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情感美文 / 尘世间的满纸柔情

分享

   

尘世间的满纸柔情

2019-08-29  江山携手
    工作之余,时不时会写一些文字,我把它归类于散文。散文虽是散体文章,不过我却喜欢依偎着诗意,想尽量把它写得清新明丽、自然纯粹一些。
    一篇散文,其实很像生活本身。就如沈从文说的:一篇散文里,藏着你走过的路,看过的书,爱过的人。好的散文,就是一首情诗,在诗里,你能看到我,我也能看到你。
    有时也想写诗,却发觉,这绝不是把文字分成行那么简单,我没有那个天分。沈从文说,好的散文,就是一首情诗。可我写的东西,怎么看都不像,当然算不上好的散文。
    不过,我倒是十分喜欢情诗,喜欢它的浪漫与温馨,喜欢它的婉约、朦胧、含蓄。
    爱情,是自古诗歌中的主题。可唐代诗人韩偓,他写的男女恋情,却被人斥为“艳诗”。唐代李商隐的爱情诗,连题目都不敢写,直以《无题》为题,内容也晦涩得难以领会。一首《锦瑟》,人们争论了一千多年,也没厘清一个头绪。元稹以自己的恋爱经历写出《莺莺传》,可在他的爱情诗中却隐匿其事,仅以写悼念亡妻的几首感动后人。
    比较起来,我更喜欢民国以后的爱情诗,人们敢于直抒情怀,无所顾忌。比如刘半农,戴望舒,徐志摩,席慕容,舒婷等。他们表述的爱,那样直白和赤诚,让我读得小心翼翼。
    尽管古代社会的正统观念,束缚了浪漫情诗的写作空间,但毕竟男欢女爱是人世间最美的事情,所以表现男女之间的爱慕、相思、苦恋的爱情诗词,一直在古代文学中占有相当地位。
    比如乐府民歌《上邪》:“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比如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还比如唐代诗人元稹的七言绝句《离思》:“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尘世间的满纸柔情

    一曲一离殇,一纸一阙词,总是有一首会让我们想起某些过往,情难自禁;也总有一首让我们想起辗转的风景,途径的岁月。那种美好与眷恋,是静水深流,是桃红柳绿。
    我第一次读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美到令我窒息。现在人们也习惯用它来勉励无法随意摘取的情感,用它来寄予自身无奈的美好心情。
    不过后来觉得,一个让你等的人,也许不是你最好的选择。他若是爱你,又怎么舍得让你形单影只,在最美的年华里蹉跎岁月?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这首诗的前一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它让人们知道,生命中有那么多事物不可辜负。
  读了好多次“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简单翻译就是“因为那个人出现过,其他的人都成了将就”。美吗?确实美。这两句,书尽了人世的沧海桑田,说尽了海枯石烂的决心。但如果刻薄地讲,人都是先入为主的,先出现的那个人,多是会被意淫为深情的形象、完美的化身。所以“半缘修道半缘君”,我总是觉得有一丝不悟,一丝执迷。
    虽如此,不论古人今人,他们都是在蹉跎岁月里,执着地演绎着爱的故事,或欢乐,或悲情。他们将最美的情感,和着千载风花雪月,沉淀在一笺文字中,直教人不离不弃。
    如果人世有轮回,我想去经历一场又一场的繁华人生,随着烟花的绽放而落幕,喝过孟婆汤后又再一次开始。我愿意在时光的流转里,一场一场描写浮华世间的零零碎碎。
    看尽人间四月芳菲,曾经绚烂的始终都要凋零,繁华不过一场清梦,梦中的风景有你有我,可始终都不过是惊鸿一瞥……于是我想用心、用笔,在时光的素笺里留下故事,将千古风花雪月描写为一页又一页的情诗……
    一段路,走得久了,难免会被烟火迷离。然而,总有半盏琉璃,沐浴着晨钟暮鼓,将你我度过河去。若,你划着一叶倦舟归来,这里恰逢莲开,会发现我依旧守在原地,持一支素笔,与那个默契的你,同书一世清喜,共写满纸柔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