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香阁居士丽人 / 权谋智慧 / 左宗棠的博弈

0 0

   

左宗棠的博弈

2019-08-29  逸香阁居...

这是一次左宗棠与人在官场上的博弈,凭着这次争斗,左宗棠开始迈向了权力高峰。

咸丰九年夏,北京城的都察院接到一纸控状,原来是已革职的永州总兵樊燮控告永州知府黄文琛勾结湖南巡抚幕客左宗棠图谋陷害。同时,湖广总督官文参劾左宗棠的奏折也送达御览,官文在奏折上称左宗棠是出名的劣幕,骄横跋扈、把据湖南、越权干政。

官僚体系外的师爷擅权专政、陷害朝廷命官,这是官场大忌,所以咸丰皇帝很生气,当即下旨,令官文与湖北主考官钱宝青严查此事,并密谕:“如左宗棠果有不法情事,可当即就地正法。”

时隔不久,复有内外臣工上疏,这回都是保举左宗棠的。一份是湖北巡抚胡林翼所奏:左宗棠才可大用,只因为名满天下,所以“谤亦随之”;另一份是大理寺卿(最高法院院长)潘祖荫的专折,更是极力荐举左宗棠:“国家不可一日无湖南,而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也。宗棠为人,秉性刚直,疾恶如仇,湖南不肖之员,不遂其私,思有以中伤之久矣。湖广总督惑于浮言,未免有引绳批根之处。宗棠一在籍举人,去留无足轻重,而楚南事势关系尤大,不得不为国家惜此才。”

封疆大吏弹劾在前,朝廷重臣保举于后,这个左师爷该如何处置呢?

咸丰主意未定,便找御前大臣肃顺商量:“方今天下多事,左宗棠果真是个人才,是不是应弃瑕录用?”肃顺说:“人才难得,自当爱惜。”他还建议皇帝再给官文寄一份密旨,附上内外臣工保荐左宗棠的奏折,让官文酌察情形办理,咸丰从之。后来官文复奏,“樊燮案”与左宗棠无涉,还了左宗棠一个清白。随后两江总督曾国藩的保折也到了:“宗棠刚明耐苦,可大用。”

咸丰于是颁下诏书,着左宗棠以四品京堂候补,随同曾国藩襄办军务。

至此,“樊燮告左师爷”一案彻底了结,左宗棠有惊无险,并因祸得福。其后,左宗棠平定太平天国、追剿捻军、收复新疆、主持洋务运动,成为晚清中兴名臣。这也证明了潘祖荫当年所言非虚:大清不可无左宗棠,杀了左某人,绝对是大清社稷的损失。

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将左宗棠的命运反转归功于潘祖荫等人的慧眼识才、咸丰皇帝的从善如流以及官文的手下留情呢?进而言之,从咸丰九年的左宗棠事件中,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当时的权力系统是能够通过公开的弹劾与保举机制,从而有效地辨析是非、识别人才的?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樊燮的控告、官文的参劾与潘祖荫、胡林翼的保举,只是台面上的意见博弈,台面下还牵涉到更为错综复杂的势力较量,“倒左”与“保左”双方都动用了不可明言的私人关系网络,启动了妙不可言的隐权力机制。左宗棠最后胜出,樊燮则灰溜溜卷铺盖走人,除了左宗棠确是匡世之才外,更说明他的隐权力远远超出了对手的想象。

平心而论,左宗棠的做法的确过分了。只是当时他深得骆秉章的信任与器重,上至布政使,下至州县牧令,均由左宗棠定夺,作威作福惯了,连湖南、湖北两省的总督官文都不放在眼里。时人都戏称他为“左都御史”,意思是说,巡抚按例不过领右副都御史衔,左宗棠的权力竟比巡抚还大。这当然是一种缺乏合法性的隐权力,师爷不过是地方行政长官的私人顾问,不领朝廷俸禄,没有正式职权,因此师爷专擅,是为僭越。后来官文弹劾左宗棠“越权干政”,也不是全无所本。

樊燮受辱未几,咸丰八年年底,骆秉章趁赴京陛见之机,参了樊燮一本。回省后又委官员查实樊挪用公款等劣迹,致使樊燮被革职回籍。樊燮怀疑是左宗棠从中陷害,更是愤恨难消。此时,对左宗棠专擅早已心存不满的湖南布政使文格极力怂恿樊燮倒打一耙。樊燮在湖广也是颇有势力的,他是官文圈子里的人,与官文门丁李锦堂交情不浅,现在受了委屈,便请李打点关系,找总督大人告状、诉苦。

官文当然要维护亲信,因为亲信的私人效忠关系,通常构成了庇主的隐权力根基。于是官文暗助樊燮将控状递上都察院,同时亲自具折参劾左宗棠。在得到御批严查之后,他即刻将涉案的黄文琛等人逮问,并准备捉拿左宗棠到湖北对质。

而另一边,左宗棠的东主骆秉章也不可能见死不救,咸丰九年八月廿五日,骆秉章将樊燮妄控的情由奏明,并把查明的账簿、公禀、樊燮亲供等文件,咨送军机处。但是,以骆秉章的身份为左辩解,在皇帝看来,难免有护短的嫌疑,所以皇帝批复“劣幕把持”,并对骆秉章严加申饬。有好事者还在左公馆大门边刷上“大字报”:“钦加劣幕衔帮办湖南巡抚左公馆”。

眼看大祸临头,恃才傲物的左宗棠这才慌了神。巡抚衙门是不能再待下去了,所以他决意出幕,以免累及骆秉章。他打算北上进京,一者咸丰十年是大比之年,如果捞个进士回来,哪用屈尊当什么师爷?二来樊某人既然告到北京,我也不怕他,“愿就刑部对质,一夕暴死”,这是左宗棠致信好友兼姻亲胡林翼时所言,其不善钻营的秉性,由此可见一斑。这位“左都御史”得意之时,用隐权力肆无忌惮地挑战湖南官僚的正式权威,其实却全然不明白隐权力的微妙效用。

胡林翼则老谋深算,深谙官场上阴阳相济之道。当初他任湖北巡抚,朝廷忌他手握重兵,特派官文总督湖广,暗中监视,有识之士都为他担虑。

但胡林翼很聪明,极力讨好官文,每月给总督府送上丰厚银两,又让母亲认了官文宠妾为干女儿,从而与官文建立了非常良好的私人关系。现在左宗棠有难,胡林翼以他多年为官的经验,自然晓得最为妥善、保险的解决办法是什么。

胡林翼一方面致信左宗棠,设法阻止他北上。“刑部对质”的想法虽然光明磊落,却恐怕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另一方面,他悄然启动了建立在一系列私人关系网络之上的非正式庇护机制,开始营救左宗棠。

小编说:博弈想要取得成功靠的是智慧和勇气,你拥有信息的处理和运用,还要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