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ag / 京剧文武场名... / 吕铭康:细说言派中兴的来龙去脉

0 0

   

吕铭康:细说言派中兴的来龙去脉

2019-08-23  cxag


       我在2001年曾经写过《言派中兴的来龙去脉》一文。这些年来,我经过更加深入采访,又搜集到不少与之有关的素材。于是,我现在特来细说一番。

  京剧老生中的言派,素以演唱吐字精巧细腻、行腔跌宕婉约、轻巧中见坚实、扑拙中现华丽,而深受人们的喜爱和好评。可自从其创始人言菊朋1942年病逝后,却有十多年因后继无人濒于广陵曲散。后来,言派为什么能够得以中兴?并且还是在青岛呢?

  言门一家,名家辈出

  追根溯源,那就得从言菊朋的长子、著名老生言少朋谈起。他生于1915年,自幼受其父言菊朋的艺术熏陶,热爱京剧。后随父学戏,请人练功教把子。20多岁就正式搭班演出。尽管乃父一直希望儿子能够继承他的言派衣钵。可是言少朋却偏偏喜爱马连良的马派,而且是非常痴迷。他私淑马派多年,认真学习马连良的身段、动作,包括所有细节。言菊朋终于认识到木已成舟,便只好同意儿子学习马派。马连良闻讯也非常喜欢言少朋,便于1939年正式收为弟子,从而得到了马连良真传。可以说,言少朋是马连良最优秀的弟子,扮相、做派、念白都颇有马派神韵,只是嗓音不如乃师那样甜亮宽脆。他出道较早,一直是演的是马派老生戏,已经有很好的口碑。1948年33岁时赴台湾演出,同行者就有章遏云、李桐春、李圜春和李凤祥(李万春的妻弟)。

言少朋、张少楼与他们的儿子言兴朋

  言少朋的夫人张少楼,是著名女老生,1940年就拜言菊朋为师。他们的儿子就是80年代脱颖而出的言派传人言兴朋。

  言少朋的妹妹言慧珠,是京剧大师梅兰芳最得意的女弟子,其夫是京昆大师、著名小生俞振飞。

  言少朋的小妹言慧兰是评剧名家,嫁给了“后四小名旦”陈永玲。他们的儿子陈霖苍是架子花脸(拜尚长荣为师),在现代京剧《骆驼祥子》成功扮演了祥子而蜚声艺坛,曾任江苏省京剧院院长,现在北京教戏。

  言少朋的胞弟言小朋,本是京剧武生。后与酷爱京剧的王晓棠结婚后,一起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做电影演员。

  来到青岛,中兴言派

  1952年,言少朋与著名武生黄元庆(马连良的女婿)和刀马旦张蓉华三人领衔,率一个十余人的演出小组来青岛,先后在华乐戏院和光陆戏院演出。因此时的马连良还在香港,故这个演出小组的人员基本上是来自马连良“扶风社”,其中有周和桐、迟金声、詹世辅、李荣安、刘永利、马幼禄、张荣善等。就这样,他们三驾马车,奋力齐驱,珠联璧合,好戏迭出。给青岛观众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也可能正鉴于此,言少朋于1955年元月正式加盟青岛市京剧团,担当领衔主演。那时,他主演的都是马派名剧,有《群英会?借东风》、《十老安刘》、《胭脂宝褶》、《清官册》、《春秋笔》、《四进士》、《串龙珠》、《断臂说书》,还有采用马派风格的《将相和》等。同时,还排演了新编的《屈原》以及《春香传》、《十五贯》、《文天祥》、《三打祝家庄》、《铸剑》、《三顾茅庐?火烧博望坡》等戏。1957年,他的夫人、女老生张少楼也参加了青岛市京剧团,她首次是以一出余叔岩余派的《李陵碑》一炮打响,其后是言少朋主演马派的《清官册?审潘洪》,夫妻搭档,相得益彰。

  1959年5月,作为青岛市京剧团业务副团长的言少朋率团进京演出。当时确定的主要演出剧目有言少朋主演马派的《群英会?借东风》、张少楼演余派的《搜孤救孤》等戏。时任中国戏曲研究院副院长的马少波来到剧团驻地看望,当他得知这次进京的主演剧目后,就非常率直地对言少朋说:“你是言菊朋的儿子,言派艺术是有很高成就的。现在言派已经中断了,连他的儿子都不唱了,却唱马派,你们是不孝之子!”言少朋答道:“其实,我也想唱我们言门本派,只是怕老师马连良先生不高兴。”马少波当即表示由他出面与马连良联系。他对马连良说:“你的马派艺术传人很多,非常兴旺。可现今言派后继无人,连他的儿子也唱马派,这是不公平的。这一次少朋来,我建议他和少楼唱言派戏,这样比较好。”马连良很是通情达理,表示非常赞成,并要亲自去“把场”。就这样,马少波提议言少朋演《卧龙吊孝》,早就拜言菊朋为师,正儿八经学过言派的张少楼演《让徐州》。马连良还主动把自己崭新的银灰色鹤氅借给言少朋演《卧龙吊孝》的诸葛亮。

  在北京长安大戏院首演的当晚,梅兰芳、马连良等都来看戏。结果这就立刻在京城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于是,阔别京剧舞台近20年的言派戏终于又得到了中兴。周恩来授意马少波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倡导言派,并提议:“可以把言派戏接到中南海演一演嘛!”接着,马少波选定董春伯的麒派戏《徐策跑城》、张少楼的言派戏《让徐州》、梅兰芳的弟子张春秋演《破洪州》和言少朋的言派戏《卧龙吊孝》共四出戏,进中南海怀仁堂给主要领导演出。周恩来看后说:“过去言派之所以几乎失传,是与唱法比较难学、有些后学者知难而退是有关的。难学,往往是由于艺术上有高深的成就。就是难学越要学,学到手,学到家,继承他,发展他。”上述的这段话,是我在2000年采访马少波时,这位当时已是82岁高龄的耄耋老人逐字逐句,甚至连标点都带上背诵下来的。马少波告诉我:从此,言派就以言少朋、张少楼为主将,精心排演。还陆续培养了毕英琦、任德川、邢玉岷、常和这些言派传人,言派也就兴旺起来了。为此,马少波还欣然为言少朋题写“言归正传'的条幅。

  同年10月,言少朋领衔的青岛市京剧团南下演出,先后到了济南、徐州、蚌埠、南京、无锡和上海。一时间场场爆满,好评如潮。广大观众纷纷争先恐后,要耳闻目睹几乎失传的言派戏。10月25日,山东省委安排为正在济南的毛泽东演出言派戏专场,同时观看的还有王稼祥、舒同(山东省委第一书记)等人。演出结束,毛泽东主动接见了言少朋、张少楼等全体演员,与大家亲切握手,并高度赞扬了言派唱腔。当时,毛泽东还请言少朋清唱《四郎探母》中的名段“杨延辉坐宫院”。其后,在剧团南下的过程,刘少奇、陈毅、贺龙、聂荣臻等中央领导都观看了言派戏专场,受到了热烈欢迎。

言少朋《清官册》剧照

  言派中兴的热潮立即席卷全国。同年的12月17日,在上海举行隆重纪念言菊朋诞辰70周年的活动,1000多位戏剧界名人出席。京剧大师周信芳和言菊朋的挚友、著名花脸陈富瑞先后在会上讲话,盛赞言派艺术的中兴。言菊朋的女儿、梅派名旦言慧珠代表言家兄妹发表了题为《家祭毋忘告乃翁》的讲话,感谢大家对言派中兴的关心与支持。会后,言少朋、张少楼和李家载演出了言派戏,大轴是言慧珠反串老生主演了言派戏《贺后骂殿》。

  翌年——1960年,言少朋率青岛市京剧团趁热打铁二下江南,共到八省14个城市主要演出言派戏,历时近九个月之久。这次巡演的剧目,还有该团创作改编的神话剧《宝莲灯》,言少朋担任总编导。他扮演的刘彦昌融言派婉约跌宕的唱腔和马派的潇洒飘逸做派为一体,独辟蹊径,形成了崭新的艺术风格。言少朋一行在苏州,还为邓小平等中央领导演出言派专场,戏码是由热衷言派的邓小平亲自点定——言派名剧《牧羊圈》。于是,言派艺术得到了更加广泛的传播,更加深入人心了。

  此后不久,言少朋就被任命为青岛市京剧团团长。紧接着,他与夫人张少楼等全力以赴,用了两年多的时间,除《卧龙吊孝》、《让徐州》外,还排演了20多出言派名剧,其中有全部《吞吴恨》(“哭灵牌”、“连营寨”、“白帝城”)、《伍子胥》(“长亭会”、“文昭关”、“浣纱记”、“鱼藏剑”)、《上天台》、《桑园寄子》、《辕门斩子》、《法场换子》、《汾河湾》、《战北原》、《骂王朗》、《法门寺》、《李陵碑》等。

  我还就有关毕英琦唱言派以及他在《杨门女将》用言派扮演采药老人的一些情况,专门当面请教了马少波。他答道:“1959年7月,是我带着毕英琦来青岛,让他拜言少朋为师学习言派的。当时中国京剧院四团的《杨门女将》是我主持排演的,原来戏中‘探谷’一场并没有采药老人这个角色,是我提议加上并让毕英琦演,由言少朋教他用言派来唱的。”现在,我们看到的1960年由崔嵬、陈怀皑执导的京剧电影《杨门女将》,就可以目睹并聆听到当时24岁的毕英琦,采用言派来演绎戏中的采药老人的绚丽风采。直至今日,戏中采药老人的唱段已经是脍炙人口了。应该说,毕英琦继承言派是最有前途的。而他却于1974年不幸病逝,年仅38岁,英年早逝,令人惋惜!

  离开青岛,壮志未已

  1962年秋,在上海的言慧珠打算成立言剧团,渴望再进一步大规模振兴言派艺术的言少朋、张少楼夫妇,便决定离开青岛市京剧团调到了上海。结果,言剧团因种种原因未能付诸实施,他们就到了妹夫俞振飞任校长、妹妹言慧珠为副校长的上海戏曲学校任教。1964年,言少朋、张少楼夫妇还在上海戏校,排演了现代京剧《柜台》,用的都是言派唱腔。现在,客居在美国纽约的张少楼就说:言少朋把他的壮年都留给了青岛!此乃实话实说。

  十年动乱的文化大革命,言少朋就被迫告别了舞台。“文革”结束后,他的健康情况一直不佳。1979年4月,首都文艺界为马连良平反并举行追悼大会,言少朋在纪念演出中大轴主演《龙凤呈祥?闯帐》一折,他扮演的鲁肃,把他老师马连良潇洒飘逸的风格惟妙惟肖地充分展现了出来。同时,还应邀到中国戏曲学院主讲言派戏。翌年,他在北京纪念马连良诞辰演出中,主演了马派名剧《群英会?借东风》和《龙凤呈祥》等,再次引起了极大轰动。这也是言少朋的绝唱。

言兴朋

  言少朋于1984年10月24日在上海病逝,生死同日的他,正好是70虚岁。马少波专程到上海戏校参加悼念大会,还在会上讲了40分钟的话,内容主要是谈言派艺术的成就和“言归正传”的过程。他说:“现在言少朋去世了,言少朋的儿子言一青也不搞京剧,竟在上海越剧院唱小生。言一青应当回到京剧舞台上来,继承你们言门本派。你演电影能演过赵丹吗?这样,你把言派丢掉了,也是不孝之子。”事隔不久,上海市的领导就把言一青调入上海京剧院唱言派老生,为表明要中兴言派,就改名:言兴朋。由于当年的“言归正传”的题词已在'文革'中遗失,马少波又为言兴朋重题了一幅。言兴朋天赋条件非常优越,文武兼备,自己又很刻苦努力,故而能够唱红海内外,言派又重新兴旺了起来。可他现在已经到了纽约伴陪母亲张少楼,至今未归。现今除毕英琦和邢玉岷(原本是在青岛,后参加山东省京剧团)已去世外,比较优秀的言派老生就当数青岛的任德川、阜新的常和、北京的刘勉宗等人了。原因昭然,也就是周恩来所说的:言派难学。许多专家认为,言派主要是唱功,其唱法在美学上有很高的造诣。言菊朋的嗓子比较窄,但他另辟蹊径就获得了成功。不是说,言派就必须嗓子不好,其实嗓子好更能唱好言派。当年,周信芳、程砚秋就不赞成嗓子不好学他们的唱法。马少波就尖锐地指出:“现在所有的言派传人都没能达到言菊朋的水平。后学者包括言兴朋对言派继承得就不够,原因是没有奠定好基础,就急于去革新发展。我认为人们的一些批评是对的。”

  如今,我们每当听到那轻巧委婉的京剧言派老生唱腔,既不能忘记言派创始人言菊朋,也不能忘怀言少朋在青岛中兴言派的功绩。

本文作者简介:吕铭康 作家、文艺评论家。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电影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理事。广东新会人,1943年生于上海,1950年底定居青岛至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