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水浒时间线

 乐水无涯 2019-08-23

        读水浒时有了个想法,要整理水浒的时间线,理清先后关系,动手做了一半之后,在网上看到何心先生的《水浒传编年》,整理得相当好,我肯定是没法再弄出什么新颖的了。于是就放弃了自己整理的内容,改以何先生的编年为主体,做了一些拾遗与订正的工作。下面正文即取自何先生编年,加粗的注是我增加的。水浒传中时间、地理错误的地方很多,毕竟是多人多时编写的作品,有疏漏不足为奇。下文编年采用的是七十回本。

★★宋徽宗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正月初:王进母子从东京出走。《水浒传》除“引首”及“误走妖魔”事不计外,第二回叙高俅事,亦非正文,故不列入,而从王进母子编起。王进母子出走,书中并未说明月日,从后文逆推,应是正月初事。//注:历史上高俅任太尉是在政和七年正月。二月上旬:王进母子至史家村。第一回:“在路上一月有余。”从正月初加上一月有余,应当是二月上旬了。//注:王进初到史家庄当在2月中上旬,史太公出场时戴着暖帽,史进登场时是脱膊着,此时为初春,老人家还需要保暖,年轻人热热身就可以脱膊。二月半左右:史进拜王进为师。第一回:“住了五七日。”从二月上旬加上五七日,应当是二月半左右了。八月下旬:王进母子赴延安府。第一回:“早过半年之上,……相辞要上延安府去。”从二月半左右再加半年之上,应当是八月下旬了。

★★宋徽宗政和三年(公元1113年)二月半左右:史太公病殁。第一回:“不到半载之间,……太公没了。”从八月下旬加上半年不到,应当是第二年的二月半左右了。六月中旬:史进闻少华山有盗,聚众戒备。第一回:“时当六月中旬。” 《水浒传》明白指出月日,是从此处开始,以前所假定的月日,都是从此处逆推而得。//注:“六月中旬”前有“自史太公死后,又早过了三四个月日。”史太公病殁及前面时间节点均从这里逆推出来。八月半:史进邀朱武等赏月,因拒捕奔少华山。第一回:“时遇八月中秋到来,史进要和三人说话,约至十五夜来庄上赏月饮酒。”八月下旬:史进离少华山,往寻王进。第二回:“一连过了数日。”“史进住了几日,定要去。朱武等苦留不住。”从八月半加上几日,应当是八月下旬了。九月半左右:史进至渭州,遇鲁达、李忠。鲁达殴杀郑屠,弃官逃亡。第二回:“独自一个行了半月之上,来到渭州。”从八月下旬再加半月之上,应当是九月半左右了。十月初:鲁达至雁门县,匿赵员外家。第二回:“一迷地行了半月之上,在路却走到代州雁门县。”从九月半左右再加半月之上,应当是十月初了。第三回:鲁达向金老说道:“……正迎著郑屠那厮,被洒家三拳打死了,因此上在逃,一到处撞了四五十日,不想来到这里。”与上文“一迷地行了半月之上”一句,稍有参差。十月上旬:鲁达投五台山文殊院为僧。第三回:“在这赵员外庄上住了五七日。”从十月初加上五七日,应当是十月上旬了。又(?):鲁智深醉闹五台山。第三回:“鲁智深在五台山寺中不觉搅了四五个月,时遇初冬天气。” 鲁智深往五台山出家,已是十月上旬,在山上搞了四五个月,决不会仍是初冬天气,此处有误。

★★宋徽宗政和四年(1114年)二月初:鲁智深二次醉闹五台山。第三回:“忽一日,天气暴暖,是二月间天气。”二月下旬:鲁智深赴东京,路过桃花村,遇李忠、周通。第四回:“再说这鲁智深就客店里住了几日。”“且说鲁智深自离了五台山文殊院,取路投东京来,行了半月之上。”从二月初加了几日,再加上半月之上,应当是二月下旬了。二月底:鲁智深离桃花山。//注:火烧瓦官寺在离开桃花山次日。第四回:“住了几日,鲁智深见李忠、周通不是个慷慨之人,作事悭吝,只要下山。”从二月下旬加上几日,应当是二月底了。三月上旬:鲁智深至东京大相国寺。第五回:“只说智深自住东京,在路又行了八九日,早望见东京。”从二月底加上八九日,应当是三月上旬了。三月二十八日:鲁智深遇林冲。高衙内调戏林冲妻张氏。第六回云:“那时正是三月尽,天气正热。”又老都管禀高俅道:“便是前月二十八日在岳庙里见来。”因知鲁智深遇林冲,及高衙内调戏张氏,均是三月二十八日事。四月初:高衙内二次调戏张氏。第六回:“高衙内……回到府中纳闷,过了三两日。”“次日商量了计策。”从三月二十八日加上三四天,应当是四月初了。五月初:林冲被陷害入狱。第六回:老都管禀高俅道:“便是前月二十八日在岳庙里见来,今经一月有馀。”从三月二十八日加上一月有余,应当是五月初了。六月底:林冲发配。鲁智深救林冲。第七回:“时遇六月天气,炎暑正热。”七月半左右:林冲遇柴进,棒打洪教头。//注:林冲棒打洪教头就在鲁智深离开的那天晚上。第八回:“行了十七八日,近沧州只有七十来里路程。”又云:“三人来到庄上,那条阔板桥上坐著四五个庄客,都在那里乘凉。”又云:“当下又吃过了五七杯酒,却早月上来来了,照见厅堂里面如同白日。”可知林冲到柴进庄上与洪教头比武乃是七月半左右事,又可知林冲发配乃是六月底事。七月底:林冲往沧州牢城营。第八回云:“柴进留林冲在庄上一连住了几日,每日好酒好食相待,又往了五七日。”从七月半左右加上几日,又加上五七日,应当是七月底了。九月下旬:林冲遇李小二。第八回云:“林冲自此在天王堂内安排宿食处,每日只是烧香扫地,不觉光阴早过了四五十日。”又云:“时遇冬深将近。”从七月底加上四五十日,又说冬深将近,应当是九月下旬了。十月底:陆谦、富安至沧州,谋害林冲。第九回:“迅速光阴,却早冬来。”又云:“忽一日”,而下文谓六日之後已是严冬天气,所以陆谦、富安到沧州应当是十月底了。十一月上旬:火烧草料场。林冲杀陆谦、富安。第九回:“到第六日,……”又云:“林冲……取路投草料场来,正是严冬天气。”从十月底加上六天,应当是十一月上旬了。十一月半左右:林冲离柴进,往梁山泊入伙。第九回:“自从林冲只在柴进东庄上住了五七日,……”。从十一月上旬加上五七日,应当是十一月半左右了。十二月初:林冲至梁山泊,遇杨志。//注:遇杨志是在上梁山的第四日。第九回:“且说林冲与柴大官人别後,上路行了十数日,时遇暮冬天气,……”。从十一月左右加上十数日,应当是十二月初了。

★★宋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二月初九日:杨志发配至大名府。第十一回:“当日是二月初九日,留守公厅,两个公人解杨志到留守司厅前。……”杨志因卖刀杀死牛二,书中并未说明月日。第十一回杨志入狱后云:“待了六十日限满,……将杨志……迭配北京大名府留守司充军。”又云:“……不数日来到北京。”照此算来,从杨志杀人自首起,至二月初九日到达北京止,中间至少有六七十日,则杨志杀人应当是上年十二月初事。但是上年十二月初杨志正在路过梁山泊遇见林冲等。此后从梁山泊到东京,央人向枢密院打点,将金银财宝使尽,才有卖刀杀死牛二之事,其间亦应当经过若干时日,故杀死牛二似乎又决不会是上年十二月初事。仔细计算,其中显有错误。//注:这里的北京大名府在今河北大名县,距开封约二百公里,这里的“不数日来到北京”是合理的,后文杨志押送生辰纲半个月尚未到东京,则不合理。二月中旬:杨志与周瑾、索超比武。第十一回云:“时当二月中旬,正值风和日暖。”五月初五日:梁中书夫妇议送生辰纲。第十二回:“时逢端午,蕤宾节至,……”五月初:晁盖等议劫生辰纲。第十四回吴用云:“他生辰是六月十五日,如今却是五月初头,尚有四五十日。”五月半:杨志押送生辰纲由大名府往东京。第十五回:“……出得北京城门,取大路投东京进发,此时正是五月半天气。”六月初四日:晁盖等劫取生辰纲。//注:六月初三,七人入住安乐村王家客店,被何清留意到。第十五回:“正是六月初四日时节,……”《宣和遗事》谓劫取生辰纲是宣和二年五月事,而《宋史》谓宋江等投降是宣和三年二月事,则是梁山泊从开创至结束,只有九个月,似太迫促。此书说是政和五年六月事,比较合理。六月上旬至八月半左右:鲁智深、杨志夺二龙山。宋江私放晁盖。晁盖等拒捕投梁山泊。林冲杀王伦,奉晁盖为首。宋江纳阎婆惜为外室。以上诸事,书中均未说明月日。因为是在六月初四日劫取生辰纲之後,八月半左右刘唐送信之前,所以只能概括之为六月上旬至八月半左右,郭本以前的《水浒传》,将宋江纳阎婆惜为外室一节,安置在刘唐送信之後,当然不妥,因为晁盖的书信不应当长期留在宋江的招文袋内。但是郭本将这一段移在晁盖上梁山之後,刘唐送信之前,则是宋江纳阎婆惜只有一个多月,其中还包括阎婆惜私通张文远等事,时间太迫促,亦似未妥。//注:杨志遇到曹正在六月初五,杨志投二龙山,路遇鲁智深在六月初六,夺二龙山在六月初七;阎婆惜一事的确迫促,还有一处矛盾,书中说宋江知道阎张有染之后,“自此有几个月不去”,其实总共也没两个月。八月半左右:刘唐往郓城送信。宋江杀阎婆惜。第十九回:“是八月半天气,……”十月初:宋江弟兄离家出走。第二十一回:“……两个取路登程,正遇著秋末冬初天气,……”十月上旬:宋江至沧州,投奔柴进,遇武松。第二十一回:“宋江弟兄两个,不则一日,来到沧州界分,……”//注:武松自言来柴进庄上已一年有余,林冲棒打洪教头是在去年七月中,可能两人错过。十月下旬:武松离柴庄。第二十二回:“相伴宋江住了十数日,武松思乡,要回清河县看望哥哥。”从十月上旬加上十数日,应当是十月下旬了。十月下旬:武松景阳岗打虎。第二十二回云:“武松在路上行了几日,来到阳谷县地面,……”又云:“此时正是十月间天气,日短夜长,容易得晚。”可见此时仍是十月下旬。十一月上旬:武松遇武大。第二十三回武松向潘金莲说道:“到此间十数日了。”从十月下旬加上十数日,应当是十一月上旬了。十二月上旬:潘金莲调戏武松。第二十四回云:“……不觉过了一月有余,看看是十一月天气,……”。从十一月上旬加上一月余,应当是十二月上旬了,百二十回本作十一月,误,七十回本已改为十二月。十二月下旬:武松赴东京。第二十三回云:“捻指间,岁月如流,不觉雪晴,过了十数日……”。从十二月上旬加上十数日,应当是十二月下旬。十二月底:潘金莲私通西门庆。第二十三回云:“只说武大郎自从武松说了去,整整的吃那婆娘骂了三四日。”又云:“又过了三二日,冬已将残,……”。从十一月下旬加上六七日,而且说“冬已将残”,应当是十二月底了。//注:这里何先生似乎读漏了,书中说“自武松去了十数日,武大每日只是晏出早归……”,再算上三二日,因而西门庆初遇潘金莲是在武松出差后半月左右,应是正月;西门庆托王婆用计,勾搭上金莲是二人初遇后的第四日,书中又说“不到半月之间,街坊邻居都知道了”,所以才有多口的人怂恿郓哥去坏事,这样郓哥挨打就推到了正月底,和下文郓哥自述矛盾。

★★宋徽宗政和六年(公元1116年)正月十三日:王婆殴打乔郓哥。第二十六回乔郓哥向武松说道:“我从今年正月十三日,提得一篮儿雪梨,要去寻西门庆大郎。”因知王婆打乔郓哥是正月十三日事。正月十四日:武大捉奸被殴伤。武大捉奸被杀,是王婆殴打乔郓哥的下一天,应当是正月十四日。正月二十一日:潘金莲毒杀武大。第二十五回何九叔向武松说道:“……忽於正月二十二日在家,只见开茶坊的王婆来呼唤小人,殓武大郎屍首。”武大死于正月二十二日的前一夜,应当是正月二十一日。依照何九叔所说,武大是死於正月二十一日,但是第二十五回云:“武大一病五日,不能够起。”从正月十四日加上五天,则武大又是死於正月十九日了,此处似有错误。正月二十二日:西门庆向何九行贿,武大成殓。第二十五回何九叔向武松说道:“……忽於正月二十二日在家,只见开茶坊的王婆前来呼唤小人,殓武大郎屍首,至日行到紫石街巷口,遇见县前开生药铺的西门庆大郎挡住,……”正月二十四日:武大火葬,何九盗骨殖。第二十五回云:“且说王婆一力撺掇那婆娘,当夜伴灵,第二日请四僧念些经文,第三日早,众火家自来扛抬棺材,……”三月初七日:武松返阳谷县。第二十五回云:“……前后往回,恰好过了两个月。去时新春天气,回来三月初头。”又潘金莲向武松说道:“再两日便是断七。”武大死於正月二十一日,应当是三月初十日断七。这一天是武大断七的前三日,所以应当是三月初七。武松赴东京在去年十二月下旬。“去时新春天气”一句,有误。七十回本已将“新春”改为“残冬”。//注:此处新春固然不对,残冬也不尽妥。武松去后约半个月,金莲才遇上西门庆;两人相遇后第四天勾搭上;二人勾搭上后,“不到半月之间,街坊邻居都知道了”;武大去世后,“光阴迅速,前后又早四十余日”,这些时间加起来差不多两个半月上下。而武松出差一趟“恰好过了两个月”,时间上有些矛盾。三月初八日:武松获人证物证,赴县控诉。武松回家的下一天,往寻何九叔、乔郓哥,即赴县署控诉,所以这一天应当是三月初八日。三月初九日:武松杀潘金莲、西门庆,自首入狱。第二十五回武松向潘金莲说道:“明日是亡兄断七,……”所以这一天应当是三月初九日。//注:发配前在东平府“坐了两个月监房”。六月中旬:武松发配过十字坡,遇张青、孙二娘。第二十六回云:“如今来到孟州路上,正是六月前后。”又云:“约莫也行了二十馀日,来到一条大路,……”所以,应当是六月中旬了。六月下旬:武松至孟州牢城营,遇施恩。第二十七回云:“次日,武松要行,张青哪里肯放,一连留住管待了三日。”而到了牢城营之后,又云:“……到第三日,依前又是如此送饭送酒。”又云:“正是五六月炎天,哪里去躲这热。”从六月中旬加上六七日,应当是六月下旬了。“正是五六月炎天”一句,七十回本删去“五”字,颇见细心。七月初:武松醉打蒋门神,复夺快活林。第二十八回云:“此时正是七月间天气,炎暑未消。……”八月初:武松被诱住张都监家。第二十九云:“荏苒光阴,早过了一月之上,……”从七月初再加一月之上,应当是八月初了。百二十回本第三十回云:“荏苒光阴,早过了一月之上,炎威渐退,玉露生凉,金风去暑,已及深秋。”七十回本将“深秋”改为“新秋”。“深秋”固然不对,“新秋”也是错误的。八月半:武松被诬入狱。第二十九云:“时光迅速,却早又是八月中秋。……”十月半:武松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第三十回云:“此时正是十月半天气,……”十月中旬:武松过蜈蚣岭,杀王道人。第三十回云:且说武松在张青家里将息了三五日,……”又云:“当晚武行者辞了张青夫妻二人,离了大树十字坡,便落路走,此时是十月间天气,……”从十月半加上三五日,应当还是在十月中旬。十一月上旬:武松至白虎山孔庄,遇宋江。第三十一回云:“……迤逦取路望著青州地面来,又行了十数日,……”又云:“时遇十一月间天色,好生严寒。”从十月中旬加上十数日,应当是十一月上旬了。十一月下旬:宋江、武松离孔庄。第三十一回云:“自此两个在孔太公庄上一住,过了十日之上。……又留了三五日,……“从十一月上旬加上十余天,应当是十一月下旬了。十一月底:宋江至清风山。第三十一回云:“且说宋江自别了武松,……又自行了几日,……却恨又是仲冬天气,风霜正冽。……”从十一月下旬加上几日,应当是十一月底了。十二月初旬:宋江救刘高妻。第三十一回云:“宋江自到清风山,住了五七日,……时当腊月初旬,……”//注:书中说“山东人年例,腊日上坟”,刘夫人是上坟时被抓;腊日可能是指腊月初八,也可能泛指腊月。十二月中旬:宋江住清风寨依花荣。第三十一回云:“且说宋江自救了那妇人下山,又在山寨中住了五七日,……”从十二月初旬加上五七日,应当是十二月中旬了。

★★宋徽宗政和七年(公元1117年)正月半:宋江观灯被捕。花荣救宋江。第三十二回云:“宋江在花荣寨里住了将及一月有馀。看看腊冬春回,又早元宵节近。”又云:“正值元宵,是日晴明得好。……”正月十六日:宋江二次被捕。正月十七日:黄信至清风寨。正月十八日:黄信诱捕花荣,并宋江解往青州,中途被燕顺等劫去。正月十九日:秦明攻打清风山。正月二十日:秦明被擒。正月二十一日:秦明因全家被戮,降清风山。正月二十二日:宋江等破清风寨,黄信降。正月二十三日:秦明续娶花荣之妹。二月初:宋江等离清风山,往梁山泊入伙。第三十四回云:“……吃了三五日筵席,……又过了五七日,……”从正月二十三日加上十余天,应当是二月初了。二月上旬:宋江等过对影山,收吕方、郭盛。第三十四回云:“……在路行五七日,……”应当仍在二月上旬。二月半左右:宋江遇石勇,回家被捕。//注:书中这里涉及到真实的历史时间,宋太公之所以骗宋江回来,是因为天下大赦,他觉得回来也没关系了。大赦是因为册立皇太子,而宋徽宗册立皇太子是在政和五年二月。另外,石勇说三年前在柴庄住了四个月有余,那是政和四年,正是林冲路过柴庄的那年。第三十四回云:“吕方先请上山,杀牛宰马筵会。次日,却是郭盛置酒,设席筵宴。”又云:“……在路上行了两日,……”从二月上旬加上几天,应当是二月半左右了。四月半左右:宋江发配江州。第三十五回云:“……待六十日限满,……把宋江脊杖二十,刺配江州牢城。”从二月半左右加上六十日,应当是四月半左加了。//注:上路第二日,梁山好汉劫宋江上山,次日宋江坚决要走。五月初:宋江过揭阳岭,遇李俊、李立。第三十五回云:“三个人在路约行了半月之上,早来到一个去处,望见前面一座高岭。……”从四月半左右再加半月之上,应当是五月初了。五月上旬:宋江过揭阳镇,渡浔阳江,遇穆弘弟兄及张横等。第三十五回云:“……径到李俊家歇下,……过了数日,宋江要行,李俊留不住。”从五月初加上数日,应当仍是五月上旬。//注:宋江在揭阳镇上住了三天。五月半左右:宋江至江州,遇戴宗、李逵、张顺。第三十七回云:“此时正是五月半天气,……”//注:五月半是李逵抢鱼的时间,也是宋戴碰面的那天,而抵达江州到二人碰面,书中用了三种说辞,“住了半月之间”,“今已一旬之上了”,“今番已经十数日”。从五月半回推十数日是五月初抵达江州,前面提到五月初才到揭阳岭,后面的在李俊家的数日和揭阳镇的三天就无处安排。五月半若改为五月下旬则更合理。五月底:宋江登浔阳楼,饮酒题诗,翌日,被捕。第三十八回云:“宋江自在营中将息了五七日,……”又云:“……又过了一日,……”自从宋江食鱼腹泻以至病愈出外,其间约有旬日,从五月半左右,再加上旬日,应当是五月底了。六月初旬:戴宗往东京,路过梁山泊。第三十七回云:“此时正是六月初旬天气,……”//注:戴宗送信在宋江被捕的次日,离开江州第三日到达朱贵酒店。七月上旬:戴宗由梁山泊返江州。此七月上旬乃是从后文逆推而得。但是戴宗赴东京是六月初旬事,而第三十九回蔡九知府向黄文炳说道:“本州自有个两院节级,唤做戴宗,会使神行法,一日能行八百里路程。只来早便派此人径往京师,只消旬日,可以往回。”第四十回又云:“戴宗扣著日期,回到江州。”则戴宗的回转江州,应当在六月中旬,不应当在七月上旬。此处有误。//注:戴宗返回江州是在被捕的前一天,蔡九知府说道“我昨日一时间仓卒,被你这厮瞒过了。”可知戴宗返回江州应是七月十一。七月十二日:戴宗被捕。七月十三日:蔡得章欲杀宋江、戴宗,未果。第三十八回云:“次日,蔡九知府升厅,……当案却是黄孔目,……当日禀道:'明日是个国家忌日,後日又是七月十五日中元之节,……’”因知这一天是七月十三日。上文戴宗返江州及被捕之日,皆由此逆推而得。七月十九日:梁山泊群雄劫法场。//注:当天转移到揭阳镇。第三十九云:“蔡九知府听罢,依准黄孔目之言,直待第六日早晨,……”从七月十三日加上六天,应当是七月十九日了。七月底:宋江率众攻破无为军。第四十回云:“当夜密地望无为军来,此时正是七月尽天气,……”//注:晁宋等人到揭阳镇后,当日薛永就去无为军探听情报,两天后带回侯健,宋江定计“来日三更二点为期”攻打无为军,这么算起来攻打无为军是在劫法场的第四天,即七月二十三。后文路过黄门山则应是七月二十六。八月初:宋江率众过黄门山,收欧鹏等四人。第四十回云:“在路行了三日,前面来到一个去处,地名唤做黄门山。”从七月底加上三日,应当是八月初了。八月半左右:宋江避入玄女庙,受天书三卷。第四十一回云:“少间风扫薄云,现出那轮明月,……”可见那天是八月半左右。//注:梁山到宋家村不到两天路程。八月中旬:公孙胜、李逵回家探母。宋江迎接太公上山之後,隔了三四日,公孙胜、李逵即分别回家探母,故其时当是八月中旬。八月下旬:李逵杀李鬼之妇。李母死于虎。李逵杀虎被捕,朱贵弟兄救之。第四十二回云:“李逵……正走之间,只见前面有五十来株大树丛杂,时值新秋,叶儿正红。”按李逵下山已是八月中旬事,此时应当是八月下旬了,“新秋”二字有误。//注:李逵杀李鬼在先,杀李鬼之妇在后,正是李鬼之妇的指认,李逵才会被捕;李逵遇李鬼,杀李鬼,母为虎食,李逵杀虎都在同一天,次日李逵被捕,次日朱贵朱富用计救李逵,后携李云同上梁山。九月中:戴宗往蓟州寻公孙胜。杨雄与石秀结义为弟兄。石秀与潘公开设屠坊。公孙胜回家探母,已是八月中旬事,第四十四回宋江向众人说道:“……只有公孙一清不见回还。我想他回蓟州探母参师,期约百日便回,今经日久,不知信息。……”其实此时尚在九月中,并未超过百日约期。宋江的话,显有错误。//注:书中说戴宗“在路行了三日,来到沂水县界”,前文蔡九知府说戴宗日行八百里,梁山到沂水县似乎不应该要三日;戴宗行了三日,遇到杨林,次日二人在饮马川遇到邓飞、孟康、裴宣。杨雄与石秀结拜弟兄,以及石秀与潘公开设屠坊,均是九月间事。但是第四十四回云:“……一向潘公石秀自做买卖。不觉光阴迅速,又早过了两个月有馀,时值秋残冬到,……”依此推算,则石秀与潘公开设屠坊又变成七月里的事了,此处有误。十月初:潘巧云私通裴如海。第四十三回云:“……时值秋残冬到……”应当是十月初了。十一月中旬:石秀杀裴如海。杨雄杀潘巧云。第四十四回云:“……当是十一月中旬之日,……”//注:潘裴二人勾搭“将近一月有余”。杨雄醉骂潘巧云反被骗,次日将石秀赶走,石秀在外面客店住了两日,第三日探知杨雄当班,次日四更杀死头陀和裴如海。次日,这件事满城都讲动了,石秀告诉了杨雄实情。再一日,杨雄杀迎儿和潘巧云。石秀确认潘裴二人的奸情在十一月中旬,之后第五天石秀杀裴如海,第七天杨雄杀潘巧云。十一月中旬之日,过了七日,或许已是十一月下旬。

★★宋徽宗重和元年(公元1118年)正月初至二月半:杨雄、石秀、时迁路过祝家庄,以偷鸡启祸。李应与祝庄交恶。杨雄、石秀投奔梁山泊。宋江三打祝家庄。//注:路过祝家庄当夜时迁被抓,次日杨石二人遇到杜兴,引荐给李应。李应讨要时迁被拒,亲自带人去祝家庄,反而中箭受伤。杨石二人上梁山,次日宋江带队来到独龙山前,再次日石秀、杨林二人去祝家庄探路,杨林被抓,宋江一打祝家庄遇挫,撤出来时已是后一日天明;宋江拜访李应遭拒,但是得到杜兴的支持,于是返回营寨重整人马,二打祝家庄,失败;次日吴用领孙立等人来到宋江营寨,孙立来到祝家庄,次日无事,到第三日花荣来挑战,没有胜负;第四日再战,孙立拿下石秀;第五日,宋江三打祝家庄,大胜。之后“连夜便回山寨”,赚李应大概在次日,但是书中没有明说。上山的次日,宋江把一丈青配给王矮虎。总结下这里的时间关系:1、时迁被抓——2、李应讨要时迁未果,反而中箭受伤——3、杨石二人向梁山求救——4、宋江带队来到独龙山前——5、石秀、杨林二人探路,当晚宋江一打祝家庄遇挫——6、宋江拜访李应遭拒,当天二打祝家庄失败——7、吴用带孙立等人来,孙立来到祝家庄——8、无事——9、花荣来挑战——10、孙立拿下石秀——11、宋江三打祝家庄——12、赚李应上山——13、宋江把一丈青配给王矮虎。这里看出从偷鸡启祸到许配一丈青不到半个月,何先生整理的正月初至二月半,则差不多一个半月,不知依据的是哪里?另外,从杨雄三人逃亡的十一月中下旬到正月也有些时间长了,从蓟州到梁山走二十天就比较充裕了,更何况他们还是杀人之后流亡,应当更加急迫才对,这也算是一处不合理吧。二月半左右:雷横路过梁山泊,留五日。//注:雷横路过梁山,正是梁山设宴庆祝一丈青配给王矮虎。二月下旬:雷横打死白秀英。//注:雷横打死了人,需要坐监六十天,不解的是怎么会让当牢节级去押送犯人,普通无非是张千李万。四月下旬:朱仝义释雷横。//注:朱仝私放雷横,没有坐监六十天,因而这大概也在六月,若是如此,则雷横从梁山回来到打死白秀英这段时间显得有些长了。六月下旬:朱仝发配至沧州。七月十五日:李逵杀死沧州知府小衙内,朱仝被迫投梁山泊。第五十回云:“时过半月之后,便是七月十五日盂兰盆大斋之日。……”自第四十四回说明是十一月中旬之后,直至此处方说明是七月十五日,以上所假定的月日,都是从此处逆推而得。八月下旬:柴进、李逵往高唐州。第五十一回云:“只说李逵在柴进庄上住了一个来月,……”从七月半加上一个来月,应当是八月下旬。八月底:李逵打死殷天锡。柴进入狱。李逵至高唐州三日,即打死殷天锡,应当是八月底事。九月初:宋江发兵攻打高唐州。李逵回山报告,宋江即发兵往救柴进,应当是九月初事。九月下旬:戴宗、李逵往蓟州寻公孙胜。十月初:李逵夜劈罗真人。第五十二回云:“……取路上二仙山来,此时已是秋残冬初时分,……”//注:戴宗、李逵“两个用神行法,不旬日,迤逦来蓟州城外客店里歇了。”之后,第三天,二人因吃面遇到认识公孙胜的老丈,找到了公孙胜。当日三人上二仙山,求问罗真人,罗真人不同意公孙胜下山。次日五更,李逵摸上山,夜劈罗真人。罗真人将李逵陷在蓟州牢里“一住五日”。十月中旬:宋江破高唐州。公孙胜由蓟州往高唐州,路上行了数日,到高唐州後又围攻数日,所以破城已是十月中旬了。//注:“两个行了三日,来到...武冈镇”,结识汤隆。公孙胜到寨第四天夜里将高廉军马神兵杀个尽绝。过了数日,吴用用计赚高廉出城,将其斩杀。十一月中:呼延灼率师攻梁山泊。第五十四回云:“……不勾半月之上,三路兵马,都已完足。……”又云:“此时虽是冬天,却喜和暖。”所以应当是十一月中了。//注:调韩滔、彭玘,“不旬日间,二将已到京师”,随后,“不够半月之上,三路兵马都已完足。”而后从汝宁州向梁山进发。十二月下旬:时迁盗甲。徐宁上山。第五十五回云:“是夜寒冬天色,却无月光。……”//注:徐宁上山后月半个月,宋江大破连环马。“不到半月之间,教成山寨五七百人”。

★★宋徽宗宣和元年(1119年)正月初至二月上旬:宋江破连环马,呼延灼奔青州。宋江纠合二龙山、桃花山、白虎山之众破青州。以上诸事,书中均未说明月日,因为在时迁盗甲之后,宋江打华州之前,所以应当是正月初至二月上旬间事。//注:呼延灼兵败后,不敢回京,去投奔青州慕容知府,“在路行了二日”,当晚坐骑被桃花山强人所偷。次日呼延灼来到青州府,“一住三日”,借军打桃花山。李忠派人向鲁智深求救,“行了两日,早到山下”,鲁智深随即带人往桃花山来。鲁智深与呼延灼接仗当日,因白虎山强人来青州劫牢,慕容知府催呼延灼回城,呼延灼活捉孔明。次日,孔亮往梁山求助。宋江带队来到青州,次日活捉呼延灼,当晚呼延灼赚开城门,宋江打入青州。二月中旬:宋江闹西岳华山,破华州。第五十八回云:“……在山坡高处立马望华州城里时,正是二月中间天气,月华如昼。……”//注:破青州后某日,鲁智深、武松二人去少华山寻史进,知道史进被华州府拿下后,次日鲁智深去华州府刺杀贺太守,未果,反被擒拿。此时遇到下山接应的戴宗,戴宗赶紧回梁山报告消息,“三日之间,已到山寨”,宋江“当日点起人马,作三队而行”“两日内”得到宿太尉降香的消息,次日吴用定计派人埋伏在渭河渡口,次日宋江等人拿住宿太尉,诱杀贺太守,破华州。这里的时间也是迫促的,因为从华州到梁山,戴宗尚且要三天,因而宋江若在二月上旬破青州,“二月中间”就不可能赶到华州。三月中:晁盖攻曾头市,中箭死。第五十九晁盖云:“……趁此春暖之时,不去拿他,直待养成那廝气势,却去进兵,那时迟了。”上文破华州已是二月中旬事,再夹著芒砀山收樊瑞等事,所以攻曾头市应当在三月里了。//注:宋江由青州返回梁山后次日,史进带本部人马攻打芒砀山,“三日之内,早望见那座山”,交战失败;次日宋江带队救援,拿下芒砀山好汉,次日宋江班师回山,途中得知曾头市夺马。晁盖带队出征曾头市,连战三日无胜负,第四日有两个僧人前来建议劫寨,当晚晁盖遇伏中箭,次日回到梁山,晁盖立下遗嘱便瞑目而死。次日,宋江继位。四月中:吴用、李逵往北京赚卢俊义。五月中:卢俊义离家赴山东,路过梁山泊,被擒。第六十一回云:“自离北京,是五月的话。”八月半前:卢俊义回家。第六十一回云:“……不觉在梁山泊早过了两个多月,但见金风渐渐,玉露冷冷,又早是中秋节近。”//注:卢俊义回家,书中说是“拽开脚步,星夜奔波,行了旬日,方到北京。”当晚在北京城外村店内遇到燕青,燕青说:“自从主人去后,不过半月,李固回来对娘子说...”。若单程就是旬日,往返至少二旬,还得星夜奔波才行,所以李固不可能在“不过半月”的时间又返回北京。八月中至九月底:卢俊义发配。燕青救主。卢俊义二次被捕。石秀劫法场被擒。以上诸事,均无月日。因为在卢俊义回家之后,梁山泊发兵之前,所以应当是八月中至九月底的事。十月初:宋江发兵攻大名府。第六十二回云:“此时秋末冬初天气,征夫容易披挂,战马易得肥满。……”十月半左右:关胜攻梁山泊被擒。第六十三回云:“……是夜月光如昼,……”//注:梁中书不敌宋江,派人向蔡京求救,引出关胜等人,关胜带兵攻打梁山泊,宋江闻讯撤回梁山。十一月中:宋江再攻大名府,擒索超。第六十三回云:“其时正是仲冬天气,时候正冷,连日彤云密布,朔风乱吼。……”//注:宋江二打大名府不顺,吴用劝道“目今天寒地冻,军马亦难久住,正宜权且回山,守待冬尽春初,……”十二月下旬:宋江疽发於背,张顺往建康府请安道全。第六十四回云:“且说张顺要救宋江,连夜趲行,时值冬尽,无雨即雪,……”//注:安道全到梁山泊,“不到十日”,宋江的病就好差不多了,此时,张顺也带着王定六父子回寨。

★★宋徽宗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正月半:吴用攻破大名府。第六十五回云:“次日正是正月十五日,上元佳节,好生晴明。……”正月下旬至二月底:宋江收水火二将,攻破曾头市。收水火二将及攻破曾头市,均无月日。因在吴用破大名府之后,宋江攻东平府之前,所以应当是正月下旬至二月底的事。//注:宋江撤出大名府后,梁中书派人报知蔡太师,“不则一日,来到东京太师府”;次日朝会商定派遣水火二将;第三日,蔡京派人往凌州调将;第四日,宋江探知消息后,派关胜下山,林冲、杨志领兵接应,李逵私自下山;第五日,李逵遇到焦挺;关胜到凌州当日,初战失败,当夜再战,降伏单廷珪;次日魏定国降。算起来,宋江收水火二将用了七天。攻打曾头市先是派时迁探消息,无三二日,杨林、石勇逃回寨,又派戴宗下山;不过数日,戴宗先回;次日时迁回寨,宋江出兵,时迁二次探消息;过数日之间,时迁回报;宋江在曾头市外,一住三日,不曾交战,时迁三次探消息;去了一日,回报军师;次日,吴用传令,“来日巳牌……”;次日交战,公孙胜火烧敌楼;次日,曾涂出战被杀;次日曾升催史文恭、苏定再战;次日曾长官求降,当夜史文恭劫寨未果,落荒途中为卢俊义所擒。大概算起来,攻破曾头市用了差不多半个月到二十天之间。三月初一日:宋江、卢俊义分兵攻东平、东昌。第六十八回云:“此是三月初一日的话,日暖风和,草青沙软,正好厮杀。”三月上旬:史进在东平府被捕。宋江尚未攻城,史进先入城内应,所以应当是三月上旬事。三月二十九日:史进闹监。第六十八回云:“……到二十九,史进在牢中……拨开牢门,只等外边救应。”四月初一日:董平中计被擒。宋江破东平府。史进闹监之翌日,董平出城交战,败归。明日,再出战,中计被擒。这一天应当是四月初一了。四月上旬:宋江攻破东昌府。破东昌府紧接破东平府之後,所以是四月上旬事。四月十五日:梁山泊开始建醮。第七十回云:“商议选定四月十五日为始,七昼夜好事。”四月二十一日:醮坛下掘出石碣。第七十回云:“……却好至第七日三更时分,……那地下掘不到三尺深浅,只见一个石碣,……”四月二十二日:何道士辨认天书。第七十回云:“平明斋众道士,……内有一人姓何,法讳玄通,……专能辨验天书。”四月二十三日:众人宣誓,是夜卢俊义噩梦收尾。 //注:此处誓文明确提及其时为“宣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书中其余年份均自此推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