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学苑 / 古诗 / 唐.李商隐一片赏析

分享

   

唐.李商隐一片赏析

2019-08-24  拓学苑

一片

唐代李商隐

一片琼英价动天,连城十二昔虚传。
良工巧费真为累,楮叶成来不直钱。

译文

一块美玉引出很多联想,说它天价绝不夸张。十二座城池与它交换,并非虚传而是写在书上。
良工巧运匠心,精雕细琢,到头来却累了自己;把一块玉石精雕成真假莫辨的楮叶,竟然不值半文钱。

注释

琼:玉的美称。动天:言极高之意。
连城十二:《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载,赵惠文王得楚和氏璧,秦昭王愿以十五城换和氏璧。此之“十二”应为“十五”。
楮:木名,叶似桑,皮可以制桑皮纸。直:即值。

赏析

  在李商隐集中,有些诗以首句二字或几字为题。而诗题与诗意却不相涉,性质类似于无题。这首《一片》也属此类。全诗借叹咏琼英、和氏璧、象牙雕成的楮叶而自叹不为世人所重,表现了怀才而不见用的愤懑和痛苦之情。

  “一片琼英价动天,连城十二昔虚传。”《诗经·齐风·著》:“俟我于堂乎而?充耳黄乎而?留之以琼英乎?”诗人借琼英寄兴,言自己甚有美才,名声极高,堪为王佐。此句理解为正面赞美琼英、赞美己才当然是不错的。但《著》一诗,“诗序”又说:“刺时也。时不亲迎也。”自《楚辞》出,男女婚恋又常常用以象征君臣间的关系。李商隐地位卑微,未必有廷见龙颜直接得到拨擢的奢望,但综观其诗作,诗人确有希翼得到权要荐引的愿望,他的另一首《一片》(一片非烟隔九枝)云:“人间桑海朝朝变,莫造佳期更后期。”冯浩曰:“似为津要之力能荐士者咏,非情词也。”如果将首句仅仅理解为自我赞赏之词似末免较肤浅。这一句既是诗人对“为津要之力能荐士者”发出要求引荐的呼喊,又是为得不到这些“能荐士者”“亲迎”所发的浩叹。和氏壁为连城之宝,名不虚传,但从它的发现到为世人所知,却颇多周折,和氏本人的双足先后也被不识宝的国君所刖。和氏悲愤地说:“吾非悲刖也,悲夫宝玉而题之以石,贞士而名之以诳,此吾所以悲也”(《韩非子·和氏》)。连城瑰宝和氏璧在其未被玉人所理时,正是形同顽石。诗人的才华未被发现、未被发挥时也是名同诳士。次句在赞美和氏璧的同时,也同样流露出怀才不遇的感慨。

  “良工巧费真为累,楮叶成来不直钱。”《韩非子·喻老》:“宋人有为其君以象为楮叶者,三年而成,丰杀茎柯,毫芒繁泽,乱之楮叶之中而不可别也。此人遂以功食禄于宋邦。列子闻之曰:‘使天地三年而成一叶,则物之有叶者寡矣。’”象矛楮叶,良工巧匠花了三年时间才雕琢成;作为一件艺术品,其颜色、厚薄、平斜,维妙维肖,足以乱真。一个人的才学能力,也是经过长期砥砺、磨炼、积累而成的,但有才华的人被混于芸芸众生中,自然不能识别出来。“真为累”,“累”字下得极痛。在封建社会特殊的环境中,不少士人有才而不遇,更不能尽施才能,甚至穷困潦倒。他们苦闷彷徨,看不到出路,以至将才能、才干当成一种“累”——精神上的包袱或负担。赵壹《刺世疾邪诗》云:“文籍虽满腹,不如一囊钱。”鲍照《拟行路难》云:“自古圣贤尽贫贱。”李白《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云:“吟诗作赋北窗里,万言不直一杯水。”这些不满和牢骚,皆可视为此诗“累”的注脚。李商隐亦终身受累,终于步履艰难地走完了他人生的历程。

  这首绝句用了三个典故。首二句不写正面写反面,琼英、连城璧虽以赞美的口吻出之,而慨叹才华不展之意已在其中。后两句“真为累”,“不直钱”,直接作意。比起其他“无题”一类的作品,此诗情调激愤,胸臆也较直露,主题显然也醒豁得多了。

此诗三四句与一二句应该颠倒过来读,更容易理解一些。“良工巧费真为累,楮叶成来不直钱。一片琼英价动天,连城十二昔虚传?”

从前,宋国有一个制作玉器的工匠,他把能把玉做成楮叶的样子,做出来非常精巧,锋杀茎柯,毫芒繁泽,乱之楮叶中而不可辨别。他高超的手艺,受到所有人的夸赞。他靠着这门手艺,得以衣食无忧。但是制作一片玉楮叶,需要花费三年。子列子听闻了他的事,说:“假如大自然三年才长出一片叶子,那么世间有叶子的树肯定非常少。”表明他对玉匠的智巧非常不赞成。他认为世人不应该推崇一个人的智巧,而应该是顺应着自然规律,做更有意义的事。

后世也都赞同子列子的说法,把不顺应自然规律而发展,崇尚一人之巧智的做法,称为“一叶之行”,认为那是对人类发展和社会都是没有意义的。宋代米芾《砚史·用品》中说:“楮叶虽工,而无补於宋人之用。”明代冯梦龙《智囊补·明智·经务序》:“宁为铅刀,毋为楮叶。”

前人的说法虽然很有道理,也获得后世认同,但是世人的做法却与圣人的教导完全相背离。苏轼《喜雨亭记》云:“使天而雨珠,寒者不得以为襦;使天而雨玉,饥者不得以为粟。”珠玉虽然饥不能食,寒不能衣,但是世人把它们当作非常贵重的宝物,做成的工艺品更是价值连城。有钱的人更是把玉当作财富的象征,不断的占取。一个玉器可以卖出天价,也招致许多盗窃、抢劫之事,给社会带来了不安定。昔日,秦昭王甚至愿意用十五座城池,向赵国换和氏璧。那些做法真实存在,真的不能使人理解。

不知道一刻玉石怎么就有那么高的价值,世人疯了一般抢夺。工匠可以花费三年的时间,将一刻玉石,做成楮叶,但是又没有楮叶的功用,这样的技巧又有什么值得推崇的呢?也因为玉石在世人眼中有着极高的价值,又招来那么多灾祸。老子《道德经》云:“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庄子也说:“掷玉毁珠,小 盗不起。”世人也不知道受到了谁的蛊惑,信任玉石的价值,百害而无一利,真的太愚昧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