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1208 / / 刚果上空的鹰,津巴布韦空军与刚果(金)...

0 0

   

刚果上空的鹰,津巴布韦空军与刚果(金)内战,一教练机大出风头

2019-09-08  cat1208

    飞越维多利亚大瀑布的津巴布韦空军的“鹰”式教练机

    序幕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非洲中部国家扎伊尔(今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金沙萨,简称刚果(金),与之相对应的是以布拉柴维尔为首都的刚果共和国,简称刚果(布))国内东部地区的反叛行动愈演愈烈,逐步升级为一场战争。反政府力量经过整合,形成了以洛朗-德西雷.卡比拉为领导人的政治组织:刚果解放民主力量同盟(简称ADFL),并得到了邻国卢旺达的国防部长保罗.卡加梅少将的支持。

      1996年夏,卡加梅派遣他手下最能干的指挥官雅姆.卡巴雷贝,率领该国正规部队——卢旺达爱国军(RPA)的数个营,引导ADFL的部队从东部地区向首都金沙萨发起进攻。短短两个月内,刚果河以东的扎伊尔国土已基本上处于RPA和ADFL部队的控制之下。

      面对叛军的凌厉攻势,时任扎伊尔总统蒙博托的反应却很迟缓。直到当年秋季,他才开始从法国、比利时和塞尔维亚招募雇佣兵来为他作战。其中从塞尔维亚招募来的人员组成了一支被称为“布兰科军团”的部队,他们负责驾驶扎伊尔政府购买的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为地面部队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守护补给线和两个主要的机场,同时还负责训练扎伊尔部队。当时归“布兰科军团”使用的航空装备包括有六架米格-21战斗机,前南斯拉夫生产的三架索科J-21喷气式攻击机和一架G-2“海鸥”喷气教练机,一架瑞士皮拉图斯公司生产的PC-6B“涡轮搬运工”多用途飞机,以及一架英国霍克.西德利公司生产的“安多弗”双发运输机。此外,还有至少四架从乌克兰经法国运来的米-24武装直升机也在“布兰科军团”的掌握之中。

      从纸面上看,“布兰科军团”掌握的航空力量在非洲中部地区已相当可观,但实际情况远非如此。扎伊尔政府购买的米格战斗机被运到该国北部的巴多赖特机场后,就从未被完全组装起来。而前南斯拉夫产的三架喷气式飞机的实际使用时间也不长,其中一架索科J-21飞机在由塞尔维亚飞行员驾驶进行超低空通场飞行时,机翼不慎撞到了路灯杆,结果飞机一头栽进了地面上扎伊尔政府军部队的队列中,造成十余名士兵死亡。PC-6B和一架米-24也在事故中损毁。上述种种情况让扎伊尔政府对雇佣来的塞尔维亚人大为不满,因此没过几个星期,“布兰科军团”的人员都被送回了国。此后不久,法国和比利时雇佣兵也都打道回府了。

      失去了雇佣兵的蒙博托政权又勉力维持了几个月,也终于走到了尽头。政府军不断投向卡比拉一方。1997年5月15日,蒙博托离开金萨沙,逃到了巴多赖特。在那里他在俄罗斯-塔吉克军火商维克多.布特的帮助下,乘坐一架伊尔-76运输机离开了他统治多年的国家。

    烽烟再起

      掌握了政权的卡比拉发现,他面对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国家。国内的基础设施被破坏殆尽,交通几乎全部中断,百业凋零,民不聊生。而且卡比拉虽然已宣誓就任新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总统,但他和ADFL部队实际控制的只有国内少数几个大城市,尚有大片国土处于卢旺达和乌干达部队的占领之下。在夺取政权之前,国内政治基础比较薄弱的卡比拉很依赖于两国的政治、军事支持。而两国出兵的一个重要动机是希望籍此能控制刚果(金)东部矿产资源丰富的地区,但卡比拉并不想让这些财富落入他人之手,于是在共同的对手消失后,卢旺达和乌干达就对卡比拉政权表示出了不满。此外,卡比拉不愿和ADFL内部的盟友分享权力,他采取了一些措施,使得国内民众开始反对ADFL。如此一来,他昔日的朋友们也就开始谋划将他赶下台。

    刚果(金)总统洛朗-德西雷.卡比拉

      1998年7月27日,卡比拉发布命令,要求所有卢旺达和乌干达的军事人员立刻离境。卡比拉指责两国军事人员牵涉到了一次针对他的未遂谋杀行动,同时还批评卢旺达爱国军对胡图族难民进行种族屠杀。积累已久的矛盾就此爆发。8月2日,驻刚果(金)东部城市戈马的刚果陆军第10旅的数千名士兵发动哗变。这些士兵基本上都是巴尼穆伦格人,属于图西族,同卢旺达当局的关系非常密切。当忠于卡比拉的部队前来镇压时,双方爆发了激烈的冲突,戈马城的大部分地区都遭到了破坏和抢劫。哗变很快在刚果(金)全国蔓延开来,驻乌维拉和布卡武的部队都相继加入到叛军的行列中。ADFL内部反对卡比拉的力量也乘势行动起来。刚果(金)实质上再次陷入了内战之中。

    第二次刚果战争形势示意图

      这场刚果内战也被称为第二次刚果战争。事实上刚果(金)周边多个国家都卷入了其中,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卢旺达和乌干达。早在8月2日,卢旺达的特种部队就接管了戈马机场,控制了原属于刚果(金)航空货运公司的一架波音707飞机,以及一架原属于蓝色航空公司的波音727飞机。这两架飞机马上被用于从卢旺达首都基加利运送部队进入刚果(金)。

      在刚果(金)西部地区,原卡比拉政府中的两名部长:比齐马.卡拉哈和迪奥格拉提亚斯.布格拉,已经成为了卢旺达国防部长卡加梅的盟友。两人利用自身的影响力,控制了刚果(金)在大西洋沿岸重要的军事基地——基托纳机场。卡加梅决定充分利用这个有利条件,他下令征用民航客机,将卢旺达爱国军的一个旅部署到基托纳,这样就可以就近对金沙萨发起一次大胆的攻击。

      8月4日,运送卢旺达部队的波音-727和波音-707飞机开始从戈马起飞,前往基托纳。根据刚果(金)方面的记录,这些飞机总共飞行了八个架次。卢旺达部队抵达基托纳后,和当地的一个旅的叛军会合,向附近的海滨城镇穆安达进军。而征用来的飞机随后又运来了乌干达特种部队的一个营。几天之内,得到强有力外援的刚果(金)叛军就已逼近具有战略意义的重镇马塔迪,威胁到了首都金沙萨的供应线。行动的顺利让卢旺达指挥官卡巴雷贝颇受鼓舞,他决心在8月19日夺占距离金沙萨约15千米的恩吉利国际机场。卡巴雷贝相信,行动一旦成功,金沙萨的防御就会自动瓦解。

      为了尽快取得胜利,卡巴雷贝拿出了当初对蒙博托政权作战时屡试不爽的渗透战术,计划以一个营的先头部队在接近目标到一定距离时,全部化妆成平民渗透到机场附近,并在一个指定的地点秘密集合,待机配合主力部队从后方对机场发起突袭。一旦占领机场,增援和补给就可以源源不断地运来,而守军则必然会惊慌失措,卡巴雷贝估计届时对手的防御在几个小时里就会崩溃。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计划是过于乐观了……

    援军

      从蒙博托手中夺取政权的卡比拉没有重蹈前任的覆辙,他对叛乱的反应是十分迅速的。早在8月4日,卡比拉就和穆加贝领导的津巴布韦政府签署协议,以在开采本国矿产资源方面的让利作为交换条件,换取后者的军事援助。8月8日,津巴布韦国防军的一个先遣队抵达金沙萨。两天后,根据先遣队提供的有关情况的初步报告,津巴布韦国防军实施代号为“主权合法”的军事行动,运用由俄罗斯和乌克兰飞行员驾驶的伊尔-76运输机,以及征用的民航客机,开始向恩吉利机场运送并部署本国部队。到8月12日,已有超过800名津巴布韦士兵(其中还包括特种空勤部队士兵)部署到位。与此同时,在征得赞比亚政府的许可后,大批津巴布韦地面部队通过陆路进驻距离首都约1000千米的刚果(金)东部地区。

      但此时叛军部队已逼近金沙萨,城内的紧张气氛日益严重。为了尽快稳定局势,津巴布韦方面决定动用空军参加行动。事实上在1998年,津巴布韦空军的状况并不适宜投入实战。其装备已显老旧,零备件的供应也因经费拮据而不能满足需求。不过津巴布韦对于应对这种情况可算是经验丰富了,而津巴布韦空军也称得上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战斗力最强的空中力量之一,其人员训练有素,有着较为丰富的经验,安全记录和日常运作标准均保持在较高的水平上。

    附录:1998年津巴布韦空军概况

      当时的津巴布韦空军编有八个飞行中队,分别是:

      第1中队,装备有六架霍克“猎人”FGA.9战斗机。这些飞机都是二手货,其中五架来自于肯尼亚空军,一架来自于前罗得西亚空军。另外还有两架“猎人”T.81双座教练型,但已无法飞行。事实上所有的“猎人”此时都已进入退役程序,后来接替它们的是从利比亚购入的数架米格-23战斗机。

      第2中队,装备有10架英国BAe “鹰”MK.60/60A喷气教练机。这些飞机是分别在1982年和1992年购入的,总数为13架,其中两架作为备份封存了起来。和早期型“鹰”相比,“鹰”MK.60安装了推力加大的罗尔斯-罗伊斯/透博梅卡.阿杜尔861型涡扇发动机(最大推力25.35千牛),飞机的最大起飞重量达到了8.6吨,机翼和机身下共有五个固定外挂点,可以挂装MK.82系列航空炸弹、BL755集束炸弹和多管火箭发射器等多种武器,因此在津巴布韦空军中还担负着攻击机的职能。最初交付使用时,这些飞机已为使用美制AIM-9B“响尾蛇”空空导弹而预先敷设了电路,不过后来实际装备的则是中国生产的PL-5和PL-7导弹。

    停放在津巴布韦国内机场上的“鹰”式教练机,背景中有一架“猎人”教练型

      第3中队是津巴布韦空军空中运输的主力,装备有十二架西班牙CASA C.212-200型和五架英国布里顿.诺曼BN-2A“岛民”轻型运输机。

      第4中队,装备塞斯纳FTB 337G(法国Reims公司授权生产型)双发轻型多用途飞机,共计15架。这型飞机在津空军中又被称为“山猫”。

      第5中队,驻扎在津巴布韦中部城市圭鲁附近的桑希尔基地,是津巴布韦防空的主力,装备有七架F-7II/IIN单座战斗机和两架FT-7BZ战斗教练机。

      第6中队,装备有27架意大利产SF.260初级教练机。

      第7中队和第8中队均为直升机中队,分别装备有法制SA.316B“云雀”III型直升机(大部分是来自葡萄牙空军的二手货,其余的则是罗马尼亚的仿制型)和意大利产阿古斯塔-贝尔412SP直升机,担负着运输和联络的任务。

      8月19日,津巴布韦空军的所有飞行中队都进入了戒备状态。一天后,津空军的飞机开始飞往金沙萨。率先出发的是飞行速度最慢的第4中队的塞斯纳337,该型机在机翼下挂载了马特拉火箭发射器,机翼上表面固定安装了勃朗宁12.7毫米机枪,可执行侦察和对地攻击任务。紧接着到8月21日,第2中队的“鹰”也被派往刚果(金)。与此同时,两个直升机中队的装备也通过空运启程前往刚果(金)。不过第8中队的AB412无法直接用伊尔-76来运输,只得将机身拆卸后再装上运输机。参与空运的还有津空军的C.212,以及数架征用来的老式的DC-3运输机,这些飞机主要用来运送部队人员和各种物资。

    参战的津巴布韦空军阿古斯塔-贝尔412直升机及其机组人员

    津巴布韦空军装备的“山猫”多用途飞机

      在津巴布韦部队快速进驻恩吉利机场的同时,刚果(金)叛军和卢旺达、乌干达的部队也在不断向金沙萨进逼。8月13日,叛军占领重镇马塔迪。七天后,叛军的一个营占领了金沙萨西南约120千米处的姆班扎-恩古恩古,卡巴雷贝的渗透攻击计划已具备了实施的条件。但也就在这时,局势开始发生不利于叛军的变化。8月20日当天,一支400人的津巴布韦部队被运抵金沙萨,增强了守军的实力。紧接着在8月22日,支持刚果(金)政府的安哥拉出动装甲部队,从大西洋沿岸的卡宾达一带越过边界,对叛军的后方发起攻击,并很快夺占了基托纳,使正在向金沙萨进攻的卢旺达、乌干达部队和刚果叛军无法再通过空运获得增援和补给。这一变化迫使卡巴雷贝必须尽快完好地拿下恩吉利机场,否则,他指挥的部队很快就会陷入绝境。

    开进中的卢旺达军队

      8月22日14时,津巴布韦空军的四架“鹰”式教练机在恩吉利机场整备完毕。津巴布韦空军所有F-7战斗机的飞行员都在“鹰”式机上接受过训练,因此在接到前往刚果(金)的命令后,空军立刻从经验丰富的F-7飞行员中抽调人员。被选中的飞行员分别为恩库贝上尉、布鲁克斯上尉、恩斯林上尉和贾雅上尉。这天下午,这四名飞行员驾机对位于塞罗-宗古的叛军部队进行了空袭。由于战况已十分紧急,因此地勤人员都在跑道旁待命,保证飞机返航后能在极短的时间里做好再次升空的准备。整个下午,“鹰”式飞机对叛军进行了多次空中打击。也就在同一天的晚上,叛军已推进到了金沙萨西南约100千米处的基桑图,并声称击落了两架津巴布韦的“米格”战斗机。

    在恩吉利机场参加战斗的津巴布韦空军飞行员

      实际上当天津巴布韦空军没有遭受任何损失,倒是叛军和卢旺达、乌干达方面都不曾料到会遭遇空中打击,军中没有装备什么有效的防空武器,因此在津巴布韦的“鹰”式和“山猫”飞机的攻击下损失惨重。8月24日,一架“山猫”在执行侦察任务时,在金沙萨西南约40千米处的卡桑古鲁发现了叛军的一支由大约一个连的T-55和69式坦克以及大批卡车组成的行军纵队。飞行员在向指挥部报告之后,立刻用本机携带的马特拉F2型68毫米火箭发射器开火,击毁了一辆坦克。遭到攻击后叛军改变了行军方向,但津巴布韦方面随即出动伞兵部队,搭乘“云雀”直升机在敌军行进路线前方快速设伏。在“鹰”和“山猫”飞机的支援下,叛军多辆坦克被RPG-7反坦克火箭击毁,其余尽数被俘。卡巴雷贝手中的装甲力量就此全军覆没。

      不过,虽然津巴布韦部队在伏击战中大获全胜,但危机并没有就此消失。卡巴雷贝发现攻势受挫,立刻对计划进行了调整。他知道津巴布韦部队在人数上居于劣势,不可能在一个宽大的正面处处设防,于是计划派出部队,避开已有津巴布韦军队据守的地方,直扑最重要的目标——恩吉利机场,并于8月26日将其占领。夺取机场可以使叛军通过空运获得支援和补给,同时他们也希望通过深入对手防线后方,直捣其指挥中枢,来迅速瓦解津巴布韦部队在金沙萨以南的防御。为了加快行动速度,叛军在进军途中还掳掠了不少民用卡车火车车皮。显然,对恩吉利机场的激烈争夺已不可避免,而其结局将决定金沙萨的命运。

    恩吉利机场之战

      正如卡巴雷贝所判断的那样,津巴布韦部队由于兵力不足,无法建立起连贯的防线,因此很难阻止对手从防御间隙进行渗透。针对这一情况,津巴布韦地面部队指挥官麦克.恩亚姆布雅少将决心对部队进行灵活部署。8月25日晨,少将手下的特种部队在金沙萨外围约40千米处建立起多个呈扇形分布的阻滞据点。尽管兵力有限,对环境也不熟悉,但这些特种部队还是成功地伏击了多支叛军纵队,给对手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与此同时,津巴布韦空军的飞机也对多支叛军部队进行了打击,还重创了一列叛军掳掠来的火车。不过,这些行动还不足以让对手停下来。卡巴雷巴指挥卢旺达爱国军和叛军部队继续从多个方向同时推进,逐步形成了对津巴布韦部队的包抄。

      与以往进军时通常以卢旺达或乌干达部队为先锋的做法不同,这次在对恩吉利机场的最后一击时,卡巴雷贝将叛军的一个营作为先头部队。8月26日晨,这个叛军的先头营被误认为是撤退中的刚果(金)政府军,轻易地绕过了津巴布韦部队的据点,推进到了距离金沙萨只有几英里的地方。

      卡巴雷贝的策略几乎就要奏效了。当300多名叛军士兵进逼到距离机场外围不足100米的地方时,才被驻守在机场旁的津巴布韦国防军的一辆EE-9“响尾蛇”轮式装甲车截住了去路。但后续跟进的叛军很快就占领了机场西面入口的据点。仅仅几分钟后,卢旺达部队也赶到机场,开始逼近控制塔台。

      具有相当兵力规模的叛军骤然出现在恩吉利机场,这让卡比拉大为震惊。但对津巴布韦部队来说,情况并没有超出他们预料。得益于津空军飞机和特种部队的积极行动,津巴布韦指挥官准确地掌握了敌军最近几天的动向。当卢旺达部队抵达恩吉利机场时,津巴布韦部队已是严阵以待。津空军的飞机在前一天夜里就加满了燃料并全副武装。清晨5时,津空军飞机发动第一次空中打击,几分钟之内,所有能作战的飞机都升空投入战斗,全力阻滞向机场蜂拥而来的敌军。

      津空军的对地攻击行动持续竟日,即使在酷热难当的中午,地面战斗稍有停歇时,津空军的地勤人员仍在不停地工作,让飞机能持续升空作战。在空袭敌军的同时,8月26日下午,津巴布韦特种空勤部队还搭乘两架“云雀”III直升机,将卡比拉从金沙萨的总统宫接到了恩吉利机场。卡比拉旋即乘坐他的专机,飞往刚果(金)东南部重镇、加丹加省首府卢本巴希。而忠于卡比拉的部队(人员主要来自刚果(金)东南部地区)则仍在金沙萨周边与叛军展开激战。

    挂载AIM-9B和机炮吊舱的“鹰”

      8月27日凌晨,叛军占领了恩吉利机场和金沙萨之间的一座公路桥,两地之间的联系被切断,防守机场的津巴布韦部队已无法从金沙萨获得任何增援和补给,只能依靠从津巴布韦直接飞来的飞机了。
    在这一天里,叛军部队曾多次逼近机场西面的建筑和跑道的西端,但都在津空军飞机的打击下没能取得更大的进展。由于双方地面部队已几乎纠缠在一起,对地攻击时的精准度就相当重要了。津空军飞行员此时显示出了高超的战斗技能,投弹和射击的准确度极高,给叛军造成了极大的杀伤。

      在两天的战斗中,津空军的“鹰”式和“山猫”飞机总共飞行了超过100架次,绝大多数飞行员一天内要飞四到五个架次。津军飞机向机场周围的敌军投下了大量凝固汽油弹和集束炸弹,发射了数千枚火箭弹和30毫米航炮炮弹。

      卡巴雷贝在计划夺取机场时,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恩吉利机场的跑道长达4700米。因此尽管叛军间或控制住了跑道的西端,但仍有足够长的跑道供津巴布韦空军的飞机朝着东面起飞或降落。津巴布韦空军的飞机全部停放在机场东北面的军用停机坪上,距离最近的交战区大约3千米。由于叛军必须完好地拿下机场,才能加以利用,因此不能对跑道、停机坪进行破坏,这使得津空军的飞机可以很安全地进行加油、挂弹等各项作业。飞机出击时,先朝着西南面滑行进入跑道,然后转向180度,朝着东北方向起飞。升空后,飞机在刚果河上空再次转向180度,对准叛军阵地进行投弹和扫射。

    恩吉利机场保卫战示意图

      在所有参与保卫恩吉利机场之战的飞机中,贡献最大的莫过于“鹰”式教练机了。尽管在整个保卫战期间,机场的某些区域始终处于拉锯之中,但“鹰”式飞机一直保持着着良好的战斗状态。津巴布韦空军的“鹰”式机飞行员将在恩吉利机场的战斗飞行称为“'鹰’最美好的时光”。由于敌军离得很近,执行一次攻击任务的时间不超过10分钟,因此飞机在两次任务之间甚至都不用再加油,而且可以最大限度地挂载炸弹和火箭。这种情况下“鹰”最多可以在翼下挂载八枚250千克炸弹,同时在机腹中心线上挂载一个备弹120发的“阿登”30毫米机炮吊舱。飞机实际使用的武器还包括马特拉六管或十九管68毫米火箭发射器,250千克和454千克集束炸弹,其中后者在杀伤人员和轻型车辆方面效果尤其突出。装备了这些武器的“鹰”的对地打击火力丝毫不逊色于专业的攻击机。

    “鹰”式飞机及其使用的武器

      紧张的战斗促使津巴布韦空军的地勤技术人员夜以继日地工作,以确保每架飞机处于正常状态。他们在战斗中创造了一个奇迹:每架飞机完成再次起飞的准备的时间在五分钟左右。当然,在这样高强度的使用之下,飞机难免出现技术故障,因此保养和维修工作整夜都在进行。在一天的战斗行动结束前,指挥人员都会直接向国内报告需要哪些零部件。而这些需要的东西几个小时后就会被送到。整个战斗期间,没有一架津空军的飞机因缺乏零部件而无法投入作战。

      在这期间,津巴布韦空军所获得的唯一的外援是两架由南非雇佣兵驾驶的米-24武装直升机。这两架直升机是蒙博托政权遗留下来的,其中一架是米-24P,编号为9T-HM1,装备有GSh-30-2双管30毫米固定机炮,另一架是米-24V,编号为9T-HM2,装备有标准的12.7毫米加特林机枪转塔。这两架直升机都是单独行动,在激烈的战斗中都受了伤,不过均被津巴布韦技术人员修复了。

    在恩吉利机场参战的米-24V武装直升机

      事实上除了有米-24助阵外,津巴布韦空军人员在恩吉利机场还找到了三架原扎伊尔空军的意大利产马基MB-326K喷气教练机。津方技术人员修复了其中的一架,并由一名刚果(金)飞行员驾驶,随同四架“鹰”式飞机一同升空作战。但这架MB-326K在飞行途中与“鹰”式飞机的编队失散,没能找到攻击目标,在着陆时又不慎翻转过来,导致机身严重受损,最终一事无成,却白白损耗了一架飞机。

      在MB-326K飞机之外,津巴布韦空军人员在机场内还找到了三架SF.260初级教练机,并修复了其中的两架。这两架飞机派上了用场,由刚果(金)和津巴布韦飞行员分别驾驶,执行了多次侦察任务。其中一架SF.260在执行任务时因天气恶劣而坠毁在金沙萨以南约136千米的塞罗-宗戈。但在津巴布韦地面部队的帮助下,津空军少校兰伽率领着十一名技术人员,居然将这架飞机修复了。

    津巴布韦空军装备的SF.260教练机

      对于津巴布韦空军来说,麻烦并不仅仅局限在装备方面。由于刚果(金)政府军被叛军方面渗透得很厉害,因此在作战期间,津空军的比尔提姆.钦格诺上校在同刚果(金)军队进行联系和协调时,还不得不时刻留个心眼,以防己方的情报被泄漏。

      8月28日到29日这两天里,战斗基本上都发生在清晨和黄昏时分。尽管叛军方面依仗着兵力优势反复发动大规模进攻,防守的津巴布韦地面部队——包括特种空勤部队、伞兵营和一个突击大队——也一度被逼到崩溃的边缘,但在空军的“鹰”、“山猫”和武装直升机的全力支援下,终于还是顶住了卢旺达、乌干达正规军和刚果(金)叛军的联合进攻。按照津伞兵部队的说法,敌我的损失比高达26:1。

      8月29日晨,两个卢旺达营的最后一次进攻被挫败,部队元气大伤。至此,金沙萨以南的局势终于稳定了下来。由于弹药和补给匮乏,乌干达部队和刚果(金)叛军也无力继续发动攻势。当天午后晚些时候,战场态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津巴布韦部队首次发起反击,在恩吉利机场以南与卢旺达、乌干达部队及刚果(金)叛军展开了近距离的激烈交火,并直逼机场西侧叛军控制的一个贫民区。

      到8月30日晨,卢旺达的两个营已完全丧失了战斗力,不得不撤出战场。接替他们的叛军根本无法守住阵地。在意识到他们的外国盟友已不再是不可战胜后,刚果(金)叛军开始成批向对手投降。卢旺达部队有一部分按照卡巴雷贝的命令北上渡过刚果河,进入刚果共和国境内,而大部分则向南逃到了安哥拉北部地区。

      在整个八月份,叛军和卢旺达方面曾三十余次宣布在战斗中击落了对方的飞机,被“击落”的型号包括“一架津巴布韦米格机”、“米格-17战斗机”、“米-3、米-35直升机”、“南非幻影F1战斗机”,甚至还出现了一架“美国空军B-52轰炸机”!而事实上,津巴布韦空军在金沙萨作战期间,虽然飞行了数百架次,实际损失却十分轻微。不少飞机只是被轻武器击伤,但没有飞机被击落。参战的恩库贝上尉和恩斯林上尉后来相继被提升为津空军第5中队指挥官。

    折翼

      叛军对金沙萨的威胁解除后,刚果(金)的内战并没有就此结束,军事冲突在全国各地还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进入九月份后,战斗主要在北部的基桑加尼、中部的金杜和中南部的卡莱米等几个地区展开。在这期间,参战的津巴布韦空军飞机出现了战损。9月4日,由津巴布韦空军飞行员沙鲁恩伽少校驾驶的一架SF.260教练机在塞罗-宗古被卢旺达军队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沙鲁恩伽当场阵亡。九天后,津空军的一架武装型“云雀”III直升机在刚果(金)中东部地区被地面火力击落,机上的飞行员温德拉少校和乘客库法上校阵亡,射手桑德上尉被叛军俘获。

      9月末,津巴布韦空军将部署在恩吉利机场的“鹰”式飞机转场至刚果(金)南部的卡米纳。这里的一个有利条件是蒙博托时期扎伊尔空军在此储存了大量航空炸弹和火箭弹,弹药的补给十分方便。10月初,卢旺达、乌干达军队和刚果叛军相继对金杜、姆布吉-马伊和卢本巴希等地发动攻势,津巴布韦随即通过陆路和空运向刚果(金)增兵。此时叛军方面的武器已有了改善,装备了刚刚从东欧地区购入的便携式防空导弹。10月11日,一架运送津巴布韦部队的伊尔-76运输机就被导弹击落,机上40名津巴布韦士兵全部丧生。

      10月下旬,在得到了纳米比亚等国部队的增援后,津巴布韦在刚果(金)东南部地区发起反击。驻卡米纳的“鹰”式机群率先出击,对戈巴多莱、东戈等地的机场进行了空袭。进入11月后,空袭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到基桑加尼附近叛军和卢旺达军队的驻地和仓库。11月22日,津空军出动六架“鹰”式飞机,挂载MK.82航空炸弹和马特拉155型18管68毫米火箭发射器,飞临刚果(金)东部边境地区的坦噶尼喀湖上空,对正在向刚果(金)境内运送卢旺达和布隆迪军队的船只发起突然袭击。按照津巴布韦方面的报告,这次袭击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毫无防备的对手只能用机枪等轻武器进行还击,结果有六艘运输船被击沉,卢旺达和布隆迪军队的损失人数在600人左右。

      11月23日,“鹰”式飞机再次出击,对卡莱米进行了空袭。这次行动中一架停放在地面上的洛克希德L-188“伊莱克特拉”运输机被“鹰”式的30毫米机炮击毁。

      11月底,在刚果(金)中北部城市伊凯拉附近,一个津巴布韦步兵连遭到了叛军的包围。该连随即在防区中央清理出一块空地,当作临时机场。津巴布韦空军的直升机就利用这个机场为守军提供补给。为了向该连提供空中支援,津巴布韦空军还对几架C.212运输机进行了改装,使其能投放炸弹。就是在这种简陋的“轰炸机”的支援下,这个连居然奇迹般地坚守了两年多的时间,直到2001年成功解围。

    津巴布韦空军的C.212轻型运输机

      1999年3月23日,在刚果(金)中东部城市孔戈洛,得到两个卢旺达旅支援的叛军对驻扎在这座城市的一个政府军兵营发动了突然袭击。参战的卢旺达部队装备有俄制BM-21火箭炮和其他火炮,火力十分强大。两千多名缺乏作战经验的政府军士兵在突如其来的猛烈炮火打击下四散奔逃,使驻扎在邻近的基坦达的津巴布韦国防军的一个营很快陷入了孤立的境地。为避免与外界失去联系,津军进行了坚决的反击,试图保持一条10千米的公路畅通,但在占据兵力优势的敌军面前,这一努力最终归于失败,有七名士兵在反击战斗中阵亡。该营很快就深陷在敌军战线后方的密林之中。

      津巴布韦空军闻讯立即出动,使用“鹰”式飞机和新交付的米-35武装直升机对叛军展开密集的空中打击,令对手蒙受了惨重的伤亡。“云雀”III和AB412直升机则向身陷敌后的津军运送补给,同时撤离伤员。但随着这一地区战斗的日趋激烈,直升机的空运行动很快就无法进行下去了。而执行对地攻击任务的“鹰”式飞机也出现了整场战争中唯一一例战损。在卡库宇附近,两架正在对地面目标进行俯冲轰炸的“鹰”式机遭到了便携式地空导弹的攻击。第一枚导弹从两架飞机之间穿过,未造成伤害。不过紧接着又有两枚导弹直奔殿后的“鹰”式机而来,其中一枚脱靶,但另一枚击中了飞机尾部。飞行员迈克尔.恩斯林上尉随即弃机跳伞。在跳伞过程中上尉的左腿受了伤。落地后,恩斯林发现自己身处敌方战线的后方。卢旺达军队和叛军立刻展开大搜捕。由于战乱,当地的百姓早已逃离家园。恩斯林得不到任何人的帮助,他足足花了三个星期,才来到那个津巴布韦营的驻地。此后,上尉又随该营突破对手防线,返回到了己方控制区域。

    恩斯林上尉(左)伤愈后重返部队,还在2000年8月拿到了津空军的“丛林垃圾桶射击奖杯”

      事后,通过对被俘的卢旺达士兵的问讯,津巴布韦方面得知,击落“鹰”式飞机的导弹发射装置是“安装在支座上的”,因此推断对手使用的可能是法制“西北风”便携式防空导弹。导弹射手据称是“白人雇佣兵”,津方认为可能是以色列或南非的雇佣兵在协助卢旺达军队作战。后来被俘的卢旺达士兵也供称,有大约18名白人雇佣兵在卡库宇地区参加战斗,他们负责操作便携式防空导弹和迫击炮。

    尾声

      进入2000年后,刚果(金)国内交战各方的战线趋于稳定,但小规模的战斗仍在继续。津巴布韦空军的“鹰”式飞机仍然担负着攻击敌方纵深目标的任务。这期间不断有传闻说乌干达将在刚果(金)境内部署米格-21战斗机。为防不测,“鹰”式飞机在出击时,会有一架飞机挂载PL-7空空导弹和机炮吊舱,进行伴随护航。不过最终“鹰”大战米格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而津空军赋予“鹰”对空作战任务也并非完全为了应对米格-21的威胁,其另一个意图是拦截敌方的运输机和直升机。但对空作战需要有完善的雷达情报网提供及时准确的空情保障,而在国土面积广大的刚果(金),这样的条件显然是不具备的,因此在这方面“鹰”一无所获也就毫不奇怪了。

    挂载PL-7空空导弹的“鹰”

      与一般传闻不同的是,津巴布韦空军第5中队的F-7战斗机在整个刚果(金)内战期间,并没有被部署到刚果(金)或其邻国赞比亚境内执行作战任务。2001年1月,五架F-7奉命前往刚果(金),不过这些飞机的使命仅仅是在当月遇刺身亡的卡比拉总统的葬礼上进行编队飞行展示。但这次纯粹的表演任务却进行得很不顺利。由于F-7飞机的续航力有限,在飞往金沙萨的途中必须降落加油,这样就不可避免地要进行夜间飞行,结果一名缺乏夜航经验的飞行员在途中迷航,最终不得不弃机跳伞。然而事情到这里还没完。返航途中降落加油时,一名飞行员由于判断失误,导致飞机撞地,机场随即被迫关闭。紧随其后的一架F-7不得不寻找另外的降落地点,但由于燃料即将告罄,最终不得不在卢本巴希附近的一个简易机场紧急迫降。飞机在降落过程中滑出了跑道,撞到了一棵树上。这两起事故中飞行员都安然无恙,但对津巴布韦空军来说,以这样毫无必要的损失为其数年来在刚果(金)的行动收场,实在是太令人尴尬了。

    津巴布韦空军的F-7战斗机

    结语

      2001年1月老卡比拉遇刺身亡后,其子约瑟夫.卡比拉继任刚果(金)总统。小卡比拉很快接受了联合国的调解,使得这场将多个非洲国家卷入进来、被外界称为“非洲世界大战”的战争开始真正走向结束。也就在这一时期,津巴布韦因国内土地改革问题,与西方国家产生矛盾,关系日趋紧张。2002年3月,英国开始对津巴布韦实施一系列制裁措施,直接导致津空军“鹰”式飞机失去了零部件来源,这种在刚果(金)内战中表现出色的战机很快就不得不全部停飞。为摆脱困境,津巴布韦于2005年向中国订购了六架K-8喷气教练机。至此,连同已装备的F-7战斗机,津巴布韦空军的主力作战飞机已全部变为中国产品。对于津巴布韦空军来说,刚果(金)内战的结束,无疑标志着一个旧时代的落幕,以及一个新时代的开启……

    津巴布韦空军的K-8教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cat1208 > 《武》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