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博览 / 待分类 / 治疗崩漏三奇方

0 0

   

治疗崩漏三奇方

2019-08-21  杏林博览

一。鲍相璈《验方新编》老年血崩汤(胶红饮):

         由陈阿胶一两,全当归一两,西红花一两,冬瓜仁五钱组成;治疗老年妇女突然血海大崩不止,速投此方一剂可止。少妇大崩不止,减西红花一半服之,如发热,加六安州茶叶三钱煎服,如无,其他茶叶亦可。血止后用胶红饮加当归白芍调理。

  二:三子养亲汤:

       由紫苏子10克,莱菔子10克,白芥子10克组成。放入锅中炒至微黄,盐水淬;然后捣为细面,开水炖服;本方主治一切崩漏,有塞流止血之功,大多一剂见效,若进服两剂无效,改投他法,或进一步检查治疗,以免疫误病情。血止后,据病因辨证治疗,如虚则补之,瘀则化之,寒则温之,热则清之;此法系汪其浩老中医发表于《南方医话》上的文章,称20年间治疗验证了300余例,安全可靠,无副作用。

  三。傅青主年老血崩汤:

     由黄芪30克,当归30克,桑叶30克,三七10克组成,治疗老年妇女突然阴道大量出血,如热加生地30克;亦治疗少妇崩漏。

   崩漏一证,突然急性大量出血谓之崩,慢性淋漓不止谓之漏,与现代医学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相似。包括青春期、育龄期、更年期和老年期,一般情况下,中医治疗较西医激素治疗的手段更为丰富。多遵循急则治标,缓则治本的原则和塞流,澄源,复旧的三大方法。我在临床上首先学习应用的是老中医的三黄益母汤,根据病因辨证加减治疗,治愈了不少病人。后来随着医书和资料的大量增加,对上述的两个老年血崩汤和三子养亲汤也爱不释手,遇见有对症的患者亦应用一二,疗效比较明显,多二三剂就可以止住出血,然后详细辩证巩固治疗。

    三个方子中,当属三子养亲汤较为奇怪,用来治疗崩漏实属风马牛不相及也!三子养亲汤出自《韩氏医通》,治疗老年人食少痰多,咳喘之证,现代亦多遵循此则;王老医生介绍此法系其道友所传,而且应用了20余年,当属可信。紫苏子,我东北家乡多产,现在很多人家田间地头都喜欢种植一些,用来包粘豆包,俗名粘耗子,食之芳香四溢,别有一番风味。那时候我在园子里也种了一些,可以出四种药材,苏叶,苏梗,苏子,苏根,药用各有不同,苏叶有宽中安胎的作用,苏子无有此效,主要用来止咳平喘,润肠通便;莱菔子又名萝卜籽,消食化痰通便,现代研究可以降压,有报道单用莱菔子煎水治疗崩漏,没有验证过。但是莱菔(大青萝卜),可以治疗崩漏,疗效确切,特别是慢性漏证。当年对一些家境比较贫寒的患者患漏证,嘱咐取大青萝卜数个,切丝,用纱布包裹绞榨出汁液,两碗即可。加入一些白糖,放入锅中蒸熟,凉温服之,疗效经得起重复;白芥子祛膜里膜外之痰,又可通络,无治疗崩漏之功。有一次,我的一个初中同学酒后告知其妻患功血证日久,出血量少淋漓不止,身体已经略显虚弱。当时学习了汪氏之法,正愁无用武之地,见其不是大量出血,遂想验证一下。尊原法,治疗了两天,血止,开了人参归睥丸,参麦饮和朴血口服液等善后。直到今天写这篇文章,我也没用搞明白三子养亲汤为什么会止血,汪老先生也是同样困惑。所以中医有的时候确实是很神奇,是一门实践科学,正所谓有效才是硬道理。就像我们想不明白地榆止血之药可以治疗尿崩,葶苈子利水之药亦可以治疗尿崩一样,有很多好方法等待着我们去研究去验证传承下去。

   鲍相璈之老年止崩汤,是当年一位老同学所传,此同学大我20余岁,家传中医。去我们卫校读书只是为了混一个毕业证书。现代社会,医疗技术再高,没有各种证书也是非法行医。我们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联系,他曾经送给我两个方子,一是此方,一是连栀温胆汤治疗口臭,效果都很好。胶红饮,老同学应用的是三七10克代替藏红花,既可以用于老年,又可用于青年崩漏。他一再告诉我一定要用三七根(田七。参七),不要进购三七药面,假冒伪劣太多,对于此我亦有同感;真正的三七单用就可以治疗崩漏,既可以止大量出血,又可以疗慢性出血淋漓不止,很多书中多有介绍。胶红饮用之恰当,确实可以一二剂血止,善后用归勺六君子汤,以绝复发。蒲辅周老中医于胶红饮中加入熟地一味,改西红花为草红花,集塞流、澄源、复旧为一炉,效果堪优;陈义范老中医于胶红饮中改藏红花为三七6克,改阿胶为阿胶珠,治疗非肿瘤引起的绝经后妇女功血多一二剂血止,善后亦用归芍六君子汤。对于阿胶的应用,我亦有感触,其实哪来那么多驴皮熬胶,所以什么狗皮牛皮猪皮统统用上,终归是血肉有情制品,可以滋补。但有的却是什么皮也没用,只是一些胶和其他的什么原材料而已,砸不碎,煮不烂,真有个韧劲。我在天津南开门诊治疗一位朝鲜族妇女久患慢性泌尿系感染,反复发作,采用岳美中老中医的经验,开了7剂猪苓汤原方,阿胶需要烊化,很久也没用融化,最后重新煎熬,才一点点溶解,味道倒是不错,满屋飘着一种特殊的药香。后来改用阿胶珠,便宜假少,且可以与其他药同煎,疗效相似。

    傅青主年老血崩汤,习称当归补血汤加味,当年学习《医学衷中参西录》时见过此方,但属于走马观花,没有引起重视。后来应用实得益于四川名医余国俊老师。余师不管有无热像,均于方中加生地30克,使全方药性趋于平和。临床只要是无明显气滞血瘀腹痛的崩漏患者皆可用之,多2---4剂血止,善后应用归脾丸和乌鸡白凤丸等巩固,多无复发之虞。现代很多医生都喜欢应用这首方子,有的根据自己的临床经验加入一两味药物,疗效明显;有的则加入一二十味药,完全失去了原方组方精神和功用,效与不效,不得而知。值得一提的的事还有一位现代中医李静擅长应用本方,重用生地,加白芍30克。考白芍,罗芷园说其止咯血吐血如神,常以白芍为君,佐藕节,生地,三七等治疗,多一剂即效。郭永来老师根据此论,于自拟的崩漏汤中重用白芍60克,取其止血之效。

   总之,以上三方,各有千秋,斟酌应用,疗效确实。老年崩漏,俗称倒开花,临床治疗一定要详细询问病史,仔细检查,鉴别恶性肿瘤,千万不要贻误病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