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6666 / 讽刺幽默 /

0 0

   

2019-08-25  长白山6666

王俊良 《 讽刺与幽默 》( 2019年08月16日   第 07 版)

  晒,是形声字。《说文》解释,说“晒,暴也”,原意为晾晒。现在,引申为展示、分享与炫耀。网络时代,大家都忙着同一件事:晒。晒颜、晒财、晒健康;晒忙、晒闲、晒优雅。

  东晋名士郝隆,一举成名靠得是“晒肚皮”的行为艺术。《世说新语》记述这一盛况,更像一篇人物特写。仅二十字,五W却一应俱全,“郝隆七月七日出日中仰卧。人问其故,答日:‘我晒书’”。

  言外之意,“晒”的是“满腹诗书”。此种“晒”法,有“待价而沽”的意味。贾雨村落魄,不忘用心一“晒”,“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意在表心智;刘姥姥狼狈,专“晒”村妇俚语,“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用于探虚实。

  聪明如朱彝尊,干脆来一个拿来主义!那时候还没侵权一说,更不懂知识产权保护。照抄郝隆“晒肚皮”版本,在康熙微服私访必经之路上,只把时间改为六月六日,故事情节都原封不动照搬东晋郝隆。结果,“晒肚皮”的把戏,大获康熙激赏。

  阮籍叔侄“晒”短裤一事,对后世“无所不晒”影响极坏。《世说新语》载,“阮仲容步兵居道南,诸阮居道北;北阮皆富,南阮贫。七月七日,北阮盛晒衣,皆纱罗锦绮。仲容以竿挂大布犊鼻裈于中庭。人或怪之,答曰:‘未能免俗,聊复尔耳’”。就因贫富差距,人“晒”绫罗锦绣,你“晒”布犊鼻裈,活脱脱一古代版“羡慕嫉妒恨”。侄子阮咸一句“未能免俗,聊复尔耳”,兜了叔叔阮籍“恶俗”的老底。《晋书》载,阮籍“尝登广武,观楚汉战处,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意气风发的雄姿,与人前晒“非汤武而薄周孔”之放达,人后为司马昭写《劝进表》之猥琐判若两人。王勃不解阮籍,在“晒”与“做”之间,何以距离竟如此之大!扼腕长叹,“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事实上,阮籍在“晒”上人格分裂,与今人当面人背面鬼之晒并无本质上的区别。今人晒颜值,难比古人潘安。《语林》说,“安仁至美,每行,老妪以果掷之满车”;今人晒财,难望石崇、王恺项背。俩人“晒”富,亮瞎全国人的眼;今人晒健康,潇洒不及乾隆。八十五岁退居二线,依然一言九鼎;今人晒忙,雍正每天阅卷无数,仅批示就写七千多字,今人恐怕无人能比?今人晒优雅,更无法与张岱雪夜游西湖比肩。

  说到底,晒是形式,展示与炫耀才是目的。同为一晒,境界迥异;古人纯粹,今人驳杂。“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于是,该晒不该晒的,全晒;该做不该做的,全做。宋江身陷囹圄,还不忘在浔阳楼上“晒”理想;柳永“奉旨填词”,为让同窗孙河提携,竟借名妓朱唇“晒”于孙前。孔子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君子者如倪云林,鄙视乱晒之俗。倪云林拒张士信求画,遭张鞭笞,整个过程,倪云林一声不吭。人问“你被当众羞辱,却一言未发,为何”?倪答“一说便俗”。如今,连私密到生娃都敢拿来一晒!倪云林若泉下有知,定会大呼:一晒更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