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用民 / 文学连载 / 风云五世纪——南北朝前期的牛人们 NO.215

0 0

   

风云五世纪——南北朝前期的牛人们 NO.215

2019-08-19  了用民

NO.215

扳倒了元详这个劲敌,高肇的气焰更加嚣张。

不久,他又把魔爪伸向了后宫。

当时后宫中地位最高的是于皇后,但她却并不是最得宠的——最受元恪宠爱的是高肇的侄女高贵嫔。

公元507年十一月,一向早睡早起爱锻炼、血压正常月经准的于皇后突然被发现暴死在了宫中。

关于她的死因,史书只记载了八个字:宫禁事秘,莫能详也。

于皇后生有一个皇子,也是当时元恪唯一的儿子,名叫元昌。

在母亲死后不到半年,年仅3岁的元昌也夭折了。

他死于一起医疗事故。

据说他本来得了某种没有任何危险的小病,但却因御医王显用药失误,最终导致元昌离世。

皇后、皇子先后离奇死亡,这成了当时北魏最吸引眼球的爆炸性新闻。

一时间,街头巷尾传言传得沸沸扬扬,都把矛头指向了高肇。

这当然是有理由的。

因为高肇不仅有作案的动机,而且还有作案的证据——那个治死皇子的王显就是高肇的亲信!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尽管外人心若明镜,但元恪却依然被蒙在了鼓里。

他对这一切似乎毫不知情,依然对高肇无比信任,依然对高贵嫔无比宠爱。

公元508年七月,他又将高氏册封为皇后。

如此一来,高家的地位自然更上了一层楼,高肇也更加志得意满。

昔霍光王莽,略输霸气;梁冀董卓,稍逊牛叉;书生曹操,只会写诗泡熟女。数第一权臣,还看今朝!

人一骄傲,做事就容易任性。

之后他处理政事更加随意,经常朝令夕改,将许多之前行之有效的制度改得乱七八糟,朝野上下全都怨声载道。

高肇还游说元恪,让其派羽林军监控宗室诸王的宅邸,搞得诸王几乎失去了自由。

这让那些王爷怎么能接受?

彭城王元勰本来已不过问政事,这次也忍无可忍挺身而出,劝元恪不要这样做。

然而此时的元恪根本就是高肇的一致行动人——高肇说什么就是什么,说对就对,不对也对;说不对就不对,对也不对。

因此,元勰的话不但没起到任何作用,还让高肇对他更加恨之入骨。

之所以要说“更加”,是因为之前高肇就已经对他十分不满了——当初立高氏为皇后的时候,元勰就曾极力反对。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高肇发誓要除掉元勰这个敢和他做对的家伙。

不过,元勰为人一向谦虚谨慎,为政一向清廉公正,做事一向合法合理,作风一向正派正直,既没有婚外情也没有账外账,加之早早就退出了权力中心,要想在这样一个人身上找罪名简直比在妓院里找处女还难!

但这难不倒权谋高手高肇。

他相信,只要用力气去挤,乳沟总会有的;只要想办法罗织,罪名总会有的。

很快,京兆王元瑜的谋反让他找到了诬陷元勰的机会。

元愉是孝文帝元宏第三子,元恪的异母弟,可兄弟两人的关系却并不好。

这一切,源于一个出身低微的女人。

此女本姓杨,元愉早年在出任徐州刺史时与其相识,对她一见钟情,为了提高其身份,元愉还特意为她找了个河北高门赵郡李氏的干爹,之后便改称李氏。

由此可见,元愉的本意应该是想让李氏做王妃的,然而人在皇族,身不由己——他的皇兄元恪亲自作主,为他娶了于皇后的妹妹为王妃,李氏只能做妾。

元愉是个足以做琼瑶剧男主角的情种,在他看来,虽然娶哪个女人自己做不了主,但爱哪个女人自己是能做主的。

他把李氏当成心上人,整天卿卿我我;把于氏则当成局外人,对其冷若冰霜。

于氏只得到了妻子的名分,却得不到丈夫的心,无奈只好向自己的姐姐于皇后(当时于皇后还在世)和姐夫元恪哭诉。

元恪和于皇后为此多次做元愉的工作,于皇后甚至还用棒打过李氏,但却没有任何效果——元愉和李氏两人始终痴心不改。

这终于惹火了元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