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7喜 / 新教育,社会 / 美国心理学博士:两个导致孩子网瘾的因素...

0 0

   

美国心理学博士:两个导致孩子网瘾的因素,注意力障碍和抑郁症

2019-08-25  长沙7喜


上周中国春节约了朋友一家在曼哈顿的中国城吃晚餐。朋友 William Gottdiener 博士是纽约市立大学 John Jay 分校心理系主任,研究领域为成瘾行为的根源和治疗。我问他是否读到近期英文媒体有关中国的网瘾治疗学校使用电击、隔离等手段治疗青少年网瘾的报导。

“我看了。网瘾患病比率在亚洲国家比西方国家更高。研究发现,上网成瘾的青少年很多患有注意力障碍和抑郁症。”

他说完就夹起小笼包吃起来。我心里一阵激动,但这种私人聚会的轻松场合不宜多谈严肃话题,我就没有接茬。

激动是因为成瘾行为不是我的专业领域,但是专业人员一点拨我马上就看到了探讨这个问题的方向。身边有一些孩子,或者被家长或者被学校指责玩电脑太多,有的看似已经被这种行为严重影响到学习和健康。我太想了解这个问题的真正根源,太想用正确的方法帮助他们了。

根据我对儿童青少年心理发展规律的了解,没有孩子会无故去沉溺网络。肯定有环境和先天的某些因素导致他们这么做。

William Gottdiener 博士说的两个导致孩子网瘾的因素,注意力障碍和抑郁症,好象都非常有道理。注意力不容易集中的孩子或者抑郁的孩子,转到网上去寻求易得的刺激和互动,好象顺理成章。

网瘾的概念早在1990年代被专家提出,源于它对患者的行为影响和毒瘾、酒瘾非常相像。目前虽然没有被专门定义为一个独立的心理疾病,但是,它是多种心理疾病的伴随症状,并被全世界的研究人员积极深入地研究。

患网瘾的大人、孩子有四个特点:

  • 过度上网。但是,什么是过度?心理学上的定义为“忘记时间,忽略基本生存需要。” 哎,孔子描述自己读书的刻苦“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就是这个景象。忘了时间的流逝,感觉不到饥饿,不想睡觉。

  • 戒除时产生负面反应。就是如果不玩电脑,就感觉有负面青绪,比如失落、紧张、抑郁、生气。

  • 设备提升渴望。包括渴望有更好的电脑设备,更多游戏软件,更多时间玩电脑。

  • 影响学习、工作和生活。症状为身体感觉疲惫,和相关人员(同事、家长、老师、同学)争吵,撒谎,学习成绩低,和周围的人疏离。

Allan Schwartz 博士说,一周使用电脑做和工作、学习无关的事情如果超过20个小时,已经患有、或者要患网瘾的风险就很大。

研究发现,东亚国家的儿童青少年患网瘾比率上升很快:在台湾青少年中占19.8%,在南韩青少年中占20.3%,在中国大陆青少年中占13.7%。在西方发达国家中,比率低很多,比如,在挪威占青少年的2%。研究人员正在探究是否某些文化差异导致这种差别。同时,不少美国专家则预测,患网瘾的比率在美国也会大幅度上升,会是美国二十一世纪青少年的“大病”。

那顿餐饭后我在心理学研究资料库里面做了查询,大量的研究扑面而来,基本都是近些年世界各地的心理学、精神科的研究人员做的。

研究是多方面和多角度的,我特意挑一个讲网瘾和注意力障碍相关性的和大家分享。

谁做的研究?

研究由国立台湾大学医学院精神科、心理学系的专家Chen Yi-Lung, Sue-Huei  Chen, Susan Shur-Feng Gau主持进行,由台湾教育部协办。研究结果2015年发表在英文专业期刊 《发展障碍研究》上。

研究了什么问题?

1.网瘾在台湾青少年中的出现频率如何?

2.青少年患网瘾和什么环境和自身因素有关?

谁参加了研究?

台湾北部一所城市的1153 名学生和他们其中的997家长参加了研究。学生从三个年级抽取:三年级,五年级和八年级。

被试做了什么?

研究方法为问卷式调查。每名参与者,包括家长和孩子,在相隔四个月前后填写两次问卷。两次问卷都在2013上半年完成。

问卷从每个家庭获取了以下信息:

1.网瘾测评量表

The Chen Internet Addiction Scale (CIAS)

 共26个问题,测评了上网行为的五个方面:

  • 使用冲动

  • 戒除反应

  • 设备提升渴望

  • 身体健康和人际关系

  • 时间管理

根据这几个方面的信息,量表有具体的标准来诊断某名孩子是否可被诊断为患上网瘾。 

2.电脑使用频率和时长

测评了电脑使用的六种方式以及使用频率:

  • 家庭作业

  • 网上游戏

  • 聊天

  • 社交平台

  • 电子邮件

  • 其它

被试回答过去一个月中,每周平均多长时间在这几个方面使用电脑。

3.注意力障碍量表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e Swanson, Nolan, and Pelham IV (SNAP-IV)

标准心理学问卷, 共26 个问题,针对注意力障碍的主要症状和行为测评。

4.孩子和父母关系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e Parental Bonding Instrument (PBI)

标准心理学问卷, 共25 个问题,针对亲子关系中的两个方面:父母对孩子的关注度和保护度。

5.家庭功能

The Family Adaptation, Partnership, Growth, Affection, andResolve (family APGAR)

标准心理学问卷, 共5 个问题,针对家庭功能的五个方面:家庭成员之间的适应、合作、成长、感情、问题解决。

6.社会适应能力和学校表现

TheChinese version of the Social Adjustment Inventory for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SAICA)

标准心理学问卷, 针对孩子五个方面的行为:学业表现,学习态度,学校里的社交问题,和同学互动,和同学互动中的问题。

研究发现了什么?

大约9% 的参试孩子有注意力障碍。其中大部分为注意力不集中型(就是可能坐在那里看着不动,但是脑子很容易走神), 小部分是身体多动型的或者两种行为兼具。

此群体每周使用电脑上网时间平均为七个小时。

前后两次调查,第一次11.7% 的被试符合网瘾标准,第二次10.6%的符合网瘾标准。性别方面,男孩比率比女孩高,男孩约占60%,女孩约占40%。这个发现和成年人中的发现相似,对于原因专业人员还没有定论。年级方面,三年级的约占20%,五年级的约占20%,八年级的约占60%,网瘾患者比率有随年级增长而上升的趋势。

注意力越差的孩子,患网瘾的比率越高。在电脑使用的六个方面,有注意力障碍的孩子更多用电脑来玩游戏。

有网瘾的孩子,学习成绩偏差。很多别的研究也发现这种相关性。可能是孩子先产生网瘾,上网玩耍耽误了学习,导致学习不好。也可能是先学习成绩不好,在得不到足够支持的情况下,对学习感到无望、无趣,便去玩电脑游戏。

但是,此项研究是跟踪研究,发现第一个时间点学习不好但是没有网瘾的孩子,在第二个时间点更容易产生网瘾。这种发现会支持以下关系:学习不好的孩子容易上网瘾。至少,研究人员说,学习成绩和网瘾会快速形成恶性循环。

有网瘾的孩子,孩子自己和父母本人都报告说,家长对孩子的忽视程度偏高、保护程度偏低。成年人中患有毒瘾、酒瘾的也有这种研究发现。

研究发现给我们什么启示?

孩子不会无故患网瘾。一些原因是大家比较容易想到的,比如学习上有困难、得不到父母的足够和正确的关注。一些原因是大家比较容易忽略的,比如孩子有注意力障碍。针对这些发现,家长、老师、孩子本人一定要警惕这些风险因素,防患于未然。

因为网瘾患者比率随着年级、年龄上升,家长、老师、孩子本人要及早想出具体的措施来从根本上消除至少减轻负面因素的影响 - 多关注孩子,清楚制定使用电脑规则,帮助孩子学习成绩提高。

如果知道一个孩子有注意力障碍,除了以上的措施以外,一定要更加深入彻底地重新规划孩子的学习方式、生活方式。

Bonnie Mincu 是一名有执照的、帮助注意力障碍患者生活和学习工作的教练。她说,“我的很多训练对象,也就是注意力障碍患者,一方面不可自控地花大量时间在电脑上,一方面又感觉到这种行为对他们的正常学习、工作和健康有很大的伤害。”

她举了两个注意力障碍患者的例子。一个是Alex, 他是一家金融公司的电脑维护人员。他必须上网去帮助客户找到维修方法和信息。但是,一上网,就容易东看西看,走神了,有时候忘记了自己第一时间需要上网是为了什么。另一个是Terri, 她是一名记者,每周需要写出一篇文章。当她上网查询资料时,常常不能自控地四处浏览,忘记了原本上网的目的。

Bonnie Mincu的建议是,尽量少要求有注意力障碍的人上网去进行正常的工作。但很多工作都需要上网,也有很多学校的学习资料都挂在网上。这对有注意力障碍的学生是一个潜在的陷阱。

我在此想和有网瘾的孩子说几句。

对于酒瘾、毒瘾,外界的帮助措施比较好执行。因为成瘾源比较好被取消。但是,电脑、网路越来越无处不在,并且你需要用它来执行基本的生活功能,比如电话家长、微信朋友、看视频娱乐等。作为家长和老师,他们很难长时间“剥夺”你的电脑和手机。那当站在你面前,看见你沉溺于电脑,他们也很难判断你是在做“正事”还是又“跑调”了。哪怕看见你在玩游戏,游戏和游戏还不一样,有的超级激发大脑智力,有的完全就是垃圾,所以,他们还是难以判断。

我这样的专业人员,会持续地和你们的家长共同学习如何判断电脑活动(比如游戏种类)的质量。

但是,在你周围的成年人都完全搞懂这些事情之前,你必须要替自己把关,替自己思考,为自己负责,否则等大人都成熟了那对你就会太晚了。

孩子,以此小文表达我对你们内在能量的信心,表达我对你们自助努力的支持!

陈鲁 2017. 2.10日于曼哈顿

焦点论文:

Chen Yi-Lung, Chen Sue-Huei, & SusanShur-Fen Gau (2015). ADHD and autistic traits, family function, parenting style, and social adjustment for internet addiction among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Taiwan: A longitudinal study. Research in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39, pp. 20-31.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