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阅读 ... / 【觅诗记】余靖:一叫一春残,声声万古冤...

0 0

   

【觅诗记】余靖:一叫一春残,声声万古冤(下)

2019-08-21  真友书屋

张九龄是广东籍的名臣,他是家乡韶关人的骄傲,而余靖也恰好是韶关人,故而后世将二人并称,比如丘浚在《武溪集序》中说:“岭南人物,首称唐张文献公、宋余襄公”。而余靖的诗也同样被后人拿来与张九龄的诗作并提,温汝能在《粤东诗海》中说:“余靖善诗文,其诗清峭傲兀、苍劲朴老,与张九龄同被尊为岭南二诗宗。”看来,余靖的诗被当地人目之为达到了张九龄的水准。

而余能有这样的成就,跟他的苦读有一定的关系,欧阳修在给余靖所作的《神道碑铭》中称:“公为人质直刚劲而言语恂恂,不见喜怒。自少博学强记,至于历代史记、杂家小说,无所不通。”看来,余靖也是位《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余在早年就受到了乡里人的称赞,而他在考取进士之前就作过一首名为《暮春》的诗:

草带全铺翠,花房半坠红。

农家榆荚雨,江国鲤鱼风。

堤柳绵争扑,山樱火共烘。

长安少年客,不信有衰翁。

余靖在这首诗中表现出了年轻人勇往直前的气概,他认定自己不用到老就一定能考中进士。然而到了其暮年,他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心态也就大为改变,比如他所作的一首《和王子元同归曲江有感》:

年少登科今白头,不才多病分归休。

深恩未报云天施,弱质易惊蒲柳秋。

进退无机常蹭蹬,穷通知命自夷犹。

相逢莫问市朝事,绿水青山是胜游。

这首诗真切地表现出了他对世态炎凉的体悟,而他的这类诗作也受到了后世夸赞,《粤东诗海》称余靖的诗:“骨格清苍,吾粤宋诗无出其右。”看来,当地人认为余靖的诗作是宋代诗人中水平最高者。而余作的那首《子规》,也被认为诗风有着唐人三昧,吴乔在《围炉夜话》中夸赞该诗说:“尚仍贾岛、姚合之风。”

余靖墓位于广东省韶关市武江区甘棠乡成家山。这次来到韶关,首先是去寻访张九龄的墓,而后下山再去朝拜余靖。司机看到我递上的行程单后,说自己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于是直奔甘棠乡而去。但是,司机却告诉我,那个地方他很熟悉,并且常从那里经过,然而却从未见到过那里有一座古人的墓。

其实我也不确定余靖墓的具体方位,我所做的功课,只不过是在网上搜寻一番,有人说余靖的墓就在那里。司机看我如此确定,于是就给他的朋友打了个电话,他问明白之后就直奔那里而去。然而他停车的地方,我却看不到任何的隆起之物。司机说:“我问过朋友了,就在323国道381公里牌向前100米左右,离323国道与京珠高速交口处不远,我们现在停的就是这个位置。”

既然如此,也只能想办法找到知情者。远远地看到路旁有一位老妇人在锄地,于是我走上前向她请问余靖墓在哪里,但无论问什么她都摇头。看来她是听不懂我的北方话,于是我把司机招唤来,让司机用当地方言跟她说一遍,她仍然说“我什么都不知道”。面对此况,司机也冲我摇摇头,那意思是说他也没了办法。但既然来到了这里,我总要得到一个结果,于是我让司机再往前开车找一找。

无意间看到一座古墓

重新上车,沿着道路慢慢地向前开行,可是车刚开出了不到20米,我就看到了右手边的田野中有一座古墓,我马上跳下车,返身再跑到那位老妇人跟前,问她:“这不就是古墓吗?”老妇人很不耐烦地回答我:“我怎么知道旁边有古人墓呢!”她家的地旁边有占地这么大的古人墓,竟然称不知道,我真不明白怎么解释这个现象,只能理解为就是不愿意告诉我吧。

墓占地面积约一亩见方,然而前面的土地全部平整出来,至少有十亩大小,站在323国道边上一眼就能看到。看来我刚才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因为我只留意了路边,没有纵深望上一眼,看来心无旁骛在某些时段也是个缺点。

在这个刻石上看到了“余靖”的字样

新刻的神道碑处在另一侧

余靖的墓离路边约有百十余米的距离,踏着田地向内行走,看到墓道前的左右两旁分别立着两个新刻的碑记,右边的是“关于制订余靖墓保护区控制范围的通告”,是韶关市政府于1991年所颁布者,墓道的左边即是“余襄公神道碑铭”,碑的落款儿是“宋欧阳修”。

典型南方墓的形制

侧旁的古碑应是当年的旧物

文保牌及重修碑记

沿着路边的地埂走到墓庐前,对整个墓室重新翻建的,仍然是传统的元宝式样,墓的右手立着广东省文保单位保护牌,及重修余靖墓碑记,墓的正中石碑上刻着“宋尚书余襄公安道之灵墓”,落款儿则为“香港余氏宗亲会重修”,但在墓碑中加一“灵”字,这种制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墓的前面用石条砌出百米平米的平地,上面满是鞭炮的纸屑,看来是宗亲会祭祀时所鸣放者。墓的右方有一赑屃驮着碑,从制式和石色看,应是余靖墓当年的古物。

安静

扒手的丢弃物

在墓前方道路上偶然看到一个敞开口的黑色的包,从里面掉出了荣誉证书以及号牌和杂物等,司机说,这是小偷偷了别人的包,而后跑到这里从包内拿出他想要的钱物,剩下的东西就扔在了这里。为什么会扔在这里呢?这又让我产生了一大堆的联想,而司机却笑我想得太多:“扒手偷了东西,找地方做个清理,哪里会管这里埋的是不是名人。”

微信号:zhilanzhaiweili

藏书家韦力的古书之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