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风 / 历史风云 / 较早投降耶律阿保机的汉将卢文进都教了契...

0 0

   

较早投降耶律阿保机的汉将卢文进都教了契丹人什么?

2019-08-23  八面楚风
作者:陈二虎

五代乱世,造就了许多悲催的人物,干戈四起的时代,命运不会把握在自己手中。
话说那时有一个叫卢文进的人,最早是割据幽州的军阀,刘仁恭儿子刘守光手下统领骑兵的一员战将,其人仪表堂堂,望之威风凛凛,精于骑射,勇猛善战,当刘守光败亡,就投靠了李克用的儿子李存勗,授予寿州刺史之职。
李存勗得到山后八军(州)后,就以自己的亲弟李存矩为新州团练使统治这一地区,由于连年征战,兵源很重要,就让自己的宝贝弟弟李存矩召募士卒,并且让当地老百姓上缴战马与器具物资。
战马是战场上致胜的法宝,由于战火不断,战马也成了紧缺之物,而当时山后地区盛产马匹,都日渐奇缺,一匹马当时需要十头牛来换,可见马匹的重要性。
一时间让老百姓怨声四起,青壮的还被强行当兵打仗,而卢文进手下几乎都是当地的人,谁也不愿意远走他乡去当炮尘。

(一)李存矩逼走卢文进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李克用的儿子中,也许李存矩是最没能力的“虫”,自己跋扈惯了,根本就不体贴将士的饥苦,更缺少带兵打仗的能力,却有一大爱好,就是好色。走到哪里都玩弄女人发泄兽欲,寻常老百姓家的大姑娘小媳妇被他糟蹋没人敢出声,这次不知听那个八王犊子告诉他,寿州刺史卢文进有一个女儿,十来岁出落得那个水灵。
李存矩色心上来,就对卢文进讲:把你的女儿给我做妾。
卢文进是一个有血性的男儿,是战场上出生入死的主,怎能容忍别人强占他的女儿当小妾。但官大一品压死人,这李存矩不仅是他的顶头上司,更是晋王李存勗的亲弟,惹不起的角色。
卢文进不是一个粗鲁之人,也没有马上冲动,就暗暗串通手下士卒,激昂地说 :“我们世居山后,今天却让我们抛弃故土妻儿去送死呀!”
士卒们都很敬重卢文进,就说:“我们都愿听卢将军的,据守新州。”
李存矩这小子还在等待卢文进进献他的宝贝女儿,做着云雨柔乡的美梦,没等来美人,却等来了刀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人乱刀砍死。
于是,卢文进拉起人马,反戈攻打新州,见新州城坚兵众,又转攻武州,这时李存勗手下大将周德威率重兵来平叛,逼着卢文进无路可走,一狠心投奔了契丹人,这契丹人的头耶律阿保机大喜过望。

(二)卢文进教会了契丹人什么?
卢文进是一个宝呀,对汉人的一切,特别边境一线的虚实强弱,各种关系了如指掌,契丹人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样的“帮手”。
虽然不时有汉人投奔契丹人,但几乎都是读书人,比如韩延徽家族,或者被掠来的韩知古家族以及大量的老百姓,老百姓给契丹人带来农耕,文化人帮助他治理部族有一套,可带兵打仗,洞晓汉地虚实,攻城掠地就一窍不通了。
卢文进彻头彻尾一个职业军人,又带了一伙人马,这对于耶律阿保机太重要了,可以学到很多先进的军事常识呀,这不仅是雪中送炭、锦上添花,这分明是上苍垂青契丹人。
说来世之枭雄耶律阿保机也十分善于学习,也时不时乘乱南下,但每次都是仗着马快弓硬趁火打劫,面对那固若金汤的城池,一点办法都没有,卢文进来了,这个“师傅”告诉耶律阿保机如何布阵,如何攻城,如何打造军队所需器械,什么造云梯,挖地道,凡是卢文进知道的,都传授给契丹人,一时间让阿保机如虎添翼,军事实力大增,也让耶律阿保机十分重用卢文进,也让卢文进找到自尊与表现的机会。

耶律阿保机在卢文进的协助下开始了进攻山后八州,“戎师岁至,驱掳数州士女”,首战新州,一鼓作气就攻了下来,还击败了李存勗大将周德威派出的援军,随后进击朔州,朔州是防御契丹的重镇,由李克用的干儿子李嗣本驻守。
这李嗣本深知契丹人那两下,见契丹人来攻城,起初根本没当回事,认为蜂拥而至的契丹兵马不善于攻城,吓唬一阵子,就退去了,没想到这回契丹人不仅仅单纯地爬城墙,具备了所有攻城的器具与能力,撞车,云梯,投石器,挖地道,用火攻,花样很多,一时间都让李嗣本傻了:我操,这契丹人都学会了,太可怕了。
他抖擞精神守城死战,终因实力悬殊,城破被俘,还包括李嗣本的四个儿子都成了契丹人的胜利品。

(耶律阿保机)
(三)卢文进助契丹攻城略地
阿保机喜出望外,任命卢文进为卢龙军节度使,“率奚族劲骑,鸟击兽搏,倏来忽往,燕、赵诸州,荆榛满目”,很快就占领了山后的五座州城,据说攻打蔚州时,挖地道干的麻利,让城门连同城楼轰然倒塌了,把守城的人都看傻眼了,这比地震还厉害。接下来的事就是那山后八座军州全部沦陷,要知道这山后八州是抗击游牧民族铁骑的最前沿阵地,背靠燕山山脉(今山西大同到河北张家口一带),依托有利的地形,是天然屏障,有效地阻止了契丹兵马。如今北方的屏障完全落入契丹人手下,南下牧马就轻松的多了。
幽州(今日的北京),自古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似乎也在向耶律阿保机招手,这是做梦都想得到的城池,好大一座城。据说城里美女如云,财富如山。志得意满的耶律阿保机举大兵三十万(历史上记载战事,总会有夸大的成份,这三十万,似乎有七八成水份)剑指幽州。
李存勗手下大将幽州节度使周德威可不是吃闲饭的,久经沙场,什么阵势没见过,对于契丹人,他太熟悉了,游牧民族几乎没有正规部队,全民皆兵,一有战事,临时组织,人人自备战马,打仗就是来如疾风,去如闪电,善于野战。

不过现在情况有点不对头,契丹人进城了,占领了山后诸州,派兵驻守,这是放弃了自己的优势。
你不是要来吗?我先出动,周德威低估了契丹人,大聚幽州、并州、镇州、定州、魏州五州锐兵,浩浩荡荡出居庸关,志在收复山后诸州。
一个南来,一个北上,两支大军在新州(今河北张家口市怀来县西北)东遭遇了。
周德威自以为契丹人见到成建制的大军会策马转身就逃的,这回他惊讶地发现,契丹人可能被驴踢了,没有跑。
好吧,那就攻击你。周德威列开阵势,战斗开始了。
结果却是周德威的兵马惨败,退回幽州固守,领教了契丹人的厉害。
耶律阿保机的铁骑随后也来到幽州城下。

(五)归顺后唐,终老江南
可汗”耶律阿保机死了,新的“可汗”耶律德光上任,那个铁腕皇后述律平又对汉臣缺乏好感,卢文进感受到压力,就在平州率所部军民十余万来归顺后唐。
这时的后唐皇帝是明宗李嗣源。卢文进派人上表解释是当年新州团练使李存矩把他逼反的,在契丹的几年间,一直想着回归的事,闻明宗“清明在躬,握纪乘乾,鼎新革故,始知大幸,有路朝宗,便貯归心,袛伺良会”。
后唐明宗十分热烈地迎接他反正归来,授予检校太尉、滑州节度使,后来契丹灭了后唐,卢文进又率部曲渡淮河,投奔了南唐,南唐皇帝李昪“待之尤重”,被授节度使之职,后被封为范阳郡王,左卫上将军,死于江南。
据史料记载:卢文进为人还是很不错的,在哪里任职,都体谅民生,善待部曲,所以无论他自契丹归后唐,还是渡淮河入南唐,都有大批的老百姓拖家带口与军卒随同卢文进。
很多人骂卢文进是汉奸,却不知那后唐也是草原游牧民族沙陀人建立的。
其实站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卢文进内心有很多苦衷,人心向背,造化弄人。在历史的大舞台上,每一个时代的英雄与否都有其局限性,悲凉的卢文进背上了千古骂名,有点冤呀!

【作者简介】陈二虎,笔名红叶,蒙古族中的契丹人。翁牛特旗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