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乐也 / 现代 / 张钟涛:空山问天

0 0

   

张钟涛:空山问天

2019-08-22  5乐也

到了腾冲要去的地方很多,但火山是一定要看的。我们几个人从火山脚下开始向上攀登,看着并不算高的山峰,攀登起来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上山路是用火山石修筑起来的台阶,每一块砖石上布滿了火山爆发时岩浆燃烧过的痕迹,上面写满了大小不一的孔状,沿台阶的两侧是用水泥制作的护拦,向上攀登的时候可以助一臂之力。因为上山的台阶又陡又长,我走走停停,此时,我是明显地感到岁月催人老哇,如果再倒回十年,我可能不会这么气喘吁吁。小卢一直走在前面,同行的老高和两位女士也不甘示弱,不停地向我招手,这倒给了我很多勇气和力量。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攀爬,我们终于登上了山顶,站在山上举目四望,绝对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此时呈现在我眼前的那个巨大的如盆状的火山口,就在我的脚下。我慢慢地靠近它,好像在靠近一种永恒和神圣,当我的目光在它的身上游动的时候,突然觉得好像无法超越的事物被超越了,在我的心中,火山是未知的,神秘的,也是恐怖的,它能摧毁人类。然而,当我靠近它的时候,又觉得它平静得像一潭湖水,普通得像一座高原上的土塬。静静地站在腾冲的肩上。我环视了一下火山口的周围,几乎看不到火山岩浆喷发时留下的痕迹,只是在山的底部还隐隐约约地看到些裸露在外的被烧焦的熔岩地貌,其余的都已被草木覆盖了。上山之前我了解了一下,腾冲火山大小有27座,其中最大的火山是打鹰山,被称为火山之冠。据说,它有点像日本的富士山,而我脚下的火山被称之为空山,这名字倒容易理解,山乃空为名,哪一座火山穿岩喷射之后还不留下空谷幽幽呢?当我还在用心去体会火山的神秘和奇异的时候,小于叫了我一声,钟涛,你看看这块石头。我回头顺着她指的方向望了望,在火山的右侧,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面刻着两个红色的大字:问天。如果这两个字放在名山大川里,我倒觉得有点故弄玄虚,但此时出现在这里,就在火山口的边上,真是很得体,有一种天地浑然一体的感觉。我的脑海突然闪现出屈原的天问,那个两千多年前的三闾大夫,因为怀才不遇,因为一腔报国热情无法实现,向苍天发出了无数个追问,最后,这个老夫子在不解之中还是抱着一块石头沉溺于汩罗江。

而我眼前的这块石头却在问天,它在问什么呢?我想它绝不会像大诗人那样发“出身既兮会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或者仰天望空发出“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那种忧国忧民的感慨情怀,它问的最多的还应该是35万年前发生在这里的那一次地动山摇的喷射,几乎让高黎贡山西麓毁于一旦,那一场火山的爆发苍天看到没有呢?就是离人类最近的一次火山喷发也只有300年,不过那时的南诏王还没有开始垒筑驻守边疆的土城,小小的腾冲县城还没有出现72条花柳巷的传说,好就好在高黎贡山脚下的滇越之城没有现在这么繁忙,当然它问的最多的是众多的火山在一次又一次的燃烧、裂变、塌陷的过程中却没有荒芜,没有被摧毁,多少梦想,多少财富又从这里滋生出来,河流、湿地、热海,却在造福人类,苍天你看到了吗?你就是无语,腾冲也会提供证词的。这块石头还在问,地球上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尽管沐浴了文明之光,但星球下的土地和人类也备受了文明之火的摧残,血与火的厮杀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比火山的喷涌还要残酷,苍天你能阻止吗?也许空山还会追问,日月安属,孰知何故?谁又能断定这看来十分平静的火山,什么时候又会出现山呼海啸般的喷涌?因为人类就是从未知中走来的,何况我们脚下的火山不是死火山,而是休眠状态下的活火山,这给火山带来了更多的威严和神秘,也给游山观景者多了种敬畏。这块石头上的两个字真的让人很震撼。

我下山的时候,随着台阶的下移,内心似乎平静了许多,站在火山之口的那些浮想却被眼前无数的杜鹃花所掩盖,这些美丽娇艳的杜鹃花都盛开在山后半山腰,红色的,粉色的,白色的开满了山坡,听当地人讲,春天的腾冲花事繁忙,也许让我们赶上了。

洱海听风

我完全是被尖利的风声唤醒的,我这些年有个不好的毛病,半夜里醒来,就很难再入睡,何况又在异乡,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只能听着这上关的风声了。我不知道这肆虐的狂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被它惊醒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说句心里话,在这漆黑的夜里,听到这乌乌呼叫的风声,也是别有一番滋味的。此时,不能不让我想起家乡的风了,我从小在草原上的一座矿山上长大,因那座山在北纬45度,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和蒙古风暴经常侵袭这里,所以,在我的记忆中,感受最深的就是寒冷和风了冬天最冷的时候可达零下30几度,一年四季都有刮不完的风,那里流行着一句顺口溜,“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虽然有些夸大,但足以说明,这里的风还是令人望而生畏的。这些年由于气候环境有所改善,风沙和白毛风是少见了,但没有风的日子还是很少见的,也许电企正是看中了这里的风力资源,这几年鲁能、华能、蒙电等企业強势入驻,在家乡的草原上建起了风力发电站,竖起了无数台风车,这些高大的风车耸立在草原的胸背上,远看仿如一朵朵白菊似的迎风怒放,说来也怪,自从有了这些风车,从山里吹来的风似乎减弱了许多,也许这千万台风车十分慷慨地把来自蒙古的风暴都收纳进了它的胸膛。化成火或者光,去造福人类了。我的思绪又被呼啸的风声带回了洱海边上的上关,没来洱海之前,我多少了解了一点关于喜州的风情地貌,被诗人们反复吟咏过的风花雪夜其实就出自这里,说的具体一点那就是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多么富有浪漫情调的比喻呵。那我就有点不明白了,我住的是上关,并不在下关,这应该是一个花的世界,我第二天问过酒庄的主人,像这么大的风在上关常见吗?主人说,刮风是常见的,但像昨天晚上的风几乎不多见,这风太大了!我从主人的表情上来看,他们也感到惊奇,也许上关一年也遭遇不到一次的大风让我们赶上了。第二天我从电视里才知道,整个云南都遭受了狂风暴雨,特别提到了喜州,风力也在7级以上,这也是历史罕见的,这就不足为怪了。我这个人出门远行,四平八稳的时候多,偶尔遇到一点难忘的事,就觉得不虚此行,在千里之外的云南之南,听听风雨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我又想到下关的风了,为什么那里的风大呢?还有一个传说呢,相传在苍山斜阳峰上住着一只白狐狸,它爱上了下关一位白族书生,于是变成一个美女和书生交往。他们相爱的事被洱海罗荃寺法师发现了,他不容他们在一起,便施法将书生打入洱海,狐女为救书生去南海求救于观音,观音菩萨给它六瓶风,让它用瓶中风将洱海水吹干以救书生。当狐女带着六瓶风回到下关天生桥时,遭到了罗荃法师的暗算,跌倒在地,打碎了六瓶风,于是,大风全聚集在天生桥上,这也是下关风形成的原因。传说往往是带着虚幻色彩的,来自于民间对美好爱情的赞美,对邪恶的诅咒,关于下关风,我倒是相信科学的说法,因为苍山十九峰太高,挡住了东西两面空气的对流,而苍山斜阳峰和裹劳山脉的者摩山下的下关天生桥峡谷仅为下关空气对流的山口,所以形成了一条狭长的风路,这也许就是下关风为什么强烈的正确解释吧。我的思路一下子又活跃了起来,来苍山遇到了风雨,在上关洱海聆听了风声,仿佛走在了一条风雨的路上,其实认真地想一想,历史就是从风风雨雨中走来的。而我眼前的苍洱真正充满了风雨。据史料记载,唐天宝十年,剑南节度使鲜于率兵讨南诏蛮大败,士卒者六万。天宝十三年,剑南留候李宠率兵七万征南诏兵至两洱河大败,全军殁。尸体遍布苍山洱海所处。多么沉重的历史悲剧。而这个悲剧就发生在这片土地上,虽然千年风雨把万人冢颓圮了,那些血肉之躯已化成冷杉下面的泥土,或者大理岩石上的一条条血纹,但历史留给人们的教训却是沉痛的,它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越来越真切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还有那座在风雨中屹立了上千年的关隘,那么孤独地站在上关的肩上,日夜望着苍山洱海,它倒像个哨兵,只要苍山在,我就在,这种与历史写下过的誓约,足以让人心生敬畏。如今,曾经的关隘已经没了风烟,这座大唐留下的雄关不需要重兵把守了,它已经变成了下关至上关通向异国的茶马古道,它有叱咤风云的过去,也有无比辉煌的明天。躺在床上想了这么久,我翻身起来走到窗前,外面的风声似乎小了一些,我望了望天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我知道苍山洱海的黎明已经到了,我完全没有睡意了,准备和朋友们迎接新的一天。

苍山风雨

十年前曾来过大理,也不知什么原因竟没有上过苍山,也许是想留下点遗憾,这次几个朋友共同约定,去云南直奔苍山洱海。我们从昆明租了一辆商务用车,经过约5个小时的里程来到了洱海,入住在事先早已约定的上关酒庄,还没住下我们几个就开始喜欢这里了,具有典型的白族木制结构民居,古朴中露着现代气息,园内花香弥漫,池塘有红坊尾鱼争先游动,更让我心动的是这一家有着百年历史的小酒坊,这意味着这几天我们决不会寂寞。主人是一个三十几岁的白族小伙,高大、英俊,有着北方小伙的几份彪悍,这几天的行程都由他来定。

第二天上午我们游苍山,十年前留下的遗憾今天把它补上,出发前,听说大理有雨,天空虽有些铅灰色的云,但依旧还可以看到一小块一小块的蓝天,风也轻柔,我们的心情格外愉快,约40分钟后,我们来到了苍山脚下,6人乘坐一个缆车向上滑行。没来云南之前,我大概了解了一下苍山,苍山共有十九峰,属于喜马拉雅山脉南延部分,苍山形成于19亿年前,隆升也在4500万年前,大诗人李白曾经留下“西南雄阔地,点苍冠群山”的诗句。随着缆车的徐徐上升,我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群山起伏,林木滴翠,远方的洱海已是水天一色了,正当我们缓缓上升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来,先是雨点敲打着车窗,后来就渐渐地大了起来,紧接着风雨交加,我们乘坐的缆车开始摇晃起来,这个时候我的心越发紧张了,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在风雨中坐缆车。也许是朋友们看出了我的恐慌,他们想用歌声和笑语驱除这紧张的气氛,我也稍作镇静,但双手仍然握得很紧,把祈求安稳的心力都灌注在十指间,我已经没有心思欣赏山中的景色了,只盼望缆车快点停到站台里。风依旧在狂舞,雨依旧在飞落,苍山在风雨中摇曳。缆车终于停下来了,我走出车外,身体似乎还有些摇晃,我的那颗紧绷的心,可以放松了,雨还在不停地下,本来我们是想看飞泉瀑布的,尽领苍山本色,可由于雨在不停地下,所以只好原路返回了,也许苍山在跟我们开一个玩笑似的,下山的时候,雨竟然停了下来,苍翠的冷杉和阔叶林也恢复了平静。高原之春,风雨来的快走的也快,多像匆匆的时光呀。我回到上关酒庄,总想多了解一下苍山的历史,在酒庄的书屋里,看到了一本写云南大理的书,关于苍山还有一段传说呢。说很早很早以前,南诏公主爱上了一个猎人阿勇,他受到了南诏王及家人的反对,为了阻止他们的爱情,南诏王下令把猎人打入洱海之底,永不见世。南诏公主夜夜相思,泪流不止,最后化成苍山上的一朵望夫云,每年春秋两季,这朵云就会化成雨滴落下来,在季节的风中哭泣,多么悲伤的故事呀,也许,这朵沉重的望夫云,被我们赶上了,如果那是南诏公主相思的泪水,我们还怕什么呢?

不见风雨,哪见其人,其实,人的一生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来到世上,光阴似箭,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我们经历得越多,感叹得也越多,苍山,你说对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