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韵音 / 工艺 / 清代乾隆朝玻璃器(料器)艺术品鉴赏

0 0

   

清代乾隆朝玻璃器(料器)艺术品鉴赏

2019-08-24  大漠韵音

言寺语言的修行 2019-08-24 08:58:00

清乾隆 黄料长颈八棱瓶

清代乾隆朝玻璃器(料器)艺术品鉴赏

清乾隆 黄料长颈八棱瓶

“乾隆年制”款

这件黄料瓶,底部刻有“乾隆年制”四字款,是清乾隆内府所制料器精品。清代乾隆年间,国家承平已久,帝王又奢华好奇,百工俱兴,玻璃工艺也有了长足进步,清宫造办处的玻璃制品,当时称作“料器”,直接通过西洋传教士引进先进工艺,所造器皿光洁鲜明,不输于舶来之物。这件黄料瓶就是当时内府精制的供御玻璃器。器体小巧可爱,直口,长颈,鼓腹,作八棱蒜头形,其形制可追溯到汉代流行的青铜蒜头壶,乾隆帝癖嗜古物,大力搜罗金石书画,内府制器也往往“与古为徒”取法古彝器。这件黄料瓶造型法古而不泥古,比例合宜,线条优美流畅。质地也十分纯净细密,毫无瑕疵,工匠在玻璃中掺入精心调配的不透明色料,使这件黄料瓶呈现类似于娇黄瓷器的美妙色泽,同时又因为料器独特的质感,更显轻盈明快,令人赏心悦目。

清乾隆 白料笔筒

清代乾隆朝玻璃器(料器)艺术品鉴赏

清乾隆 白料笔筒

“乾隆年制”款

料器又称“玻璃器”,是中国明清两代普遍使用的工艺品制作材料。据明代崇祯年间宋应星所着《天工开物》记载:“琉璃石产于西域,因其五彩晶莹,为中原人喜爱而仿造。”明代万历年间,山东博山的料器制作已十分繁荣兴盛,并流传到北京。清康熙三十五年,北京出现大规模的“琉璃厂”,生产皇宫享用的料器,颇受皇室人员欣赏。这件白料笔筒制作精细,器物型制规整,质地温润如玉。器壁无任何纹饰,但更显得深沉静谧,具有极强的文人气息。底有“乾隆年制”四字楷书双框款,款框并不规整,这是因为料瓶质地坚硬,不易刻划,一般交由造办处玉作工匠刻款,这也是乾隆珍品官造玻璃器的一个难以模仿的特点。

清乾隆 透绿料小瓶

清代乾隆朝玻璃器(料器)艺术品鉴赏

清乾隆 透绿料小瓶

“乾隆年制”款

料器为较原始的玻璃器,以熔点较低的玻璃原料制作,最早由西域地区传入中国。《魏书·大月氏传》载:“其国人商贩京师,自云能铸石为五色琉璃。于是采矿山中,于京师铸之。即成,光泽乃美于西方来者,自此,中国琉璃遂贱,人不复珍之。”明代有称其为料者:“以煮料为丝,以丝作器。”料器之称自此沿用。此器采用绿色玻璃料为原材,突唇口,束颈溜肩,蛋形腹,外撇圈足,口沿足底皆打磨平整。通体透明,绿色倾微黄,用料考究而纯净。底刻阔边细阴文刻款“乾隆年制”四字。为乾隆宫廷造办处所制御用之物,具有典型的宫廷艺术风格。

清乾隆 仿琥珀料盘 (一对)

清代乾隆朝玻璃器(料器)艺术品鉴赏

清乾隆 仿琥珀料盘 (一对)

“乾隆年制”款

此对盘以仿琥珀料制成,敞口,圈足,造型规整,简单大方。通体琥珀色,料质莹润,略透明状,皆不琢纹饰,色泽光洁深沉,有“乾隆年制”款。正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是大自然与人类精湛工艺的完美结晶。料器民间叫“料质”,实为一种钾硅玻璃或钾钙玻璃。后来,北京内廷玻璃厂烧制的“官料”。人们俗称其为“京料”。此对仿琥珀料盘保存完整,料质上乘,做工精细,实为收藏把玩的精品。

清乾隆 透红料盖盒

清代乾隆朝玻璃器(料器)艺术品鉴赏

清乾隆 透红料盖盒

“乾隆年制”款

这件红料盖盒底刻“乾隆年制”四字款,系出清代造办处“玻璃厂”。中国古代长期将玻璃器视为豪华富贵的象征。唐人传奇《玄怪录》中写仙鬼雅聚,用“犀角酒樽,象牙杓,绿厕花觯,白琉璃盏,醪醴馨香,远闻空际。”辛弃疾《菩萨蛮》写人间欢会“香浮乳酪玻璃碗。年年醉里尝新惯。何物比春风。歌唇一点红。”《西游记》中沙僧曾经是天庭的卷帘大将,因为在蟠桃会上失手打碎了西王母的琉璃盏,便被贬谪到流沙河,可见古时玻璃器之贵重。明清之际,入华传教士带来的西洋玻璃器大受欢迎,皇室也未能免俗。康熙三十五年,清宫内务府造办处奉旨设立玻璃厂,在德国传教士纪里安的指导下改良了传统料器的烧制工艺和配方,并从山东博山等地招募能工巧匠,乾隆年间臻于极盛。这件红料盖盒,就是清宫玻璃厂巅峰时期的佳作。质地清透澄明,绝少气泡沙点,日光下呈石榴红色,艳丽而沉稳端庄,如大家闺秀,风华绝代而毫无轻浮之态。在灯光下又显现出更为明艳的大红,如五月榴花照人眼目,虽只一色而变化多端,令人爱不释手。

清乾隆 透蓝料盖盒

清代乾隆朝玻璃器(料器)艺术品鉴赏

清乾隆 透蓝料盖盒

“乾隆年制”款

这件蓝料盖盒是清内府所制,底部刻有“乾隆年制”四字款。质地清透如冰,呈浅蓝色,如青空净水,令人触目清凉。中国古代玻璃器自先秦时代即有制作,但长期工艺不佳,上乘玻璃器皿多赖西域输入。脆弱的玻璃器舶来不易,故往往被视为宝物,珍如拱璧。佛家以琉璃为七宝之一,是极乐世界的象征。玄奘法师所译《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云:“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暇秽。”唐代法门寺地宫遗址曾出土一批来自伊斯兰世界的蓝色玻璃盘,系当时皇室礼佛之重宝。清代玻璃工艺进步,才能制造出莹澈清透的上乘玻璃器,因为康熙帝和乾隆帝都对玻璃器颇加青睐,内府“料器”更是精益求精,花样不断翻新,巧思迭出。这件蓝料盖盒质地色泽已极优美,净度高,内部气泡细腻均匀,不愧是一件典型的乾隆料器精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