (图二七∶10) 。

楔形砖4 残长21.5、短宽边10、长宽边残13、厚6厘米。中间一环形, 四周为四支忍冬纹组成的变形太阳纹, 外为一圈弦纹, 两边饰忍冬图案 (图二七∶11) 。

(图27)画像砖、花纹砖拓片

1.端面左侍女2.端面右侍女3.端面左飞仙4.端面右飞仙5.楔形莲花砖

6.端面博山炉7.端面双净瓶8.端面供养人9.楔形忍冬纹砖2

10.楔形忍冬纹砖3 11.楔形忍冬纹砖4 (均为1/3)

(四) 忍冬纹砖

此类砖多在端面、侧面中的两面同时模印忍冬花纹, 也有部分楔形砖在三面都模印有花纹。花纹有对称忍冬、连续波状忍冬、团形忍冬三种。对称忍冬常以三片、四片、五片或七片忍冬叶片组成, 以藤蔓为依托呈左右对称状, 并且中心叶片多以尖叶、圆叶间隔出现。连续波状忍冬多在端面, 或作为边框。而团形忍冬多出现在楔形砖顶部、中心图案的两边。

忍冬五组砖 长37.5、宽18、厚5.5厘米。一侧面为五组以四瓣莲花做间隔的圆尖叶交错对称忍冬纹 (图二八∶1) , 一端面为三组圆尖叶交错对称忍冬纹 (图二八∶2) 。

忍冬六组砖 长37、宽18、厚3.5厘米。一侧面为六组圆尖叶交错对称忍冬纹 (图二八∶3) , 一端面由四个连续波状忍冬纹 (图二八∶4) 。

忍冬七组砖 长51、宽19、厚6厘米。单侧面饰七组圆尖叶交错对称忍冬纹 (图二八∶5) 、两个端面分饰三组 (图二八∶6) 和两组圆尖叶交错对称忍冬纹 (图二八∶7) 。

忍冬七组楔形砖 长50.5、宽18.5、厚4~5厘米。窄侧面由七组圆尖叶交错对称忍冬图案组成 (图二八∶9) 。两端面相同, 各为三组圆尖叶交错对称忍冬纹 (图二八∶8) 。

忍冬三组楔形砖1 长37、宽18.5、窄端面厚3、另一端面厚4厘米。窄端面饰相同的尖叶对称忍冬三组 (图二八∶10) 。

忍冬三组楔形砖2 残长33.5、宽19、窄侧面2.5、厚侧面4.5厘米。窄侧面残存三组相同的尖叶对称忍冬纹 (图二八∶11) 。

忍冬二组砖 残长12.5、宽19、厚4.5厘米。可见一端面中间为八瓣莲花, 两端为半朵莲花, 中间各一组尖叶对称忍冬纹 (图二八∶12) 。

连续忍冬五组砖 残长20、宽19、厚4.5厘米。可见一端面饰五朵连续波状忍冬图案 (图二八∶13) 。

(图28)忍冬纹拓片












三. 随葬器物



出土随葬器物共29件, 包括人物俑、镇墓兽、牛车、碟、盏、磨、器座、盘口壶等。

(一) 陶俑

13件, 除两件俑 (M1∶4、5) 外, 其他俑皆为头和俑身插合而成。因盗扰, 部分俑头和俑身组合已不可考者, 分别编号。

无帽侍俑 2件。大小形制相同, 头上有孔, 小臂前屈, 双手中空, 似握有物。标本M1∶2, 头高13.6、俑身高32.1、通高38.8厘米 (图二九)

(图29)陶无帽侍俑 (M1∶2) 

标本M1∶3, 头高13.5、俑身高32、通高38.4厘米 (图三○)

(图30)陶无帽侍俑 (M1∶3)

双髻俑 2件。皆头梳双髻, 身着大袖衣。标本M1∶10, 右手放于胸前。通高18厘米 (图三一)

(图31)陶双髻俑 (M1∶10)

标本M1∶11, 双手低垂。头高9.8、俑身高13、通高18.2厘米 (图三二)

(图32)陶双髻俑 (M1∶11) 

小冠俑 2件。大小形制相同, 头身一体, 均头戴小冠, 双手交叉于前腹[4]。标本M1∶4, 高26.8厘米 (图三三)

(图33)陶小冠俑 (M1∶4)

标本M1∶5, 高27.2厘米 (图三四)

(图34)陶小冠俑 (M1∶5)

举物俑 1件 (M1∶6) 。仅存俑身, 身着袴褶, 右手低垂, 左手上举至肩, 做持物状。头失。残高20.8厘米 (图三五)

(图35)陶举物俑 (M1∶6) 

侍俑 1件 (M1∶8) 。着大袖衣。头失。残高18.4厘米。

女侍俑 1件 (M1∶7) 。仅存俑身, 身体修长, 着长裙。俑身高18厘米 (图三六∶中)

持瓶俑 1件 (M1∶9) 。仅存俑身, 着长袍, 双手持一瓶交于腹前。高13.6厘米 (图三六∶左)

提袋俑 1件 (M1∶14) 。仅存右半俑身, 右手持一布袋。残高12.4厘米 (图三六∶右)

(图36)陶持瓶俑 (M1∶9) 、陶女侍俑 (M1∶7) 、陶提袋俑 (M1∶14)

头巾俑头 1件 (M1∶12) 。头戴巾, 脸形较长, 高鼻, 双耳肥大, 面似带笑容。高9.6厘米 (图三七) 


(图37)陶头巾俑头 (M1∶12)

单螺髻俑头 1件 (M1∶13) 。头右侧梳单螺髻, 柳眉杏嘴, 面露笑容。高10.2厘米 (图三八)


(图38)陶单螺髻俑头 (M1∶13)





(二) 陶器

5件。主要为生活用器。

盏 1件 (M1∶20) 。泥质灰陶。微侈口, 圆唇, 弧腹内收, 假圈足。口径8.8、底径4.4、高4.8厘米 (图三九∶1) 。

碟 3件。标本M1:21, 泥质黑灰陶。浅腹, 饼状假圈足, 外底内凹。口径9.2、底径3.7、高2.8厘米 (图三九∶2) 。标本M1∶22, 泥质灰白陶。浅腹。口径5、底径2.1、高1.6厘米。标本M1∶23, 泥质灰黑陶。平沿, 尖唇。口径7.6、底径3.6、高3.2厘米 (图三九∶3) 。器座 1件 (M1∶26) 。泥质深灰陶。残高4.4、底径7.2厘米 (图三九∶5) 。


(图39)出土器物

陶盏 (M1∶20) 2、3.陶碟 (M1∶21、23) 4、6~9、11.青瓷盏 (M1∶15~18、28、19) 

5.陶器座 (M1∶26) 10.陶牛车 (M1∶29) 12.陶镇墓兽 (M 1∶1) 

13.陶磨 (M1∶24) (1~3、5、13为1/3, 10、12为1/6, 余为1/4)

(三) 青瓷器

7件。器形有盏、盘口壶。

盏 6件。形制基本相同。灰白胎, 近直口, 腹较深, 近平底, 饼状假圈足, 外底微内凹。淡黄绿釉, 内壁满釉, 外壁施釉近底部。标本M1∶15, 有较明显滴釉。口径9.2、圈足径3.4、高5.7厘米 (图三九∶4) 。标本M1∶16, 口径9.2、圈足径3.4、高6.3厘米 (图三九∶6) 。标本M1∶17, 口径8.4、圈足径3.2、高5.8厘米 (图三九∶7) 。标本M1∶18, 口径8.4、圈足径3.3、高5.7厘米 (图三九∶8) 。标本M1∶19, 口径8.3、圈足径3.4、高5.7厘米 (图三九∶11) 。标本M1∶28, 体型较大。口径12.4、圈足径4.6、高7.8厘米 (图三九∶9、四○)

(图40)青瓷盏 (M1∶28)

盘口壶 1件 (M1∶27) 。盘口外侈, 尖圆唇, 竹节状颈, 腹圆鼓, 最大径位于腹中部, 大平底。颈上有两道凸弦纹, 可见肩有横系。外施灰青釉至中腹。口径13.2、腹径17.6、底径11.6、通高27.6厘米 (图四一)

(图41)青瓷盘口壶 (M1∶27) 

(四) 其他

4件。均为陶质, 器形有镇墓兽、兽首、磨、牛车。

镇墓兽 1件 (M1∶1) 。泥质黑衣灰陶。兽身人首, 前肢直立, 脚掌肥大, 后肢屈蹲, 昂首。环眼圆睁, 鼻高挺, 张嘴龇牙, 大耳, 颌下胡须前突。腹呈圆筒状, 微上弧, 中空。长27.8、高20.8厘米 (图三九∶12、四二)

(图42)陶镇墓兽 (M1∶1)

兽首 1件 (M1∶25) 。泥质灰黑陶。立耳, 尖鼻, 大鼻孔, 嘴张开, 上颚左右各一尖牙。残高11.6厘米 (图四三)

(图43)陶兽首 (M1∶25)

磨 1件 (M1∶24) 。泥质灰陶。由上扇磨盖、下扇磨盘组成, 磨盖上部有凸出两个半圆圈, 用于存放谷物, 中间各有一漏孔。磨盘刻划有叶脉状磨齿。磨盖残破部分疑原有方形榫眼, 磨盘中间原应有轴。磨通高3.6、直径8.1厘米 (图三九∶13、四四)

(图44)陶磨 (M1∶24) 


牛车 1件 (M1∶29) 。由牛和车两部分组成。牛仅残存头部、颈肩部, 耳朝前, 昂首, 体较胖。车为方杆, 棚式车厢, 车盖呈圆拱形, 前后伸出长檐, 厢后开有小门, 底板中部两边各有两小孔, 应是起定位车轴的作用。车轮为12幅。车不含杆长25.2、高32.4、宽23.2、车轮直径16.8厘米 (图三九∶10、四五)

(图45)陶牛车 (M1∶29) 

四. 结语


画像砖底层每排10块, 东、西壁面上共计有26块, 摆放有规律可循。

1.供养人画像砖都在底层的两端。墓室中共有供养人画像砖3块, 分别在东壁南、北端第一块;西壁南端第一块。

2.千秋和万岁画像砖共3块。若以墓主人头向北来看, 千秋居左, 为东面;万岁居右, 为西面。而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5]万岁在左手边, 若以墓道方向为北, 也为西面。总之, 若只以墓主人的左右来认定方向来看, 襄阳清水沟画像砖墓千秋和万岁头的方向与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的正好相反;但若以方位来看又是一致的, 千秋为东, 万岁为西。

3.壁面上画像砖中人物、动物头向多面向墓道方向。西壁除对称的双狮和供养人外, 万岁、吹笙凤鸣王子乔、弓箭手、抬肩舆者、蔡顺头向皆为右, 只有侍饮的主角头向左。东壁除对称的双狮和供养人外, 千秋、侍饮中的侍者及长发人、郭巨、骑士出行图中的武士皆头向左, 只有备马出行图的头向为右。这种头向应该是有意而为之, 和墓主人的视角方向是一致的。

4.双狮画像砖皆位于墓室甬道封门处。三块画像砖皆位于封门处第二、三层, 应有守门之意。

5.画像砖大多与襄阳贾家冲、邓县学庄墓画像砖相似。其中备马出行、郭巨埋儿、虎、双狮、万岁、千秋画像砖与襄阳贾家冲、邓县学庄墓画像砖相似。侍饮画像砖与襄阳贾家冲墓画像砖相似。吹笙凤鸣、抬肩舆画像砖与邓县学庄墓画像砖相似。而长发人、骑士出行、蔡顺闻雷泣墓、弓箭手画像砖为以前所不见。

6.蔡顺闻雷泣墓画像砖铭“蔡顺”二字为反文。南朝墓葬多有反文镌写, 有些是为了便于拓印。

7.小莲花砖与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八瓣莲花小砖相似, 均用于铺地。邓县学庄画像砖墓花纹砖只有中心莲花, 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八瓣莲花小砖加上了忍冬边框, 而襄阳清水沟画像砖墓在它们的基础上做了改进, 四角和两边加入了组合莲花。由此看来, 邓县学庄画像砖墓最早, 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其次, 襄阳清水沟画像砖墓时代最晚。从尺寸上看, 组合莲花砖可能就位于墓室棺床铺地中间。铺地平砖共有四层, 显然是已经预先考虑到山坡地基不牢固的因素, 但仍然于事无补。因受山坡土壤的挤压, 四层铺地砖从墓室中央跷起。

8.厚5~6厘米莲花菱角砖与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八瓣莲花大砖相似, 铺放位置相近。砖之一端面有图案, 图案上下方向不一, 但皆靠近八瓣莲花一侧, 图案有双净瓶、博山炉、右侍女等。概因要保证八瓣莲花一侧在外, 莲花菱角砖在相对砌时, 端面图案不会倒置。而3.5厘米厚莲花菱角砖仅用于铺地, 端面就没有模印图案。从砖的进化看时代, 襄阳清水沟画像砖墓的大莲花砖淘汰了长约56厘米的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三连体和邓县学庄画像砖墓单莲花砖, 也对长约38厘米的邓县学庄画像砖墓单莲花砖进行了改进, 在另一半模印上了菱角;组合莲花砖也由四块一组改为两块一组, 这样皆降低了施工难度。

9.楔形砖面向墓地室内的端面上都有近圆形纹饰。表现形式有莲花、变形太阳纹等。

10.襄阳清水沟画像砖墓出土的单平面画像砖四周皆饰连续忍冬纹边框, 且忍冬纹边的数量和粗细多有不同, 有可能砖模所用时间延续较长, 从而形成不同的风格。而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和邓县学庄画像砖墓皆有无忍冬边框的, 且邓县学庄画像砖墓无忍冬边框的画像砖为数较多。正常来讲, 忍冬边框应是从无到有, 从墓葬时代上看, 邓县学庄画像砖墓可能早于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 而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时代又早于襄阳清水沟画像砖墓。

这批画像砖内容丰富, 既有动物神兽, 又有神仙人物;既有墓主人生前活动画面, 又有道教、佛教、儒家故事。南朝时期, 佛教发展壮大的同时, 道教、儒家思想也是和佛教并行发展的。南朝的佛教题材多为供养人像、莲花、净瓶、狮子、忍冬纹等个体形象或象征佛法的物件, 少有佛教故事的场景, 而出现了较多带有道教色彩的神兽、儒家的孝子图和历史故事等。画像砖具有雕刻和绘画的双重艺术特征。这批画像砖的出土, 为进一步研究南北朝时期襄阳地区社会面貌和文化艺术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墓葬出土的陶磨 (M1∶26) 、牛车 (M1∶29) 与嵩县果酒厂晋墓[7]出土的同类器 (M2∶41、28、32) 相似。陶人物俑与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出土同类器相似, 如小冠俑 (M1∶4) 、举物俑 (M1∶6) 、持瓶俑 (M1∶9) 、双髻俑 (M1∶10) 与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同类器 (图一九∶12、图一九∶14、图一九∶17、图一九∶8) 相似。襄阳清水沟画像砖墓举物俑 (M1∶6) 与河北景县封氏墓出土的陶俑相近。

综上所述, 襄阳清水沟画像砖墓的时代应与邓县学庄、襄阳贾家冲画像砖墓时代相近, 也在南朝齐梁之际, 但又是三者中较晚的一座。襄阳地处南北交接地带, 地区的文化传统当以南朝文化为主体。但由于距离北朝政治文化的中原中心区域较近, 南北朝晚期又一度归入北朝版图, 所以具有中原风格的物质文化在此地区有所表现也就不难理解了。在南朝梁武帝在位期间, 南北双方进入了一个相对和平共处的时期, 文化交流频繁, 装饰艺术风格特别是装饰题材、造型及纹饰渐趋相近。梁武帝萧衍崇信佛教, 加之襄阳又处于南北交汇要冲, 其艺术风格南北兼容, 有些方面甚至北方的文化因素更多。


发掘人员:杨一、曾宪敏

器物照片:杨力

画像砖拓片:曾宪敏

线图:赵静、詹世清、杨一绘

文:杨一、刘江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