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城湖之缘 / 元稹 白居易 / 韩愈写诗质问白居易失约,白居易不服写诗...

0 0

   

韩愈写诗质问白居易失约,白居易不服写诗回敬,堪称教科书式互怼

2019-08-23  半城湖之缘

自古文人相轻,文人之间总是喜欢相互比较的,比较的过程中自然免不了暗自较量。尤其是大唐诗坛,一首诗写得好坏,总是免不了一顿品评。白居易因其独特的写诗风格,经常引起争论。喜欢他的会认为是雅俗共赏,通俗易懂,朗朗上口,实乃大才。不喜欢白居易的则会说他的诗太过市井,典故太少,缺少文学价值。虽然在当时白居易和好朋友元稹的诗非常流行,受到了当时人们的喜爱,但是仍然引得一些人的嘲讽和非议,这其中就包括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韩愈。

韩愈写诗质问白居易失约,白居易不服写诗回敬,堪称教科书式互怼

此时的韩愈是京城大官,领导作风十足,文学地位很高,他还是散文界古文运动的老大。韩愈一直看不惯白居易的诗风,还写“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来讽刺白居易等人妄图和杜甫相比的作法。但是韩愈毕竟是文坛领袖,时间长了,也觉得自己是错怪了白居易,总想着缓和矛盾,作出姿态,让白居易等人理解自己的心意。

韩愈写诗质问白居易失约,白居易不服写诗回敬,堪称教科书式互怼

幸好,在白居易和韩愈之间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张籍。张籍也是位大诗人,和白居易是知己,是韩愈的学生和好友,韩愈著名的“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就是写给他的。张籍也是个老好人,总是想方设法帮助两个人修复裂痕,想让两人打开心结。于是张籍想到了郊游,毕竟韩愈可是最不喜欢宅在家的人啊。但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最终成行的时候,只有张籍和韩愈两人,白居易却以各种借口爽约了。韩愈是什么样的人,怎能容忍这样的行为,但是又碍于身份,不好发作,只能写下一首诗发泄自己的不满。

韩愈写诗质问白居易失约,白居易不服写诗回敬,堪称教科书式互怼

同水部张员外籍曲江春游寄白二十二舍人漠漠轻阴晚自开,青天白日映楼台。曲江水满花千树,有底忙时不肯来。

这里的白二十二,就是白居易,张员外就是张籍。曲江池,是唐代著名游览胜地。这里描写的是曲江雨后的景色,水涨新碧,万物清新,澄澈明净的曲江水中,既有天上的蓝天、白云、太阳,又有地上千门万户的楼台,姹紫嫣红的花树。韩愈笔下的景色越美,越是要让没有来的白居易感到遗憾。所以韩愈在诗的最后一句,将笔锋一转,以略带嗔怪的语气责问白居易“你有啥事那么忙啊一直不肯来?”既有一点埋怨,又有一点生气。

韩愈写诗质问白居易失约,白居易不服写诗回敬,堪称教科书式互怼

白居易收到诗一看,知道韩愈对自己肯定是误会加深了,但是白居易是谁啊,怎么会害怕自己的上司呢?虽然不愿意得罪人,但是却又不愿意卑微乞怜,所以只好实话实说,表明自己的立场,当即做了一首诗给韩愈。

酬韩侍郎、张博士雨后游曲江见寄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行便当游。何必更随鞍马队,冲泥蹋雨曲江头。

韩愈写诗质问白居易失约,白居易不服写诗回敬,堪称教科书式互怼

这首诗好像一封回信,说明了自己未到场的缘由,大意是:正好我家院子里种了几棵红樱树,我在园子里绕几圈就当是春游了,自己玩的也很开心,我也没必要像那些吹捧你的官员一样,也不愿踩着泥巴淋着雨和你们去曲江呢。白居易的这首诗表明了自己耿直且不愿趋炎附势的立场,本来白居易就是属于那种敢得罪领导,也要活得舒服的人,不攀附权贵,也不怨天尤人。

韩愈写诗质问白居易失约,白居易不服写诗回敬,堪称教科书式互怼

想来,看了这首诗,领导范十足的韩愈一定会生气好几天的。其实,韩愈和白居易彼此还是互相尊重。但是因为文风和性格差别,他们最终也没成为亲密的好友。他们都有自己的小脾气,谁也不愿意服软,一个写诗问你为什么不来,一个回复我就是不想来。看起来是互怼是不和,实际上却是文人的真性情,没有虚假的姿态,也没有谄媚的样子。这样一看,两个文坛大佬还有些可爱呢。看了这首诗,你是更喜欢白居易,还是更喜欢韩愈呢?欢迎留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