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蠹之家315 / 心理间 / 爱情居然是理性的?

0 0

   

爱情居然是理性的?

2019-08-21  书蠹之家3...
爱情是一种高度缺乏理性的现象?然而,研究人员告诉我们,爱情的存在恰恰依赖大脑中的理性和决策中枢。这不是一个悖论吗?

让我们想象自己枕着爱人的臂弯,躺在草地上。沉浸在爱情中,我们的心情无比愉悦。

而在这舒心的微笑背后又隐藏着什么呢?神经科学家最近给出了一个深层次的答案,颇具说服力,然而也不太浪漫:当你依偎在爱人的怀里,大脑里起主导作用的是控制理性思维和决策的前额叶皮质,它会刺激掌控愉悦感和瘾癖形成的伏隔核。

换句话说,爱情的关键在于决策中枢对情感中枢的控制:一见钟情后,你大脑中这两个中枢之间会建立起一条神经回路,从而使对方的存在让你犹如得到奖赏般感到喜悦和满足。

这种关于爱情的观点似乎很奇怪,因为我们直觉上总以为爱情产生自爆棚的喜悦之情,但却不是,爱情的产生竟完全处于所谓的“高级”认知功能区的控制之下。这么说,爱情其实是理性对情绪的掌控?

至少这是科学家在橙腹草原田鼠(Microtus Ochrogaster)身上的观察所得。美国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团队对这些小型啮齿动物的大脑活动进行了实时活体观测。

他们发现,田鼠之间有爱情互动的时候,大脑中前额叶皮质和伏隔核之间的交流就会加强:前额叶皮质以5赫兹的神经电活动频率将伏隔核纳入自己控制之下——须知,后者的正常神经电活动频率是这一频率的16倍。

橙腹草原田鼠

“这也是我们第一次观察到前额叶对伏隔核施加影响。”弗洛里扬·杜克罗(Florian Duclot)高兴地说,他是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其团队4年前的研究揭示了一见钟情对神经元DNA遗传表达的影响。

研究人员很早就知道,在感知到恋爱对象的存在(外表、气味、音色)时,大脑会释放出刺激这两个大脑区域的神经递质。“但我们不知道在恋爱过程中,这些组织是如何被动态激活的。”参与了近期研究工作的伊丽莎白·阿玛黛(Elizabeth Amadei)指出。


指定的爱情

为了证实这一观察结果,科学家扮起了“爱情上帝”:他们将前额叶皮质神经元植入光敏基因的雌鼠放在可感知某一陌生雄鼠但无法进行躯体接触的笼子里,通过光遗传学手段(用光纤照亮基因)以实验中测量到的频率激活其前额叶皮质神经元。

随后将雌鼠和多只雄鼠放在一起,包括之前感知到的那只雄鼠。结果,12只受试的雌鼠中,有10只更偏爱实验人员“介绍”的那只雄鼠。

这表明,前额叶皮质释放的信号对应的信息的确是“这只雄性是我得到的一种奖赏”。这就相当于一次人为的“一见钟情”,它在大脑中刻下真正意义上的爱恋,可以算是一种“指定”的爱情。

那同样的情况是否也会在人类身上发生呢?应该不会有那么明显。“这些啮齿动物的大脑皮层没有人类那么复杂,”研究团队成员拉里·扬(Larry Young)承认。更不要说影响田鼠爱情产生的因素远不如人类那么多样,心理方面的影响也远不如人类那么重要。

虽然如此,橙腹草原田鼠依然被认为是研究人类情感行为最好的模式动物。首先从行为学角度来看,和人类一样,橙腹草原田鼠父母会一同照顾自己的后代,对陌生同性表现出一定形式的攻击性,在失去配偶时会感到悲伤。更重要的是,和普通实验鼠不同的是,橙腹草原田鼠实行一夫一妻制,而只有5%的哺乳动物拥有这个特性。“在社会关系上,橙腹草原田鼠是一夫一妻制。然而也会产生夫妻之外的性行为,这就使它们更有趣了。”弗洛里扬·杜克罗调皮地补充道。

其次,从大脑运转的层面上看,“它们和我们一样,拥有控制决策的前额叶皮质,且这一区域能够影响大脑中更深层的结构,比如奖赏系统,” 伊丽莎白·阿玛黛解释道。


神经活动

拉里·扬坚信,在橙腹草原田鼠身上观测到的神经元之间的相互作用“就是人类爱情的生物基础”。人类也是,前额叶皮质通过控制伏隔核使得爱情产生,“这条回路应该也存在于人类大脑,从而使恋人的存在带给我们奖赏式的满足感,”伊丽莎白·阿玛黛总结道。

这些研究成果,使我们能够对大脑中掌管爱恋之情的区域的激活路径有一个粗略但可靠的认识。这也为开发自闭症等疾病的疗法提供了新的角度,甚至也为遥远的未来可能出现的某些奇特的发明,如“恋爱机器”,提供了展望的思路……

而更重要的是,这些研究成果给我们提出了新的问题,比如:什么样的条件最容易形成爱恋?“相处越久越密切,也越容易产生感情。”这是弗洛里扬·杜克罗给出的回答。那一个人对于网线另一端的某人是否会产生真的爱情呢?对拉里·扬来说,这是“不大可能的”;他坚信,在爱情的产生中,实际接触是非常重要的。

拉里·扬长期观察了恋爱中橙腹草原田鼠大脑前额叶皮质和伏膈核之间的交流,他强调视觉刺激、当然还有嗅觉、触觉和听觉刺激的重要性,是这些刺激通过化学手段激活了我们大脑中的恋爱机制。

“催产素和多巴胺会对这一神经回路进行共同调控,”拉里·扬解释道,“我们笑逐颜开,那是因为大脑分泌了大量多巴胺;而与爱人四目相对之时,则会大量分泌催产素。”

那性的作用呢?拉里·扬明确表示:“性对于爱情的产生并不是必需的,但可以成为强劲的催化剂。

他还指出,据观察,前额叶皮质对伏隔核的控制力度越强,依恋对方的速度也就越快:“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有的人会迅速坠入情网,而有的则不会。”

也许这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花心大萝卜”的秘密……

撰文 Olympe Delmas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