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清11 / 读书札记 / 梦里红楼——“真”的世界

分享

   

梦里红楼——“真”的世界

2019-09-03  木清11

    真实的性格、真挚的感情交织而成《红楼梦》中“真”的世界。

    在《红楼梦》中曹雪芹通过对林黛玉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来揭示人性中的真的一面,又通过晴雯这一形象作为对林黛玉性格中缺失的一部分真的补充。

    黛玉这一形象在开始进入贾府的时候是步步小心、事事谨慎的,这是由于环境的陌生化,所以人物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自觉地伪装保护行为,所以并不能作为评判林黛玉的虚伪性的证据。在一段时间的熟悉环境和于人与人交往以后,陌生感消失了,人的真实性格会一点一点的暴露出来。林如海死后,林黛玉彻底沦为孤儿,靠着外祖母的疼爱在贾家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然而心思细腻如黛玉,却很难学会隐藏自己的纯真任性。在自己倾心的贾宝玉面前她总是表现得尤为敏感和刻薄,常常弄得宝玉不知所措,以至于赌誓摔玉。而且每次非宝玉过来软语温言不得开交。对于其他人她也不客气,宝玉的奶妈李奶奶在黛玉口中是讨人嫌的“老货”,才貌俱佳的北静王在她的口中是“臭男人”,质朴粗俗的刘姥姥更成了“母蝗虫”……这些话会让人觉得刺耳刻薄,但是恰恰是一个任性小姐真性情的流露。如果拿薛宝钗作为对比来看则更加明显,宝钗有这份心却能掩这份情,在黛玉说破以后她再来补刀,所以众人都以为宝钗稳重端庄,博学多识,也能反映出她的城府之深,明白一个好名儿在当时的封建礼教的制度下是一个重要的筹码,黛玉虽然聪颖,但却很少在人情世故上用心,因此不如宝钗圆滑老练。

    但是黛玉的纯真的叛逆还是受到了荼毒,在“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处境之下,她也会有顾虑,有犹豫的时候。而这一点在晴雯的身上却得到了很好地补充。在红楼梦中的一些线索中有一些暗示,表现出晴雯与黛玉的微妙的联系。怡红院群芳开夜宴一回中,黛玉拈到的花名是芙蓉花,而后文晴雯死时,宝玉看到芙蓉花凋谢,便以此花为晴雯的象征,并且写了一篇祷文《芙蓉女儿诔》,文中有“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之句,黛玉闻言,如五雷轰顶。有研究者认为这是宝黛爱情的写照,因而认为这篇诔文,名悼晴雯,实悼黛玉。所以我也沿着这个方向来完成黛玉性格中缺失的一部分真的补充。

    《红楼梦》第五回对晴雯的判词中有一句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这就为晴雯的叛逆性格作了铺垫。平儿说晴雯是爆碳的性子,嫉恶如仇。对待身为贵公子的宝玉她不因自己的丫鬟身份而唯唯诺诺,甚至经常对他指手画脚;看到袭人、麝月与宝玉亲密一些便心生嫉妒,并且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听说房里的小丫头偷了平儿的镯子,也不理会婆子丫头的抗议,立刻撵了出去;面对王夫人的指责不卑不亢,毫不畏惧。晴雯所表现出来的勇敢正是其性格中的真,也是黛玉缺少了的真。

    真挚的感情在《红楼梦》中更是比比皆是,区别在于有的人表现得炙热,有的人表现得温婉。

    炙热的情如尤三姐之于柳湘莲。尤三姐之刚烈,单恋柳湘莲五年,一朝被退婚便血饮鸳鸯剑;冷情如柳湘莲,见错失良人,竟抛却红尘,以此自赎。

    温婉之情莫若花袭人,跟随贾母时一心只想着贾母,与了宝玉以后又满心只一个宝玉,最终嫁于蒋玉菡也坦然接受。《红楼梦》中谓之为一痴,有时候让人不由得感到心疼,为不得主宰自己命运的女子,为这些女子的默然承受。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