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山居士 / 医药宝库 / 中医名家治疗女性面部黄褐斑的用药经验

0 0

   

中医名家治疗女性面部黄褐斑的用药经验

2019-08-22  谷山居士

女性面部黄褐斑作为一种色素沉着性病变虽属皮肤病范畴,但以女性患者为多。关于皮肤色泽和脏腑的生理关系,祖国医学早有记载,如《素问·六节藏象论篇》云:“心者,其华在面”,“肺者,其华在毛,其充在皮”。《难经二十四难》也云:“手少阴气绝,则脉不通,脉不通,则血不流,血不流,是色泽去,故面黑如黧,此血先死”。《诸病源候论》更提到:“五脏六腑十二经血,皆上于面,夫血之行俱荣表里,人或痰饮渍脏,或腠理受风,致气血不和,或涩或浊,不能荣于皮肤,故发生黑”。对此,晋-葛洪《时后备急方》称之为“皮干黑曾”,明代医学家陈实功《外科正宗》则以“黧黑斑”命名。

人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五脏六腑、气血阴阳的变化,可以反映到外表上来,而人体外表器官的变化亦反映脏腑气血阴阳的变化,所以说面部黄褐斑实为肝之功能失调,导致血瘀虚热,气血不足,津液不能上荣于面而成。因此,在临床上着重从肝论治,抓住肝郁血滞,瘀热互结病机之关键治疗黄褐斑,则能够取得满意疗效。

对女性面部黄褐斑的发生原因,早在《医宗金鉴·外科心法要诀》上即论述到:“其原于忧思抑郁,血弱不华,火燥结滞而生于面上,妇女多有之”,指出妇女面部生褐斑与情志不畅、气血不和相关。其发病机理,导师认为肝藏血,主疏泄,妇女成家立业后,由于经、孕、胎、产数伤于血,再若情志抑郁,过度忧愁,最易伤肝伐气,使肝失疏泄,营卫气血出入不利,血行受阻,则可形成血瘀。正如《沈氏尊生书》中提及“气运于血,血随气以周流,气凝血亦凝矣,气凝在何处,血亦凝在何处”。肝郁日久化热,热灼阴液,燥热伤津,致肝之阴血不足,则肝气更偏亢。气有余便是火,二者相互影响,致颜面气血失和而发病。此外肝之阴血不足,不能上荣于面,易受外邪风热侵袭,风浊热灼之邪停滞于面亦可加重病情。《普济方》载:“夫风邪入于经络,血气凝滞,肌肉弗泽,发于疣目,肝肾阴血亏虚,水不制火,血弱不能外荣于肌肤,火燥结成黧斑”。说明黄褐斑发病多以情志为因,致肝的功能失调,肝郁血滞,瘀久化热乃为病机之关键。

黄褐斑之治法用药

古有“无瘀不成斑”之说,对女性面部黄褐斑的治疗,一般用凉血祛斑汤,基本处方为:生地l2g,赤白芍各15g,白芷l0g,防风l0g,紫草l0g,桃仁15g,黄精10g,红花20g,柴胡9g,香附10g,丹参15g,木蝴蝶9g,白藓皮l5g,当归15g。方中重用红花、桃仁、丹参、赤芍,使“瘀血去新血生”,兼以调经畅气血。

现代药理研究发现,这些药物可增强SOD活性,清除自由基,抗脂质过氧化,降低血浆纤维蛋白原浓度,促进细胞解聚,降低血液粘度,扩张血管,改善血流状况,调节内分泌,增加面部营养,以祛除黄褐斑。紫草、生地、白芍、当归既散肝之郁热又补肝之阴血,达到治本之目的;肝为风木之脏,喜调达而恶抑郁,佐以柴胡、香附调畅气机;黄精补脾益气,与柴胡相配,并举拖上,推陈致新,益气行血布津,同时可防风热之邪乘虚而入;再配以白芷、木蝴蝶、防风、白藓皮祛风散结以消斑。《日华子本草》对白芷有论述:“止痛,生肌,去面肤疵癍”。有资料报道白芷、白藓皮、柴胡、当归均可降低酪氨酸酶活性,抑制黑色素生成,白芷和当归对该酶的抑制率分别可达35.14%及30.63%。其次,这些药又具有引经作用,载诸药上行于颜面,直达病所。

煴煴灸使用说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