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军事历史 / 斯大林格勒-严峻考验(七)

0 0

   

斯大林格勒-严峻考验(七)

2019-08-19  lindan9997

晨枫

1小时前

崔可夫于10月15日当天再次向方面军发出了撤退集团军指挥所的请求:敌人新调来的坦克和步兵正在接近葛洛科夫的北部作战群。同时,德军向南突击接近了米纽新斯克。第95和37师共有200人,不能防止敌人南进至集团军指挥所及第308师后方。由于战局继续恶化,留在指挥所已无可能。请求将指挥所转移到左(东)岸。无其他地方可去。

崔可夫为什么会再次请求撤退指挥所。一般人以事后诸葛亮的分析可能难以理解。战后,许多生存下来的老战士都说:如果没有在斯大林格勒战斗过,很难理解当时发生的事情。从15日发生的其他事情可以看出崔可夫绝对不是胆小鬼。他知道,万一集团军司令部今晚被敌人“斩首”,其结果将会是灾难性的。战役期间一直在集团军指挥所工作的梅列茨科上尉后来回忆,他们当时的心情就是:我们都得死。知道自己马上要死的人,对一切都无所谓了。这个电文也饱含了崔可夫希望叶廖缅科赶快输送援兵的殷切期盼。

崔可夫在他的回忆录中把这封电文的内容描述为请求将指挥所的几个部门撤至伏尔加河东岸,而军委会三人全部留在城里。在苏联时期,出版审查不会允许崔可夫在回忆录中公开承认自己二度请求撤过伏尔加河。但在私下里,崔可夫对战友们还是说实话的。

方面军的回答不但依然斩钉截铁而且点了崔可夫的名:方面军司令员叶廖缅科致崔可夫同志。拒绝请求。司令员的指挥所必须留在斯大林格勒。正在采取措施运送第138师增援伏尔加河右岸(西岸)战斗。今晚执行。

叶廖缅科的回电显然是直接针对崔可夫的。

局外人也能看出,这封电报说明叶廖缅科对斯大林格勒增援的安排确实有点问题。在提前得知德军将于10月14日发起总攻的确切情报和斯大林亲自督促后,叶廖缅科仍然没有让第138步兵师做好立即增援和输送的准备,以致崔可夫在最危急的关头得不到必要的援兵,不得不以缩短战线和牺牲更多的士兵独自支撑下去,几乎坏了大事。

万一今晚援兵还是不能抵达怎么办?陷入绝境的崔可夫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同时也是给方面军司令员对他点名的那封电报作最后交代。

10月15日下午,崔可夫把他在集团军指挥所工作的弟弟菲奥多尔.崔可夫叫来,开始交代后事。他告诉弟弟:”此后24小时是关键。我们俩得有一个活着离开这儿。当敌人突破以后,我要端起我的冲锋枪在河边做最后一战。我决不向他们投降。我要战死,决不离开城市。”

瓦西里和菲奥多尔对视了一下。他们并肩战斗了多日,相互了解,都准备好了迎接最后的时刻。瓦西里把一个封口信交给菲奥多尔,告诉他:你把这封信交给瓦伦蒂娜(瓦西里的夫人,当时住在后备首都古比雪夫)。这是给她的告别信。

500

图15. 位于古比雪夫(现称为萨马拉)市中心的夏伯阳雕像(大哈瑞摄)。雕像正在维修中,夏伯阳手里的马刀被暂时拿掉。

崔可夫停了一下又特别交代:“菲奥多尔,你过河的时候不要着急。我们的援兵即便没有到,德国人想消灭我们也不容易。你在河边要耐心等待和仔细观察,要是明天早上我们仍然在这里,就回来并销毁这封信。要是我还在,就说明我们正在赢得胜利。”

此刻,工兵们正在集团军指挥所外构筑最后一道防线。多数据守战壕的士兵都是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的后勤人员。

入夜之后,炮兵观察员米哈伊尔.拉宾诺维奇奉命向崔可夫报到。崔可夫直截了当地告诉他:预计敌人就要突破防御,占领我们的指挥所。拉宾诺维奇听了以后目瞪口呆。崔可夫命令: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地方。你带上你的报务员,叫他与炮兵群联络,报告我们的位置坐标并让他们做好准备。一旦敌人打过来,呼叫炮兵覆盖。校正,再覆盖。把一切都摧毁。拉宾诺维奇被崔可夫平静的话语彻底惊呆了。当天晚上,拉宾诺维奇一直在集团军指挥所待命,他听到通讯线路恢复后,各部队试着联络集团军指挥所请求指示,其实,他们也都想知道集团军指挥所是否还在。崔可夫的指示非常简洁:用所有力量战斗,坚持住。

15日晚,增援行动终于开始。在敌人密集炮火封锁下,第138步兵师仅有先锋团第650团渡河成功(此时,第138步兵师全师兵力仅有2646人)。该团一登岸就被立即部署在“街垒”工厂以北地带展开防御,使集团军最薄弱的防线得以巩固,为集团军指挥所建立了临时屏障,使敌人没能突破指挥所以北的防线,同时也解除了敌人对第308师右翼侧后进行包抄的即刻威胁。这一夜,敌人仍然没有投入第79步兵师。

10月16日黎明到来之际,菲奥多尔.崔可夫返回了集团军指挥所,他按照哥哥的嘱托销毁了信件。而拉宾诺维奇也返回了自己在“红十月”工厂的炮兵观测点,继续战斗。

16日 的战斗依然非常激烈。

柳德尼科夫师的第650团虽然顶住了敌人从北向南的猛攻,但由于其左翼的第308师阵地被突破,一路敌人向南深入打进了一个楔子,占了街垒工厂东北部。

经过14至16日三天的激战,第62集团军的防区减少了大约四分之一。至此,若卢杰夫师和戈里什内师的战斗人员伤亡约75%。

16日晚,叶廖缅科渡河视察部队。他看到了崔可夫指挥所的破败景象并建议崔可夫把指挥所沿河边向南移动一点,以策安全。这个建议非常及时。几天之后,这里就被德军攻占。叶廖缅科同时也答应了崔可夫增加弹药和兵员补给的请求。第138步兵师的另外两个团于16日当晚渡过伏尔加河。他们的到来加强了“街垒”工厂一带的防御。第62集团军面临的危机虽然仍未根本解除,但是崔可夫至少已经有了援兵可以再继续苦撑。

在此后的战斗中,德军的攻击虽然凶猛,但崔可夫的直觉告诉他,敌人的力量已经遭到重大消耗,其攻击开始变得力不从心。为保持对苏军的压力,保卢斯于10月23日把预备队第79步兵师投入战斗,但为时已晚。德军攻击力开始下降,其推进速度又恢复到了以米为单位的境地。每一座建筑,每一条街道都要经过反复拉锯和极为残酷的战斗才能夺取和巩固。施莫林少将指挥的德第79步兵师只打了一个星期就消耗殆尽,不再能够进行大规模攻击。

到了10月底,越来越多的德军士兵停止了刮胡子,而苏军士兵开始在峭壁下的浴室里洗澡更衣,士气非常高涨。

11月初,由于天气日益变冷,河面出现的大块流冰加剧了补给的难度。崔可夫的处境越来越艰难。

战至11月10日,德军攻占了斯大林格勒北部三个巨型工厂的两个半,只剩下“红十月”冶金厂的南半部和部分沿河市区尚在苏军手中,斯大林格勒百分之九十的地区失守。

此刻,若卢杰夫的近卫第37步兵师打得几乎只剩下番号,其残部奉命合并到第118团,归柳德尼科夫指挥。师部和其他各团部均撤回伏尔加河东岸重组。几天后,第118混编团也几乎拼光,其残部也被撤回东岸。全师总计伤亡率95%。对柳德尼科夫和他的第138步兵师来说,虽然激战25天,部队伤亡惨重,但是真正严峻的考验还没有开始。

此时,无论是苏军还是德军,没有一个人会想到,再过两个多月,拖拉机厂和工人新村这块浸透苏军战士鲜血的土地就是德第六集团军最后反覆灭的地方。

500

图16. 大哈瑞在崔可夫元帅墓前献上一枝红色康乃馨表达崇高的敬意。这里就是当年他在马马耶夫岗指挥战斗的位置(大哈尼摄)。

崔可夫逝世后,他的儿子亚历山大.崔可夫在清理遗物时发现了一个折叠的小纸片。显然,崔可夫在战争期间一直像护身符一样把它带在身边。打开这张老旧而沾了油渍的纸片,亚历山大发现了父亲褪色的字迹,上面写的居然是祷告词:啊,全能者,你能让黑夜变成白天,让荒地成为花园。请给我的苦难投射阳光 — 帮助我。

亚历山大说:我们就是这样保卫了斯大林格勒。

==================

跑片未到,后面的还要等大哈瑞写出来才能继续搬运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