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老年435 / 军人,武将,... / 我军中虎将,以一万兵力反击十万敌军,胜...

0 0

   

我军中虎将,以一万兵力反击十万敌军,胜后携五千俘虏穿原始森林

2019-08-23  快乐老年4...
我军中虎将,以一万兵力反击十万敌军,胜后携五千俘虏穿原始森林

话说,抗日战争胜利后,蒋当局为了全面摘取胜利的果实,策划了一条先南后北逐次占领全东北的计划,集十万兵力分三线进犯南满根据地。

1946年夏,蒋军有条不紊地展开既定计划,凭借火力和空军的优势,攻陷四平,进占长春、吉林。

我军被迫撤过松花江以北。

10月,杜聿明亲统三路大军十万人,以泰山压顶之势向松花江以北地区发动进攻。

我军中虎将,以一万兵力反击十万敌军,胜后携五千俘虏穿原始森林

杜聿明这三路大军中的左路军是新1军,右路军是新6军,中路是52军,武器精良,多为美械装备,来势汹汹,叫嚣着要将我军“拱进鸭绿江喝凉水”。

我军连日撤退,士气大受影响,甚至有了放弃哈尔滨和齐齐哈尔的想法。

时任我军第四纵队司令员的胡奇才是世间罕有的猛将、虎将和智将,在抗战时期,带领只有步枪和刺刀部队在沂蒙山根据地打得日伪军,打得他们哭爹喊娘,至今临朐一带还流传有“胡奇才,不简单,带领八路打冶源,打死鬼子三十三,活捉一个翻译官”之类的民谣。解放军到东北后,接收了日本关东军的一批武器。其中四纵分到了九门山炮,组建了一个炮兵团。有了这九门山炮,胡奇才就敢把天捅破,他决心杀一个回马枪,挫敌威风,振我士气。

什么?胡奇才手头才一万兵力,居然要横挑强梁,向十万敌军反击?!

我辽东军区的所有指战员全都惊呆了。

不说当时,就是今天,许多军史学家在研究这一战例,仍咋舌不已。

胡奇才刚刚说出他的决定,四纵政委彭嘉庆就惊得跳起来,扳着他的肩头,嘴里大声说:“老胡,你不是在说梦话吧?”双手使劲不断地回来摇着,似乎是要把胡奇才从“梦”中摇醒过来。

胡奇才从他的摇晃中挣扎出来,将地图推到他面前,指着一个地方,回头对副政委欧阳文、参谋长李福泽等人招呼说:“都来看看,这仗能够打!砸锅卖铁,我也得打!”

胡奇才手指的地方,是敌进攻阵列中突出的25师所在地。

显然,胡奇才是想运用主席制定的“集中优势兵力,攻其不及”策略。

但是,单从双方的兵力对比来看,我军与敌25师比较,基本是一万对一万,并不占优,根本不符合主席的策略嘛。

再者说了,这个25师可是国军里面极负盛名的部队!

在抗战前的十年内战中,这个师表现得十分凶横,关麟征、杜聿明曾任过该师的正副师长。1936年红军渡河东征,关麟征率25师进行阻击,我军失利,被迫退回陕北。1936年10月底,红四方面军主力渡黄河西征,25师出师将红四方面军主力一切为二,我军名将刘志丹不幸阵亡。抗战爆发后,25师扩编为52军,关麟征任军长,在台儿庄重挫日军……

日军这样评价52军:“关麟征的一个军应视为中国军队的十个军。”

老蒋在向其手下军官们训话时也说:“中国军队如果都像52军那样,打败日本人是不成问题的。”

而25师就是52军的主力,它有一个很有名的绰号:千里驹。

打敌25师,不就是专挑骨头最硬的来啃吗?

彭嘉庆面露忧色。

欧阳文和李福泽等人经过长时间的推演和长考,得出的结论却是:支持老胡。

最终,彭嘉庆也同意了,说:“这一仗不打则已,打就要打好,给主席报个喜!”

于是,大伙说干就干,齐心协力,共同制订行动计划。

一开始,战事非常顺利。

10月24日,胡奇才集中5个团的优势兵力围攻赛马集,歼灭了25师留守此地的两个营,逼迫敌25师师长李正谊率主力回援。

而胡奇才早在李正谊必经之路的双岭子地域布下了口袋。

27日,李正谊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口袋。

好!收拢袋口,使劲打!

胡奇才指挥九门山炮全部出动,配合部队向25师打闷棍。

然而,25师的“千里驹”之名并非不虚传,其凭借精良的武器沉着反击,绰号“李大麻子”的师长李正谊更是不怕死的主,提着一挺机枪四面督战,致使双方的战斗异常激烈,鏖战了一天,仍是难解难分。

彭嘉庆心里有些没底,命战士押解来几个俘虏审问,原来,此前侦探到的信息是25师只有两个团,但25师的75团已经归还建制,实际有三个团的兵力!

这就是明显的估敌不足了,按作战原则来说,应该放弃这场作战,另寻歼敌良机了。

好吧,经过一番思考之后,胡奇才同意下令撤军。

我军中虎将,以一万兵力反击十万敌军,胜后携五千俘虏穿原始森林

但,胡奇才的意思并不是要放过这匹已经抓到手的“千里驹”,他是想把敌人诱往一个更有利的歼敌战场——新开岭地区。

新开岭地区不但具备伏击敌人的地理优势,且四纵副司令韩先楚率领另外三个团就在附近,我军兵力更充足。

这样,胡奇才一面急电韩先楚率部来助战,一面队佯装败退,将敌军诱往新开岭。

李正谊本来就神经大条,再加上骄横,傻乎乎地中计穷追。

1946年10月31日凌晨,胡奇才的五个团,再加上韩先楚率领的三个团,共八个团的兵力将敌25师全部包围在新开岭的老爷岭一带,展开了围歼“千里驹”大战。

不得不说,这匹“千里驹”的战斗力实在太强悍了。

我军强攻了两日两夜,还是没能把它吃掉,而敌各路援兵已经从南、北、西三个方向扑来。

如果不能在11月2日前歼灭敌25师,我军将会陷入腹背受敌的险境。

为避免被敌人包饺子,彭嘉庆还是主张撤退。

胡奇才认为撤是没有出路的,一旦再退,我部队因连日作战,出现了大批伤员,行动不便,而敌25师仗着武器精良,一定会紧追不放,到时候恐怕难以摆脱。

胡奇才因此下了死命令:有敌无我,有我无敌,二者只能存其一,我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把敌人往死里打!

兵法里说:军欲胜,必先置之死地而后生。

胡奇才充分地运用了这一点,极大地激起战士们的斗志。

11月2日上午10时,战斗结束,我军以伤亡2000多人的代价,全歼敌25师8000余人,其中俘敌5000余人,其中包括敌师长李正谊、副师长段培德,缴获山炮5门、60炮几十门及各种长短枪4500支,并击落美制飞机一架。

战后,敌人从三面向我压来,南面是鸭绿江。

胡奇才不慌不忙,指挥部队穿越桓仁原始森林向辑安地区转移。

想想看,在转移过程中,胡奇才可是带着6000多名俘虏,并不断与追敌交火的,可以说是险象环生。

最终,胡奇才的四纵安全脱险,创造了我军军史的一大奇迹。

主席收到新开岭战役的捷报,兴高采烈,随后总结指出,新开岭战役证明,必须集中兵力打歼灭战。

而单凭新开岭一战,胡奇才已足以跻身名将之列。

但让胡奇才名扬海内外,让今天的军史学家为之色变的战例还是塔山阻击战。

1948年,我军经过一年的夏季、秋季、冬季三次攻势作战,将东北卫立煌军团正规军四个兵团,合计55万人包围,分割在长春、沈阳、锦州三个互不相联的地区。

要完成分头消灭这三地之敌的战略设想,一个名叫塔山的小村庄就映入了我东北野战军统帅的眼帘了。

塔山,既无塔,也无山,只是一个居住着200多户人家的小村庄。村庄正中,有一条公路纵贯而过,沿这条公路向北,即距锦州外围不足20里;向南,距锦西蒋军前沿只100米左右。

显而易见,塔山是锦西至锦州的必经之路,是蒋军西进兵团驰援锦州的必经之地。

我军要吞掉锦州之敌,就必须扼守此地,不能透漏敌援兵一兵一卒。

但,就是这样一个双方必争之地,却是无险可守,要阻敌援锦,谈何容易?!

谁,能当此大任?

我军中虎将,以一万兵力反击十万敌军,胜后携五千俘虏穿原始森林

鉴于新开岭之战的辉煌战果,我东北野战军统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胡奇才。

插一句,胡奇才本是四纵司令,新开岭大捷之后,他在筹备安东战役的时候出车祸受伤,被迫脱离军队出国就医了。

四纵的司令员于是换成了吴克华。

守塔山,还必须动用能征惯战的四纵;胡奇才虽然伤愈归队,但已不适合再当四纵的司令员,那就当四纵的副司令员吧。

这样,胡奇才又回到了四纵,率领四纵和第二兵团的第十一纵队、两个独立师及1个炮兵旅一起承担塔山阵地阻击任务。

这年9月,辽沈战役开始。

胡奇才因地制宜,在塔山、白台山、高桥地区筑起工事,在东起西海口,西到白台山一线十多公里宽的正面上组织防御,以主要兵力、火力守铁路桥头、塔山村、白台山和高桥地区,与右侧之第十一纵队并肩作战,共同抗击敌人。

9月11日拂晓,敌三个师在舰炮火力的支援下,向我防御阵地发起冲击,激战一天,敌伤亡千余人,败下阵来。

12日,敌人重兵再攻,又我被击退。

13日,敌人以号称“赵子龙师”的独95师打头阵,双方伤亡巨大。

14日,我军向锦州发起总攻击。敌东进兵团为救援锦州,急得如癫似乎,出动了四个师狂攻打塔山,却依然是无功而返。

15日,敌军再次集中了五个师轮番攻击。但当天下午,锦州方面胜负已分,敌东进兵团的救援已经失去了意义,悻悻而退。

此战,我军实施连续有效的反冲锋,挫败了有海、空军配合,兵力三倍于自己的蒋军,又创造了一军史奇迹。

我军中虎将,以一万兵力反击十万敌军,胜后携五千俘虏穿原始森林

老蒋曾乘飞机在塔山上空观望,最终发出无可奈何的叹息:“真没有料到,三个军在海、空军的配合下,还是打不过塔山。”

此战结束,胡奇才获得了“塔山猛虎”、“战术奇术”等称号。

一位外国军事学者在仔细研究了新开岭战役和塔山阻击战后,十分惊诧地说:“胡将军居然是位从班连营团旅师军、一级没漏提拔起来的土生土长的高级将领。”

的确,胡奇才于1930年8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最先在红一军第一师一团一连当战士,次年1月到鄂豫皖军委警卫营任班长、排长;1932年5月任红四军第十一师三十二团九连副连长、政治指导员。10月任第三十二团三营政治委员;1933年8月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十一师第三十三团政治委员;1936年2月任红四军第十一师政治委员;抗日战争开始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七O团副团长;1940年8月起任山东纵队第一支队司令员兼军分区司令员,第一旅副旅长,鲁中军区司令部参谋处处长,山东军区第三师副师长。1947年后任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副司令员,第四野战军第四十一军副军长……真真正正的班、连、营、团、旅、师、军全当了个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胡奇才历任辽东军区司令员,辽西军区司令员,沈阳军区空军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等职。

1955年解放军第一次评衔,胡奇才被授予中将军衔,而他曾经的副手韩先楚却得授上将军衔。

为什么会这样?

并非胡奇才能力不足,而是因为他属正军级、韩先楚属副兵团级。按当时规定,正军级是不能授上将的。

胡奇才之所以被韩先楚甩于身后,主要是伤病太多,错过了两个重要的机会。

第一次就是新开岭作战后出车祸,因伤因辽沈大战中降了一级,由纵队司令员降为了纵队副司令员。

第二次是历年来打仗过于拼命,多次负伤,其中危及生命的有六次重伤,致使身体过于虚弱,头痛难忍,四处延医请药,没赶上入朝作战。

最后插一笔:塔山阻击战胜利后,胡奇才看着从前沿阵地上抬下的战士遗体,看着几乎被炮弹犁了一遍的土地,心如刀绞,老泪纵横,他和众指战员同订誓言,日后必须死葬塔山,与众多牺牲在此地的英烈共伴一起。

将军在授衔后,曾四次重访塔山。他告诉身边的人:我是塔山阻击战的幸存者,死后我一定要回塔山。

1997年7月4日,将军谢世,亲人遵照其遗愿,将遗骨葬在了塔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