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风 / 历史文化 / 白居易和《琵琶行》:我们终究只能成为普...

0 0

   

白居易和《琵琶行》:我们终究只能成为普通人

2019-08-27  八面楚风

    温乎曰:   

人生啊,

最怕突然之间听懂一首歌,

读懂一首诗。

1

公元800年,白居易中进士。


这一年,他才29岁。

做为从小就到处搬家、没什么背景的孩子,白居易取得好成绩并不容易。有段时间,他读书刻苦到口中生疮,手中磨出茧子。

不仅头发都白了,抬眼望去,眼中全是星星。

他像高三冲刺一样,苦读了十几年。“十七人中最少年”,是对白居易多年努力的最佳褒奖。

慈恩塔下提名处,他是长安城中最靓的仔。

中进士后,白居易被朝廷任命为校书郎,在部委工作很有前途的,晚唐很多宰相都在校书郎的岗位上起步。

对了,他有一个同事叫元稹。

元白CP一起上班、一起下班,晚上还要到街头撸串喝啤酒......那些长安城的烟火人间,都被哥俩默默记在心中。

做为成名已久的学者型官员,到底该怎么报效朝廷呢?

写诗。

元白CP决定搞一种新乐府,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种题材的诗基本以讽刺现实为主,力求用简单粗暴的语言,击中社会热点和读者痛点,达到警醒世人的目的。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做,千万不要无病呻吟写鸡汤......

后来,鲁迅也是干这活的。


花来两朵,各表一枝。

白居易写了什么呢?

比如《卖炭翁》,即便大爷身上只穿着一身单衣,依然乞求天气再寒冷一点,自己的一车炭才能多卖点钱。

苦不苦,惨不惨,劳动人民不容易啊。

可宫中的狗奴才,用“半匹红绡一丈绫”就换走了,典型的强买强卖。白居易写诗让他们上热搜,看朝廷管不管?

比如《杜陵叟》,杜老头平时种点贫瘠的土地,而今年又没下雨,所以收成很不理想。

可官府的衙役不管,赋税一分都不能少。

可是皇帝英明神武啊,他马上下达免税的命令,让杜老头能过一个安心年。

呵呵,衙役把杜老头榨的一干二净之后,才把免税令拿出来:“不好意思啊,陛下给你免税了,赶快叩谢天恩吧。”

钱拿了、事办了,就坑一个杜老头。

白居易还写了《秦中吟十首》,把社会上的婚恋、交友、房地产、官员不愿退休、追求奢侈品都怼了一遍。

他在用笔追求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此时的白居易依然是中二青年,他希望用诗文针砭时弊,引起朝廷的注意,然后大家一起努力,建设大唐美好社会。

“有什么问题我都指出来了,你们改就完了。”

诗文承载了他的理想,长安有他的前程。



2


没多久,白居易就成了孤家寡人。

后来,他和元稹吐槽:

“闻<秦中吟>则权豪贵近者,相目而色变矣。闻<登乐游园>则执政者扼腕矣。闻<宿紫阁村>则握军要者切齿矣。”

他们都骂白居易是沽名钓誉,诽谤朝廷大臣。

就连唐宪宗都受不了他:

“白居易小子,是朕拔擢致名位,而无礼于朕,朕实难奈。”

怼朝廷、怼大臣、怼皇帝,偏偏还都对他无可奈何......诗人做到这份上,白居易应该值得骄傲了吧.

可话说回来,得罪的人多了,前程也就毁了。

公元815年,唐宪宗发出号召:“请大家多多支持朝廷,剿灭李师道,收复淮西镇。”结果,李师道派人烧了朝廷仓库。

宰相武元衡也给皇帝陛下点赞。李师道看了也很生气:“我顶你个肺啊。”

于是,他派出刺客,在大明宫前射死武元衡。

一箭穿心。

区区淮西藩镇,居然敢向朝廷示威,反了你不成?白居易的中二病又犯了,要求朝廷坚决惩戒凶手。

他说的没错。

可他的职位是赞善大夫,属于太子身边人......嘿嘿,你怼天怼地,今天可算撞到枪口上了。

有人说他不在其位而谋其政、有人说他是越职言事、有人说他会带坏太子、也有人说他站着说话不腰疼。

反正墙倒众人推,不整死你个喷子不算完。

然后,白居易就被贬为江州司马。

苦心孤诣读书求学,有错吗?帮朝廷找问题,有错吗?我一腔热血忠贞为国,有错吗?

是的,都没错。

可大家都在泥潭里挣扎,偏偏你白居易濯清涟而不妖,到底是磕碜谁呢?

去江州吧,那是八线城市,好好反思反思。

白居易卷起铺盖、驾着马车,翻越千山万水来到江州......那里是江西,千年后都是革命老区,唐朝时有多贫困可想而知。

白居易的心情,也可想而知。

他见识过世界上最巍峨的大明宫,混过万国来朝的长安城,也曾有过灿烂的前程,如今都不复存在了。

长安的诗文华章、火晶柿子、水盆羊肉、平康坊......江州都没有。

白居易想和别人聊时事、谈理想,也没人理解他。是啊,你起码是进士出身,被贬也是司马,衣食不愁,矫情什么呢?

别人不理解,是因为他们没见识过世面。

可白居易知道世界有多么广大,时事有多么艰难,诗文有多么华丽,他一旦见识过长安城的辉煌,就再也回不去了。

如今的北漂、沪漂,应该能感同身受。

他们见识过一线城市的音乐会、博物馆,也亲眼目睹无数追梦人通过努力奋斗实现人生价值,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北上广能看到希望。

一旦回到老家,和儿时伙伴却聊不到一起。他们朝九晚五平淡度日,每天见的都是同样的人、同样的事,一眼看穿后半生。

这样的两种人,还能做朋友吗?

不是说哪一种生活更好,只是个人的选择和阅历,决定了各自的眼界和生活。

而每年都有人从北上广回到老家,找一份安稳的工作、普通的妻子,过着一眼望到头的生活。

至于曾经繁华的梦,只能埋藏在心底。

他们都带着不甘心。

是的,不甘心,却拧不过命运的大腿......这就是被贬江州的白居易。


3


不过,刚到江州的白居易并没有伤感。

他还是那个乐天派,整天和人喝酒游玩,直到第二年秋天,他才意识到自己原来被贬了。

或者说,他一直都在麻醉自己。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白居易和朋友玩的蛮尽兴,但他们第二天都要打卡上班,那就连夜回家吧。

他把朋友送到湓浦口的船上,互相say bye之后准备离开,突然听到隔壁船上有人弹琵琶,再仔细一听:

卧槽,长安风格。

一股“他乡遇故知”的画风扑面而来。

于是,白居易来到船上,和姑娘打招呼聊天,一问才知道,真是从长安来的。

姑娘是长安本地人,宅基地在常乐坊虾蟆陵,离兴庆宫和春明门都不远......相当于长安三环。

虽然有京城户口,却也是贫苦人家。

出路其实很有限。

姑娘不能读书,只好走文艺路线,小小年纪就进入教坊学习弹琵琶,13岁就红透长安城。

相当于现代的初中女生,13、4岁就演戏唱歌红透半边天,成为娱乐圈的明日之星,出道即巅峰啊。

那些年,姑娘过的很开心。

她每天都能收到五陵少年的约会邀请,各种酒会、晚宴都随便去,玛莎拉蒂、法拉利也随便坐。

逢年过节也会有鲜花、包包、奢侈品等礼物,聊的开心了,公子哥随手就会发一个5201314的大红包。

什么卡地亚、江诗丹顿之类的东西,碎了丢了也无所谓......82年的绿蚁酒泼到晚礼服上也没关系。

反正有的是公子哥,再买呗。

年轻时的繁华,让她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自己的人生将是永不散场的盛宴。


就像在北上广的富家公子之间周旋的美女。

她们的微信上永远有99+好友申请,依靠美貌和情商,出席各种晚宴和party,仿佛跻身于上流社会。

坐腻了张公子的兰博基尼,就和李少约一约,坐坐阿斯顿马丁。

那些常人眼中的贵公子,都是她们的身边人,嫁入豪门实现阶层跨越,貌似只有一步之遥。

可黄粱一梦,终究会醒。

琵琶女“门前冷落鞍马稀”,只好嫁做商人妇,一部分北上广的美女,从lisa变回村里的翠花。

失落、不甘心......她们曾经离豪门那么近。

大梦初醒之后,摆在琵琶女面前的,只有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在丈夫的商业版图中,她只能是看守空船的女人。

她可能会想:

如果没有惹李公子生气、或者不拒绝稍逊的王少爷,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只有一切繁华散去,才能体会到巨大的落差。

比如差一点嫁入豪门、比如创业差一点成功时失败、比如在北上广奋斗多年又回到县城。

这种落差是一种不甘心。

朝堂上的白居易,教坊中的琵琶女,都经历过长安的繁华大梦,又在偏僻荒凉的江州相遇。

他们的心情大概就是: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本该灿烂的过一生,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还在人海里浮沉。



4


白居易命人倒酒,让琵琶女弹奏几曲。

到底是长安城中最红的头牌,就算沦落为看守空船的商贾妻妾,手艺依然是大唐一流水准。

只见她轻拢慢捻,先弹一曲《霓裳》,紧接着又来一首《六幺》,琵琶声就像珍珠落在玉盘上一样清脆。

到江州一年,从来没听过这样的音乐。

是啊,八线城市能有什么好音乐呢?市民更加喜欢接地气的喊麦,如果谁想听音乐会,会被别人嘲笑附庸风雅。

只有见识过大城市的白居易,才能听懂琵琶女在弹什么,并且明白她的技术有多么高超。

琵琶女也一样。

江州人不懂她在感伤什么,也不懂她引以为傲的琵琶技术,她身边都是认识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她。

这一刻,白居易和琵琶女感同身受。

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两个字:

“懂你。”

正所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白居易在琵琶声中想到曾经的意气风发,那时他还在十七人中最少年。

听着听着,他哭了。

曾经的锦绣前程可能就此远去,诗文报国的梦想也破碎了,而民生日艰的大唐又该怎么办?

可他身在江州,却什么都做不了。

“哎,姑娘,你重新弹奏一曲吧,我帮你写一首诗。”

琵琶女站立良久,真的被白司马感动到了。

于是,她坐下来重新弹奏了一曲,不是之前昂扬的曲风,而是特别凄凄惨惨戚戚,像是吐槽自己的不甘心。

满座的人都哭了。

谁还没点不甘心和遗失的美好呢?

而白居易却是哭的最惨的,“江州司马青衫湿”,他对琵琶女感同身受,也在哭自己的曾经。

随后,他写下《琵琶行》送给姑娘。

其实能哭出来都算好的,有些人有些事难过到极点,欲哭也无泪。


5


人到中年,很容易为某些事感伤。

走在街头看到一个女孩,可能会想起不顾一切喜欢过的校花,然而她早已嫁为人妻,你却没有再遇到值得以命相搏的人。

这种激情一生或许只有一次,没有得到想要的人,大概率只能找到搭伙过日子的人。

那些相亲的,不是如此吗。

看到同龄人升职加薪、走上领导岗位,而老实巴交的自己依然默默无闻......曾经的豪言壮语,仿佛是个笑话。

在北上广打拼多年却依然一事无成,只能回到老家,找份工作或做点小生意,然后了此残生。

这就是大部分人的普通人生。

你我都是其中的一份子。

此时此刻,我们才能读懂《琵琶行》,白居易和琵琶女感伤的,又何曾不是你我的不甘心和落寞。

泪湿青衫的,又何止白居易一人?

人到中年,终究没能成为想要成为的人,我们拼尽全力,也只是普通人。

白居易被贬江州,后半生也很少怼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棱角被磨平了......他搂着樊素和小蛮,成了安贫乐道的坊间大爷。

你我喝口小酒叹口气,寄希望于下一代。

长安不相信倔强。

北上广不相信眼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