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平淡 / 旅游 / 贵州,人类的终极家园

0 0

   

贵州,人类的终极家园

2019-08-21  广州平淡

这是一篇关于贵州之美的撰文。

走过千山万水,却总有一个画面,与远方无关。

画中是堂安侗寨的那个黄昏。

我坐在炊烟袅袅的梯田,

看着群山的夹缝里,夕阳慢慢落下。

山谷里的肇兴千户侗寨已经用尽了余晖,

灯火星星点点地亮起。

抬起眉,视线仿佛能穿过红色的天际,

一直向远方飞去。

▲ 西江千户苗寨,万家灯火在夜色中点亮

飞过西江苗寨的万家灯火,

飞过加榜舞动的翠绿梯田,

飞过小黄侗寨的天籁大歌。

飞过黄果树大瀑布的水帘,

飞过梵净山老金顶的云海,

飞过荔波孔雀蓝色的深潭。

飞过毕节的洞天与杜鹃花,

飞过赤水的竹林与桫椤树,

飞过羊肉粉馆蒸腾的热气。

一直飞到老家。

▲ 梵净山,云海之上的老金顶

▲ 安顺滴水滩大瀑布,疑是银河落九天

▲ 荔波小七孔鸳鸯湖,森林中的孔雀蓝

▲ 通往地心的洞穴,遍布世界级的喀斯特奇观

从到外地读书开始,离开贵州已经十七年了。

但我没有第二故乡,贵州永远是唯一。

那里有一辈子都溺爱的小吃百味,

那里有环游世界后仍然最爱的风景,

那里有爸妈。

▲ 遵义湄潭的茶园,茶已飘香,人未归

什么是贵州

- 是物华天宝,却低调超然 -

贵州在哪里?

这或许是每一个在外地的贵州人都曾被问起的问题。

“小众”的贵州,在中国的版图上一度缺乏存在感,

也被高调的邻居云南和四川抢去了不少光环。

地道的黔菜往往被灌上川菜头衔;

风趣走红的贵州方言段子被误以为是四川话;

云贵高原广为人知,

却有不少地理小白以为贵州只是云南的一个地区;

同样以少数民族的原生态旅游为特色,

云南却靠着早早开发的大理、丽江、西双版纳,

“辗压”了贵州的“后知后觉”。

▲ 安顺平坝万亩樱花,全球最大的樱花园

▲ 黔东南,梯田是人间通往天堂的路

更诸如,

贵州人是不是用布包头?

贵州人是不是骑驴上学?

贵州是不是遵义的省会?

贵州是不是穷山恶水?

令人喷饭的误解,不一而足。

▲ 从江,美丽的侗族姑娘

但是贵州人不在乎。

我的印象中,贵州人很少会去争一时意气之长短。

你误解我或没听说过我,与我何干?

我是水生火热还是快活神仙,又与人何干?

因为若有一天,

你们亲身来到贵州旅行,

那么一切谜题,

将全部解开。

▲ 让霸气外露的侗族老婆婆给你补补贵州的课

这几年来,即便是我,

也快跟不上贵州的七十二变了。

似乎一夜之间,

与贵州有关的一切消息都格外地高上大。

贵阳、遵义成为GPD增速全国前三的城市;

贵阳更是成为了全国头牌的大数据中心

各大互联网巨头的数据都存于贵阳,

苹果的iCloud也在此选址,

也许贵阳已不觉间“接管”了你的手机

▲ 贵阳,在大山深处日新月益地发展

▲ 连擎天柱也来贵阳蹿门

高铁通车、高速纵贯,

贵州成为西部第一个县县通高速的省;

以北盘江大桥为冠,

贵州有五座高空大桥排名世界前十

全球前一百贵州占了一半。

▲ 绿野仙踪,这是贵州公路的写照

▲ 安顺坝陵河大桥,贵州大桥不停刷新世界纪录

▲ 贵阳科幻片般的立交桥,只有老司机能搞定

世界最大的射电望远镜,

被安置在平塘的喀斯特峰林中,

代表人类探索宇宙。

▲ 平塘,世界最大的射电望远镜

梵净山申遗成功后,

加上荔波、赤水、施秉云台山,

贵州一共拥有了4世界自然遗产,

数量全国第一

▲ 赤水,中国丹霞世界自然遗产

▲ 荔波,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

▲ 施秉云台山,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遗产II

▲ 梵净山,贵州最新的世界自然遗产

春晚分会场选在了肇兴千户侗寨;

短视频APP中贵州的网红美景与美食漫天飞;

《陈情令》、《将夜》、

《风味人间》、《无名之辈》、

《地球最后的夜晚》、《我不是药神》,

等与贵州有关的影视作品

也让贵州被更多人关注。

▲ 陈情令的云深不知处,在贵州的都匀拍摄

贵州人不重名利,不善辩驳,

深山烟火,我自超然。

但当倾羡与认可的目光投来时,还是会欣喜的。

记得奥运圣火传递到家乡遵义的那一年,

老爸骄傲得不得了。

《舌尖上的中国》屡屡来贵州取材拍摄时,

也能感受到老乡们对自家美食浓浓的自豪感。

▲ 辣椒凉拌茄子,长桌宴之前的准备

▲ 酸汤鱼的一口汤,那是勾魂的美味

小时候,总希望贵州更发达,更多高楼大厦。

现在,却越发珍惜贵州的返璞归真

北京偶尔下雨时,会想起老家;

去趟京都看到岚山竹林,会想起老家;

看白蛇缘起,小船穿过水洞,会想起老家;

看魔道祖师,瀑布中的云深不知处,会想起老家;

咬到一颗青花椒,会想到老家;

吃到一口折耳根,更会想起老家。

▲ 折耳根与木姜子,贵州味蕾中的灵魂

十二年前刚开始旅行的时候,用了两年的间隔年,

背着帐篷,走过了中国的每一个省。

继而又把魔爪伸到了国外,看过了万水千山。

几年之后,大概是幡然醒悟,

突然有了一种使命感,

觉得需要把贵州的大美,也说给人听。

于是踏上了若干次贵州之旅。

▲ 肇兴千户侗寨的清晨

▲ 雷公山深处,梯田里的人间净土

在自己家乡旅行是什么感受?

就是和爸妈去省亲的感觉。

没有未知世界的不安全感,

没有流浪的酷劲儿,

没有打起精神眼观八方耳听六路的猎奇心。

瀑布从小见,

梯田不稀罕,

少族民族可以是同桌,

一口方言走遍天下。

然而,时不时发现自家的风景如此超凡时,

心中又会掀起一抹暗爽

此谓一半稀松平常,一半自豪满溢。

▲ 遵义湄潭,世界上最大的茶海

夏天,

放眼天下也难有比贵州更好的旅行目的地了。

藏区的雪已经化得差不多,

北方草原上的花期也过了,

高原的秋色还没有开始,

热带海岛是大浪呼啸的雨季,

欧美也挤满了放年假的游客。

而贵州,正到了每年最精彩的时刻。

十万大山里的无数瀑布,仿佛一齐解开了封印。

25度的夏日,彩虹漫天,

水做成的仙境,在贵州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 黄果树大瀑布,在亚洲最大的水帘洞清凉湿身

▲ 赤水十丈洞大瀑布,感受自然的力量

▲ 兴义马岭河峡谷,飞舞的是瀑布还是敖丙?

贵州之美,总在看不见的地方。

曾经的难以到达,像结界一样保护了那些秘境。

现在高速全开,崩不住了,

贵州进入“大发现时代”,

整个地图都在熠熠生光。

▲ 整个贵州地图都在熠熠生光

黔之水

- 地平线上全是世界级的瀑布 -

从省会贵阳开始说起。

这应该是我仅次于家乡遵义第二熟悉的城市。

儿时经常去贵阳看姨妈,

在表哥的店门口一盆一盆地吃烤豆腐

小学时在花溪的天河潭瀑布

拉着表姐钻过水帘洞的画面还记忆犹新;

工作以后也在贵阳出过长差,

做过一个长达半年的项目,做得并不开心,

那时安慰自己的就是贵阳的小吃,

酒店楼下的丝娃娃与裹卷,

是我每一天的疗伤圣药。

▲ 贵阳,酒店楼下的裹卷,包进百物的滋味

这一次的贵州之旅,带上了老妈。

老妈有心事,说想出门走走。

以黄果树大瀑布作为第一站。

童年时在黄果树大瀑布有过一张照片,

那时的我只有老妈齐腰高,

晕了一路的车,鼻孔上堵着止血的纸,

身后的瀑布在冬天里丝丝清秀。

▲ 安顺黄果树大瀑布,久负盛名的亚洲最大瀑布

此番再闯大瀑布,

就像在看自家成名已久的大闺女,

没有任何陌生感。

多年以来,亚洲第一

黄果树大瀑布一直守护着贵州旅游的骄傲,

此行再次见到,心里莫名冒起一阵感激。

夏季的水势极为浩荡,我们披着雨衣,

被瀑落深潭溅起的水汽吹得像两个塑料袋,

大笑着穿过真正的“花果山水帘洞”。

▲ 黄果树景区内,未见瀑布已闻其声

▲ 环绕栈道,从另一侧欣赏黄果树大瀑布

▲ 俯瞰黄果树大瀑布

这是中国唯一能够360度欣赏的瀑布

黄果树瀑布是世界上最大的瀑布群落。

白水河、灞陵河在大山中层层跌落,

接连形成了黄果树、银链坠潭、陡坡塘、螺丝滩、

滴水滩、冲坑、落叶龙潭等数十个瀑布。

我们在天星桥的森林中徒步,

湍急的水流就在脚边,震荡心脾。

那是第一次体会到,

被有生命的水元素包围是那么舒服。

▲ 天星桥的银链坠潭瀑布,仿佛星辰在旋转跌落

▲ 陡坡塘瀑布,86版《西游记》师徒在此走过

▲ 滴水滩瀑布,410米的震撼高差,中国之最

▲ 蜘蛛岩瀑布,暗河从洞中倾泻而出

▲ 冲坑瀑布,160米的高差,

却只是黄果树瀑布群中的平凡一员

是夜,在大瀑布的客栈外吃了烙锅。

满足地躺下,

耳边仍能听到这方天地中的若干瀑布水声,

互相交织着,远远地,

却并不吵闹,像是摇篮曲。

闭上眼,一种回家的感觉了然于心。

▲ 瀑布客栈外,烙锅里的烤豆腐

从安顺前往黔西南的兴义,

会依次经过壮观无匹的坝陵河大桥北盘江大桥

天垫变通途的戏法,

在贵州如家常便饭。

▲ 北盘江,壮观的深切峡谷

黔之北境的山,

连绵伟岸,高峡深谷,

正如六盘水的乌蒙山

遵义的大娄山

铜仁的梵净山(武陵山脉);

▲ 乌蒙山,贵州西北的神秘高原

▲ 毕节百里杜鹃花海,仙境般的花桥

▲ 乌江百里画廊,峡谷边的公路如游龙相伴

而黔之南境的山,则温柔娇滴,

遍布的喀斯特峰林

无边无际的绿色馒头,

山间青草如茵,繁花似锦,

与云南罗平、广西桂林接壤,

气质如出一辙。

▲ 《白蛇缘起》,捕蛇村外全是馒头状的小山锥

黔西南,兴义的万峰林,

与《白蛇缘起》中捕蛇村外的场景,

几乎一模一样。

从高处俯瞰万峰林,

崇山峻岭间,

旋转的油菜花田如同一个天地孕育的巨大阵法,

不知道在这里住久了是不是也能吸收灵气。

▲ 兴义万峰林,纳灰河畔的可爱村落

马岭河峡谷

被誉为地球上最美丽的伤疤

一个葱茏的深涧,

上百条高逾百米的瀑布依次垂落,

仙境一般。

我和老妈徒步穿越了深谷里的栈道,

只可惜没有试一下这里盛名在外的漂流。

▲ 俯瞰马岭河峡谷,地球上最美的伤疤

▲ 上百条瀑布,在马岭河峡谷中依次跌落

我们在纳灰河畔徒步,

路过一个个可爱的村庄。

夕阳落山前的一刹,

阳光从万千山峰后射下光柱,

明晃晃的梯田一下子全部变成金色,

镜子般倒映着流淌的画面:

暮归的村民扛起锄头回家,

老妪拉着孙女走在田坎上,

归途上汇合的人们比划着手势谈起天。

画面无声,全是人物的剪影在移动。

那一刻,

我仿佛看到了“千里江山图”里没能画出的人间事。

▲ 兴义,千里江山与人间烟火

黔之洞天

- 关于地底世界的终极想象 -

《白蛇缘起》是这几年我最爱的动画电影。

观影之时,许多场景自己好像都曾造访过,

格外亲切。

▲ 《白蛇缘起》,阿宣与小白泛舟溶洞

阿宣与小白泛舟的那场戏,

阿宣唱起《何须问》,小船缓缓驶入水洞,

波光闪烁在岩壁,如梦如幻。

于我来说,那就是老家的模样。

▲ 紫云格凸河,与动画里的场景一模一样

贵州是个集喀斯特之大成的地方,

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省内处处皆是峰林瀑布、岩溶洞穴、

天坑地缝、钙华台地、漏斗森林、地下湖泊。

▲ 贵阳清镇的羊皮洞瀑布,徒步才能抵达的秘境

记得初中时爱听地理课,

因为酷酷的地理老师爱讲他年轻时,

在贵州探洞的故事。

在闪着幽蓝银光的钟乳石湖泊中洗澡,

在生长着神剑般的石英结晶洞里被美哭,

还有一次摔进暗洞,顺着地下河一路漂流,

最后竟捡回一条小命。

我看着他半真半假地吹着那些故事,

就像在看一个传奇。

▲ 地底深处,有琅嬛福地

小时候怕进洞穴,主要是怕黑。

现在长成这一身探险精神,

大概没有比洞穴更让人血脉喷张的地方了。

穿过无尽的黑暗,

地底是否有文明,

有史前遗迹,

有巨型的水晶,

有修仙的传承,

有龙族的墓地。

没事开一开脑洞,旅行的路上,乐趣更多。

▲ 遵义探洞队伍,进入洞穴探险

▲ 末日科幻片的即视感

毕节织金洞,是贵州成名最早的洞穴。

《中国国家地理》曾经评选其为

“中国最美洞穴”冠军。

实至名归,织金洞内一座宫殿挨着一座宫殿,

无数的绝品岩溶奇观,随便拿出一件,

就足以充当其它溶洞的镇洞之宝。

▲ 织金洞的大壁画

▲ 织金洞的镇洞宝贝之一,霸王盔

在织金洞内游览时,我没有跟随向导,

而是等待熄掉灯效时,

独自一人去感受大自然的伟大。

微光中,能看见岩溶立柱的立体感,

安静下来后,能听见水滴落下的声音,

那才是溶洞真正的生命。

▲ 织金洞,感受溶洞真正的生命

现在,贵州各地“后起之秀”的洞穴景观,

颇有了一种要超越织金洞的冲劲。

遵义绥阳的双河洞

经过中法联合队30年的科考,

257公里的长度(仍然在探),

已经跻身亚洲第一。

▲ 户外爱好者,在遵义的洞穴垂降

▲ 双河洞,地底的镜像世界

▲ 双河洞,探秘地底的湖泊

▲ 双河洞,发现每一处大自然的物华天宝

▲ 双河洞深处,还有多少未被发现的窒息之美

大方九洞天,泛舟洞中暗河,

九个巨大天窗,依此射下光束,就像神谕。

紫云格凸河,更是世界级的探险圣地。

全球各地的攀岩大神在这里朝圣,

一整座山上全是巨大的穿洞,

暗河似乎能够漂流到地球的中心,

这是只有科幻电影里才敢发挥的想象力。

▲ 紫云格凸河,一人一艇,闯入隐秘之地

▲ 紫云格凸河,满足对洞穴的一切想象

▲ 这里是世界级的攀岩圣地

▲ 全球各地的户外大神都来这里朝圣

贵州,用神奇回答一切。

黔之南

- 爱丽丝梦游的仙境在这里 -

你去过梦里的地方吗?

年少的时候爱做梦,

也一度相信梦里反复出现的场景,

与现实必有映射。

第一次学潜水的时候,

连续做了一个星期有关大海的梦,

划着独木舟漂在平滑如镜的海面,

星空倒映在海里,

和电影《少年派》里一模一样。

更是经常梦到雪山,反复梦到同一个地方,

梦里的雪山也叫梅里,但又和现实中的不同。

但是大海是真实的,梅里雪山是真实的,

所以我知道梦境可以是现实的延伸,反之亦然。

▲ 黔南,爱丽丝梦游的仙境在这里

有段时间,梦里时常出现一个湖,

透着宝石般的蓝。

梦里是第一人称的视角,

坐在小舟上,无声地漂。

低头看,水底有落花,有彩色的叶子,

像是万花筒。

抬头望,水面很多雾气,

参天的大树从水里长出,像是一座漂浮的森林。

小船就在大树之间穿行,

直到前方出现一个瀑布。

每次穿过瀑布的瞬间,梦就结束了。

不是醒来,只是不记得再之后的事。

▲ 秋天的荔波,孔雀蓝是这里的基色

我一直用 “千华梦地”来形容这个地方。

多次在横断山徒步时,

心中也不忘去寻找梦里的场景。

在九寨沟时,似乎很像,却仍旧不是。

直到去到荔波,我才知道自己找到了。

在2007年被评为世界自然遗产前,

黔南的荔波,无人听闻。

那时的小县城,鲜有游客,

街上只有一家门面很小的游客中心,

小妹用蹩脚的普通话热情地介绍起荔波的好去处,

墙上挂着一幅合成的巨画,

画中是窝窝头般的绿色山包,环绕着澄蓝的湖,

心头一阵熟悉。

晚上有街边美味的烧烤,和特色的冰镇杨梅汤

▲ 荔波,小七孔古桥

▲ 小七孔的拉雅瀑布

小七孔美到肝颤。

流水像一条连贯的游龙,

时而是绿松石,时而是孔雀蓝,

在这片丛林里上演了惊人的魔法。

形似九寨沟,但神韵不同,更为精致。

小七孔古桥开始,沿着68级瀑布一路攀山,

穿过水上森林,直至卧龙潭

一路三魂不见七魄。

老妈对我说:

“儿子,谢谢你把我带过来,这里好美好美,

妈妈的心事一下子就放下了!”

我开心得跟喝了蜜一样。

▲ 小七孔,从68级瀑布一直到卧龙河堤

我和老妈在小七孔走了两天,仍旧没能玩遍。

最难忘的记忆,是误入了龟背山深处荒废的步道。

那里几乎没有游客涉足,

失修的栈道上积满落叶和青苔,

不少路段需要穿过缠绕的藤蔓才能前行。

我们防着滑,小心地走到山谷的深处,

然后发现了此行最仙的秘境。

▲ 闯入龟背山的秘境,瀑布与青苔妆点的世界

▲ 龟背山深处,发现了若干盛满潭水的冰臼

270度环绕的翠绿山谷,把一个深潭包围了起来。

潭水透明似果冻,水里长满小树,枝头开着花。

十数条瀑布,从每一个方向倾泻下来,

像是珠帘,遮住绝壁上的洞穴。

我小心攀至洞穴入口,略微探进,

深手不见五指,便不敢再入。

不知是否连通着另外一个世界。

回头俯瞰山谷时,阳光垂直洒下,

画出两条彩虹,首尾相连地浮动在瀑布之间。

这种境界的美,我早已神思迷失。

此处本不是游客们会到达的常规路线,

不知小七孔还有多少这样未被发现的仙境。

▲ 270度的深谷,围起了一汪深潭

▲ 阳光泻进山谷,点燃了潭水上方的彩虹

最后的时间,是在鸳鸯湖的探险。

森林将湖面分割成纷繁的水路,

我和妈妈前后着力划着船浆,

悠悠穿行在这片水上迷宫。

水色是矿物质的纯蓝,

水底是树枝、落叶、藻类,层叠的绿

数不尽的参天大树,从水中生长而出。

头顶的森林撑开树冠,合荫住天空,

只有碎裂阳光透下。

我们这一叶小舟,

仿佛漂浮在一个镜向对称的童话世界里。

▲ 泛舟在鸳鸯湖水上迷宫,,

富含矿物质的水色,美到迷醉

妈妈如往常一样,侧身捧起一掌的湖水,

仔细端详。那一刻,我终于恍悟。

千华梦地,

我在梦里来过这里。

▲ 小七孔鸳鸯湖,是我荔波最眷恋的回忆

第一次荔波之旅结束后,始终魂牵梦萦,

心心念念着小七孔。

几年之后,我又卷土重来

选在了一个春天的末尾。

第二次荔波之旅,雨水很丰沛,

小七孔里的水势更为浩荡。

春天的林子里开满了铃铛状的花,

翠谷瀑布的栈道已经修得很好。

小七孔依然美丽,

一切都很熟悉,

但很多感受却不同了。

最终没有再去龟背山,也没有去鸳鸯湖,

已经过去的事,

也许不该总惦念着找回来。

▲ 小七孔翠谷景区

▲ 翠谷瀑布从山间倾下,

这也是《跟着贝尔去冒险》的拍摄地

茂兰自然保护区的那一天,

穿越原始的漏斗森林,溯溪探洞,

下着雨,徒步得很辛苦。

但茂兰之美,非亲临不能言喻,

是我心中永远的绿野仙踪

▲ 荔波茂兰自然保护区,世界遗产地真正的精华

▲ 穿越神仙洞、黑洞、九洞天,茂兰的顶级体验

▲ 茂兰尧所一带,徒步在水做成的森林

第二次的荔波,也与那时的一段感情有关。

因为太眷恋所以回来,

却终要离开。

走的时候,开车在盘山公路上,

山间全是雾,仙境一般。

车里放起AMEI的《我最亲爱的》,一路泪目。

梦总有醒的时候。

▲ 再见荔波,梦总有醒的时候

黔东南

- 十万大山里的终极秘境 -

如果说贵州的其它旅行片段都是短篇故事,

那么黔东南,就是一本长篇小说。

这是贵州的终极目的地。

▲ 肇兴千户侗寨,鼓楼在夜色中亭亭玉立

关于黔东南的头衔实在太多。

《纽约时报》评出的一生必去旅行地,

更是联合国钦点的全球

“返璞归真、回归自然”旅行地,

亚洲仅有西藏与黔东南入选。

黔东南与贵州的其它旅游胜地都不同,

不以绝顶风光勾人,

交通又极为不便,

国人鲜有涉足。

谁又能想到,

原生态的秘境在这里达到了奇迹般的密度,

它早已是欧美背包客影影绰绰的天堂。

▲ 黔东南,每一座大山背后都有一场人间烟火

▲ 黎平黄岗侗寨,千百年的时光在这里定格

距离最近的凯里,是黔东南的门户。

一路往南,首先便是闻名遐迩的西江千户苗寨

便利的交通,让这里成为了最早开发的景区。

白天的苗寨人流熙攘,

但到了晚上,看见漫天的灯盏亮起,

苗寨的星点勾勒出了大山的形状,

仿佛能看到蚩尤大神不灭的英魂。

▲ 西江千户苗寨,中国最大的苗寨

▲ 西江苗寨依山而建

▲ 夜的苗寨,灯火亮起,仿佛千与千寻里的画面

在西江苗寨小住的日子,正值事业滇沛。

记得广场上表演苗族歌舞的时候,

赶上一个电话面试,

还让老妈带着相机一个人跑到演舞场去拍照片,

我则关上木窗,

在客栈里佯装镇定地回答着面试官的问题。

▲ 苗寨之夜,灯火勾勒出了大山的形状

▲ 苗寨之晨,山雾与炊烟画出的安宁

剩下的时间,吃了无数的现打糍粑

看过黎明时分宁静的炊烟

听过入夜时河边的醉酒人哼唱的情歌。

失意的人总不少。

西江的最后一天,

我在早晨的梯田游走拍片,

回头看见稻禾中的亭子,

亭中的苗族阿姐头戴大花,

妈妈坐在她身边,探头望着我,

好像我是一个忘了回家的孩子。

▲ 失意的时候总不少,但不能忘掉自己的模样

离开西江千户苗寨,

翻过雷公山里的峰峦叠嶂,

便来到了黔东南的深处,榕江

十年前的加榜梯田,路还没有修通。

从榕江出发的公交车,把我和老妈在半途放下,

进山的路很远,我们走在双脚宽的田坎,

徒步了十公里,方才抵达。

我拍照片时,老妈总怕我晒着,

在背后给我打着伞,却对她的疲劳不言不语。

▲ 加榜梯田,真正的桃源乡

加榜梯田是真正的桃源乡。

“不知有汉,更无论魏晋”只会发生在这样的地方。

我们在加车村,住在村支书家的简陋板床,

与屋外无边无际的梯田,认真相处了两天。

这里没有游客,不通车辆,苗人不识汉语,

但是善意的表达从来不用依靠语言。

在山间漫步时,田里劳作的人,会放下锄头,

惊讶地看向我们,继而努力地挥手示好

穿肚兜的姑娘们看见外来的我们,

羞涩地披上外衣,嘻笑着跑开;

还有树荫下正在做手抓糯米饭的老奶奶,

一个劲儿地要与我们分享她的午餐。

语言的力量消失,微笑代替了一切。

▲ 月亮山里的童话

▲ 语言的力量消失,微笑在这里代替了一切

贵州加榜、云南元阳、广西龙胜,三大梯田,

同样的波澜万顷,也有各自不同的美。

加榜梯田最美的摄影季节也是早春,

注满水的梯田会像万千碎裂的镜子,倒映长空。

▲ 冬春之季的加榜梯田,如万千明镜

但我更喜欢加榜的夏与秋。

夏季的月亮山,梯田好似毛绒绒的绿毯子,

糯稻已经长得很高,

在山风的吹拂下海浪般舞动,香气漫山飘。

▲ 夏秋之季的加榜,好像毛绒绒的毯子

我们坐在田坎上,就像坐在龙猫的肚皮上。

老妈说:

“以后再你老爸吵架了,

我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住上几天,寻个清净。”

我笑道:

“前提是妈妈你不晕车啊!”

▲ 这里就像龙猫的肚皮

▲ 我们都是坐在龙猫肚皮上的孩子

榕江开始,

一路经过从江黎平,直至镇远

黔东南的秘境之旅才真正揭开帷幕。

宰荡侗寨、银潭侗寨、邑沙苗寨、

小黄侗寨、高华瑶寨、黄岗侗寨、

地扪侗寨、肇兴侗寨、堂安侗寨,

像掉落在凡间的星宿,

等着旅行者一个一个去摘取。

▲ 镇远古城,舞阳河边的青龙洞古迹

▲ 高华瑶寨,泡一次秘传的瑶族私汤

▲ 肇兴千户侗寨,鼓楼在夜色中华灯初上

▲ 怀念在肇兴住过的每一个夜晚

我们在榕江吃了著名的榕江西瓜

在从江尝过黔东南的黑暗料理羊瘪火锅

在小黄听了天籁般的侗族大歌

在高华泡了大山里的瑶族秘汤

地扪的少男少女们在河里嬉水,

还是人类未曾偷吃禁果前的原始模样;

洛香与肇兴的烤肉糯米饭

让我流了一个月的口水。

▲ 侗族大歌,从黔东南传出的天籁之声,

却让全世界为其屏息惊叹

▲ 小黄侗寨,可爱的小娃,也会唱大歌

▲ 岜沙苗寨,中国最后的持枪部落

▲ 侗乡和苗乡的迎门酒,小心别被灌醉咯

▲ 苗家的长桌宴,盯着看的是美食,

还是漂亮的苗家姑娘?

黔东南最难忘的一晚,在肇兴山外的堂安村

徒步到山顶的那个下午,

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坏了,

无法办公,无法收邮件(彼时),

就像最后一根稻草,

让被失业笼罩的情绪彻底崩塌。

跑遍了小山村,却找不到修电脑的地方。

突然,一抹红光穿过云层,打在脸上,暖暖的。

转头看,是渐落西山的夕阳,

鹅蛋黄般,无欲无求的样子。

就是那一瞬间,焦虑感从顶点轰然释放,

竟炸出了一种破罐子破摔的爽快。

▲ 堂安侗寨,夕阳从梯田后的远山落下

于是有了那个念头通达的黄昏。

坐在堂安的梯田间,望着染红的天际。

这里的生活很简单,

这里的人却很快乐,

这里已是十万大山的另一端啊。

事业一时成败,又何以论英雄!

老妈懂我,牵着我的手走过侗族的风雨桥,

这是她的仪式感。

她说,

一起走过风雨桥,永不回头,

风雨之后总会有彩虹。

这就是侗族风雨桥的寓意。

那一次,我看向她的眼,用力地点头。

▲ 风雨之后,总有天高任鸟飞的时候

黔之北

- 乡愁是归途,是舌尖上的一口饭 -

大学时放假回老家,

总是先飞到重庆,再坐巴士回遵义。

冬季的祟遵高速,两侧峰林环伺,

山头噙满冰霜,在车窗外飞速掠过。

归途的一路风雪,就是乡愁。

▲ 遵义的高架桥,连通着归乡的路

后来遵义有了机场,就省却了辗转。

就像贵州的许多地方一样,

千山万水的阻隔,被虫洞般地缩短了距离。

以前在贵州旅行,

去随便偏远一些的目的地,

动辄经历十个小时的盘山公路,

晕得七荤八素,

如今却只需要三分之一的时间。

▲ 著名的晴隆24道拐,

代表着贵州以往的通行之难

黔之北境,遵义赤水,

荣登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的那一年,

我几乎是逢人就要大肆宣传一番。

并且在第一时间,踏上了旅途。

▲ 赤水世界自然遗产地,燕子岩瀑布

赤水之美,在于地球纪元的穿越感。

数千条瀑布,在赤水的大山里闪耀。

丹霞在这里发育得尤为成熟,

瀑布化作溪水,流过赤红岩石,

也被染成红色,所以才有赤水一说。

这里有中国最为原始的森林,

世界罕见的桫椤树与卷曲的蕨类植物,

分秒间把人拉回恐龙时代的侏罗纪。

▲ 赤水十丈洞大瀑布,敢向黄果树叫板

▲ 披好雨衣,在大瀑布的水幕中释放自己

▲ 无处不在的桫椤,分秒间把人拉回侏罗纪的地球

▲ 从燕子岩的水帘洞后,俯瞰葱茏山谷

▲ 四洞沟,每一个瀑布都有水帘洞

▲ 红石野谷,赤红的丹霞地质奇观

我却最喜欢赤水的竹林。

这里深藏着中国最大的竹海。

在晨晓的宝源梯田等待日出时,

看到一位身材矮小的白发老婆婆,

穿着蓝色的布依族服装,

肩扛着一条茶杯口粗卡车般长的楠竹,

信步走过,世外高人的气场。

一番搭讪,老婆婆邀请我们去到她的家里做客。

瓦片房外,我听着老婆婆摆谈着远方儿女的琐事,

眼前是雾锁的梯田,倒映着竹林。

恍惚间像回到了童年时的奶奶家,

也有百草园,也有竹子,

也有奶奶讲故事的叨叨声。

▲ 赤水深藏着中国最大的竹海

同样在黔之北的铜仁,

梵净山成功地申遗,我又骄傲了一次。

从国家地理,到ins,

关于梵净山有多仙的盛赞已不绝于耳。

我也还记得和老妈在山上旅舍过夜时,

听了一宿的大雨,与清晨磅礴的云海

山中见到了数十种野生动物

生态之好在其它景区不敢想。

拉着铁链攀登老金顶,绝险无比,

但是站在云端的刹那,任谁都是仙人了吧。

▲ 梵净山,仙气缭绕的老金顶

▲ 梵净山中,云雾是永远的常客

▲ 从红云金顶遥望老金顶的经典角度

▲ 蘑菇石,梵净山的标志

对贵州人来说,最浓的乡愁,在舌尖。

是一碗茅台,是一碟蘸水

乌江鱼,是肠旺面

泡萝卜,是黄糕粑

腊肉,是豆花

水城烙锅,是洋芋粑粑

凉拌折耳根,是恋爱豆腐果

更是那出神入化的吃辣文化

▲ 劲道的肠旺面,只有贵阳才能吃到的口感

▲ 香甜的五色糯米饭

▲ 玫瑰冰粉,解暑神器

▲ 一口蹄花,一碟蘸水,人间至味

▲ 夜市里的炒田螺,舌头唆出的江湖

《舌尖3》里有一集,解说道:

“辣椒对贵州人而言,是患难与共的情谊,

对四川人却是两情相悦。

贵州的辣椒到了四川,是它最好的归宿。”

我为这句话殴气了一年。

为什么贵州与辣椒就不是两情相悦了?

凭什么贵州就不是辣椒的归宿?

希望以后的美食节目团队,

能够再多了解一下西南饮食文化,

不要再为了写作文而生造句子

▲ 糟辣椒,人人家里都必备一罐

遵义是中国最大的辣椒产地和交易市场,

而辣椒文化也早已扎根在每一人贵州人的灵魂。

黔之北,有着和川渝相近的口味,

重麻重辣大行其道;

黔之南,则把酸辣发挥到了极致,

所谓“三天不吃酸,走路打蹿蹿”。

在贵州逛一逛菜市场的辣椒摊贩,

眼睛都要被闪瞎。

常年在北京,厨房里从不可少的,

必是从老家带来的

糟辣椒、油辣椒、

干辣椒面、糊辣椒面、

糍粑辣椒、筒筒辣椒……

外地人晕头转向的辣椒制法,

我们却为其中的味觉差别洋洋得意。

▲ 遵义汇川市场上的各种腌制辣椒

▲ 几十种辣椒与花椒,

贵州人把辣椒吃得出神入化

贵州之美味,就像贵州的山野一样,

无形中总有一种力量,

把它“拘禁”在贵州,

不让它出去“兴风作浪”。

酸汤鱼出了黔东南,

就吃不出辛香的山野味;

茅台酒出了茅台镇,

就再酿不出那飘出一里的浓香;

乌江鱼出了乌江镇,

就没有了与其惺惺相惜的豆花;

羊肉粉出了遵义,

就再也没有那一口欲仙欲死的汤。

▲ 凯里稻香鱼,苗族腌制的顶级珍馐

▲ 谁又能明白那一碟花椒的神来之笔

贵州之味,无法转移,不可量产。

当川菜与湘菜在全国大举扩张时,

贵州餐厅却总是很难做出真正的风土原味。

所以外地的贵州人,

都渐渐地学会了一手“祖传”的本事,

在自家的厨房一解乡愁。

▲ 家里总备着每个冬天从老家带回的腊肉,

炒上一盘,便聊解思乡之情

我总给朋友吹嘘,

说回家吃遵义的小吃,30天不带重样的。

从苟家井吃到老城,从万里路吃到捞沙巷,

多少年来,就是

羊肉粉、豆花面、蛋炒洋芋、辣鸡糯米饭,

拯救着我的思乡胃。

▲ 遵义小吃,一个月不带重样

▲ 羊肉粉,遵义人心中永远的挚爱

▲ 每个冬至,吃过羊肉粉,就能温暖一个冬天

▲ 还记得上一次回家,每晚和老妈去吃的烤豆腐

▲ 以及,裹上黄豆面的小糍粑,都是童年的味道

上一次回遵义老家,

老爸带我去到红花岗吃纸包鱼,

湘江河边的游步道亮起夜灯,

晚风轻拂,树影婆娑,凤凰山的剪影如黛,

家乡越来越美了。

老爸一直看着我吃,

好像我吃爽了,他就爽了。

每一次回家乡,都像疗伤。

疗伤不过一口饭。

▲ 遵义红花岗,湘江河最熟悉的角度,

那是童年每一次上街吃遍小吃的终点,

就以此作为这篇文章的最后一张照片吧

后记

写完这一篇贵州,

我买了一张回家的机票。

不觉间洋洋洒洒一万字,

从贵阳到安顺,从兴义到毕节,

从黔南到黔东南,从赤水到铜仁,

最后是遵义,

却远远道不尽贵州的美。

家乡正在进入“大发现”时代,

每一天都在飞速变化。

希望贵州老乡们看到此文,

会为家乡感到骄傲;

希望喜欢旅行的人看到此文,

会亲自去贵州看一看。

在贵州的旅行,

能给人以力量。

她用水,让人释放压力;

她用山,让人心存高远;

她用质朴的人文,让人化去心中戾气;

她用无法复制的美食,让人再也不想离开。

贵州,是终极的家园。

- 本文完 - 

图文丨月半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