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iga书馆 / 杂志架 / 一个收荒匠眼中的垃圾分类:分得越细,卖...

0 0

   

一个收荒匠眼中的垃圾分类:分得越细,卖得越贵

2019-08-22  naiga书馆

来源:红星新闻

今年67岁、家住成都市成华区的李师傅,2000年左右开始从事废品收购。“现在基本只收废电器了,没有专收废塑料废纸已经有十多年了。”李师傅一边拆着刚收的一台电视机,一边用螺丝刀敲着拆下的黑色外壳,“敲得响的,要比敲不响的贵两三角一斤”。

除了能否敲响,颜色、体积、甚至能否点燃都是李师傅区别各种不同塑料的方法。而收到的废品拆分得细不细,则关乎到他每日的收入——一个废旧电视直接卖到二手市场,和花时间拆成不同材料再卖,“价差能达到三四十元”。分得越细

才能够卖得更贵

“电视机差不多要拆一个小时,洗衣机时间更长一点。”李师傅一边拆,一边用手里的螺丝刀敲着卸下的黑色外壳。伴随着螺丝刀的敲击,黑色的外壳发出“当当”的响声。“都是黑色的塑料,这种敲得响的,每斤要贵两三角”。

500

△李师傅用手里的螺丝刀敲击电器上卸下的塑料外壳以判断价格

李师傅一边介绍,一边继续着拆着一台拆了一半的电视。二十多分钟后,这台长七八十厘米、宽五十厘米、二十厘米厚的老式电视机,被拆为了塑料外壳、铜铁金属、芯片电路板等几堆不同的材料。

李师傅表示,假如五十块收一个旧电视或冰箱,直接拿到二手市场去卖,差不多能卖七八十块,挣个二三十块。如果再花上一个多小时将其拆解,分门别类拿到废品收购站去卖,能够卖到一百一二十块,又能多挣三四十块。

分得越细,越卖得起价——李师傅用螺丝刀从堆在面前的芯片电路板,挑出两块电路板,一块两面都是绿的,另一块一面绿色一面黄色。“如果这两个混在一起称,大概就是一两块。两三块一斤。但如果把两面都是绿色的挑出来单独卖,就能卖到十几块一斤”。

因为颜色不同?李师傅笑着解释说,与颜色无关。用拾荒匠的话说,两面都是绿色的电路板“含金量”更多,上面附着的金属更多,更值钱。拆下的部件里,有能卖到十几块一斤的电路板,也有不值钱的东西。价格取决于市场

玻胶跌了报纸贵了

李师傅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一般要么接到熟客的电话直接去收,要么骑电瓶车去自己住处附近的小区门口“守株待兔”。“现在主要收废旧电器,没收废纸废塑料了已经十多年了。”李师傅表示,如果量多偶尔也会在收废旧电器的同时搭着收一点废纸废塑料。

“塑料废报纸一斤也就能挣个两三角,一百斤也就挣二三十块。”李师傅说,如果没有达到一定的量,可能也不会去。说到废塑料,李师傅打开了话匣子。“主要的废塑料至少有四五种。”李师傅介绍说,“灰胶”都没人要了,就是用火点不燃的那种;“黑胶”每斤大概一两角;常见的饮料瓶,白色的和绿色的价格也不一样;另外“大料”“小料”也有区别,体积越大,价格越高,白色的“大料”能卖到一块左右。

500

△李师傅正在拆卸灯管

但如果卖的时候没有分开,混着卖,价格就会按照其中最低的算,甚至按照最低的“黑胶”算。“以前老式麻将那种‘玻胶’,用火点燃,表面会冒泡,但基本看不到烟。仔细看才能看到很细小的白烟,去年每斤还能卖到五六块,今年已经跌到一两块了。”李师傅称,“据说有便宜的、可替代的新材料出现。”

相对来说,废纸则没有分得那么细。纸板、废书、废报纸都是每斤6角钱。“近几年报纸会贵一点,每斤能卖到一块钱。”李师傅介绍说,各种废品的价格也取决于市场的需求。

垃圾分类“四分”

那只是最基本的分类

李师傅平时也会关注电视上的相关新闻,在废品站和二手市场交易也能获得一些消息。而他是如何熟悉各种分类的,李师傅表示,多去几趟废品收购站,听老板讲一下,怎么分类自然也就熟悉了。

李师傅租的房子差不多六七十平米,没有堆放废品的地方,所以几乎每天都会去一趟废品收购站或者二手市场。“我们这种散户,卖的量小,基本不会囤货。”李师傅介绍说,像有些大点的、有个一亩地大小的废品收购站,可能会囤积到一定量再卖。

500

△李师傅拆卸出的电路板

“量大才有资格谈价钱。”李师傅表示,量大的话还可以直接卖给需要某种废品的厂家,那样的话价格就会更高一点。但同时可能也要面临某种废品价格突然下跌的风险。当然有眼光的,也可能会遇到价格上涨的。但一般都是某个厂商提出需要具体某种材料,那一类的材料价格才会上涨。

对于成都垃圾分类未来可能执行的四种分类标准,李师傅表示,还是很好理解的。但那只是一个最基本的分类。以可回收垃圾为例,如果想要真正实现回收利用,肯定要需要进行更细致地分类。

对于大件垃圾需要预约上门收取或者投放至指定地点,李师傅表示,像沙发或者床一类的大件除了好一点能卖给二手市场的,基本没人收了,“熟人的话,给点钱他们可以帮忙处理下。现在至少要拉到三环路外才有地方能处理,而卖给废品站的钱可能连请人搬运的钱都不够”。

成都10万余人

年回收生活垃圾超180万吨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据不完统计,目前成都市有再生资源回收站点1419个(各区(市)县摸底数据),再生资源市场8个(武侯区、郫都区、青白江区、双流区、新都区、都江堰市、大邑县、蒲江县),国家级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基地1个(彭州市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基地)。从业人员约10余万人,年回收各类再生资源物资约600万吨,年交易额约180亿元。

“再生资源回收站点就是大家平时说的废品收购站。”成都市再生资源行业协会秘书长谢香兰介绍说,2018年成都市生活类再生资源回收总量达到了186.6万吨,超过行业总量的1/3。“这就意味着减少了180多万吨的生活垃圾”。

180多万吨生活垃圾是一个什么概念?2019年上半年,成都市产生了约260万吨生活垃圾。

据悉,到2020年底,成都市将建成1个全市性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信息化平台;每个区(市)县将建设完成1-2个再生资源分拣中心;每个社区将至少设置一个再生资源社区回收站;建成与生活垃圾分类回收相衔接的再生资源回收物流体系,实行再生资源物资分类运输,实现运输过程监管;实现生活垃圾中可回收物回收利用率达到29%以上。

记者手记//

谈垃圾分类

他的经验可能专家也望尘莫及

记者在采访前一天联系李师傅时,希望加对方微信获得他的地址。李师傅表示自己不会,没有用微信。采访当日,当67岁的李师傅如数家珍地介绍了各种区分塑料的方法时,记者一时之间还有点来不及消化。过程中感受最深的是,一个看上去似乎和这个时代有些脱节,远离互联网,还主要通过电话与人沟通获取信息的中老年人,谈起垃圾分类却换了个人似的,有些实践经验可能专家也望尘莫及。

在李师傅面前,“你是什么垃圾”的问题有些苍白无力,如李师傅所言,无论是哪种分类标准,都只是最基本初始的一个分类,要想真正实现变废为宝,还早得很。

或许有人会说,李师傅如此熟悉垃圾分类,因为那是他的饭碗。但显然目前大众完成的垃圾分类,远没有达到废品收购从业者的难度。

未来,垃圾分类这种技能,是否会像开车一样进行普及,也是一个重要的环节。毕竟以李师傅为例,学会这样的技能,似乎并不会耗费太多精力或时间,更多的是养成一种习惯。

李师傅养成习惯的原动力是利益,这种利益能够成为更多人的动力吗?告诉一个人做什么,更好的办法或许是告诉他做了之后,能获得什么好处。更透明的废品收购价格与完善的回收机制或许可以让更多人参与其中。

红星新闻记者 林聪 摄影报道

编辑 刘宇鹏

以上内容为用户在观察者网风闻社区上传并发布,仅代表发帖用户观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