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酌千年 / 女人坊 / 入过狱,卖过艺,她说情义算个屁!

0 0

   

入过狱,卖过艺,她说情义算个屁!

2019-09-05  小酌千年

    作者:路漫漫

    她的人生

    是政治的牺牲品


    宋代最不缺的,就是妓女和官人。

    少年佳人,总是真情假意,说不清,道不明。

    漫漫今天要诉述的伎女,有行文凄婉之才,仅凭三首词作遗立后世;

    追求平凡朴实的生活,又因官场暗涌,突显傲骨硬气,有情有义。

    她是营伎中一个特殊的存在,称得上一句:
    十年不识君王面,始信婵娟解误人。①
    ——《宫怨》倪龙辅

    她就是——严蕊


    ①此诗句大意为:多年不见君王,才相信美色是会耽误功名进取的。  

    内涵在于:夸赞女子容貌姿态美好。

    01
    承转合

    严蕊原名姓周,表字幼芳。生卒不详,出身不详。

    无需在意,一名军伎能做到艺名与本命都为后人所传颂,已实属不易。

    当时谁人不知,台州营中那位绝色女子,善能作诗填词,多自家造新句。

    行事仗义,待人真心,又博晓通古。

    多少子弟仰慕她,也愿不远千里,奔赴台州,只为求眉梢轻抬时,可入她眼。

    众人远观于她,心里似蚂蚁爬过般细痒,又没得作为。

    还是当时的台州太守唐仲友,最先将严蕊召到了身旁。

    宋时法度:官府有酒,皆召歌伎承应,只站着歌唱送酒,不许私侍寝席。
    ——《二刻拍案惊奇》

    说来也可笑,官方法律允许伎女卖酒卖艺,但不可卖身。

    却是与他谑浪狎昵,也算不得许多清处。着实需克制。

    那日淡粉枝桃染纯白,春意盎然,花香醉得人微醺。

    唐仲友置了一酒席,招来好友赏玩,同时也将严蕊唤来作陪。

    严蕊应唐之命,以淡粉纯白为题,赋词一首,出声成阕:

    道是梨花不是。
    道是杏花不是。
    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
    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
    ——《如梦令》
    以词为谜面,谜底是桃花。
    纯然从空际著笔,空灵荡漾,不即不离。

    我,不比那梨白,纯净无瑕;我,不似那红杏,潇洒灿烂。

    可我,自当东风情味,别具一格。


    宋词习以桃溪、桃源指妓女居处。再者“人在武陵微醉”一句,取自陶渊明《桃花源记》。

    可曾记否,那桃花幻境处,芳华鲜美,落英缤纷。

    不知严蕊是揭开自己卑微的来处,还是取那武陵桃花,叹愿凌越世俗。

    总之,唐仲友甚是满意:赏!赏她两匹缣帛!

    于唐仲友,他是喜欢严蕊的,这种喜欢超过了欣赏,有点雄性的占有之意;

    但也不是非她不可,捧她宠她又可随时抽离;

    于严蕊,这是亲身实意感受到的尊重;不痴迷她的腰肢,仅凭借她的才华。

    她愿意应他后来的次次邀约,愿意陪在他的身边,她都愿意。

    但她的附和掺杂了隐忍,她知道,这并不是爱情。

    能受到一方命官的喜爱,已是突破了次元。

    太守军伎,上下云泥。哪里敢奢求劳什子真情实感。

    02

    转合

    又是一日,时逢乞巧。唐仲友席面上多了一人,名叫谢元卿。

    他一向闻得严蕊之名,如今见此真人,不觉大觥连饮。

    一个冲动便以三杯满瓯,换佳人赋词一首。要求以七夕为题,谢姓为韵

    这题出得恰恰在业务范围内,严蕊将眼光环绕周围一圈,随即一吟:

    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谢。
    穿针人在合欢楼,正月露,玉盘高泻。
    上阕起笔自然,描绘了细致场景,增添几分凄清。

    而下阕是真真切切的走了心。
    蛛忙鹊懒,耕慵织倦,空做古今佳话。
    人间刚道隔年期,指天上,方才隔夜。
    ——《鹊桥仙》严蕊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人间每隔一年才逢七夕,那天上的牛郎织女,虽不过是一夜相思。

    可更多的是,是两人面对面,却似隔着银河的时间。

    梦回自身,觥筹交错,逢场作戏,并非本愿。
    简单真诚,平凡质朴的姻缘,才是本心所求。

    不知这人间红线,天上恋。谁比谁苦?谁又可千里共婵娟?


    那夜之后,唐仲友促使严蕊与谢元卿回府共枕席之欢。

    严蕊没有推辞,没有埋怨。理清了关系,心里是有怅然,手里握不住姻缘,活在眼前也是好的。

    这一处,便是小半年。谢元卿把严蕊捧在手心里,就差日日夜夜把她带在身旁。

    一直到没有再多银两,花在严蕊身上,才歉然离她而去。

    严蕊习惯了,唐仲友是这样,谢元卿同样如此,一场露水姻缘罢了。

    反正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

    03
    起承

    前文述明严蕊之名,布满一郡。而严蕊之下还有一个赵娟,色艺虽不及严蕊,也算是上台州数一数二的。

    这边,严蕊与唐仲友再度日日对着情诗纯聊天;

    那边,唐仲友一个谈得来的朋友,婺州秀才陈同父,与赵娟迅速坠入爱河。
    只不过缱绻几日,陈同父与赵娟便一个愿娶,一个肯嫁。

    不久,陈同父求唐仲友帮赵娟脱籍,唐仲友表面回应:没问题,只要不是严蕊就行。你对赵娟有这个意思,包在你兄弟我身上了!

    可背地心里又有点纠结,赵娟究竟知道不知道,这陈同父看似出手挥霍,家中早已空虚。

    于是次日便召来赵娟,暗示她陈同父之况。

    赵娟比严蕊要实际,唐仲友只是稍微提示,整个人都清醒了,再不谈嫁陈。

    陈同父得知内情,怒了:老子没动你的严蕊,你居然把我的赵娟给劝走了?

    塑料兄弟情,说散它就散。


    陈同父路子也广,交得了唐仲友这样的一方太守,也与理学家朱熹是朋友。

    朱熹和唐仲友本就意见不和,秉承着“存天理,灭人欲”的信念,唐仲友那些孟浪催情,在朱熹眼里简直就是有违天理。

    陈同父心有负气,先是八卦了一番唐仲友与严蕊的“苟且勾当”,

    再说了一句“小唐说公尚不识字②”,成功让朱熹与唐仲友撕破了脸。

    南宋淳熙九年(1182),朱熹做了一件轰动当时朝野的事件。他一共上了六道奏折弹劾唐仲友,史称「台州公案」。

    ②陈同父的意思是,唐仲友说朱熹不识字

    爱久未到,祸先将至。

    那隐藏在官场黑暗涌潮里的触手随意一拍,一簇小水花,都能倾覆重舟。

    更何况,严蕊还不是重舟,她只是一枝依傍在岸边的细桃。

    朱熹很快下令让地方官逮捕了严蕊,罪名是她与唐仲友通奸。

    祸及自身,严蕊不卑不亢。当是细桃,也有似寒梅傲骨的硬气。

    你可辱我军伎身贱,靠卖词侑酒生存可以;通奸之事,没有。

    你打我欺我,监禁苦审我忍;欲歪曲事实,妄想。

    身为贱伎,纵合与太守有滥,科亦不至死;然是非真伪,岂可妄言以污士大夫,虽死不可诬也。
    ——《二刻拍案惊奇》

    是喜,也是悲。
    是该高兴自己于唐仲友是如此重要好,
    还是该嘲讽士大夫之间彼此较量的工具,仅是一介女子。


    是情,也是义。

    纵使你并非我良缘,可你对我好,我永记在心。

    我有一身骨气,不畏强权,不会背叛你。

    04

    起承转


    朱唐闹得沸沸扬扬,我们旁观之人可以不做评断,但孝宗皇帝不行。

    唐仲友有同乡友人王淮,在孝宗皇帝耳边说好话,局势很快扭转。

    朱熹被论断成心不化,偏执之过,改调而去。

    许是严蕊与卿字有缘,生命中的贵人都带有一个卿字。接替朱熹继续审理严蕊的,是岳飞的第三子,岳商卿

    岳商卿对台州严蕊早有耳闻,给了她一次机会。

    严蕊此时,已是疲惫。
    不管是唐仲友还是朱熹,说到底,这官场的事,究竟与她何干?

    回顾了自己的一生,她的愿望,仅仅不过是一份平凡。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又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卜算子》严蕊

    你以为我真的留恋风尘吗?

    我根本找不到自己沉沦的根源,无可奈何,只好归因于冥冥不可知的前缘与命运。

    离开苦海,是我渴望;今日不去,他日容颜枯槁,下场更惨。

    若问我梦想的归宿,便是能够将山花插满头鬓,过着一般妇女的生活。

    就是如此简单,朴实,平凡,就很好。

    牢狱之下,没有委曲求全,旨在婉转透露。

    虽然尚处于倍受冷落的阶段,但仍坚持着自己人生的理想和追求。

    好在岳商卿听懂了,也默许了。他去了严蕊的伎籍,判严蕊从了良。

    据说,一赵姓宗室纳了严蕊为妾。严蕊虽不得夫人正名,但夫君在她之后,再无续婚。

    虽没能成为普通山间妇人,也算随了愿,得一窝心人,安稳度一生。

    这便是严蕊,与出生同样不详的结局。

    05
    番外

    事实上,关于严蕊和唐仲友还有另外一种说法。《宋史》记载:

    熹行部至台,讼仲友者纷然,按得其实。

    说朱熹呈上的前后六本奏折,经过证人证实,并非空穴来风。

    朱熹的第三本奏折写到:
    其严蕊、沈芳之徒,招权纳赂,不可尽纪。
    言明严蕊确实依靠唐仲友为保护伞,做了一些收受贿赂的违法勾当。

    还有人说她仅有的三首词之一的《卜算子》不是她写的,只是她复述的。

    纵观事迹,孰是孰非,各人有各人看法。


    在漫漫心中,严蕊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她是存在的,在情人的眼眸里,在政治的风波中;
    她是存在的,在那片武陵桃林,在缥缈着炊烟的草屋。

    在她的身上,漫漫嗅到了平凡,也嗅到了不羁;
    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追求的是什么。

    不为时境所变,在一次次失望与痛苦中,磨练自己,催化自己。
    到最后,依然能保持一颗清醒的,冷静的心。

    有情有义,顽强刚烈

    至真质朴,方是严蕊。

    在你的心里,严蕊是一种什么存在?

    作者简介:路漫漫,拾文化编辑。路漫漫其修远兮,今晚回家吃炸鸡。拾文化:文化改变生活,信仰照亮心灵!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